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卷 锋芒初露 第四十七节 花季绽放

第二卷 锋芒初露 第四十七节 花季绽放


  “拥抱那朝阳,让希望飘扬!”电视中悠扬熟悉的歌曲飘洒而出。

  “十六岁的花季!”孔月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国栋,干脆你也陪我看一会儿吧。”

  这部电视剧赵国栋两三年前就看过了,的确很能让人回忆起青春少年时青涩朦胧。见孔月满脸渴望,赵国栋也不忍拂逆她的心情,只好坐下来陪太子攻书。

  两集《十六岁的花季》尚未看完,窗外噼噼啪啪的雨点子已经凶猛的打了下来,短短几秒钟之内,整个窗外便是暴雨倾盆,浓烈的潮气夹杂土腥气扑面而来,赵国栋小心的替孔月将窗户关好只留下一条缝隙供透气。

  伴随着一道刺电掠过,轰隆隆的雷鸣声滚地而来,震得玻璃都哗哗作响。

  赵国栋重新坐回沙发中,悠然自得的继续看电视,但是孔月显然有些坐不住了,站在窗前观望了一阵,雨却越下越大了。

  霹雳列缺时而短暂而凶猛,时而连环滚动,白森森的电弧不时将窗外摇曳的树枝映得如风中飞舞的魔鬼。

  两集《十六岁的花季》终于演完了,赵国栋和孔月都有些沉浸在剧情中,欧阳严严和白雪,陈菲儿和袁野,清纯可人的同学情谊,还有那桀骜不驯的韩晓乐野性的锋芒,几年前初中时代的一幕幕历历而过,自己更像是谁?

  墙上的时针也指向了十一点半,差不多也该休息了,赵国栋瞅了一眼坐卧不安的孔月,心中暗笑,她倒想看看孔月怎么应付。

  “国栋,你回去吧,雨这么大,我给你拿把伞。”最终羞怯还是克服了恐惧,孔月从门背后拿出一把尼龙伞来。

  “嗯,好吧。你也早点休息,别去看那些香港鬼片,想一想都吓人,这都七月半了不是?”赵国栋点点头,一脸关心模样,“把门关好。万一有人敲门,可千万别开门。”

  孔月脸色顿时变了。七月半。鬼乱窜。这又是下雨天。自己一个女孩子独自在家里。邻居又没有人住。这实在太考验一个女孩子地胆量了!

  看见孔月递给自己伞地手都有些微微发抖。赵国栋也有些不忍。“小月。这雨一时半刻停不了。要不你先去睡吧。我在这儿再熬熬。”

  “那。你还是要回去啊。”孔月噘起小嘴。“我怎么办?”

  “嗯。要不我就在这里看电视。你睡吧。到明天早上。我一早就回去行了。”赵国栋笑嘻嘻地道。

  孔月终于答应了。去了里屋她自己房间。赵国栋则在外屋一边打呵欠一边无聊地看着电视。

  里屋灯熄了。但是赵国栋能够清楚地听到孔月在床上地辗转反侧声。雷声时大时小。赵国栋按着遥控器。地确没有啥看地。快十二点了。

  雨渐渐小了一些,但是却再也小不下去了,赵国栋有些遗憾的叹了一口气,看样子自己也只有在沙发上蜷一晚了,只可惜这沙发实在太短。对于自己这个一米八的个子来说,太难受了。

  “国栋,要不你进来到我床上躺一会儿吧?”看见赵国栋难受的蜷缩在沙发上不得劲儿的模样,穿着一身白棉布睡衣睡裤的孔月站在门口犹豫地道。

  “啊?这”赵国栋挠挠脑袋,孔月却羞得再也说不出第二句话,转身钻进里屋黑暗中。

  压抑住自己心脏的狂跳,赵国栋拉熄外屋灯,悄悄钻入里屋,顺便也将房门关上。

  淡淡的幽香就在赵国栋鼻息间流动。虽然孔月努力的向墙壁一面靠紧。但是一个女孩子用的单人床要想容纳两人,而且还有一个像赵国栋这样的大个子。实在有些困难。

  赵国栋不想再忍耐什么,一只手灵巧的扳过少女的下颌,在孔月的嘤咛声中轻轻地覆盖上了对方樱唇,另一只手也熟练的滑进了棉质睡衣里,捕捉到少女光滑高耸的**。

  孔月意识到今夜恐怕会发生一些不同于寻常地事情,心脏顿时不争气的砰砰狂跳起来,但是情郎的热吻很快就消除了她的紧张,让她迷失在对方火热的情怀中,这一刻仿佛窗外的电闪雷鸣也变成了和风细雨。

