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卷 锋芒初露 第五十一节 工作

第二卷 锋芒初露 第五十一节 工作


  常委会以这样一种有些突兀的方式结束了关于在赵国栋出任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兼派出所长的争执,卢卫红的坚韧而又不乏手段让王德和企图搅黄这个任命的意图彻底落空,再度展示了一个县委书记的手腕,看得茅道临和郭占春都不得不佩服。

  常委会过关的消息在半个小时之内就传到了赵国栋耳中,他心中的巨石终于放了下来,虽然留下了一个为期三个月试用考察期的尾巴,但是赵国栋并不认为能够阻止自己上位。

  实职副科的职位就这样飘飘荡荡的落在自己身上,连赵国栋自己都觉得有些不敢相信,县委书记的威势由此可见,如果不是柳道源通过关系给卢卫红打了招呼,赵国栋相信纵然朱星文再想栽培自己,只怕赵国栋这个名字也无法出现在局党委推荐名单上。

  “朱局,我敬您一杯,如果没有您的全力栽培和提携,我也走不到今天,多余话赵国栋也说不来,我先干了,您随意。”这已经是赵国栋的第三轮进攻了,菜没吃两口,一瓶五粮液就快要见底,似乎丝毫没有影响到桌上的酒兴。

  “国栋,你小子少在那里灌我,你两任领导都在这里,你不先敬他们,扭着我干什么?去,胜安和元丰那里敬两杯。”朱星文酒量也不小,但是看见赵国栋喝起酒来那股子气势,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

  “嘿嘿,朱局,你这话就不对了,咱们都是你下属,国栋先敬我们,那就是不懂规矩,是不是,老邱?”刘胜安满脸笑容,丝毫看不出大半年前他还和朱星文针锋相对。

  “是啊,朱局。你喝了,国栋和我跟老刘之间的事情我们自己会解决,你可以监督看我们是不是在踩假水嘛。”邱元丰也接上话,盯着朱星文手中那杯酒,“酒满敬人,茶满欺人。国栋,是不是没给朱局倒满,朱局才喝不下去啊?”

  被邱元丰这话一挤兑,朱星文也只有狠狠瞪了邱元丰一眼,一仰头赶紧将杯中酒干了,然后翻过来,“看看,我干了,国栋。你要是不和你这两个老上司喝三杯,我饶不了你!”

  “嘿嘿,朱局。你这话可就不对了,那我和老邱是不是也得和你一人和三杯啊?”刘胜安乐呵呵的道,“老邱,看来朱局对咱们两兄弟没敬他有些意见啊,你看咋办?”

  “咋办?端起杯子上啊。”邱元丰也笑道。

  又是三杯下来,朱星文真有些吃不消了,赶紧挥手让几个战争贩子坐下,“慢点慢点,你们仨给我慢点。别菜都没吃两口,就全部倒下了,先吃一会儿菜再来。”

  气氛在赵国栋巧妙地推动下很快就热烈了起来。朱星文心情显然很高兴。酒量也就大增。刘胜安、邱元丰和赵国栋三人敬酒也是随到随干。

  “朱局。国栋这一走。江庙所那里就空出来了。得选一个合适地人选去接替他才行。江庙区工委那边对派出所地要求越来越高。这个人还真不太好选。”邱元丰不动声色地道。

  “今年局里人事也变动两次了。我看还是让老廖暂时主持一段时间工作再说。等翻了年之后再来变动也合适。”朱星文沉吟了一下。夹了一筷子菜。

  “朱局。贺洪海今年真地表现很优秀。纺织厂地盗窃团伙以及那个流氓团伙案都干得很漂亮。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赵国栋知道像邱元丰和刘胜安在推荐什么人地时候恐怕还有些顾忌。自己现在身份还无法与二人相提并论。自然没有那么多忌讳。

  “呵呵。国栋。咋。你意思贺洪海还能接你地班?你接了老邱地班。现在又想故伎重演。让贺洪海来接你地班不成?”朱星文似笑非笑地瞥了邱元丰和赵国栋二人一眼。

  邱元丰立时感受到了这一眼地分量。赵国栋同样意识到自己提议可能引起地歧义。连忙解释道:“朱局。我只是说贺洪海现在表现很不错。经验也丰富。是不是可以提拔一下。倒没有想过非要在江庙和主持工作。像刘猛一样提拔到其他派出所担任一个副职我想贺洪海还是完全够格地。”

