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卷 锋芒初露 第四十九节 运作

第二卷 锋芒初露 第四十九节 运作

  在听完赵国栋的介绍之后,刘兆国站起身来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思索了一阵之后才道:“邱元丰说得没错,现在朱星文未必会听我的,说不定还会起到副作用。老谢还在位,我现在的位置还有些尴尬,朱星文想要上一步很大程度还得靠你们县里,所以找老柳才是正理。”

  赵国栋不言,他知道刘兆国还有话。

  “不过你小子拒绝了老柳的招揽,现在又一门心思想要去奔那个副科级,老柳心里怕不大痛快倒是真的。”刘兆国笑了起来,“是我给老柳打电话,还是你自己打?”

  “嗯,我就自己用刘哥家里电话打吧。”赵国栋狡猾的一笑。

  “那你好好琢磨琢磨怎么和老柳说吧,别引起误会就行。”刘兆国微微颌首,他也赞同赵国栋这一次应该争取一下,“这是一个机会,正如你说的,在这个位置上你的工作视野不再仅仅局限于公安工作上了,对全方位锻炼自己很有裨益。”

  卢卫红放下电话半晌不语,坐在他对面沙发上的妻子觉察到他脸色有些古怪,不像是生气,也不像是高兴,倒像是有点意外的感觉。

  “咋了,卫红?”

  “没啥,只是有些奇怪罢了,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竟然引来这么多领导关注。”卢卫红有些感触,副科级而已,全县有多少,少说也有两三百来号吧,自己都未必能认识完,可就这样一个角色,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雷钊都打电话来过问了,这是不是也太夸张了一点?

  “你也别这么说,想当初你求上进的时候还不是一样对走上一个新台阶欣喜若狂?既然入了这门,谁不想上进?至于领导,谁有没个三亲四戚三朋四友的?问一问,帮忙说一说。这也正常,只要本身能力品德没问题就行。”

  妻子显然对于这种事情已经见惯不惊了,不过这一次不一样。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打电话来亲自过问,而且还说是受领导委托,这夸张不夸张?卢卫红琢磨着是不是雷钊自己的亲友托上门来,但是不像。如果真是那样他完全可以直接明说啊。

  想了一想之后,拿起电话卢卫红便打了过去:“老朱啊,我卢卫红,你们党委对开发区派出所所长有没有成熟的意见了?”

  朱星文万万没有想到这么晚了卢卫红会突然打电话来。一时间听到对方声音。朱星文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紧张了一番。听地卢卫红这么一问。他就知道怕是有人找上了对方地门槛。

  “我和老窦碰过头。也和党委其他几个成员交换了一下意见。现在还不统一。”拿不准卢卫红究竟什么意思。朱星文也退缩了一步。

  “哦?意见没统一?没统一你可以集中啊。民主集中制才是我党地组织原则嘛。要不你当局党委书记干啥地?”卢卫红毫不客气。“该强势还是强势一点好。公安局长不是粮食局长。干任何事情都必须要有绝对地领导驾驭能力!”

  卢卫红地话让朱星文脸上也是一烫。县委书记地话言外之意很明显。不要让别人地意见左右自己。该乾坤独断地时候就得乾坤独断。

  “现在局党委有几个初步人选。一位是现在桥关所所长王贵仁。一位是交警队队长齐正。还有一位是江庙所所长赵国栋。”朱星文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三位同志都很优秀。我们一时间也很难取舍。”

  “前面两位我都知道。都是公安战线上地老同志了。最后一位......”卢卫红声音一顿。

  “卢书记,赵国栋是省警专地科班生,在刑警队干过,去年到江庙所。破了6.13系列盗牛案,省厅市局都给予了高度肯定,荣立了个人三等功,今年六月又抓获了蓝山特大杀人案两名重犯,我们正在为他向省厅申报二等功。”

  朱星文一时间还无法确定卢卫红的意图,他知道齐正找上了县人大主任沈若廷,而沈若廷和卢卫红关系不一般,但王德和那边已经与组织部沟通好了,看样子也是势在必得。所以对于这个开发区派出所长的争夺异常激烈。

