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三节 广阔天地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三节 广阔天地

  徐春雁站在走廊里听着二人的对话,心中浮起一种难言的苦涩,他要调走了?虽然马正奎说得有些道理,他家还在厂里,但是一旦去了县里,只怕回来时间也就不多了,而且再无业务往来,想要碰上一次面都不容易了。

  想一想熊贵仁那阴冷中充满淫欲的眼神,徐春雁就觉得头皮发麻。

  自己两姐妹到现在都还生活在他阴影下,那一晚交锋过后,熊贵仁似乎老实了许多,但是徐春雁清楚,熊贵仁就像一条毒蛇一般蛰伏在黑暗的角落里,等待着机会。他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姐妹俩,而赵国栋一走,只怕熊贵仁就要对自己姐妹俩露出獠牙。

  一股悲苦而又自怜自艾的情绪笼罩着回到办公室的徐春雁,甚至连办公室里多了一个人都没有觉察到。

  马正奎恰到好处的走了,整个保卫科只剩下徐春雁一个人,看着徐春雁孤苦的背影,很显然这个女人听到了自己马正奎的谈话,才会这般。

  “雁姐,干什么?”赵国栋叹了一口气。

  “啊?”惊得一下子转过身来,一边连忙拭去眼角的泪痕,徐春雁强作笑脸,“小赵所长来了?”

  “你都听到了?”赵国栋没有理睬对方的敷衍,径直问道。

  “听到了。”徐春雁脸色一连几变,最后才道:“恭喜你了,去开发区可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想法呢。”

  “哼,就那么回事罢了,哪都是干活的命。”赵国栋摇摇头,“你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日子还不得过?”徐春雁脸上浮起一抹苦笑,“莫不是你还能把我调到你们开发区去?”

  “那我没那本事。不过你觉得非要呆在这厂里才行么?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赵国栋扬起眉毛。

  “你什么意思?我一个女人孤身一人。能出去干什么?”徐春雁脸色骤变。但是立时转念一想赵国栋也不至于如此作践自己。“莫不是你还能把我养起?”

  这一句话出口徐春雁才发现巨大地语病。但是想要挽转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脸一烫。只得将头扭在一边。

  赵国栋心中一痒。包二奶这种方式似乎在这个时代还不流行。要随着港台商人大举进入大陆才会兴盛起来。没想到自己还会遇上这样地调侃。虽说对方是一时口误。但是还是让赵国栋有些心动神驰地感觉。

  “雁姐。走出去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其实路很多。并不像你想象地那么艰难。”

  赵国栋觉得自己这番话缺乏说服力。生活中地风风雨雨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当然可以增长见识经历。但是对于一个孤身女人来说就是灾难了。女人青春韶华就那么一段时间。谁愿意风里来雨里去挣扎颠簸?

  “你不用说那么简单。我身边很多人停薪留职过,外面的世界也许是很精彩,但是绝对不适合一个像我这样无权无势又无钱的女人去漂泊。”

  徐春雁摇摇头。昔日车间里地伙伴不是没有嫌工作辛苦收入又低而出去的,但是几乎结果大多相仿,要么就是一身创伤灰溜溜回来,要么就是变成操持皮肉行当的边缘人群。

  赵国栋得承认对方很有自知之明,无权无势又无钱,能干什么?而且还长得这样漂亮,走到哪里都是不怀好意的男人们垂涎对象,随时可能被恶狼一样的男人们所吞噬。

  “我可以帮你!”赵国栋一直在琢磨着怎么说,但是这一句话出口之后他发现自己心情似乎突然间轻松下来。

  “你帮我?你帮我干什么?你又凭什么帮我?”徐春雁心中猛然一跳。随即冷然问道。“你是在看我可怜想要施舍给我?”

  “难道说人与人之间就真的没有一点真诚互助地可能?你觉得我想要帮你似乎存在某种不轨意图,和老狗熊一样?”赵国栋目光清冽,直视对方。

  徐春雁被赵国栋清冷的目光一扫,反而有些惴惴不安,低下头来:“不,我没有那个意思,但是你没有必要这样做,那只会害了你。”

  “害了我?害了我什么?”赵国栋当然明白对方话语中隐藏的意思。

  “人言可畏,雁姐两姐妹名声不好。你前程远大,那会毁了你。”徐春雁鼓起勇气抬起目光:“你放心,我不会向什么人屈服,大不了回车间里去。”

  赵国栋笑了起来,人言固然可畏,但是世界如此之大,脱离了这个狭窄的***,时间很快就会将一切洗刷得干干净净,几年之后。连纺织厂都不会存在了。谁还会记得你?

