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七节 暗箭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七节 暗箭


  当赵国栋漫不经心的将一个八十万的存折和两个二十万的存折交给刘兆国、蔡正阳以及熊正林的时候,三个人的表情都变得有些呆滞。

  “呃,国栋,你真的是去上海股市闯荡了一番?”刘兆国觉得自己嘴巴有些发苦,喉咙发干,虽然他不是没有见过钱的人,但是一年之内,自己六万块钱就增长了十多倍,就是贩毒怕也没有这么高的利润吧?

  蔡正阳和熊正林的表情也好不了多少,他们望向赵国栋的目光已经变得有些怪异,如外星来人。

  “是,但是我却不能多说什么,这是你们各自的交割单,请把你们从银行中取钱的取款单一起保管好,免得日后纪委来调查你们的日后,你们又说不清楚自己的财产来源。”赵国栋躺在沙发上懒洋洋的舒展了一下身体,“真累,就这几天太让人辛苦了。”

  “国栋,若是这样就可以让财产翻倍,我想再苦再累全国人民都一样愿意毫无怨言的去辛苦一番。”刘兆国翻来覆去的看了看手中存折和交割单,海通证券营业部的电脑交割单,应该没什么问题,他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现实。

  蔡正阳和熊正林有些说不清自己内心的感受,刘兆国的钱已经变成了八十万,自己两人却只有二十万,但是两人毕竟也是身份不一样的人,很快也就适应了这份变化,二十万,对于安都市一个干部来说,也是一个可望不可即的数目了。

  “国栋,能透露一点你赚钱的法子么?”蔡正阳饶有兴致的问道。

  “没有法子,这就是利用信息不对称来赚钱,准确的说,一个很好的朋友告诉我某支股票他们公司会参予收购,价格会因此猛涨,就这么简单。见好就收,低吸高抛,差价出来了。”赵国栋轻描淡写的道:“这种事情不会再有了,没有这种内幕消息,你就是在股市扑腾十年八年,能不能赚到银行利息那么多都很难说。”

  见赵国栋似乎不想多说其间秘辛。三人也知道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商业机密,能赚这一笔本来就是意外之财了,也没指望能干什么,这样已经心满意足了。

  “嗯,好了,不说这件事情了,咱们就当碰上一个财神梦里指点了咱们一下,发了横材吧。”熊正林笑了起来。

  “嗯,诸位兄长也就忘了这件事情吧。生活一切照旧,不会改变什么,对不对?”赵国栋摇头晃脑的道:“我只是希望诸位兄长在有了这笔钱之后。心中底气稍稍足一些,不至于在经济上犯什么低级错误。”

  赵国栋地话说到了三人心坎上。本来三人家境都算得上不错。现在再多了这笔收入。抵抗外来侵蚀地风险自然强了许多。也可以安安心心在事业上好生奋斗一番。

  “你小子还真能摸准我们地心思呢。”刘兆国和蔡正阳、熊正林二人交换了一下眼色。乐呵呵地道:“今晚准备请我们去哪儿消费一下?大财主?”

  “噢。我不是大财主。我地钱都是有用处地。”赵国栋嘻皮笑脸地道:“走到安都。我和熊哥都是客人。该刘哥或者蔡哥请客才对。”

  “噢。国栋。你挣那么多钱干什么?”蔡正阳随口问道。

  “打算搞点实业。不过不是我。是我两个连工作都没有地兄弟。”赵国栋微微一笑。“柳哥没回来?”

  “老柳带队去山东和浙江了。这一次看来他是准备在宾州放开手脚大干一番了。”蔡正阳有些羡慕地道。当一把手在许多方面都可以不受掣肘。而不像自己每走一步都需要三思。抗风险能力也小得多。如果一把手不能给自己扛起。弄不好就要翻船。

  “蔡哥,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安都一样也可以动起来的。”赵国栋心中一动,“要不在江口试点,江口二建司就是一个很好的试验田啊。”

  “哦?你觉得江口二建司可以作为试点么?”蔡正阳皱起眉头道。

  “一个百十个工人小集体企业。半死不活。为什么不可以?”赵国栋道:“在江口,这种企业还不少。像罐头厂、毛巾床单厂、塑料厂、家具厂,这些国营和集体企业都是举步维艰,县里拿着也是焦头烂额,银行早就不愿意输血贷款,如果不是县里做工作,只怕早就趴下了。”

  蔡正阳想了一想才道:“看来真要下决心才行,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如果连宾州这一步都走到我们安都前面,那可真就有些难看了。”

