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十节 火药桶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十节 火药桶


  来到这管委会两个多月瞿韵白只觉得自己就像是陷入了一个烂泥潭一般,想要用力却又使不出。

  梁县长公务繁忙甚少来这边,所有工作都压在自己身上,而两个副主任她也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他们。

  一个分管招商引资,但是整整大半年却没能引来一家企业,理由却推说是开发区条件差外部环境恶劣,客商不愿意来,而另外一个分管基建拆迁的副主任则是经常见不到人影,弄得每次群众围堵缠访都不得不由她亲自上阵解释劝导,脏话二话如污水一般一盆盆泼来,让她每天都疲惫不堪。

  有时候她自己都在自问自己,为什么会接受开发区管委会这个烂摊子?城关镇那边情况固然不好,但是也比这管委会要顺溜多了,毕竟只是一些常规性的工作,而不像这边,几乎全是具有挑战性的活计。

  是想换一个环境?还是在躲避那个人?瞿韵白不知道。

  但是她知道的是在来管委会这两个月中她几乎没有一天心情舒畅过,几乎每一天都不得不面临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尤其是拆迁赔偿方面的各种协调工作更是耗尽了她的耐心,而这本该是那个看不见人的副主任的主要工作。

  “你的意思是要管委会的干部也要下去逐家逐户的了解情况?”瞿韵白有些犹豫,管委会这些干部已经习惯于按部就班在办公室中的闲适生活,要让他们沉下去,实在有些难度。

  “这是必然的,如果我们搞不清楚有那些问题是的确需要我们管委会给予解决的,哪些问题是群众错误理解政策造成的,哪些问题是一些别有用心者刻意混淆是非想要从中谋利造成的,那我们如何拿出应对处理的办法?”

  赵国栋坦然道:“我的想法就是群众的合理要求必须要给予解决,一时间解决不了,也要给群众讲清楚,明确一个时间;群众不理解地或者误解了的。那就要给群众一一解释清楚,让他们明白国家和政府的政策;而那些故意在其中搅浑水不怀好意者,我们也要摸清楚情况,等待合适时机出手!前两者应该是管委会的干部来负主责,而后一点,则由我们派出所来斟酌处理。”

  “好。我赞同你这个想法,但是这需要向梁县长汇报,同时我们也得了解一下现在群众中究竟存在什么问题,分门别类的的罗列出来,有针对性地逐一拿出解决办法,实在解决不了的,也要相出一个妥善的对策,以便说服群众。”

  瞿韵白酝酿了许久方才点头赞同,对方提出的设想的确很有实际操作性。但是这却需要全管委会的干部沉下基层去耐心作好工作,而这一点瞿韵白心中也没有底。

  赵国栋也知道瞿韵白现在在管委会中威信还不足。尤其是两个副主任实际上并没有真正把瞿韵白放在眼里。整个管委会中大概也只有梁县长出面才能勉强镇得住场子。但是梁县长却因为还分管着县上地工业这一块。主要工作中心并不在这边。这也就造成了管委会工作上地瘫软。

  不过赵国栋并不准备按照瞿韵白设定好地节奏行动。公安机关有自己地工作方式。在了解了基本情况之后。赵国栋很快就利用几名北郊和永和那边过来地本地联防把工作开展起来。一些情况也开始陆陆续续地摸了出来。

  “赵主任。赵主任!”

  赵国栋正在和汪涌泉、曲军就这几天摸起来地情况进行商量。却听得门外传来急促地叫喊声。

  “什么事?”赵国栋一听好像不像是所里民警声音。

  “瞿主任他们被围在通力机械厂了。老百姓群情很激愤。连通力机械厂地围墙都被推倒了一大片!瞿主任让我来告诉你。请你马上派派出所民警到现场。并报告县公安局!”

  冲进来的是一个中年妇女,看那副脸色灰败的样子,看来是受惊不小。

  “哦?通力机械厂?”赵国栋一皱眉头,“是永和那边?”

  “嗯,永和镇大柳村那边。要不我先带人过去看看?”汪涌泉站起身来。

  “我们一起去,让派出所值班民警也过去,到现场维持秩序,我们进厂去。”赵国栋也站了起来,“先去看看再说。”

  赵国栋和汪涌泉赶到通力机械厂门口时,门口已经是人山人海,看样子人数至少在一百多人以上,将门口围得水不通,而厂大门周围一大圈围墙也已经被掀倒。一些老百姓也涌进了正在建设中的厂区。将几个人围得严严实实。

  “说清楚,今天不说清楚就不准走!每次都是推推推。真以为我们农民好糊弄?”

