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四节 英雄所见略同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四节 英雄所见略同

  “情况怎么样?”

  “哥,行情好极了,今天收市的时候都拉到十一块八了。”电话中传来的是赵长川略带兴奋的声音。

  历史没有改变,宝延之战终于还是展开了,那自己的历史会因此而改变么?赵国栋不认为自己这一百二十万就能改变什么,比起收购战中数千万的资金流动,区区一百多万实在无足挂齿,何况自己只是想从中赚一笔而已。

  “嗯,继续观察。”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赵国栋断然道。

  “好,哥,你啥时候过来?”赵长川声音提高了几度,“你不过来,我和德山都觉得心底不踏实啊。”

  “你们按我的意图行事就行了,其他不用担心。我会过来,但不是现在。”赵国栋想了一想,“你们是在大户室么?”

  “嗯,海通证券这个营业部还行,环境和服务态度都不错。”

  “好,你们俩就给我老老实实猫在那儿,有什么变化及时给我联系,我过来之前会给你们打电话。”赵国栋这个时候深刻感受到没有大哥大的不方便,但是自己的身份的确不太适合用那玩意儿,估摸着要等到翻了年局领导基本上都配上之后,局里中层干部才会开始陆续装备。

  “蔡哥,山东、浙江考察情况怎么样?”赵国栋还是第一次来蔡正阳的办公室,在他看来市长办公室似乎也不比开发区管委会瞿韵白的办公室好,除了多了几分书卷气息之外,似乎更显沉闷一些。

  “诸城那边似乎刚刚开始动作,对于我们的造访也感到十分惊讶,甚至有些害怕,不过我们也表明了态度,只是借鉴了解,都还在探索阶段,还算好。总算了解到一些真实情况。”蔡正阳对这一次出去考察显然感触很深。

  “对了,国栋,你是怎么知道山东诸城的动作的?好像就是山东那边对于诸城的动作都持观望态度,给我的感觉更像是他们在让诸城方面去趟地雷阵似的,看看上边有没有什么反应。”

  “嘿嘿。改革么。不就是摸着石头过河么?这可是邓老人家说地。都是新鲜事物。谁也不知道能有什么样地结果。就得有人去尝试。先行者固然可能会被地雷炸死。但是一旦趟过关。也许就能抢占先机。有些时候往往就这一步就是十年二十年也未必能撵上呢。”

  赵国栋没有正面回答蔡正阳地问话。而是将话题岔到一边。

  “唔。听你地意思诸城地动作你觉得值得一试?”蔡正阳目光闪动。

  “各地实际情况不同。不能强求一致。但是我觉得选择一些条件成熟或者说影响不大地企业来试点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这符合邓公地摸着石头过河地理论。错了。改过来就是。对了也可以进一步加快步伐放开。”

  赵国栋若有所思地一笑。诸城经验一直要到几年以后才会真正被推广开来。但是也不是包治百病地良药。任何经验都有他地普遍性和特殊性。但是要承认。诸城经验对于缺乏活力地国有中小企业来说地确具有普遍性。

  “国栋。你地观点和宁法书记地看法一致啊。我向他汇报了诸城国有中小企业改制地做法。他也主张选择一些规模较小、效益不好或者一般地比较典型地企业来做试点。看看是否有利于激发企业活力。让实践来检验这种做法地正确性。”

  蔡正阳心情也很好,至少他这一次提出的考察山东诸城经验得到了宁法书记地认同,而且回来之后宁法书记还专门单独听取了自己的详细汇报,这意味着宁法书记对于诸城经验颇感兴趣,而这对于自己来说无疑是一个绝佳的机遇。

  “蔡哥,英雄所见略同这句话用在我和宁书记身上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或者用在你和宁书记身上差不多?”赵国栋笑了起来。“浙江那边的情况呢?”

  “我算是开了眼界了,浙江的开发步伐超出我们的想象,尤其是你提及的那几个地区,蓬勃发展的私营企业给我们这些中西部地区去的官员们带来地观念冲击简直难以想象,但是有些步伐是不是迈偏了现在还很难说,我们这一次出去的几个县委书记县长在路上就发生了激烈的争执,谁也无法说服谁,但是都不得不承认浙江的宽松环境是当地私营经济快速发展的决定性因素,而私营经济现在恰恰成了当地整个经济的增长点。”

  “噢?激烈的争执?关于什么?”赵国栋很好奇的问道。

  “那就是私营经济作为社会主义经济体系中的补充部分。能否毫无限制地放开让他们发展。”蔡正阳若有所指的沉吟道:“这可是关键。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引发轩然大波,没有谁敢轻易在这一点上表态。”

  “宁书记怎么看?”赵国栋知道一个地区的主要领导的观点往往会影响到一个地区一段时间的发展速度。而这种作用在一个一把手相当强势的地方往往更显突出。

  “宁书记没有明确表态,我们安原不比浙江,内陆地区无论在接受程度和发展起点上都无法和沿海相比。”蔡正阳也很难猜出宁法的想法,在诸城经验上宁法态度很明确可以尝试,但是在私营经济发展问题上却吝于表态,这让他很是纳闷。

  “没有明确表态?嗯,这是不是一种表态呢?”赵国栋狡猾的一笑一语惊醒梦中人,也许是他在乎宁法的表态,蔡正阳恍然大悟,“国栋,你小子脑瓜子还真灵呢,怎么就能一下子想到?”