  赵国栋回到江口时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他立即向朱星文报告了自己已经回来的消息,当初朱星文并不同意他外出,但是赵国栋再三恳求之下才算勉强同意,他也知道这种关键时候实在不适合外出,只是两件事情顶在一起,他也没有办法。

  朱星文在电话中语气有些奇怪,只是让他赶到江城大酒店206雅间,其他却没说啥,但是赵国栋能够感受到对方语气中有点不那么正常的气息。

  当赵国栋气喘嘘嘘的赶到江城大酒店时,那位打扮入时的瞿总早已经在大堂处等候着了,“赵主任,这边请,朱局他们在这边。”

  瞥了一眼对方,赵国栋脸上浮起笑容,“瞿总亲自迎客啊。”

  话一出口才觉得有些歧义的味道,对方脸颊上也浮起羞怒之意,赵国栋赶紧打了自己嘴巴一下:“臭嘴,连话都不会说。”

  美少*妇这才稍稍收敛了一下脸上的恼色,“朱局请我在这里帮他招呼一下,请吧。”

  走进房间,赵国栋才发现除了朱局之外,还有马鹏以及另外三位他不认识地男子。

  “来来,国栋,才回来?”朱星文见赵国栋露头,挥了挥手。

  “嘿嘿,上午的飞机回来的,这不在安都吃了顿饭坐了一会儿就赶回来了。”赵国栋一边点头,一边道:“来去也匆忙,也没有给朱局和马政委带什么东西,下一次一定补上。”

  “呸,大男人家出门去转一转,带什么东西?现在什么东西本地买不到?”朱星文哼了一声,“坐吧,我给你介绍一下几位领导,这是县委陈书记,这两位是县纪委地姬书记、莫书记,今天是我们局请县纪委几位领导坐一坐,联络一下感情,也要请县纪委的领导们保护我们县公安局的干部不受污蔑和影响。”

  赵国栋一下子就听出朱星文话里有话,尚未来得及发言,居中而坐的眼镜男子已经笑了起来:“老朱,你这态度就不对了,反映问题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无论是**员还是国家干部都理所当然要受到民众监督。”

  “陈书记,我是个直性子人,这事情不是一天两天了吧,怎么偏偏就在这个时候翻出来?陈书记,老姬老莫,我们都是多年的熟人了,咱们撇开公事不说,就这件事情,你们敢说不是有人想要为了自己私心而发难?”

  朱星文坐直身体,声音提高了几度,“什么意思嘛,这样做难道说也不嫌丢人。”

  “老朱,注意影响!”被唤作陈书记的男子皱起眉头。

  “好了,好了,陈书记,我不说了,这件事情反正都过了,咱们不提了,喝酒。”朱星文当然知道底线,他只是想要发泄一下县纪委不相信局纪委的不满而已,他也知道这是原则问题,并非什么人想要专门和他过意不去。

  坐在马鹏身旁的赵国栋已经隐隐约约听出了什么,只怕纪委就是专门针对自己而来,但是究竟想要揪自己什么尾巴赵国栋还有些拿不准。

  砂石场?那是以赵德山名义办地,一切手续都是赵德山的,而且自己也从未真正参予经营过,谅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男女关系?好像也不是,自己尚未结婚,处对象这种事情谁还能干涉?难道谈一个朋友就必须要结婚,那才真是笑话。

  不过这个时候他只有装出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模样,只顾倒酒敬酒,纪委三人也清楚眼前这个人就是当事人,不过纪委的调查前两天就结束了,只等最后和本人见面就下结论。

  根据调查掌握的情况,反映的情况都不属实,有些甚至给人的感觉就是刻意诽谤,按理说这种匿名检举都可以不予理睬,但是考虑到反映的对象属于刚刚提拔的干部,所以纪委还是本着负责地态度认真的调查了一番,当然这也引起了公安局的很大不满,尤其是避开局纪委这种做法更是让公安局难以接受。

  这一顿饭虽然名义上是县公安局请县纪委联络感情,但是实际上一直吃得不那么愉快,一直到马鹏和赵国栋离席,只剩下朱星文和三位纪委的人时,气氛才变过来。

  朱星文和陈肃关系一直不错,五年前朱星文还是副局长时,陈肃还是永和区工委书记,朱星文带队在永和侦办一桩**幼女案时在永和驻了足足半个月没回家,一直就住在永和区工委中,两人因此而结为莫逆。

  后来陈肃调任纪委副书记、监察局长,三年前才正式成为县委常委、纪委书记,而真正加上县委副书记这个职衔也是去年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