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卷 锋芒初露 第四十八节 波谲云诡

第二卷 锋芒初露 第四十八节 波谲云诡

  开发区终于批了下来,建派出所的事情也获得了县委县政府的同意报到了市公安局,最后还需要上报至省公安厅,但是后面也都只是一些程序上的问题,关键还是县委县政府的态度。

  争夺一下子就明朗化了,谁都知道开发区派出所虽然初建,条件可能艰苦一点,但是开发区地处城郊,比起西郊和北外两个所来,地位犹有过之。

  接到邱元丰的电话时,赵国栋正在和罗明山、贺洪海、袁振勇、陈国刚四人研究案子。

  上午赵国栋抽时间去溜了一眼砂石场,还行,两个月下来许伟跟着赵长川也基本上弄明白了砂石场的运作流程,挖、筛、淘、选,最后计方,然后就是等待装车记帐,也不是什么太难,但琐碎而繁复,好在许伟性子和长川差不多,也能坐得住。

  下午也是派出所例行的案件分析会。

  “老罗,土陵这两起案件从作案手法和发案时间段上和黑石乡那连续发生的几起案件相似十分相似,你好生审一审,三个人作案,我就不信攻不破,你让小陈仔细清理一下近期他们销赃那个窝点的进出货记录,如果没有,那就证明肯定有问题,那个家伙肯定另外还有一笔帐。”

  “嗯,这三个人刚进去,嘴还挺硬,不过有一个家伙看样子挺不了多久,他老婆快要生了,我看能不能利用他这个心理突破,只要突破一个,一切都简单了,我也觉得黑石乡那几起案件应该是这帮家伙搞的。”

  罗明山点点头,自打积极性被调动起来之后,罗明山就像换了一个人一般,带着陈国刚在大观口和土陵两个乡四处摸排吊线,很快就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从一个靠近平川县的废旧收购点那里入手摸出一个盗割通讯电力线路的团伙,并一举成擒。当场挡获了一批被盗电线。

  “嗯,如果黑石乡这几起破坏通讯线路的案件能够认定是这帮家伙干的,那黑石乡这边就清静了,我还一直琢磨着是不是该有针对性的守一守呢。”贺洪海也很高兴,毕竟能并案拣几件案子也是好事。

  “随着程控电话日益普及化,我看通讯线路被盗割破坏的案件还会日益增加。这些土贼采取这种低劣手法盗割,卖到收购点不值几个钱,但是邮电局却损失巨大,所以这类案件必须要从严从重,才能刹住这股风。”赵国栋点点头,“另外你们也得组织一下各乡镇治保主任开开会,发动村上的巡逻力量,有针对性地巡逻,尽量避免此类案件在我们辖区发生。”

  “嘿嘿。乡上各村对于守电线没说的,毕竟那事关他们千家万户村民用电,但是要让他们帮邮电局守通讯线路就没多大兴趣了。破坏了,邮电局还不得赶紧恢复,所以不太好弄。”罗明山笑了起来。

  “嗯。有这种现象。所以还得和各乡镇党委政府汇报一下这个情况。要让他们意识到通讯线路如果经常被破坏。一样会直接影响到他们地盘上地企业发展。这二者密不可分。要让他们认识到其中地利害。”

  赵国栋也知道乡村上这些村干部们对于邮电局并没有多少好感。毕竟安装一部程控电话价格昂贵。邮电局又没啥优惠。这会儿要让他们白干活。恐怕还得和当地党委政府沟通沟通。

  传呼机响中断了案情讨论会。是邱元丰办公室地电话号码。

  赵国栋下楼用电话回过去。

  “国栋。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邱元丰语气很急促让赵国栋很是惊讶。

  “邱局。有事么?”

  “别说了,赶快到我这里来。”邱元丰话语中不容置疑。

  当赵国栋急匆匆赶到县局时,已经是下午五点过了。只有邱元丰办公室还开着,其他几位局领导的办公室都已经关门闭户了。

  赵国栋一进门,邱元丰就示意关上门,赵国栋有些紧张,看来真还有什么重要事情,莫不是开发区派出所要定人了?

  “邱局,啥事这么急?”赵国栋丢给邱元丰一支红塔山,中华只能偶尔为之,平时赵国栋包里还是以红塔山为主。

  “上午县里开了常委会。讨论了开发区设立派出所地事情。”邱元丰点燃烟。

  “这件事情不是早就定了么?”赵国栋有些不解。这也算急事?

