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十一节 游刃有余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十一节 游刃有余

  周围群众声音渐渐高了起来。

  “究竟怎么办?你们管委会是不是就这样和我们耗着?这件事情总要有人来解决!”一个壮年汉子压抑不住怒意高声道。

  “是要解决,不过你觉得现在这种方式就能给你解决?”赵国栋轻蔑的瞥了对方一眼,懒洋洋的道:“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政府有在这种情况下解决问题的。”

  “那还不是你们逼的,你以为我们一天没有事情干,想陪着你们在这里耍啊!”周围几个声音也高了起来。

  “你是干啥的?在这里冒杂音!”

  “看他这个样子也不咋样,最多就是个跑腿匠!”

  “牛逼哄哄的,妈的,一副想挨打的样子,你以为你这个样子可以吓唬谁?”一个长头发花格衬衣的青年跳了起来,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我谁也吓唬不了,也不想吓唬谁,就像你也吓唬不了我一样!”赵国栋凌厉的目光在对方脸上一停,凶狠的道:“不过就你这个样子,丢开我们两个人的身份,换个场合,要单挑,我一只手可以丢翻你娃三个!”

  有些狂妄的口气反而一下子就把那个青年的气势压了下去,一直等待时机的汪涌泉也知道该自己出马了:“朱二娃,这是我们开发区管委会赵主任,也是我们开发区管委会派出所的所长,你娃嘴巴放干净一点!”

  立时有一些联防在旁边与熟人恰到好处的介绍赵国栋的光荣历史,从不用手丢翻大观口的号称镇关西的郑二赖到单人独身生擒蓝山两个持刀杀人犯,虽然免不了添油加醋,但是在这种场合下效果却出奇的好。

  “怪不得这么年轻就来当主任当所长!”

  “嗯。我就说。一看他那副样子就像是练过武地。”

  “朱二娃那个干猴子一样。怕真地三个都不是人家对手。”

  “人家是公安。是所长。你不惹他。他咋会动你!”

  “公安又怎么样?我们地事情他们管不了!”

  “人家还是管委会地主任。咋管不了?”

  那个壮年汉子见赵国栋一副挺胸腆肚地雄赳赳模样。犹豫了一下才道:“我们不管你是干啥地。我们只要解决我们地问题!”

  “解决问题?好啊,这就是你们解决问题的办法?”赵国栋斜睨了对方一眼,“把我们围在这里。闹腾半天,事情就解决了?**和政府就下软蛋了?你们说啥就啥?多用点脑袋,想一想咋样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瞿韵白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打扰赵国栋和对方斗嘴地时候,眼见得局势在赵国栋出面之后已经有些松动,但是她现在实在有些扛不住了,人有三急,水火不容情,若是真的在这里出乖露丑,无论最后结局怎样。自己这辈子只怕都无颜在江口立足了,这个时候瞿韵白真是有些恨自己怎么会在出门前喝那半杯水了。

  “小赵,”

  赵国栋也觉察到瞿韵白的一些不对劲。先前还以为对方是太疲倦了,但再坚持一阵应该就可以解决问题,但是现在看对方脸色有些绯红,双腿并夹,双手也有些不知道如何放的模样,他还真想不出对方究竟出了啥问题。

  “瞿主任,咋了?”

  “我想去洗手间,这边”瞿韵白羞得如蚊蚋声音一般。

  赵国栋心中暗叹一声,女人就是麻烦。男人在这方面的控制能力就要强得多,但这种事情也怪不得人,只是这种场合下想要马上脱身却不那么容易。

  旁人并不清楚二人小声说些什么,但赵国栋却是一脸严肃点头模样,倒是让人揣摩不透。

  “好了,大家静一静,你们今天一下午也说了很多,想必大家也有些厌了,这时间也不早了。各人家里也有家务事,小孩子该放学的也差不多回来了,我说两句,如果大家听得进,就做数,听不进就请继续,我陪大家慢慢耗,到今晚都没关系。”

  赵国栋慢条斯理的道,他知道这个时候急不得。你越露出想要离开的意思。群众就越不会轻易让你离开,你得表现出比他们更无所谓更有耐心的模样。他们才会觉得继续耗下去没意思。

  人群中一阵骚动,显然在这里拖了几个小时也让大部分人有些不耐烦了,谁都清楚在这里不可能解决问题,但是如果得不到一个明确答复,他们又担心自己希望得到解决地事情会被管委会无限期的拖下去。

  “那我们听听他说啥。”

  “行,说得不中意,那今天我们就奉陪到底!”

  “对,说得不满意,那就大家一起耗!”