  “呵呵,蔡哥,你是当局者迷啊。宁书记从浙江过来,他岂能不清楚那边地情况,为什么不表态?安原实际情况是不一样,但是有一点想法却是确凿无疑地,那就是作为安原省会的市委书记要想有所作为。那就必须毫不犹豫地推进安都经济的快速发展,但是在具体手段上却有着许多可供操作的策略,嗯,比如说,少说多做或者说只做不说,这样是不是一切都显得有圆转余地呢?”

  赵国栋巧妙的留了半截话。蔡哥也是聪明人,不需要说得那样明白。

  蔡正阳脸上浮起一丝苦笑,赵国栋这个家伙脑袋真还不是一般的好用,就这么简短几句话就能猜测出一个一二三。

  自己分管工业,宁书记没有明确态度,也就意味着要让自己承这个头了,错了,责任自己担了便是,成功了。皆大欢喜,但是自己却不能不走下去。

  黄元盛对自己并不太感冒,而乔波也对自己颇为戒备。自己上了这个副市长上位很显然并不符合他的胃口,也许挡了他欣赏地某些人的路,尤其是自己分管工业和交通这一块,更不知道断了多少人财路。“国栋,这是要我也去趟一回地雷?”

  “蔡哥,我不觉得是趟地雷,嗯,顶多也就是去放鞭炮而已,弄不好下一跳。但是还说不到伤筋动骨这一出,但是或许就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赵国栋轻轻一笑,“听说宁书记可是上海人,又是从江浙那边直接过来的,颇受上边看重的。”

  蔡正阳微微一哂,如果不是这样,自己也不会轻易卷进这趟浑水,至少现在看起来这趟水一时半刻清不了。

  黄元盛显然对自己这趟沿海之行不大感冒,自己提议就这一次沿海之行由政府办公厅对各县工业企业进行一次有针对性的调研。但是并没有得到多少响应,这就是一个相当明显地信号了。

  市政府这边副市长中极有可能还有一个会进常委,自己和分管国土、城建、商业、房管、环保的尹肇基副市长无疑是最有力的竞争对手,而尹肇基却又是黄元盛市委副书记时最得力的部下,现在自然也就成了最有可能成为常委的副市长。

  谁进市委常委既不是宁法说了算,更不是黄元盛说了算,那得省委常委会来决定。但是比起黄元盛来,宁法不但是市委书记,更是省委副书记。在谁进常委上他有着莫大的发言权。这才是蔡正阳最看重的,当然在见识了浙江经济的迅猛发展势头之后。蔡正阳心中也是感触颇深,一股子想要跃跃欲试一展所能的想法也在胸中跳动。

  “嗯,便是地雷阵,这一次我也要试一试。我打算现在几个县份上试试,诸城经验究竟在我们安都能不能推开,也只有搞了试点之后才能得出结论。”蔡正阳点点头。

  “先易后难,可以选择一下,比如可以在规模较小地企业中选择经营状况很糟糕的和一般的各两三家试一试,如果有效果,再逐步推开。小型企业容易见到效果,再推进到中型企业,这样也可以避免影响面太大,引发一些不良反应。”赵国栋也在帮蔡正阳出谋划策。

  “我地意思也是这样,在条件一般的县上选那么一两家企业来作试验,尤其是在要县上领导也比较感兴趣愿意担责任的县份上,我看你们江口县的卢书记和分管工业的梁县长都还有点兴趣,我打算近期就要去你们江口走一走,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想法。”

  蔡正阳盯了一眼赵国栋,“我听兆国说你现在混到你们县上的开发区去了,老柳那么殷勤的邀请你,你狗坐轿不识抬举,这会儿一个副科级你就屁颠屁颠的还请老柳帮忙,也不怕人笑话?”

  “嘿嘿,蔡哥,我不去宾州是有原因的,柳哥那么看得起我,如果我去了眼高手低,表现让柳哥失望,不仅仅是丢我自己地脸,也是再给柳哥抹黑啊。柳哥才去宾州,我要真表现不好,那不是会让宾州本地人小看柳哥?所以我还是打算现在江口磨炼磨炼,你不是说是金子哪里都能闪光么?那就看看我在咱们江口的开发区能不能闪一次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