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五节 老奸巨猾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五节 老奸巨猾


  蔡正阳满意的点点头,赵国栋说得没错,眼高手低这句话评点他自己也评点得相当准确,毕竟他只是一个警察,从没有在政府这一块干过,或许因为多看了一些书,对时事发展变化更敏感,但是并不代表他就具有解决事情的能力。

  以赵国栋目前状况,去政府办当个秘书当然没啥问题,但是以他的性格,只怕也是难以在秘书这个身份上坐得住,到后来说不定反而会影响双方关系,还不如就在江口县上蹦蹦,说不定还真能蹦出点什么名堂。

  “嗯,你说得也有道理,不过开发区是个机会,若是能有机遇,你完全可以就此转行,总在一个行道里呆着对自己的成长也没有好处。”蔡正阳微一沉吟,“若是有机会我倒是可以和老茅说一说,我和卢卫红关系一般,就只有老茅,我们俩原来都在省委党校进修过,一个教室里坐过。”

  “蔡哥不必想那么远,我到开发区也是初去,主要工作还是派出所这边,没有一年半载估计也上不了道,暂时还用不着你帮我,不过日后如果真是工作上有需要你支持的,我可不会客气,毕竟咱们开发区就是要招商引资,争取引来企业投资开发呢,也正好是你分管的吧。”

  “那没问题,不过五月份国务院就出台了禁制滥建开发区,你们江口开发区虽然是三月份就批了,但是手续一直没有办下来,也就是前不久才把手续拿下来,但看目前形势,我估计清理整顿开发区势在必行。你们县这个开发区只拿到了市上的批文,按规定最起码应该要获得省上的批准才行,而以你们江口开发区现在半死不活的状态,我估计日后会很麻烦。”蔡正阳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皱起眉头。

  “先上车后买票也不是江口开发区一个地方,要说半死不活我看其他地方开发区也不比江口这边好多少。”赵国栋自然清楚开发区泛滥成灾必定会引起上边的重视,但自己现在好歹也是开发区管委会班子成员。一旦开发区被拆撤,那自己这个实职副科不就又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话是那么说,但是看看你们开发区里有什么企业?土地圈了不少,基建滞后,企业没几家,都是一些小食品、小化工、小机械加工。这样的企业有没有必要放在开发区中来?没有想样的产业优势集群,没有明确的产业发展方向,没有科学的规划,你说你们这个开发区会过得了上边地眼?我看难。”蔡正阳毫不客气的道。

  被蔡正阳一番话噎得哑口无言,蔡正阳是分管工业的副市长,自然对各县包括开发区在内工业企业发展状况了如指掌,说起来也是切中要害。“我上一次和你们卢书记以及梁县长就说过这个问题,所以他们才会对开发区管委会班子大动,也才有你小子的份儿。但是现在短时间内要想取得明显成效,尤其是在招商引资这方面引来像样的企业来投资,我看希望不大。”

  “喂。蔡哥,你不是要我当几个月的管委会副主任就灰溜溜下台吧?”赵国栋禁不住怪叫起来,“你得想办法帮帮我才行啊。”

  “帮你很简单,问题是要帮你们这个开发区就太难了。”蔡正阳耸耸肩,似笑非笑地道:“你不是能耐大得很么?你想想办法,说不定能力挽狂澜呢。”

  “呃,蔡哥,你可不能这样打击我,这种事情可不是翻翻嘴皮子就能解决的。”赵国栋苦笑着道。

  “嗯。是得想想办法。否则我看你们开发区迟早是关闭地命。”蔡正阳思索了一下。“看看十一二月份有没有什么机会吧。”

  “嗯。十一二月我估摸着我地工作也差不多上路了。”赵国栋也知道蔡正阳不可能不帮自己。但是这些事情地确也不时想帮就能帮得了地。一个开发区地生存那是张张嘴皮子就能行地。“对了。蔡哥。你注意到没有。中央提出了分税制。”

  蔡正阳心头一跳。“当然注意到了。我虽然不分管财税。但是那是政府地命脉。现在上上下下都炒得沸沸扬扬。人心都不稳。我老婆还在税务局。国地税分家也在他们内部一样引发了地震。怎么会不注意?”

  “你觉得中央地想法怎么样?”

