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十九节 贸洽会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十九节 贸洽会


  赵国栋若有深意的话语让瞿韵白晶眸圆睁,“你是说如果这些汔配生产商到安都落户,我们江口开发区可以争取?”

  “瞿姐,一家国际级的汽车生产企业落户安都,其带来的上下游产业链不是你我现在可以想象得出来的。我们做一个算是粗略的假设,假如韩国大宇与安原汽车厂合资成功,生产规模按照偏小计算,中期规划五到十万辆,每辆按十五万元计算,产值将达到七八十亿到一百五十亿,而要组装成这些汽车,按照国家规定的国产化率,需要采购价值多少的部件?”

  “按初期国产化百分之三十计算,也将有二十到四十多亿订单落在国内,就算是闽粤江浙汔配产业发达地区落个大半,我们安都占有天时地利人和三大优势,难道还不能拿下十亿八亿订单?而眼下我们安都汔配生产企业相当薄弱,根本无法配套,这既是安都劣势,但是却是我们江口开发区的优势!“

  “我相信闽粤江浙的汔配生产商们已经看到了这一点,安原汽车厂所处的碧池区距离我们开发区不过区区八公里,十分钟车程可到,我们的地价比碧池那边便宜不少,又有灌口电站丰富电力匹配,加上县委县府和管委会重视,没有理由不能招来几家汽车配件生产企业落户!”

  赵国栋的分析虽然稍嫌夸张,但是对于处于困境中的瞿韵白无疑是一剂强心针,如果赵国栋所言是真,那江口开发区完全可以借助这一次贸洽会改变上半年工作的劣势,甚至可以一跃出头。

  “国栋,就这么定了,这一次你和我一起去安都,不过我们现在得把所有资料介绍准备齐全,看看能不能钓到几条大鱼。”瞿韵白一旦想明白,便十分果断,这个时候她才露出一点主任的架势。“让小卜临时负责管委会工作,我们俩去安都好好跑跑,如果真如你所说那样,我相信关注大宇与安原汽车厂合资的汔配商不再少数,肯定不会错过这次贸洽会的机会。”

  “瞿姐,我有个想法。正如你所说这一次贸洽会肯定有不少外地汔配厂商来安都,他们来一次这边也不容易,光靠一些图片资料和我们口头介绍恐怕不太容易打动他们,如果能够让他们现场来看看,我想效果可能要好得多,我们还可以让那家浙江老板也现身说法,谈一谈我们县委县府包括政法部门对开发区的重视,必要时也可以请县上领导和这些老板们直接面对面的谈一谈,这样我估计或许更能体现我们诚意。”

  “国栋。你说的有道理,但是如果对方来了,问我们能够提供哪一片土地给他们建厂。我们怎么办?现在大圣村这边基建刚拉开,柳林村那边倒是有几百亩地基础设施建得差不多了,但是那是预留给两家化工厂和一家家具厂的,”

  瞿韵白微微蹙眉,如西施捧心,淡雅地化妆更将瞿韵白成熟女性的绝美丰韵展现无遗,看得赵国栋也有些口乾舌燥的感觉。

  “瞿姐,那两家化工厂规模不大,但是却要求不少。还保不准有没有污染问题,至于家具厂这种并没有多少科技含量的企业,哪里建厂不一样?我们开发区引进这样的企业并不能为我们带来多少效益,所以我想我们完全可以用这片三通已经完备的地块来吸引客商,至于那三家企业,如果他们真地有意在开发区投资开厂,我们可以另划地块给他们,加快建设进度就行了。”

  瞿韵白想了一想赵国栋的建议,觉得有些道理。

  化工厂污染问题无法避免。开发区在引进这两家企业之前也有些犹豫。但是发展压倒一切地意见占了上风。最终还是同意让这两家企业进入开发区。但是没想到两家企业在达成意向性协议之后反而拿捏起来。一会儿嫌地价过高。一会儿提出要求要三通全面完善之后再进入。让开发区管委会也有些恼火。

  如果能够将这两家化工企业撇在一旁冷一冷。引来其他企业入住。保不准还能起到刺激作用。让这两家化工企业也积极起来。

  瞿韵白地心思一下子活络起来。

  “欢迎参加首届中西部地区投资贸易洽谈会地代表们入住安州宾馆!”

  “安原人民热烈欢迎来安都参加首届中西部地区贸洽会地各位客商!”

  “安都饭店恭迎参加贸洽会客商入住!”