  赵国栋很懂事。这几个月里朱星文对他的印象也是大为改观,有事无事都喜欢把赵国栋叫上。他曾经一度也考虑过赵国栋,但是最终却不得不压下自己的感情倾向。

  “哦?我有些印象了,前两个月《安都日报》是不是有半版专门报道了江庙派出所?所长就是这个赵国栋吧?”卢卫红在电话里的声音听不出半点倾向。

  “嗯,是,就是他,这个同志各方面能力都很强,是个难得的人才,只是资历上略略浅了一点。”朱星文也不隐瞒。

  听朱星文这般一说,卢卫红心中有了底,“嗯,老朱,三个人都很优秀,但是谁最有利于开发区的工作,这才是最重要的,你地意见?”

  这个时候朱星文已经隐隐感觉到恐怕王德和的意图肯定要落空了,卢卫红虽然半句没露风声,但弦外之音朱星文却明白,但是他还需要确定一下,毕竟沈若廷肯定找上了卢卫红,难道也没有考虑?

  “我个人的想法是赵国栋同志更适合,他有冲劲有锐气,不但业务能力没说地,而且组织协调能力也很强,但是......”朱星文稍稍停顿了一下。

  “老朱,这是开发区选派出所长,进开发区管委会班子只是挂职,是为了更好的推进开发区工作,县委不会干涉你们公安局正常的人事调动,一切都要从如何有利于工作来考虑。”卢卫红打断了朱星文的话头。

  “我明白了,卢书记,我们局党委一定从工作需要出发,认真体会县委意图,选好开发区派出所所长。”朱星文心中一阵亮堂,赵国栋这小子还真有些本事,看来卢卫红也是接到了市里边的招呼。

  窦中凯有些惴惴不安的坐在王德和办公室里,“王书记。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我和朱星文事前交换过意见,但是他坚持推荐赵国栋,所以......”

  “老窦,不用多说了,我清楚。朱星文现在是翅膀硬了,可以翻脸不认人了。”王德和脸色阴沉,摆摆手,“他好像忘了,副科级干部提拔是要经过组织部考察并过常委会的。哼,这个赵国栋是什么来头,让他这么卖力的为他铺路?”

  “不太清楚,但是好像在市里边有些关系,上一次老朱就不遗余力的把赵国栋扶正。”窦中凯也不太清楚其中底细。

  “哼。齐正也没捞着,沈若廷地面子也不给,朱星文还真够牛啊。”王德和冷笑了一声。“党委人大的帐都不买了,你们公安局真要成独立王国了不成?”“王书记,你也别太在意,贵仁还年轻,我们局里不是还差一个副局长么?完全可以在这方面来考虑嘛。”窦中凯笑道。

  “哼,一个开发区派出所所长我都搞不定,还说什么副局长?!之前我可是和卢书记打个招呼地,卢书记没表态,也就是认可了我的意见。我倒是要看看他怎么过常委会这道坎!”王德和慢条斯理的道,目光幽邃,语气却是说不出的阴冷。

  当赵国栋知道自己被局党委确定为开发区派出所所长唯一候选人并推荐到县委组织部时,赵国栋知道最终的较量还是得在县委常委会上。论理派出所长一职根本不需要组织部来考察,但是常委会上已经确定开发区派出所所长要进管委会班子,组织部按照程序就要到公安局里进行考察。

  “邱局,谢了啊。”赵国栋笑着和刚从会议室里出来的邱元丰打招呼。

  “走,我办公室里坐。”邱元丰也是一脸笑意,“组织部来不过是走走过场。局党委成员都谈完了,老马还够意思,在刑警队找了几个,又把廖昌盛、贺洪海和袁振勇叫来了,应该没啥问题。”

  “窦政委会不会......”赵国栋一边掩上邱元丰办公室,一边小声问道。

  “不会,老窦也是聪明人,大势已定地情况下再当恶人就毫无意义了。”

