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二节 安排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二节 安排

  从县城回到江庙,赵国栋开车花了一个多小时,沿线道路修建进展都很快,但是还是遭遇了堵车。

  回到派出所赵国栋就坐在椅子上考虑后续事务,看朱局的意思江庙所一时半刻不会有人来接手,得由老廖暂时主持工作,老廖人是好人,但是在业务能力上有限,好在这已经是九月了,只有几个月就过年了,有贺洪海他们在,拖一拖也能熬过去。

  罗明山的问题还得考虑考虑,自己答应了他帮他调动,这大半年来他的表现也有目共睹,积极性调动起来,老罗还是能干事的。

  老廖儿子的事情自己也得放在心上,看看到开发区能不能把他儿子调到开发区开车,不过估计短时间内自己还没有这份能耐,除非找别的关系。

  廖昌盛站在门口叹了一口气,为什么合得来的搭档总是那样快就分手呢?邱元丰不错,赵国栋更令人满意,但是都这么快就离开江庙了,不过想一想都是升迁,自己还是应该祝贺才对,尤其是年轻人有更远大的前途,这是好事。

  “廖指导,进来坐吧。”赵国栋一眼瞅见了廖昌盛,连忙招呼道。

  “国栋,你真要走?”

  “嗯,昨天县委常委会过了,今天已经去了开发区管委会报到,开发区派出所成立起来还得要点时间,先回来准备一下,也好今早交接。”赵国栋站起身来,诚挚的道:“无论怎样,大家在一起共事也是有缘,我要真心感谢廖指导这一年多来对我的关心和支持。”

  “嗨,国栋,别说这些,看见你和老邱都有好的前程,我心里也高兴啊,毕竟都是从咱们江庙所出去的。我走到外边,脸上也有光啊。”廖昌盛有些感慨的道:“只是你这一走,所里的事情就摆下来了,新所长啥时候来?是谁?”

  “新所长是谁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听朱局的意思可能年前不会有新所长来接班,得暂时由你先把工作摸着。这段时间恐怕就得辛苦一下你了。”赵国栋沉吟了一下,“廖指导,你家老大的事情,我记在心上,看看能不能把你家老大弄到开发区管委会开车,不过这件事情只能先说到这儿,具体能不能行,还得等一段时间才知道,不过你放心。我答应过的事情绝不会落空就是了。”

  廖昌盛精神一振,主持工作他没兴趣,他这个年龄了。已经没有什么想法,他最担心地还是自己儿子的工作问题,原本以为赵国栋可能会在这里呆上两三年,所以他也不担心,但是没想到这才几个月赵国栋就要调走,人一走,交情也就淡了,谁知道日后赵国栋是否还记得这件事情?

  听得赵国栋这么一说。廖昌盛心中又踏实许多。

  最后一次所务会多了几许伤感气息。无论是两名新来地干警还是所里原来地老同志。都对赵国栋即将离去有些不舍。毕竟江庙所今日地声威现状固然与邱元丰打下地基础有关。但更多地还是全靠了赵国栋带动大伙儿一造出来地。尤其是与江庙镇关系这个老大难问题在赵国栋手中更是迎刃而解。这让家在江庙镇地罗明山和两个女同志都相当佩服。

  “洪海。能够共事一年多时间也算有缘。你地事情我已经专门向朱局作了推荐。我估摸着翻年你可能就要调整。好好干。让局领导也看看你地水平。也别坠了咱们江庙所出来地名头。”赵国栋坐在藤椅中微笑着。很难得地点燃一支烟。

  “赵所。你不是要去筹建开发区派出所么?我想跟你去。”贺洪海犹豫了一下才道。

  “洪海。我也想把你要过去。但是现在江庙所没有顶竿地人。老廖年龄大了。身体不行。这段时间还得你帮衬着。我纵然有此心。局里也不会同意。等翻年新所长来了。估计你又该上一格。但具体你能到哪里去任职。就不是我能决定地了。”赵国栋嘴角含笑。有些感慨地道。

  听得赵国栋这样一说。贺洪海心中也是惊喜交加。这大半年来他也是尽心竭力地工作。算是取得了不小成绩。在几个案子上都得到局里预审科地好评。完全扛起了所里搞案子地大旗。如果能够上一格当然是求之不得。就算是上不了。估计调回局里或者城关、城郊几个所看样子也不应该有什么问题才是。

  “洪海,天下无不散宴席,好在左右都在一个局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咱们日后碰面的机会还多得很,我现在回了县城,你家也在县城,咱们没事儿也可以多出来在一起坐坐不是?”

