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十四节 发招!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十四节 发招!


  赵国栋安然的坐在沙发上,身旁放着的对讲机不时传来间歇性的电流杂音。这玩意儿是赵国栋费了老大劲才从梁建弘和瞿韵白那里说通,花了一万多买了四部建伍手持对讲机和一部基地台,在手机无法普及的时代,这玩意儿是公安机关作战的一柄利器。

  “国栋,你小子酒量隐得深啊,在你们朱局面前你可是大放异彩,在咱们江庙区工委那边你就装熊。”高阳打量了赵国栋办公室一遍,比起隔壁管委会副主任办公室来,这个所长办公室是要差一个档次,不过比起自己那个副检察长办公室来又显然要光亮不少。

  “高检,江庙水深啊,我要贸然出头,那就只有竖着进去横著抬出来得份儿。”赵国栋咧嘴笑道:“不像咱们公安局,水深水浅心里都知晓。高检,你酒量可不弱啊。”

  “算了,在你面前我还是甘拜下风,下一次我得把我们检察院几个高手带着才行。”高阳心有余悸,连连摇头。

  “嘿嘿,高检,不是我打击你的积极性,要论酒量,你们检察院那几个人要和我们公安局较劲儿,恐怕难啊。”赵国栋笑了起来。

  “你小子敢藐视我们检察院?”高阳佯怒道。

  “不敢,就事论事而已。”赵国栋笑呵呵的抱拳连点正说笑间,沙发上对讲机突然想起曲军急促的声音:“赵所,得手了,现场收缴了一万多现金,抓获了六名赌客!”

  “我问你目标抓到没有?!”赵国栋不客气的打断曲军的话,这个家伙怎么不知道轻重一般,一万多块钱赌资就让他忘乎所以了?

  “噢,抓到了,这个家伙输了不少呢,我们已经在路上,马上就回所了。”曲军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赶紧回答道。

  “好。注意安全。”赵国栋叮嘱道。

  十多分钟之后,老吉普和一辆尚未上牌照的新长安微型警车已经停到了派出所院子里,赵国栋和高阳以及检察院几个工作人员不动声色的站在窗后观察着一干满脸沮丧的赌徒们狼狈不堪的下车。

  赌徒们被要求一字排开面向墙壁站列。然后将自己身上全数掏出来一一作登记。大概谁也没有想到都半夜一点过了还会有人来抓赌。

  每个人面前都堆了一大堆东西。香烟、打火机、揉成一团地现金。甚至还有一部大哥大电话。

  不过谁也没有意识到这不过是一个序幕。一场真正地风暴将因此而掀起。

  “就是那一个。从左至右第三个。一脸菜色地那个家伙。”站在窗帘背后地赵国栋给高阳和其他几名检察院地点明那个家伙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问题地严重性。只是一脸沮丧。不知道是在为手气不好还是运气不好而懊悔。无论怎样。放在地上地钱不可能再回到他包里去了。

  “嗯。你们先按照你们地程序进行。一万多赌资。算得上是个大案了。弄不好都能靠上赌博罪了。”高阳手捏住下颌点点头。“先把这个家伙赌博性质定了。我们再来。”

  “好。两个小时之后就交给你们了。半夜四五点正是人体最疲乏精神最脆弱时候。拿下这个家伙更容易。”

  一桩简单地赌博案对于派出所干警们来说也是轻车熟路了,两个小时不到,各种材料和法律手续就已经完备,只等最后裁决了。

  “高检,就看你们能不能拿下了。拿不下,我们就只有全部行政拘留,但是那样也未必能保证消息不外泄,拘留所里情况太复杂,这么多人,随便哪个带一个话出去,就难以保密了。”赵国栋提醒着正准备步入讯问室的高阳,“而且现在十分敏感,稍有风吹草都可能都会引起对手的警觉。”

  “嗯。放心,我有直觉,这个家伙要不到一个小时就要招。”高阳相当自信的道。

  “那好,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赵国栋也相信高阳专门带来的检察院高手们自有他们一套办案手段,如何突破这些官员的心理防线是他们最基本的能力,何况这个会计也不像什么特殊材料做成的员。

  赵国栋还躺在沙发上打盹,这段时间都没有休息好,成天想着怎么打开局面,连睡眠质量似乎都变差了。

  高阳推开房门地声音将赵国栋惊醒过来。看见高阳脸上喜忧交织的脸色。赵国栋意识到问题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高检,怎么样?”