  赵国栋见自己策略奏效,心中暗喜,脸上却露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愿听不听,我不勉强,但要听就得尊重人,不要我没说两句就打岔。”

  “行!”

  “少废话!”

  “好,大家今天下午来地目的也就是要管委会解决问题,想必各家问题都不一致,我看了一下大柳村村组干部也有在场,大家也知道这种方式解决不了问题,只是希望引起管委会和政府重视。”

  “现在我可以明确告诉大家,方才我们管委会已经向梁县长在电话里作了汇报,他指示我们迅速将大柳村乃至整个开发区辖区内的情况收集起来,分门别类,向县委县政府进行一个专题汇报,我刚才也和瞿主任商量过了,从明天开始,管委会干部将全部下到辖区各村组,和村组干部一起,就大伙儿反映的问题逐一进行了解登记核对,最后报请县委县政府来解决。”

  赵国栋话音刚落,已经有人叫嚷起来,“又来这一套,你们都说过多少次了。每次都是这样敷衍推诿,我们不信!”

  “不给我们一个明确时间,休想让我们走人!”

  “对,给个明确时间才行!”

  “不能太久了!”

  赵国栋眼睛环视,提高声量:“好,明天我们就下来。一个星期之后就给大家一个答复!”

  场子里顿时静了下来,“这是你说的?!你说了算不算?若是算不了,咋办?!”

  “简单!管委会就在那儿,搬也搬不走!如俗话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若是我们管委会说话不算话,你们随时可以找上门来,我们打开大门欢迎!”赵国栋声如洪钟,厉声道:“但记住,我只是说要给大家一个明确答复,并不是指每个人的要求都可以得到解决和满足。只有合理合法的要求才能够得到解决,这是先决条件,希望大家在明天以后管委会干部下来调查摸底时。如实、理智的反映问题,若是因为你们恣意夸大或者漫天要价,那责任就不在我们管委会了!”

  “那谁来确定我们的要求是否合理?!”群众中也有人保持着相当冷静和理智。

  “那更简单!一是有国家政策和法规,大家也可以私下找熟悉法律或者通晓法规地亲友熟人了解核实,看管委会是否违背了政策法规;二是可以通过群众来评议有争议的诉求,实在不行可以进行无记名的表决来证明,如果第一和第二条达不到一致,还可以通过司法程序来解决。”

  “我们管委会可以免费为群众提供司法援助,也就是说。如果群众对于国家政策法规和评议不满,管委会可以帮助他去法院提起诉讼告管委会!而如果法院真地判管委会败诉,那管委会该赔就赔!”

  赵国栋声音越发宏亮,掷地有声,刺人的目光也在周围群众脸上快速掠过。

  赵国栋声音落地立时在场子那化为无数嗡嗡议论声,他们还是第一次面对态度如此明确而坚决的领导如此发话表态,一时间都有些吃不准赵国栋所言是否兑得了现,相互议论着争吵着看是不是该接受赵国栋的这份通牒。

  “我说大家该散就散了,时间不早了。明天管委会的干部就会下到村组上,和村组干部一起来了解核实情况,有什么话留到给他们说,让他们做好记录带回来,白纸黑字才能说得上解决问题,光是空口白牙说一阵,不起作用。”赵国栋放缓语气。

  “赵主任,你说话可得算数,明天管委会的人若是不下来。那我们还会来你们管委会!”

  一个人搭了腔。其他人都有趋众心理,立时就跟着附和。赵国栋心中顿时放了下来。

  “瞿主任和我都在这里,难道大人大面说了还不会不算话?放心,明天保准下来!”赵国栋挥了挥手,“散了,散了,各人回家,娃儿都在家里饿肚子等着你们回家做饭呢。”

  一干联防们也在人群中帮着吆喝劝说,人们终于开始三三两两地离开,只要有开头,没多久,人们便自行散去。

  赵国栋刚刚来得及将车在管委会里停稳,瞿韵白已经忙不迭的下车,甚至连招呼都没有来得及打一个便快步奔进卫生间,赵国栋甚至可以清楚的听到隔音效果并不很好的对面传来淅淅沥沥的细碎喷洒声音。

  瞿韵白实在憋不住了,她不知道如果再拖上五分钟会发生什么事情,当她蹲在厕所里时,那份轻松畅快简直难以言喻。

  不过当她从卫生间里出来时,才发现赵国栋也正在洗手,看着对方目光飘过来,瞿韵白一下子意识到对方说不定也就在隔壁,那自己方才那种种不堪,瞿韵白一时间简直不敢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