  “是早就定了,现在省厅和市局的批复已经正式下来了。今天县里常委会研究派出所成立问题。王德和提出由于开发区地位重要加之周边社会治安状况十分复杂,提议让派出所所长进开发区管委会班子,以加强开发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更好的协助开发区管委会作好下一步的征地拆迁工作。”

  赵国栋立时从邱元丰郑重其事的语气中感觉到了其间的不寻常,略一琢磨便明白其中奥妙,“进管委会班子?实职副科?!王德和想要干什么,为王贵仁打埋伏?”

  “嗯,应该是这个意思。大部分常委都赞同他这个提议,所以常委会基本上确定下来开发区派出所长可能会挂任管委会的党委副书记或者副主任。”邱元丰点点头,“哼,这个消息一出来,局里边中层干部恐怕都要闻风而动,原来开发区派出所长就够吸引人了,现在还要挂任管委会副主任,还不得让这些家伙发疯似的四处钻营。”“朱局是什么意思?”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才道。

  “不清楚,上一次因为你的任命朱局得罪王德和不轻,只怕这一次朱局会想办法弥补吧,不过副科级领导干部不是我们公安局能说了算,我们顶多有推荐权。”邱元丰沉吟了一下,“上次吃饭时朱局有让你上地意思,但是老窦坚决反对,后来朱局就再没有提起这件事情,怕是王德和已经和朱局说得差不多了。”

  赵国栋觉得这件事情有些棘手,如果单单只是一个开发区派出所长的职位,自己便是上不了也影响不大,但是这要进开发区管委会班子,那就大不一样了,实职副科级这个台阶是很多干部奋斗一辈子的也难以企及地,失去了这个机会也许三五年都未必能再遇上。

  “朱局,除了王德和之外,还有谁在跑动?”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才道。

  “齐正和张德才都有想法,尤其是齐正,据说走了县人大主任沈若庭的路子,沈若庭是卢书记当县长时的管党副书记,当时对卢书记相当支持,所以这件事情现在还很难说。”邱元丰顿了一顿之后才又道:“张德才大概是想托常务副县长冯东华出面,他和冯东华都是马庭乡的人。”

  赵国栋掂量着其间份量,沈若庭虽然只是人大主任,但是其原来是管党群的副书记,也就是王德和现在的角色,影响力未必比王德和差多少,尤其是在他和县委书记卢卫红关系相当密切的情况下,这种影响力就更重要了。

  “没想到一个派出所长也会引发这样大的波澜,我还以为就我和王贵仁在琢磨呢。”赵国栋苦笑道,“现在又变成了要进管委会班子,又凭空多了一个齐正来争夺,这还不算张德才呢。”

  “嗨,这种事情没人愿意自甘人后。”邱元丰似乎也颇为感慨。

  “那邱局,决定权究竟在谁手中?”赵国栋皱起眉头。

  “原则上局党委推荐,组织部考察,然后过常委会,而像这种副科级干部,一般说来只要是局党委推荐的,组织部和常委会都不会打回来,但是这一次有些不太一样,牵扯太多人,我觉得甚至我们上一次地竞争还激烈似的。”邱元丰摇摇头。

  “这么说,我是没啥希望了?”赵国栋吐出一口闷气。

  “嗯,刘局长在这件事情上恐怕也不好使力,毕竟开发区管委会班子成员是由县上来任命,和公安关系不大,除非刘局长能够让朱局横下一条心让局党委只推你一个人。”

  邱元丰也觉得这件事情不太好办,先前自己也在朱星文面前推荐了赵国栋,朱星文也有那意思,但那是在没有考虑会进开发区管委会班子的情况下,而且在王德和有意让王贵仁去开发区之后,朱星文心思就有些拿不准了。

  “也就是说如果能让党委会上定下谁去,基本上就可以搞定了?”赵国栋点点头道。

  “一般情况下是如此,王德和纵然有天大的本事,但是毕竟他不是书记,公安局推荐来的人,只要没有原则问题,他也不可能随便否决。”邱元丰声音变得有些低沉:“国栋,我知道你和朱局关系也不错,但是现在想要让朱局定你恐怕有难度,王德和和沈若庭都不是省油灯,朱局也需要综合平衡。”

  赵国栋听得出来邱元丰的意思,是要自己做好放弃的打算,但这个机会太难得了,如果进开发区管委会班子,自己甚至有可能就此脱离公安入政道,他得努力一下。

  “邱局,我知道了,我不会让你和朱局为难,不过我想在局党委会上请邱局帮我吹吹,至于成不成,那再另说。”赵国栋站起身来,“不管咋样,都谢谢邱局的关心了,日后我能有寸进,也绝不敢忘邱局的提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