  在少女粗重的喘息声中,赵国栋手指一颗一颗的将棉质睡衣纽扣解开来,随着最后一颗纽扣的解开,赵国栋抱着无比紧张地心情将自己的脸贴在了那一对含苞欲放的蓓蕾上,让自己的鼻翼轻轻的在两点凸起之间碰撞摩挲,倾听着少女胸房中如鼓点一般快速奏响的名曲。

  虽然不是第一次品尝少女的**芬芳,但是上一次的环境和这一次截然不同,放松自在的心情让赵国栋可以很随意地体味着着这属于自己私享的美体。

  孔月终于忍不住呻吟出声了,赵国栋火烫的唇舌在她胸前两点敏感部位的活动立时燃起了她珍藏了二十多年的春情烈火,想一想上一次在赵国栋身上的那份滋味,孔月就禁不住全身发抖,而今天似乎就要真正感受蜕变的痛苦和快乐了。

  不动声色间赵国栋就连同对方睡裤和内裤一起褪了下来,赵国栋甚至可以感觉到对方轻轻抬起臀部方便自己的举动。

  温柔无比的分开堆放地双腿,潮湿茂盛地方寸之地正在一点一点向着赵国栋绽放她最绚丽的一幕,花蕊敞开怀抱,如迎接临幸地君王。

  赵国栋手指很灵巧的拉开了床头的台灯,惊得叫出声来的孔月赶紧捂住自己的脸颊,却忘了自己**的玉体毫无遮掩的坦陈在情郎面前。

  “国栋,不要!不要开灯!”羞怯若哀求般的声音让赵国栋心中一荡,但此时他却决不能屈服于对方的要求。

  “小月,这是我们最重要的时刻,怎么能够在黑暗中进行?我要亲眼见证我们之间最珍贵最美好的时光!”

  赵国栋充满漏*点的话语卷走了孔月的羞意,但是天性害羞地她也只能紧闭双眸将头扭向一边,脸颊上的绯红似乎沿着优雅的脖颈一直蔓延到了全身,甚至连平坦如绵的小腹也泛起了阵阵红晕。

  上苍赐爱!

  这一刻赵国栋忘记了所有人,他的眼中只有这个如婴儿一般躺在自己面前的女孩子。双腿微微收紧,一抹暗影从夹紧地腿间透出来,缕缕潮气似乎在整个身体间萦绕。

  赵国栋一件件将自己身上衣物脱下,双手从对方颈后穿越而过,整个身体慢慢的覆盖在对方身上。

  笨拙僵硬的身体很快就在赵国栋的刻意撩拨下柔软下来,连孔月都没有想到自己身上的**竟然会如此强烈的绽放出来。听凭着赵国栋双手在自己胸前恣意揉弄,双颊的绯红很快就演变成玫瑰色的酡红,偶尔一睁开的水汪汪双眸中,情意几乎要溢出流淌开来。

  赵国栋不辞辛劳地调动着女孩子身体每一次最敏感的神经,要想让女孩子在第一次就感受到**的甘美,那就务必要让对方在事前就让**之火把她自己燃烧透。

  颤栗地娇躯在赵国栋身下一阵阵接一阵的扭动,少女柔滑的双腿甚至盘缠上来有意无意的迎合着自己的身体,清新鲜润的身体对于已经禁欲太久的赵国栋来说如沙漠中干渴已久的旅人遇上一潭清池那样爽利。

  当赵国栋感受到对方腿隙臀缝间流水潺潺时,他知道是该采撷这朵清新山茶的时候了。

  温柔而又坚决地一挺。赵国栋只感觉自己身体放佛陷入了重重贝肉中,柔软湿滑而又火热的感觉让赵国栋下意识的就想要奋力挣扎,冲破层层束缚。

  但是耳畔少女哀怜的悲鸣让赵国栋意识到这一刻的特殊意义。

  灵魂的交融在这一刻体现会**的无间隙接触。孔月那清凉纯净的眼眸一点一点印入赵国栋心版中,烙下一枚永远无法磨蚀的心痕。

  不尽地甜言蜜语外加无比温柔的爱抚很快就抹平了那一阵痛楚带来的伤痕,随着少女蹙起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赵国栋知道自己终于可以享受这份对男人来说最美妙的快活了。

  一浪高过一浪的冲击很快就把初尝爱果的少女弄得魂飞魄散,到最后少女只能死死的搂住情郎的虎项甚至连呻吟声都接不上了,当背后地酥麻感不断冲击着自己地底线时,赵国栋也顾不上女孩此时的身体是否属于危险期,低吼一声之后,奋发如潮水一般涌向少女体内。

