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卷 锋芒初露 第五十节 政治智慧

第二卷 锋芒初露 第五十节 政治智慧

  正如刘兆国所说,如果一个县委书记无法控制常委会的节奏和走向,那这个县委书记就是一个不合格的县委书记,而已经担任县委书记两年多的卢卫红显然不属于此列。

  郭占春接到电话时就知道有些麻烦了,卢书记亲自过问这样一件小事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赵国栋不简单。

  王德和已经明确和他打过招呼,县公安局这一次推过来的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兼派出所长这个人选不合适,年纪太轻,资历浅,工作经验少,难以驾驭开发区这样情况复杂矛盾突出地区的治安局势,他准备在常委会上否决县公安局这个推荐人选。

  郭占春当然知道王德和的想法,只要不是他侄儿入选,任何人他都会挑出一番毛病来,那怕是最初沈若廷暗示过自己的齐

  不过这一次公安局推来的人选实在太年轻了一点,连二十三岁都不到,工作才两年多时间,党龄也只有三年多不到四年,虽说只是挂任副主任,但是的确有些不太合适。

  只是昨日里和分管政法这条线的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包太平讨论这件事情时,包太平似乎却对这个赵国栋颇有好感,还专门提及了这个赵国栋擒获蓝山那两个特大杀人犯的事情,大大夸耀了一阵,看样子包太平和王德和这两个老冤家又要在常委会上较量一番了。

  王德和是他的老领导,包太平虽然也是副书记,但是他只是分管政法,在人事问题上他没有太多的发言权,原本郭占春也打算附和王德和的意思在常委会上否决公安局提出的人选,相信只要自己和王德和提出异议,这件事情就算是黄了。

  拖上一段时间之后,公安局也只有按照县委意见另外提出人选,不过今天卢书记的电话无疑推翻了郭占春的想法。

  到底告诉不告诉老王一声呢?虽然卢书记言语中并没有表露出其他意思,但是要求自己在下午常委会上就要过这一件事情。也就表明了他的态度,否则他根本不会专门来提醒自己。

  郭占春叹了一口气,看来老王并没有把卢书记那边沟通好,至于茅县长那边就更不用说了,两个人从来就不对卯,这一次怕是老王又要栽一个大筋斗了。

  正如郭占春估摸的那样。常委会上很快就陷入了僵局,王德和的意见地确很中肯,也说得到点子上,作为一个组织部长出身现在有又分管党群的副书记,他的话分量非同一般。

  “包书记所说地地确有道理。但是我们县委在考虑这个同志能力地同时。也应该考虑他是否适合这个位置。开发区刚刚起步。面临大量地社会矛盾。这不仅仅是光能破案抓人就能解决地。”

  “派出所长挂任副主任地目地就是要用好公安这张牌。既要达到震慑违法犯罪分子。又要妥善处理化解好人民内部矛盾。而后者对于现在初建地开发区来说更为重要。所以我觉得这一次县公安局推荐地人选不太合适。赵国栋也许胜任其他派出所长。甚至刑警队长。但是却不太适合开发区派出所长。”

  王德和抿了一口茶。淡淡地道:“县公安局两百多号人。中层干部也有几十人。经验丰富善于作群众工作地也不少。为什么就不能推荐一个经验资历和年龄都相当地人选来呢?”

  王德和话语一落。常委会议室里陷入了沉寂。就连包太平一时间都找不出合适地话语来反驳对方。

  县公安局推出地这个人选实在太年轻了一点。党龄三年多。工龄两年多。婚姻状况还是未婚。虽然这些都不是决定性因素。但是一结合起来。就让人感觉有些不太适合了。

  “我来说说吧。开发区是我县今后几年经济工作地重头戏之一。应该引起我们地高度重视。目前拆迁工作进度也不算慢。一些企业都已经入场建设完毕。即将投入生产。但是开发区周围都属于近郊区。社会治安状况历来不好。”

  “我上一次到几家企业进行调研,企业负责人都反应盗窃现象比较猖獗,但这都不是主要的,更让企业和开发区担心的是那里恶劣的社会治安环境!当地一些老百姓在别有用心的人唆使下,长期骚扰围堵企业和管委会,致使管委会工作和企业建设无法正常进行,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而在建设期间就如此。可以想象日后企业建成之后肯定还会面临更多的麻烦。”

