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十三节 斗智斗勇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十三节 斗智斗勇

  张泰神色阴郁的坐在办公室里,这一段时间他都竭力想要表现自己工作积极主动,但是瞿韵白那个婊子显然有意识的在防备自己,口风相当紧,自己虽然百般试探,但是都没有了解到多少有价值的东西。

  张泰知道很多东西都来自于派出所那边,新来那个派出所长没啥交情不说,而且听说也是个狠角色,连江庙镇镇长敬海都在他手上吃了大亏,看样子这一次也是来者不善。但是派出所那边才建立起来被这个家伙经营得铁桶一般,原来比较熟悉的几个民警那里都探听不到什么消息,而汪涌泉这个老狐狸更是见面打哈哈,一问三不知,分明是在隐瞒些什么。

  问题在于他们究竟掌握一些什么东西,张泰可以肯定对方必定得到了一些东西,但这些东西对自己威胁程度有多大,这却难以知晓。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张泰一把抓起电话。

  “老齐,情况怎么样?”

  “不太好,老张,我那几个老部下都吭吭哧哧不肯说真话,说所里专门打了招呼绝对不允许将收集到的情况外泄,我不好再逼,不过我能感觉到,他们怕是了解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老张,你好自为之,别把自己陷进去了,赵国栋这小子道行高着呢,敬海被他咬一口不说,就连王德和想要阻挡他都只有靠边站,你小心一点。”

  电话里的声音沙哑粗犷,刺入张泰心中却是火烧火辣一般难受。

  “老齐,就没有一点具体的东西?要不你帮我分析分析他们主要是在调查哪方面的东西?”张泰不甘心的追问。

  电话里沉吟了一阵,沙哑声音才又道:“你可以从他们主要针对什么人,避开什么人,就可以知晓大略方向,公安机关也不是神仙,不可能一下子所有东西都知晓,堡垒往往是从内部攻破。你好生想一想吧。”

  张泰还欲再说,但对方却已经将电话压下。

  狠狠的将电话砸下,这些家伙,早就知道不值得相交,关键时刻都是推三阻四,深怕沾染上什么。张泰疲倦的躺进沙发中冥思,管委会这一帮干部的工作作风他很清楚,他们下去是了解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的。

  但是公安机关那些家伙都是些老手。见缝就钻。嗅到气味就咬住不放。自己这两年来南面没有行迹不落到人眼中。平常人也顶多就是嘴巴上唠叨唠叨而已。一旦落入公安地耳中。那可就有可能变调。

  大柳村那边看来有些麻烦。张泰有些苦恼地抚住额头。看来自己这一步还是走得有点过火。事实上自己应该清楚。从县里没有同意自己接任管委会主任而把瞿韵白调过来时。他就清楚自己在管委会怕是永远无望了。但是他不甘心。不甘心好不容易将上一任领导不动声色间掀翻。现在却让瞿韵白这个婊子来白白享受现成地胜利果实。

  骑虎难下!这是张泰对自己目前处境地分析。利益联盟体不是想要一拍两散就能散地。自己担心害怕。他们同样担心害怕。但是在利益面前。谁也不愿放手。

  得把公安地注意转移转移。让赵国栋那小子老是盯着大柳村恐怕迟早要出问题。赵国栋。这可是怪不得我。是你逼着我这么干地。张泰一咬牙拿起电话。

  瞿韵白和赵国栋两人在向副县长梁建弘反映了近期取得成效之后。也提出了所掌握地一些问题。梁建弘态度鲜明地表态让瞿韵白和赵国栋吃了一颗定心丸。二人也不敢耽搁。径直前往县检察院。

  “高书记?”赵国栋走进检察院分管贪渎地副检察长办公室时。却一眼看见高阳坐在里边。赵国栋惊讶地眨巴眨巴眼睛。这才反应过来。看样子这个从检察院出去地家伙又回到检察院了。好事儿。至少检察院里又多了一个算是说得上话地朋友。