  “雁姐,相信我。纺织厂支撑不了两年了,就算你现在不出去,两三年后你也一样会和厂里其他工人一样面临困境,还不如趁早离开去闯一闯。”赵国栋目光明澈,眼神中流露出来的自信让徐春雁无法不相信对方。

  “现在厂子虽然有些不景气,但是这么大一个厂,政府不会不管。”徐春雁有些犹疑,厂里今年效益急剧下滑,这已经成了不争的事实,几个厂领导整日里都在忙着外边联系业务收款,光是从那些领导脸色都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就连老狗熊这几个月来保卫科这边都来得少了许多。

  “管?怎么管?一家两家可以管,十家百家政府也能管得了?”赵国栋摇摇头,“你好好考虑一下,雁姐我是为你好,呆在这厂里没意思,你看房子全辞职不一样活得自由自在么?”

  房子全已经成了厂里的新闻人物,承包了第二监狱的砖厂后,每一次房子全回厂里总是趾高气扬,一群昔日的工友们不时被他请到饭馆里大吃大喝,赵国栋很反感房子全地这种暴发户作风,但是房子全一次醉了之后告诉赵国栋,他就是要让厂里那些曾经踩踏他蔑视他的人看看,他房子全活得比他们好。

  赵国栋除了叹息之外再也没有劝过他,好在房子全之后也就收敛了许多,不过房子全发了财的事迹早已经在厂里传了个遍。

  “我就知道房子全肯定是你撺掇下辞职地,他真的发了大财?”徐春雁扬起漂亮的柳叶眉,丰润的嘴唇总有一种让人想要舔舐的冲动,明亮的眼眸此时又恢复了不少神采,先前寥落寂寞的神色似乎又藏匿到了心灵深处。

  “不是我撺掇,使我让他辞职的。”赵国栋淡淡的道:“砖厂也是我帮他联系地,发没发财我不知道,不过一年下来挣个十万八万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十万八万?!”徐春雁被赵国栋的话给震懵了,厂里工人一年累死累活也就三四千块,一年挣十万八万,难道说房子全在印钞票不成?

  “怎么,不相信?连十万八万都不挣,我怎么会让他辞职?”赵国栋似笑非笑的瞥了对方一眼,要打动对方的心最好的办法就是现身说法,“要不你去问问他,看我是不是夸大其词。”

  “不可能,不可能!”徐春雁下意识的连连摇头,“你在骗我,是不是?”

  “骗你?有没有这个必要?雁姐,你所处的环境决定了你就像井底之蛙,你走出去之后固然会遭遇风风雨雨,遭遇坎坷挫折,但是不经历风雨怎么会有彩虹?”赵国栋苦笑着摇头:“信不信由你,我言尽于此,你好好想一想吧,我是真的想要帮你。”

  徐春雁容颜微动,秀眉一蹙,似乎想要说什么,又似乎被赵国栋方才那番话所打动,一时间竟然找不到合适话语。

  “好了,雁姐,我的传呼你知道,我明天就要去开发区报到,另外我也可能会出去几天,可能传呼会收不到,如果我没有回传呼,你就打这个大哥大号码

  “你要上哪儿去?”惊惶中地徐春雁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话一出口才觉得不太合适。

  “上海,不会呆多久,估计也就一两个星期就会回来。”赵国栋笑了起来,这个美少*妇虽然年龄比自己长几岁,为了求得更好的生存环境和熊贵仁也是斗智斗勇,但是在自己面前却总是暴露出软弱的一面,或许自己真的给人以人畜无害的感觉?

  赵国栋知道自己必须要去上海,虽然这个时候看上去不是一个好时机,但是眼下局里人员尚未确定下来,而且派出所办公地点也正在装修,看样子还得半个月才能正式入住,给朱局和瞿韵白说说请几天假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记忆中中国股市第一次收购战应该就在这个月内爆发,这是赵国栋印象中相当深刻的一次收购战,而且事后报纸上也是连篇累牍的报道了这次收购战的经过,延中甚至将宝安告上了法庭,这样一个机会如果不利用实在对不起自己。

  作为一个资深股民,梦境记忆中日后股市上纷纷攘攘地庄家操作就太多了,但是大部分赵国栋只能模糊地记起有那么一回事儿,具体情况却再也回忆不起了。不过想想也是如果梦境中每一个微小的细节自己都能记清楚,那自己真地就要成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