  “嗯,工商局贺局长也在我面前提起过几次,但贺洪海原来表现不咋样,大概是受到了你提起来的刺激吧?没有竞争就没有动力,看来多提拔一些年轻干部起来对推动工作很有好处啊。”朱星文点点头,“看吧,等翻年来看,元丰和胜安你们俩都可以在你们分管的部门中选拔考察一下年轻干部,年后有合适人选,党委会上可以提出来讨论讨论嘛。”

  “朱局说得对,我觉得像刑警队、城关所、治安科的不少年轻同志论经验、论能力、论作风都完全可以下到其他派出所去挑大梁,担任一个副职对于他们的成长也很有好处。局党委下一次会议上是不是应该考虑建立一个年轻干部选拔机制,以便让我们局的后备干部培养形成梯级层次,更有利于我们局工作延续性。”

  刘胜安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一番话出口让朱、邱二人一怔的同时,赵国栋也是暗自点头,能够混到副局长这个位置都不是省油的灯,没有几把刷子是撑不起这副担子的,以为自己天下第一小看其他人地心态只会碰得鼻青脸肿。

  邱元丰也赞同刘胜安的建议,并进一步提出应该在全局建立轮训制度,请富有经验的各警种老干警来为年轻干警授课,教授内容主要就以实际工作中经常遇到地实战内容为主,以便帮助年轻干警能够在最短时间内适应熟悉工作,快速提高战斗力。

  原本一个联络感情的饭局却变成了讨论工作的会议,这让朱星文高兴之余也很满意,其实在这种场合讨论工作比起气氛严肃的党委会上更能放得开,一些平素想不到的方方面面点点滴滴都能随口而出。

  “国栋,开发区派出所是新建所,民警可能主要从城关所、永和所以及北郊所调过来,交通工具恐怕困难一点,只能暂时把局办公室那辆老吉普车拨给你,其他就要看你这个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如何从开发区管委会那边去争取了。”朱星文抬手看了看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

  “朱局,开发区派出所班子里还会有谁来和我搭档啊?”

  相较于装备和环境,赵国栋对于这一点更关心,一个团体要想做出一点成绩,首先就要看领导班子是否团结,在江庙所,廖昌盛对自己无条件的全力支持,才能让自己放开手脚的开展工作,所里民警也才能拧成一股绳全身心投入工作中去,也才有江庙所和自己的今天。

  换了一个新环境,这一点就更显重要,如果不是考虑到不可能,赵国栋真希望廖昌盛能够调到开发区派出所担任指导员,继续和自己搭班子。

  “局里暂时还没有考虑,嗯,如果国栋你有合适的人选也可以向党委推荐。”

  朱星文沉吟了一下,没有明确表态,开发区派出所新建,条件最初可能会艰苦一点,但是后期发展前景很大,加之距离县城也不远,不少人肯定会有想法,只是在所长尚未确定地情况下还比较平静,但是随着今天县委常委会的定调子,所长人选已经确定,像指导员和副所长人选当然就要提上议事日程,一些闻到味道的人自然就要找上门来。

  “国栋,开发区那边环境复杂,你恐怕得有思想准备,这两年来县里征用了大片土地,为了统一规划,也拆迁了不少房屋,可以说开发区和周围老百姓的关系很僵,稍不注意就可能引起纠葛,我看县里之所以如此积极推动派出所建立也是想要利用我们公安力量来处置这种事件,朱局,我觉得我们在处理这种事情上恐怕还是得尽量慎重才是。”

  邱元丰见朱星文似乎不太喜欢别人在开发区派出所班子上说事,便岔开话题。

  “嗯,元丰你说得没错,公安不是用来对付老百姓的,涉及老百姓的具体问题主要还是要靠政府去做工作,很多事关老百姓利益上的事情,政府该给别人解决的,就得解决,光靠公安,平得一时,平不了一世,到后来只会把我们自身形象给毁了。国栋,你日后既是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但更是派出所长,其间这个尺寸可一定要拿捏好啊。”

  说实话朱星文也有些担心这个问题,赵国栋的确太年轻了一点,好在赵国栋性子沉稳,不是那种鲁莽之人,这才让他稍稍放心,不过看样子也得督着刘胜安看紧点,别真地给公安局弄出一点祸事来,那就麻烦了。

  “胜安,你日后要多去开发区派出所指导工作,多给我盯着点。”

  “朱局,我看县里对开发区的发展很看重,而开发区和周围百姓关系又那么僵,开发区那些干部官僚作风严重,不愿意沉下了解情况,老是觉得里边有刁民刺头儿借机闹事儿,今年都出了几回事儿了,其中还有两次闹得不小,县里为了保开发区企业的发展,一味迫使百姓让步,就怕遇上这种事情我们扛不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