  桑塔纳进入安都市区就能够看到各种横幅竖幅标语在市区街道两旁罗列。越靠近市中心,就越能够感受到贸洽会的浓烈气息。

  中西部地区贸洽会是国家经贸委发起的一次意在促进国外以及港澳台和沿海发达地区对中西部地区的投资贸易洽谈会。据说为了争夺这个首届贸洽会在何地召开,几个省份也是竞争激烈。

  安都、武汉、西安、南宁、长沙、成都、兰州、合肥、郑州多个城市都进行了台上台下地争夺,最后不知道是不是曾经在国家经贸委担任过副主任的现任安原省委书记季成功的原因,总之安都在最后阶段胜出,首届贸洽会就定在安都市召开,这也成了安都乃至整个安原上上下下地一件大事。

  这几个月来多个部门几乎都是围绕着为办好这届贸洽会的举办来运转,省长苏觉华亲自负责,省委常委、副省长秦浩然具体操办,足以显示安原省对这一届贸洽会的重视。

  “瞿主任,看来这个贸洽会规格很高啊,省上和市里都如此重视,我看都快要赶上开人代会了。”赵国栋目光在窗外流淌,江口和安都市区的差距太大了,这不仅仅是距离的原因,仅仅是这份浓郁的商业氛围就是江口乃至安原省其他城市无法企及的。

  “是啊,这可是中西部地区各省份都要派团来参加,就是不算政府组织来的,民间来的客商恐怕也不会少。”瞿韵白目光也在窗外逡巡。

  “瞿主任,赵主任,我们住哪儿?”开车地是招商引资办的主任黄中杰,一个在管委会一建立时就来了的元老。

  “就住安岳宾馆吧,那里环境条件都还行。现在各地来安都参会的客商代表云集,只怕安都市区像样的宾馆都没啥空位了。”瞿韵白收回目光淡淡道。

  还算好,安岳宾馆虽然客人也很多,但是赵国栋一行入住也算顺利,两个标间,瞿韵白和招商引资办的小孙一间,赵国栋和黄中杰一间。

  赵国栋站在阳台上望着窗外,安岳宾馆条件一般,地理位置却很好,闹中取静,从兰花巷出去就是安都著名的安泰大道。

  安泰大道和平康大道构成了安都市区的十字中轴线,整个安都市区呈不规则的椭圆形,都是沿着安泰大道和平康大道交汇处向外膨胀延伸,最后在内里、中部和外围形成另外另外三条环线,被称作内环线、中环线和外环线,外环线之外基本上也就算得上是市区之外了。

  进入九十年代安都市区地变化节奏明显加快,但是比起上海尤其是浦东的变化,赵国栋还是能够感受到两者之间的巨大差距,浦东工地上那***的景象足以让任何人都为之怦然心动,而安都虽然随处可见开工建设的工地,但是却总是缺乏一种气势,缺乏一种磅礴涌动的气势,更像是一种小家子般的小打小闹。

  身上的传呼“啵啵啵”的响了起来,赵国栋一看,是德山他们两兄弟来地。

  “哥,你在哪儿?”

  “我在安都,你们回来了?”赵国栋问道。

  “嗯,我们也刚到安都,在那边住了三天,这一次拜见了当地县上一些领导,他们对我们十分热情,让我们都有些不适应。”赵长川地声音在电话中虽然还压抑不住一些兴奋,但是仍然能够克制住心情。

  “情况怎么样?”

  “哥,电话上不好说,要不我们见面再说?你在哪儿?”

  “今天不方便,我和单位上人一起出差公干呢,你先说说大概,地矿局那边鉴定结论应该出来了吧?”赵国栋最关心这个问题。

  “结论出来了,我们一到安都就去了地矿局,拿到了鉴定结论,水质极其优异,是难得的含硒地偏硅酸矿泉水种,而且属于充气型,清凉可口,长期饮用对人体相当有益。”

  赵长川压抑不住兴奋,一套一套的专业词汇从他嘴里冒出来也是如数家珍,让赵国栋也意识到自己这个兄弟是全身心扑入到了自己给他指点的道路中去了。

  “那水源地环境怎么样?”

  “还处于原始未开发状态,周围几公里都荒无人烟,植被良好,绝无任何污染,而且我们还在不远处的山林中发现多处出水量极大的泉群,水质清冽可口,唯一遗憾大概就就是交通相当困难,水源地距离最近的能勉强通车的道路都有几公里,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要在那里建厂,那就不得不想办法解决基础设施建设问题,这笔投资恐怕不小。”

  电话中的赵长川俨然一副投资者口吻,听得赵国栋也有些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