  “这是一招狠招啊。如果这个意见一旦正式落实实施。中央财政当然腰包鼓胀。地方上就相当于被打断脊梁了。”蔡正阳一语中地。让赵国栋也不禁佩服。失去了财力控制权地地方政府便再无和中央政府在许多经济政策上叫板地实力。这也是设计者地初衷之一。

  “这个政策肯定会实施。因为这是必经之路。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有着特殊地历史。不可能像美国那样。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地中央政府。改革开放使得地方政府话语权不断增大。有些省份也就逐渐觉得自己有了和中央讨价还价地实力了。现在中央要改变这种局面。”

  赵国栋看得出蔡正阳也对这个问题十分关心。

  “可是地方上也有地方的难处,中央不可能搞一刀切吧?”蔡正阳沉吟半晌才道。

  “不会搞一刀切,但是大原则绝对不会改变。”赵国栋摇摇头,“不要抱中央会退让的幻想,那不现实。”

  “如果真的贯彻实施下来,沿财政富裕地区还好一点,我们中西部内陆地区财政本来就相当困难,那就真的痛苦了。”蔡正阳皱起眉头。

  “嗯,这也是无可奈何地事情,谁也无法扭转的大势。”赵国栋点点头,“看样子明年就会要实施这一政策。”

  “对地方政府来说又是一记闷棒啊。”蔡正阳苦笑道。

  “不过大政策当然无法改变,但是也可以采取一些弥补手段。”赵国栋转起眼珠子。

  “什么意思?”蔡正阳觉得对方似乎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

  “中央实施这一方针政策基本上把地方政府原来最丰厚的税源拿走了,地方财政自给一时间肯定相当困难,所以必定会考虑返回一部分,今年还没有结束,如果能够想办法让本地财政收入升高,至少可以保证以后几年都不会太过艰难。”赵国栋嘴角带着诡异的微笑。

  蔡正阳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家伙,他是当过县长的人,自然明白赵国栋话语中的含义,提高财政税收不是什么难事,也就是说要想作弊很简单,但是很显然这是违背规定的,一旦被发现,肯定会遭到重处。

  “蔡哥,我可没让你干什么坏事啊,何况你只是一个副市长,又不是分管财政的省长副省长,我想并不是我一个人想到这一点,其他省市就没人想得到?”赵国栋奸笑起来,“我想你可以寻找合适地时机给领导们上一课,点醒他们,他们要干,责任他们自己负,对不对?不过我估计这种事情太多了,法不责众,就看谁更胆大下手更早干得更隐秘罢了。”

  蔡正阳心中的震撼已经不能用言语来表达了,如果说这是一个税务局或者说财政局的老手说这番话,他也许可以接受,但是从一个警察嘴里冒出来,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赵国栋明白对方的心情,换了是自己也一样,谁让自己前世记忆中留下了这一段了,唐谨离开了,后来的妻子走进自己生活,也恰恰就是税务局的,正处于国地税分家的时候,他对她们为了争得进入国税局的名额而各显神通印象十分深。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只是提个建议而已,不,连建议都算不上,一个对其他地方可能会出现地现象地估测。”蔡正阳也诡笑了起来。

  “正确。”赵国栋竖起了大拇指,蔡正阳日后应该会成为自己日后仕途上一个很重要的靠山,更为难得地是这个人不但思路灵活懂经济,接受新鲜事物也快,更为难得的是不贪,又重情义,这样的人自己如果能够为他提供一些高屋建瓴的想法建议,变成他自己的想法,对他走上更高的位置肯定大有帮助。

  “但愿别出什么乱子才好。”蔡正阳苦笑着摆摆手。

  “没那么严重,不过是虎口抢食而已,老虎吃饱了,也许就不在乎那一星半点了,反正也是一锤子买卖,日后也不可能再有这种机会了。”赵国栋笑起来,“蔡哥,近期我打算去上海一趟。”

  “噢?那边有动静了?”蔡正阳目光一动。

  “嗯,有动静了,但是究竟能动到什么程度现在还拿不准,我也有些不放心,趁着现在开发区这边还没有真正进去上任,我请了几天假,就当休整一下,准备去上海看看。”

  “股市上风风雨雨不好预测,虽然你有研究,但是还是小心为妙,我们那点钱真要折了就折了,你自己好自为之才是。”蔡正阳虽然不知道赵国栋自己投进去多少,但是估计也不会比自己和刘兆国几个人加起来投入少。

  “我有分寸。”赵国栋也不多言,这不是炒股,而是去捞钱,这是自己记忆中唯一一次比较准确的收购风波,也算是中国股市上第一次收购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