  贺洪海也点头称是,自己大半年来的变化说实话也真有赖于眼前这个比自己还小好几岁的所长,对方都能够作出一番成绩,为何自己就不行?正是这个念头才鼓起贺洪海不服输的意念,也才有今日的这番表现。

  和贺洪海谈过话之后,赵国栋又找上了罗明山。

  让赵国栋有些意外的是罗明山现在似乎又不想离开江庙了,正如罗明山所说,现在派出所和江庙镇政府关系得到改善,江庙镇党委政府对派出所的态度也大为改观,他的家就在这里,真要调动又得去适应一个新环境,他一把年龄也就不想去了。

  赵国栋当然尊重对方地意愿,这只是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说实话他更看好袁振勇和陈国刚两人,这大半年来两个新人在贺洪海和罗明山的带领下表现都想当令人满意,肯学肯干,工作很快就能独立上手了。

  回到厂里的赵国栋突然发现自己很难得清闲一次,孔月去了重庆,德山、长川两兄弟去了上海,房子全也去了平川那边收款没有回来,就连吴长庆这个家伙也被房子全撺掇着去砖厂帮忙,一边负责厂里的电力和机械修理,一边也帮着房子全管理。

  警车不知不觉间停在了厂保卫科门口,赵国栋下车看了看,看样子保卫科里还有人,赵国栋也打算去打个招呼,毕竟这大半年来纺织厂对自己支持很大,无论熊贵仁内里是个什么样的货色,但是表面上还得维持下去。

  “马哥!”一眼看见马正奎从办公室里出来,赵国栋打着招呼。

  “赵所长!”马正奎一脸喜色,角色的转换早已经在赵国栋上位之后就完成了,尤其是江庙所随后的几拨案件都涉及纺织厂,就连纺织厂里都有几个工人被判刑,这也让厂里人意识到从厂子弟走出去的赵国栋已经不再是那个昔日子弟校里那个爱惹事地角色了。

  走进马正奎的办公室,赵国栋随意打量了一下。

  此时的纺织厂已经开始现出颓势,老旧的办公桌上铺着玻璃板,半新旧的藤椅,房顶上的吊扇看上去孤零零的,两个暖水瓶放在一旁,对比开发区瞿韵白的办公室,赵国栋一时间感慨万千,自己也就是短短一年多时间就走完了这中间的跨越历程。

  “赵所长,今天怎么舍得来我们保卫科?”马正奎亲自端上泡好地茶。

  “马哥别这么客气,我过来看看,熊书记在不?”赵国栋笑着问道。

  “熊书记好像去安都了,估计要晚一点才回来吧。”马正奎问道,“赵所长有啥事啊?”

  “噢,也没啥事,就是来和大伙儿道个别,我马上就调走了。”赵国栋很随便地道。

  “啊?”马正奎惊讶的张大嘴巴,“赵所又高升了?去哪

  “去开发区。”赵国栋淡淡一笑,“筹建开发区派出所,苦差事。”

  “呵呵,开发区可是一个好地方啊,原来我们厂也打算在开发区建一个分厂,但是这两年厂里不太景气,这事儿也就撂下来了。”马正奎一脸艳羡,“还苦差事呢,别人怕是争都争不来吧。”

  赵国栋也不多解释,谁也不是傻子,开发区与江庙自然没有可比性,就算是城关镇现在也未必比得上开发区地地位。

  “唉,真有舍不得啊,江庙这边刚刚搞顺,工作也上了路,还打算今年在局里争争头名呢,这又挪地方了。”赵国栋这番话倒是真心实意。“赵所,哪里工作都差不多,开发区地理位置重要,现在县里把那边当作重点来打造,一旦发展起来,前景不可限量啊。”

  马正奎多多少少也了解一些开发区的情况,对赵国栋能够如火箭一般蹿升感到不可思议,但他也得承认这个家伙早就不是往日那个厂子弟了,不但屡破大案要案,而且和地方政府甚至连纺织厂的高层关系都搞得相当紧密,这没有点本事不行。

  “哎,试试吧,新建所,起初肯定困难,不过领导既然把担子交给了我,再咋样也得把它弄好才行。”赵国栋摇摇头,“熊书记不在就算了,我还说和他道道别呢。”

  “呵呵,赵所,反正你家还在厂里,随时都要回来,等熊书记回来,啥时候还得给你饯饯行啊。”马正奎很爽直的道:“上一次我们两个单位的较量还没见分晓呢,总还得来再捧一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