  “有些麻烦。这小子招了。但是吐出来的东西太多了,我们一时间还消化不了,而且根据他地交待和猜测,这应该还牵扯到管委会内部人员,但是他语焉不详,具体和管委会内部的勾结应该是村支书和村主任才清楚,他只是负责帐目处理。”高阳吸了一口气,“初步估算涉案金额都是二三十万呢,惊天大案啊。”

  “那还不动手?”赵国栋一下子坐了起来,“还等什么?”

  “光凭这个家伙的口供还不行,我们想把那些帐目拿到手核实一下,如果属实,基本上就可以把他们大柳村两委一锅端了。”高阳叹了一口气,“但是这些原始凭据和帐目都在这个家伙家里,我担心我们这样一去,就可能会惊动村上其他干部,万一有个闪失,那就功亏一篑了。”赵国栋站起身来,在办公室里踱步,思考该怎样处置,随手又看了看腕上手表,已经快八点了,天色已经泛起鱼肚白了。

  “高检,要不这样,我请瞿主任以管委会名义召集各村书记主任以及其他三职干部开会,把他们弄到管委会会议室泡上一上午,只有一上午时间,等他们一开会,这边就马上秘密搜查那个家伙家中。”赵国栋想了半天才道。

  “就怕我们那边一搜查,就有人把消息捅给村上其他干部,那问题就麻烦了。”高阳沉吟道。

  “我想我们只有冒一些风险了,这边一开会。你安排你们检察院来人在管委会门口守候观察,如果大柳村干部接到了那边的消息要想溜或者串供,那你们就立即抓人,如果没有接到,那就等你们这边搜查帐目得手之后稍加核实再动手,你看怎么样?我们派出所可以配合你们行动。”赵国栋一咬牙。

  高阳觉得自己呼吸也有些紧促起来。他知道赵国栋的建议是目前最好的方式,但是单凭村会计一个人的口供还无法确定事情真实,如果那个家伙所言不属实,而检察院又贸然将村上其他几个干部拿下,那事情可就麻烦了,自己这上任第一炮可能就会炸在自己身上,弄不好就要危及仕途。

  赵国栋也知道对方有难处,如果时间充裕,这次行动本可策划的更周全一些。但时间太紧,让他们不得不如此仓促行事。

  思衬良久,高阳终于艰难的抬起目光。“就这么办!出了问题我负责!妈地,我就不信,老子在这件案子还真要翻了船!”

  高阳少有的骂起了粗话让赵国栋一乐,“高检,不至于,以我的判断,你现在把村支书和村主任拿下直接突审,估计他们也一样只有崩溃地份儿,这些家伙并不是什么见过大风大浪的老手。平时牛皮哄哄,真要上了阵仗,我看也是些软蛋。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你们检察院更注重程序,还是稳当些好。”

  张泰有些不太好的预感,当瞿韵白安排办公室马上通知四个村干部到管委会开紧急会时,直觉就告诉他恐怕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但是他旁敲侧击的询问瞿韵白并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对方只是说要传达县上关于前期工作的一些意见。这让张泰碰了一个软钉子。

  坐在主席台上地张泰坐卧不安,瞿韵白的口才这个时候突然变得出奇的好,一直到梁县长到来时,她仍然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而那个原来从不缺席的挂职副主任赵国栋却蹊跷的没有出席这一次会议,这让张泰更感到一丝不安。