  “呵呵,国栋,没想到吧。咱们俩算得上是前脚撵后脚啊。你刚走,我就走。嘿嘿,又在这儿见面了。”高阳笑嘻嘻的站起来迎上前,“瞿镇长,噢,不,现在应该叫瞿主任了,到管委会可是高升啊。对了,刚才梁县长已经给我打了电话,说有一些事情要反映,我专门在这儿恭候你们二位大驾光临啊。”

  “高书记,你回检察院了?”赵国栋很是惊喜,在江庙区赵国栋和高阳就颇为投缘,尤其是在敬海事件上,高阳更是推波助澜,帮了赵国栋不少的忙。这件事情之后两人地关系也迅速熟络起来,虽然还说不上亲密无间,但是也相当密切了。

  “嗯,你走一个星期,我就回检察院了,要不咱们怎么会在这儿见面?”高阳一边招呼二人落座一边笑道:“你小子到开发区这种好事情也藏着掖着,来区工委打一个招呼就走了,我都没碰上,要不是今天见面,你不是打算就这么过了?”

  “嘿嘿,高检,你不也一样,高升副检,大权在握,手提尚方宝剑,我和瞿主任都是在你利剑锋范围之内啊。”赵国栋笑了起来。

  “两码事,你和瞿主任这种优秀干部不是我们检察院盯防对象,你们今天来谈的才是我关心的角色。”高阳甫接这一位置,自然想要作出一番成绩来,听得开发区那边有猫腻,那还不是想闻到鱼腥气地猫一般双目放光。

  瞿韵白饶有兴致的观察着赵国栋和高阳之间的对白,看得出来赵国栋和这位高副检关系不错,发自内心的笑容不像那些表面客套公式化的虚伪寒喧,这个赵国栋还真不简单,高阳至少比他大十来岁,两人关系却不一般,不过想一想二十来岁就能挤掉公安局其他候选者来开发区,足以说明一切了。

  “瞿主任,不好意思,我和高检有快一个月没见面了,多说了两句题外话。”赵国栋也很细心的照顾到瞿韵白的情绪。

  “没事儿,赵主任和高检关系良好。也有利于我们下一步的工作啊。”瞿韵白妩媚的掠了一掠发梢,微笑道:“赵主任,情况你最清楚,还是你向高检汇报一下吧。”

  赵国栋也不客气,就把近期公安机关和开发区管委会深入下村组掌握地一些情况娓娓道来,其间也重点性的介绍了公安机关采取多种方式了解到的一些线索和证据。

  “嗯。这么说来重点主要还是集中在大柳村的各种征地赔偿、房屋拆迁补偿规格以及青苗补助款项上有问题?”高阳也是老检察了,在下区之前就是担任经济检察科科长,现在经济检察科已经升格为反贪局,他就回来担任副检察长兼反贪局长,也算是重新干老本行。

  “大柳村问题更大,大圣村也一样存在问题,其他两个村问题不明显,正是由于大柳村和大圣村问题更多也使得干群关系急剧恶化,严重地影响到了我们开发区管委会下一步工作的开展。所以想要请检察院介入,对大柳村问题来一个彻查。”瞿韵白颌首笑道。

  “但是光就目前的反映来看,调查可以。但是如果没有一个突破口,恐怕会打草惊蛇。”

  高阳眉头深锁,其实他内心早已经决定了干这一票了,如此现成的成绩,岂能放过?村一级干部虽然层次低了一点,但是属于开发区就不一样,那里可是肥肉,村一级组织比起偏远一点乡镇更肥实。而且对付这些村级干部更容易突破得手,这些村干部心理防线脆弱。尤其听到是检察院介入,那就更是容易崩溃。

  唯一担心的是因为事情涉及前几年地事情,如果只动其中一两个人,难免会有风吹草动传出,一旦风声泄漏不能毕其功于一役,那就可惜了,他可不想让自己上任第一仗打个半拉子仗。

  “高检看来是早有想法了?”赵国栋瞅出了高阳地担心,“我和瞿主任分析过,大柳村那个村会计应该是一个关键人物。如果能悄悄把他拿下,加以突破,估计许多问题就能水落石出了。”