  “派出所的工作就是保境安民。方才郭部长也介绍了赵国栋的情况,在刑警队干过。在江庙派出所更是屡破大案要案,而且方才包书记也介绍说这个小赵虽然年纪轻,但是政治上相当成熟,深得当地区乡党委政府地好评,破案固然是一方面,但是更多的恐怕还是他本人在与党委政府相处中建立起来的印象,这也足以说明这位同志如公安局推荐原因上所说的那样,组织协调能力相当突出。”

  “我个人以为年龄、工龄、党龄都不应该是决定性因素,只要符合基本条件。更重要的是这个人去开发区能否融入开发区工作,能否发挥其应当发挥的作用,这才是最重要的!从现在公安局推荐的这位同志来看,他显然符合这些条件。我也相信县公安局党委以朱星文同志为首的班子在作出推荐这个人选时是作了周密慎重地考察和斟酌的。”

  茅道临的表态一下子就把会议室的气氛推到了一个有些失控的边沿,王德和耸动的眉毛和阴沉如水的脸预兆着一场争执可能会升级。

  卢卫红脸色虽然十分平静,但是内心却有些恼怒,这个王德和有些太不识时务了,自己先前已经和他交换过意见,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家伙有点倚老卖老了,这让卢卫红有些警惕,越是这样,就越不能让他得势,这是卢卫红当县委书记得出的经验之谈。

  茅道临在人事问题的发言权上并不比王德和强,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县委书记更愿意倾听分管党群副书记地声音。县委书记----县长----组织部长,县委书记----分管党群地县委副书记----组织部长,所谓的三套车,人事问题地辔头始终操纵在县委书记手中,他想要让哪套车发挥作用,便可让哪套马车上阵。

  “好了,关于开发区管委会班子的问题,我来说几句。公安局推荐过来的人选应该是在公安局内部就进行了充分酝酿考察的,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一级党组织的集体智慧和判断力,老郭刚才也介绍了组织部考察情况,没有任何不符合条件的因素,县纪委也对反映出来的问题作了调查核实,都是一些捕风捉影的谣传。”

  “刚才茅县长说的我十分赞成,年龄、工龄、党龄不应当是作为考察一个干部的先决条件,因为政治素质和业务能力并不和这些因素成正比,战争年代许多先辈十几岁就担当大局,难道说就因为他们年龄太小甚至不是党员就不信任他们?”

  “赵国栋同志在江庙派出所的建树我们有目共睹,去年破获全省闻名的系列盗牛案荣立三等功,今年又抓获蓝山特大杀人案的罪犯呈报二等功,当地党委政府交口称赞,这样的同志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他可以胜任开发区派出所所长一职。至于说进开发区班子问题,这不是政治待遇,更不是生活享受,我觉得这是对一个年轻同志加担子,可以让年轻同志更快成熟起来。”

  “小*平同志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赵国栋同志能否胜任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兼派出所长一职,我想现在也不必争论太多,我想完全可以通过三个月的试用考察期来看一看。”

  “三个月结束之后,组织部、纪委以及公安局三家可以组成一个联合考察组,采取走访座谈调查多种形式,通过对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开发区内企业负责人和职工、周边涉及征地拆迁的乡镇干部,来了解他的工作情况。反映好,我们在座的当然欣慰,反映不佳,**干部历来就是可上可下,一纸文件免去便是,何况一个挂职干部?”

  “茅县长、老王,其他几位,你们觉得我这个提议怎样?”卢卫红抬起目光环视一番,平静的道。

  “很好,我完全赞成卢书记的意见,这样可以更好的发挥干部主观能动性,也可以更科学的考察一个干部的真实水平。”茅道临立即附和。

  “卢书记的意见很中肯,我赞同,希望赵国栋同志能够在三个月之后给我们在座诸位交上一个满意答卷。”

  发泄了一口闷气的王德和也意识到自己要搅黄这件事情恐怕不现实了。

  郭占春的临阵退缩显然是卢卫红打了招呼,否则这个家伙不会如徐庶入曹营一般一言不发,这个时候王德和才深刻体会到县委书记和副书记之间的区别,作为老部下郭占春可以附和自己,但是前提却是在卢卫红没有明确倾向性的情况下,否则再是拍胸脯许诺言也只有作废。

  现在这个时候再要和县委书记较劲那就太不明智了,何况卢卫红也给了自己台阶下。王德和目光变得落寞而阴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