  “啊!”地一声尖叫给赵国栋的感觉甚至压过了窗外的雷鸣。他有些担心楼上的人们会不会听到孔月这快活到了极致的一叫。

  云收雨散,赵国栋和孔月就这样搂在一起沉沉睡去,一张白色被单下的朵朵桃红和油性斑痕见证了这一狂野之夜。

  雨后清晨带来的清新气息卷起的窗帘扑入进来,赵国栋有些担心的瞅了一眼窗外,好在窗外就是孔月自家搭建的小花圆,竹蔑编织起来的栅栏上爬满了爬山虎这一类的藤蔓植物,绿油油的翠意映入眼帘格外爽目。

  赵国栋感觉得到怀中的丽人已经醒了,但是这样尴尬的场景让害羞的她实在难以在自己面前睁开眼睛,大概是在祈求自己先行离开下床吧。

  赵国栋有些好笑。连最后一关底线都已经越过,却还拘泥于这种皮相,不过也许是女孩子的天性,但并不代表自己就要依照对方的意愿而行。

  手再度攀上少女圣洁的乳峰,赵国栋装出一副不知道对方已醒的模样,只是爱怜的在对方光滑的**上游移,很快孔月就经受不起这种撩拨,抬起脸庞想要求饶。

  不过赵国栋并不给她机会,晨勃再加上如此玉体横陈。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难以抵挡这样的诱惑。一边轻怜蜜吻,一边扳过对方身体。在孔月娇羞不解的目光中,赵国栋早已经完成了准备工作,略一躬身再度一挺,身体再度贯入对方体内。

  残红犹存,暗香暗吐,孔月万万没有想到情郎竟然会以这样一种姿势从自己背后进入,一直接受着正统教育的她在这方面根本就没有接触过其他新奇的东西,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原来爱还可以这样作。

  剧烈的刺激和羞意让她身体一下子紧缩起来,让赵国栋再度体味到了泥泞中穿行的甜美。

  当孔月蹒跚着身体裹着浴巾钻入洗澡间时,赵国栋正躺在床上回味那最酣畅淋漓的一幕。

  孔月身体太敏感了,以至于赵国栋甚至无法跟上她的节奏,尤其是在经历了昨夜的风雨之后,就更显突出。

  赵国栋一点也不后悔自己的冲动,虽然不能说人生在世率性而为方不负此生,但是处于这种情形下还能保持所谓的理智,那人生未免也太无趣了。

  做便做了,至于以后会发生什么,谁也无法预料,把握此时此刻才是最真。就像**之后孔月突然告诉自己她即将去重庆职工大学脱产学习一样,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赵国栋一时间偶无法接受,他知道自己无法阻止对方,孔月喜欢学校生活周围朋友都知道,赵国栋不可能为了自己的一相情愿就改变孔月的一生,这或许也是孔月突然一下子放得这么开的缘故吧。

  越过了这一层关系的男女自然免不了手眼温存,一直到天光大亮,赵国栋才在孔月的掩护下,鬼鬼祟祟的从孔月家中溜出。

  接下来的几天里心照不宣的赵国栋总是会选择夜深人静不为人觉察的时候,悄悄潜入孔月家中,尽情享受着这难得的偷情欢愉,没有家人的羁绊,加上即将分别去重庆脱产学习三年的心绪让孔月也一反常态的放得开,让赵国栋好生享受了一番夜夜**的生活。

  孔月父母家人的回老家简直是天赐良机,为这对陷入情爱漩涡中的男女提供了绝佳机会,赵国栋发自内心的感谢孔月大伯的这一次生病,如果不是这样,即便是孔月内心千肯万肯,只怕自己也找不到合适机会。

  赵德山和赵长川终于还是走了,在安都市区里从里到外换了一身的两个人看上去也有那么一点都市人的味道,不过赵德山股子流露出来的桀骜野性和赵长川的沉稳中略带拘谨倒是让赵国栋觉得两兄弟颇为互补。

  大哥大依然选择了摩托罗拉8900,不过价格已经下滑到了三万二千元,赵德山当仁不让的握在了手中,给赵国栋的感觉不像是商人,倒是和港台剧中成奎安的造型有些相似。

  送走了两兄弟赵国栋又忙着送孔月,火车需要一天行程,赵国栋不顾孔月的反对,断然放弃了厂里报销的好事,而替孔月买了一张机票,不就是几百块钱么?他付得起。

  一个如此漂亮的姑娘家去挤一天火车,赵国栋还真有些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