  难道说赵国栋发现了自己的安排?不可能,自己昨天才和那个人交待了事情要绝对保密,就算是公安再厉害也不至于能未卜先知吧?张泰心中稍稍踏实了一些,一会儿就要让赵国栋那小子知道血是热的蛇是冷的。

  赵国栋的确没有料到事情会在同一时间爆发了。

  当汪涌泉冲进来气喘吁吁地告诉他。大圣村那边村民和一家正在新建地汽车配件厂工地工人发生了激烈的冲突。造成了三名工人重伤,已经被送往医院时。赵国栋这才意识到对手并没有束手待毙,而是展开了凌厉地反击。

  这一手的确厉害,如果不是自己提前发招拿下了大柳村的村会计,检察院也快速跟进获得突破,只怕这件事情就真的相当被动了,而现在自己需要做的就是见招拆招了,当然一些责难是免不了的了。

  即便有些心理准备,但是赵国栋还是没有料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

  朱星文劈头盖脸的怒叱和刘胜安声色俱厉的质询让赵国栋第一次感受到狼狈的滋味,而梁县长直接给他打传呼让他立即回话更是前所未有。

  “梁县长,你好,我是小赵。”

  “怎么一回事?大圣村那边怎么会出这么大地事情?建筑公司和在建企业负责人已经直接找到了卢书记和茅县长,反映你们纵容当地社会流氓恶势力滋扰企业,强买强卖,现在造成这样巨大的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扬言如果处理不好他们就会上告到市委市政府!你知不知道这会造成多么恶劣的后果?!卢书记和茅县长对这件事情很生气,我已经到卢书记和茅县长那里去背了书!”

  赵国栋也觉得嘴巴发干发苦,他也没有料到对方会在大圣村这边发难,很显然对方是要把自己的注意力吸引到大圣村那边去,但是现在他只能硬着头皮听领导的训斥。

  “梁县长,我工作做得不好,让领导受累了。这件事情都是我的责任,我没有意识到大圣村那边的问题会这么严重。”赵国栋定了一下心神,连连道歉承认错误,“我会马上开展工作,争取在最短时间内给县委县政府一个交待,请梁县长放心!”

  “小赵,我知道开发区这边事情问题很多,瞿主任又是一个女同志,许多事情作起来不像男同志那样方便。你不仅仅是派出所长,同时也是管委会副主任,要学会统筹兼顾合理安排,但是像发生在大圣村那边的情况实在相当恶劣,影响很坏,如果不能将这股歪风邪气打下去,恐怕开发区就真的要被这些流氓地痞所影响控制了,这对我们下一步招商引资极为不利,所以我希望你能在最短时间打出你们公安地威风!”

  梁建弘稍稍缓和了一下口气,“大柳村那边情况怎么样?”

  “大柳村这边已经得手了,检察院在我们派出所配合下已经抓获了一个关键人物,另外几名重要案犯也已经锁定,只等条件成熟就可以一网成擒!”赵国栋赶紧道。

  “嗯,小赵,两边都不能松懈,既然大柳村这边已经交给检察院那边,你还是把工作重心转移到大圣村这边来,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你必须要给县委县府以及企业上一个交待!”梁建弘沉声道。

  赵国栋心中一紧,三天时间?

  见电话那一头没有吭声,梁建弘也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但是现在影响太大,如果不能及时消除影响,年底召开的全市招商引资工作总结会上江口县又要背黑锅了。

  “小赵,县委县府不是要求你们一下子把所有事情办结,但是至少你们得拿出一点像样的战果来向受害企业交待是不是?这一点你自己好生斟酌吧,如果力量不够,你立即向你们朱局长报告,请求县局增援。”

  “明白了,梁县长,谢谢梁县长的关心和爱护。”赵国栋心中暗叹一口气,本来还想好生经营一下,把隐藏在大圣村背后这个黑尽,现在看来也只有就事论事了,这虽然有些可惜,但是处于眼下这种情势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