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九节 兄弟伙们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九节 兄弟伙们


  送走了窦中凯一行人,赵国栋一帮人这才回到小会议室。

  开发区的条件不是其他乡镇可以比拟的,仅仅是派出所的这个院子就足以让很多人羡慕得眼珠发红了,比起晚来几天的同事们,赵国栋心态早已经平静多了。

  “来,大伙儿都认识了,汪指导,曲所长,还有诸位,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一个战壕中的兄弟了,开发区派出所挂牌可能还要几天,但是工作却要从今天窦政委将公章交给我们开始接手,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永和所和北郊所已经不再管原本属于他们管辖的地盘而移交给我们在座的了。”

  “刚才窦政委话已经讲得很明确了,我们开发区派出所成立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为开发区发展保驾护航,这是县委县政府以及县局赋予我们的重任,而能否向县委县府以及县局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就要看我们在座十二个民警今后的工作了。”

  “开发区派出所的条件大家有目共睹,办公环境优雅舒适,距离城区也不远,管委会还替我们所有干警解决一顿丰盛的午餐,值班干警晚餐也由管委会食堂负责,这样优越的条件我觉得并不是好事,为什么?”

  “这也就意味着我们肩膀上的担子更重,我们在座不少是从北郊和永和过来的,都清楚这一带的环境,可以说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有老百姓来围堵企业和管委会的事情,稍不留意就会酿成大事,现在这个重任落在我们头上了,我们该如何应对?我想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首要任务。”

  “我希望大家到了开发区派出所不要抱着贪图条件好离家近工作轻松的想法,那他就想错了,我不管他有什么关系后台,在这里,工作拿不起来,对不起,那就请另谋高就。如果因为我和另外两位所领导原因的工作拿不起来,一样,县局和管委会也一样会拿我们这个所领导班子示问,该下课一样下课!”

  “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沉下心来想一想,我到了开发区派出所该怎么办,怎么干?怎样才能干好?把这个问题相通了。我想一切问题都能应刃而解。至于待遇、装备这些问题,这不是大伙儿操心的事情,我有这个信心,该大家的福利待遇不会少大家一分,装备问题,一个月之后我就会让我们开发区派出所变成全局装备最好的派出所!现在就看大家对搞好我们派出所工作有没有信心了!”

  “没问题,赵所,你咋说,我们咋干!”袁振勇首先表态。听得调到开发区派出所。袁振勇也是心花怒放,跟着赵国栋这样的所长干,心里边才踏实。也有奔头。

  其他干警也都稀稀落落的跟着表态,除了几个警校地新民警之外,一些老干警对赵国栋的豪言壮语并不太买账。这种情形他们可见得多了,上任伊始一个个热情洋溢,没多久就变成了按部就班,或者就只顾自己了,一切都有待于实践来检验。

  会议室里只剩下赵国栋三人,汪涌泉苦笑了一下:“赵所,看样子这些老油子没有那么好使弄的。”

  “正常。说大话谁都会。何况我这个年龄也难以让人信服啊。”赵国栋不以为忤。“走。去我办公室。商量一下下一步工作。只有咱们仨拧成一股绳。派出所工作才能真正步入正轨。”

  如果不是考虑到影响不好。赵国栋还真想就把自己这个办公室当作寝室了。虽然比不上隔壁开发区管委会那间办公室。但是也相当可观了。将近三十平方地面积。全新地办公桌椅。茶几上一盆茂盛地云竹多了几分生意。

  “赵所。情况你都清楚了。现在开发区把原来永和最棘手地一片和北郊最恼火地一片全部接过来了。也就是说。日后光是防止群众缠堵管委会和企业都会牵扯我们相当大地精力。咱们所十二个干警。看似不少。但真要撒下去也就见不出了。”

  汪涌泉也是这一片地熟人了。每次永和这边地老百姓来围堵开发区。都是他来维护秩序。协助疏散群众。久而久之也就疲沓了。

  “嗯。事前我也从管委会那边了解了一些情况。可能因为角度不同。反映出来地问题也不完全一致。但是几个重点我觉得大体差不多。也就是说群众围堵地确有一定原因。有些问题地确没有得到解决。但是其间也有一些不合理或者说过分要求。而还有一些别有用心地人隐藏在其后挑动煽动。想要把事态扩大化。好从中渔利。”