  “问题在于你们前期已经在开展工作,如果大柳村两委真的都陷进去了,他们必定相当警惕,一动这个村会计,那其他人就会狗急跳墙,必定会毁灭证据和订立攻守同盟,我们后期工作就被动了。”高阳仍然摇头。

  “高检。你有啥就明说。别给我们打哑谜了,行不?”赵国栋眉毛一挑。

  “嘿嘿。国栋,你们公安和我们检察院不一样,手段多,路子广,我的想法是如果你们公安能够采取手段以其他理由先行把那个村会计拿下羁押起来,我们检察院立即跟上突审,而外界也不知道我们检察院介入,而一旦突审得手,我们检察院就可以大张旗鼓的倾巢出动打一个会战了。”

  高阳笑了起来,瞅在赵国栋眼中更像是狐狸的微笑。

  “这”赵国栋有些犹豫,这不是不可以,那个村会计好赌众人皆知,而且两个固定赌博地点知道的人也不少,正是因为他赌博输赢不小才会引起群众的愤慨,反应的呼声也不断增大,这样也才渐渐纳入派出所地视线。

  “怎么,这件事情也把你难倒了?你搞掉偷牛案和擒获杀人犯地时候可没皱过眉头。”高阳挑逗着。

  “两码事,高检你少给我上兴致,这件事情我得请示刘局。”赵国栋摇摇头,“瞿主任,借你电话一用,我给刘局打个电话请示一下。”

  两分钟之后,赵国栋走回房间,“高检等一下,刘局马上过来,他恐怕也得向朱局汇报一下。”

  从检察院出来,刘胜安满意的拍了拍赵国栋肩头:“国栋,干得不错,看来局党委选你去开发区是个十分明智地决定,方才瞿主任对于你和派出所地表现相当满意,表示局里为开发区派出所选择了一个优秀的头羊,你要好好保持啊。”

  “嘿嘿,刘局,这还不都是在你的教诲下才能如此?没有刑警队一年的锻炼,我哪能有今天?”赵国栋笑着道,“走,把朱局邀约到,我把高检也喊到,今晚去东宁宾馆坐一坐,听说那里的川菜相当不错,麻辣鲜香,是老板专门从四川和重庆那边请来的。”

  “嗯,好吧,我和朱局说说。”刘胜安很爽快的点点头,高阳他还不太熟悉,原来高阳在检察院也是经济检察科科长,和公安局交道并不多,结识一下也有好处,“东宁宾馆好像是新开不久,老板是哪里人?”

  “东宁宾馆算是我们开发区辖区最好的饭店了,老板是重庆人,重庆崽儿,挺耿直一个人,刘局还不认识?今晚让他陪你喝几杯。”赵国栋一边说一边就上了刘胜安的夏利,“刘局咋还不换车,这夏利也有些年辰了吧?”

  “看吧,交警队和刑警队又扣下了三辆走私车,看能不能扛住上边压力,估计拿下一辆没啥问题,交到财政那边很快就可以返回来,朱局答应给我换一辆车。”刘胜安也有些惆然,如果是栾征远在,那辆三菱越野也轮不到邱元丰,现在局领导班子里除了何凤祥之外就属自己车最差,就连齐正那个家伙都敢买一辆二手桑塔纳来坐。

  “一辆车而已,不过是代代步,我相信朱局会考虑这些问题地。”这个问题上赵国栋也不好多说,他也觉得自己多嘴问及这个问题

  “嗯,也是,代步工具而已。”刘胜安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道:“国栋,这一次你们虽然也有些功劳,但是就算是事情搞下来,功绩主要是要算在检察院那边的,你别拣了芝麻了西瓜,我们公安也得拿出一点像模像样的成绩才行,要不朱局和我都不好在县委县府那边说话啊。”

  “刘局放心,他们检察院搞这些事情得靠我们公安扎起,我们公安办案子靠自己就行了。”赵国栋沉声道:“总得让县委县府看看咱们公安的战斗力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