  “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上半年的青苗补偿,都下半年了还没有兑现!我们老百姓吃什么?”

  “在我们地盘上修房子,我们本地人必须包活儿干,不然不准开工!”

  “每次都是这个女人来敷衍我们,说了又不算话,今天就要把她扣在这儿,让县上领导来解决!”

  “把我们的路碾坏了也不吭声不表态,这是我们大柳村老百姓集资修的路,必须赔起!”

  嘈杂地喧闹声充斥着整个场面,一干人在那里上蹿下跳叫个不休,赵国栋让汪涌泉先进去招呼着,避免出现过激行为,自己则悄悄走到一边观察着情况。

  大部分群众都是抄起手站在外围,像看热闹一般谈论着家常里短,但是也有一部分人情绪激动,在那里叫嚷不休,吆喝着要其他人一起把大铁门也推倒,不过倒是没有几个人愿意附从。

  瞿韵白又气又急,虽然是十月间太阳了,但是还是异常毒辣,在太阳下站了两个多小时的她没有喝到一口水,被周围的百姓围着,解释得口乾舌燥却根本没有人听。这个时候女性的劣势便显现出来,群众天生对女性的不信任感在这个时候显得更加明显。

  汪涌泉的适时到来稍稍缓解了一下现场的气氛,在场的人大多认识他,不时还有熟人与汪涌泉打招呼,但是这并不足以平息事态,一些人甚至劝汪涌泉不要多管闲事。这些事情派出所解决不了,必须要政府当官的出面来表态。

  汪涌泉也算是处理这种事情地老手了,他知道这种事情公安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但是公安适时出面可以有效地控制局势不至于向不可收拾地境地发展,毕竟都是些知根知底的人,谁要在他眼皮子底下犯事,就算是这会儿脱得了身,也保不准日后要落在公安手上。

  赵国栋不动声色的在人群边缘游走,直到了确定了两三个可疑之人之后。他才又溜到一边,悄悄唤来熟悉情况的联防,逐一点出几个怀疑对象。落实身份。

  直到这一切都做得差不多时,赵国栋才在几个联防的陪护下大模大样的走入人群中。

  赵国栋地出现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尤其是他那股子昂首阔步地虎虎声势加上几个联防在一旁拨开人群地架势,让人一下子就意识到来人恐怕大小也是一个管事的领导。

  “这个耀武扬威地家伙是谁?”

  “看样子像个当官的,咋这么年轻?”

  “管他干啥的,解决不了问题还是等于零。”

  “他身边那几个不是永和派出所的么?是不是调到开发区派出所了?”

  赵国栋分开人群,走了进去,瞿韵白三人真有些要虚脱地感觉,谁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会一下子闹得这么大。原本只是来通力机械厂看看工地进展情况,却不知道为啥老百姓也知道了一下子就涌了来,不但走不了而且还把厂里围墙也推倒了半边。

  “瞿主任,没事吧?”赵国栋没有理睬周围怀疑的目光,这个时候你越是软弱群众就越是不信任你,只有摆出一副气势如山的模样才能让他们觉得你能够解决问题。

  “赵主任,你来了,我没事,就是站太久了有点难受。”

  瞿韵白没有说实话。也不知道是看到赵国栋来了还是什么原因,先前还勉强能够支持地她,这会儿突然觉得身体发软,尤其让她有些难堪的是,她特别想要上厕所小便,整整两个多小时站在这儿老百姓也不准离开,而工地上有没有女厕,只有一个工人用的临时简易男厕。

  “没事儿就好,看来这种事情日后还少不了啊。”赵国栋笑着小声道。“张泰张主任咋没来呢?这些事情应该他来负责解释才对啊。向县上报告没有?”

  瞿韵白还真有些佩服对方。这种情形下还能笑得出来,看得出对方是真没把这种阵势放在眼里。或者公安真的见多识广也就不在乎了?

  “张主任联系不上,梁县长和卢书记、茅县长去市里开会去了,回来不了,在家的王书记说会派人过来,但是到现在也没见到人影。”

  “那就让咱们这两个小卒子在这里顶着,这也不是办法啊。”赵国栋随意的瞅了周围一圈,漫不经心的道:“准备打持久战?那不得拖到今晚上去了?”

  “我和他们也解释了,但是他们根本就不听解释。”瞿韵白紧张的情绪渐渐缓解下来,但是生理上的麻烦却让她越发焦急。

  赵国栋有些随意自在地态度让周围群众议论声渐渐大起来了,谁也不知道这个人钻进来是什么意思,既不开腔,又不表态,就像是赶集一样自由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