  “对。情况大概就是这样。北郊圣林乡那边情况也大同小异。都存在这样或那样地古怪。不能说老百姓没有觉悟。有些问题政府地确没有解决好。或者说没有落实。进而引发群众不满。加上一些人想要借机生事向政府施压以谋利。才会导致这种情况屡屡发生。”

  汪涌泉点点头赞同道。

  “那要解决这些问题也不是我们公安一家就能做到的,原来地开发区管委会班子县委县府很不满意,所以这一次才会大动,书记、主任都调换了,梁县长兼任了管委会书记,足以证明县上多么重视,这样也为我们创造了机会。”

  “那就是借班子调整完毕之机,帮群众切实解决一些问题,缓和干群关系。而我们公安则要深入下去,摸清楚究竟是什么人在背后风点火,如果是单纯为了群众利益出谋划策,我们可以做工作耐心解释,如果是别有用心者为了私利,甚至不惜违法犯罪,那我们也决不手软。”

  “嗯,不过这个想法恐怕赵所你得向管委会那边反映一下,否则恐怕难以取得好的效果,弄不好还会把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推到我们的对立面。”

  汪涌泉觉得赵国栋能够当上这个派出所长还真是有两下子,至少能够在繁杂的情况中一下子抓住要害拿出工作策略,这就不简单,汪涌泉也要承认对方提出的这个方法颇具操作性,当然前提是管委会也得改变作风,扎扎实实沉下去。

  “管委会那边我去说,这边摸线索发展内线的工作就要请汪指导你多费心了,该花钱我们也得花,这是我们当前的首要任务,一旦管委会那边行动起来,我们这边也就要跟进,只有双管齐下,才能彻底破解眼前的僵局。”

  “好。”汪涌泉也知道这件事情自己当仁不让。

  “曲所长你这边先在干警里选几个业务能力相对较强地,迅速熟悉情况,一旦时机成熟,我们就要坚决介入。我总感觉到这种连续不断的围堵背后有问题,除了群众的确有利益受到侵犯或者有诉求需要解决,也有人想要干啥事,要不怎么班子换了之后,这种态势反而越来越严峻了呢?照理说老百姓也清楚管委会班子换了,应该要等一等看一看能不能帮他们解决问题才对啊,这个问题恐怕我们的好好琢磨琢磨才对。”

  赵国栋这番话一出口,让汪涌泉和一直没有开腔的曲军都陷入了沉思。

  在赵国栋来瞿韵白之前,瞿韵白才悄悄的擦拭掉眼角的泪影。

  她觉得实在太累了,一个单身女人要想作出一番事业怎么就这么难?从城关镇到开发区,人们总是带着有色眼睛盯着她,想要看出她究竟和哪位领导有特殊关系。

  这些人完全忽视了自己安原大学硕士研究生的文凭,在乡下和县属企业长达五年的工作经验,以及自己地工作能力,只顾着盯着自己作为一个女性身体每一个部位。

  瞿韵白不否认自己的美貌和气质给自己的事业带来了一些助力,但是她坚信这不是主要因素,自己的努力奋斗才是最关键的,但是生活在自己周围的同事熟人却总是抱着某种怀疑的目光探视自己,她相信如果她告诉对方自己和某位领导有特殊关系,他们都会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然后毫不怀疑。

  “赵主任,是买警车的事情么?我已经让办公室将报告交给了梁县长,估计很快就会批下来,等财政局那边划拨到帐,你就可以马上去办理。”瞿韵白脸上再也看不出丝毫异样。

  “嗯,谢谢瞿主任,我来主要是向你汇报一下我们派出所近期工作打算。”赵国栋很随意的坐在对方对面地沙发上。

  “噢?派出所这么快就把工作思路拿出来了?”瞿韵白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雷厉风行,昨天派出所人员才到位,今天就来汇报工作打算了。

  “嗯,不快不行啊,这都十月了,还有三个月就要过年了,派出所也得作出点成绩才能向县局和管委会有个交待啊。”赵国栋笑着道。

  当赵国栋详细地将自己的想法和打算和盘托出时,瞿韵白心中地感觉就像是在沙漠中跋涉了一天的旅人,突然遇到了一个山青水秀的湖畔旅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