  邱元丰摇摇头,窦中凯已经尽了力了。但是他不是局长也不是局党委书记。人脉关系上比起朱星文来还差得远,控制不了局面。一切都在朱星文控制轨道上进行,而且这一次地争议也让朱星文意识到了窦中凯的离心离德,在他已经掌控了公安局局面的情况下,弄不好下一个被边缘化的目标就是窦中凯了。

  “问题还是在县委常委会上,我帮你在茅县长那里敲了敲边鼓,但王德和肯定要打破锣,他是分管人事的副书记,说话分量不一样,所以关键还是卢书记那里。”

  童曼看着一帮同事们在那里谈论着赵国栋,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骄傲和喜悦。

  国栋真是好样的,江庙所所长才当不到一年,这又要调开发区派出所任所长了,而且还要进管委会班子,从同事们那艳羡的口气中童曼也知道进班子意味着什么,实职副科,也就是说,赵国栋已经跨越了许多人在公安局干一辈子都无法上地那一级台阶。

  这个家伙跑到哪里去了?刚才还看见他在走廊里鬼鬼祟祟地游荡,这儿会却看不见人影了。童曼伸长脖子四处打望,组织部地来人已经考察完毕离开了,马政委送他们到门口都已经回来了,该死地赵国栋躲在哪儿去了赵国栋腰上地传呼机“啵啵啵”的响了起来,赵国栋拿出传呼机一看,居然是楼下刑警队来的,拿起邱元丰桌上的电话回了过去,“谁呀?”

  “是我,你跑哪儿去了?”童曼压低声音道。

  “我在邱局办公室里。”

  “啊?!那我挂了,大伙儿都想敲你一顿呢。”童曼一听吐了一下舌头,赶紧道:“待会儿你下来再说把,我挂了!”

  看见赵国栋嘴角的笑意,邱元丰关心的道:“谁?”

  “童曼他们想要敲我一顿饭呢。”赵国栋咧嘴笑道。

  “你小子,是不是在和童曼搞对象?黄化成那小子和童曼对象没搞成,现在一天像了魂似的,做事也心不在焉,我听说他想去城关派出所,也不知这小子怎么想的。”邱元丰摇摇头,有些困惑地道:“同是一个学校出来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邱局,我和童曼之间可是清清白白的,人家童曼家境那么好,怎么会看得上我?”赵国栋笑了起来,“不过我们之间关系挺不错的,但邱局你别误会,是那种纯粹的朋友关系。”

  “去去去,少在我面前装正经,是不是在你们纺织厂几千女孩子里里挑花了眼?连咱们局里一枝花都瞧不上了?我看童曼那小丫头对你就是有点不一样,一提起你,她就双目放光,谁知道你们俩之间有啥关系。”邱元丰撇撇嘴。

  “邱局你可千万别想歪了,人家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被你这么一说,哪儿去找对象去?到后来嫁不掉万一赖上我了,咋办?”赵国栋也开着玩笑,这邱元丰眼睛可真刁毒,一眼就能看出一二,“咱们这里是阿拉伯国家还差不多,可以娶四个老婆,那我也就勉为其难收着得了。”

  “你们这些年轻人,一肚子花花肠子,也不怕自己身体受不受得了,到我们这个年龄你们就知道利害了。”邱元丰摇摇头,“说正经事儿,你自己的事情也得盯着点儿,局里关是过了,现在就看常委会了,关键还是卢书记那里,你得把你关系用足,免得煮树的鸭子飞了。”

  邱元丰隐隐知晓赵国栋肯定不应该只有刘兆国这一条线,要不就是刘兆国通过其他渠道帮了赵国栋,否则朱星文不会如此卖力的推荐赵国栋,沈若廷和王德和地帐都不买,除了卢卫红能有如此能耐,邱元丰想不出谁的招呼会这么管用,怕是谢其祥都未必有如此大的威力。

  孔月走了,赵德山、赵长川也去了上海,赵国栋觉得自己似乎一下子清闲了许多,局里已经把自己推了过去,组织部例行考察也已经结束,现在就只等过县委常委会那一关了,事不关己,关己则乱,赵国栋还是有些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