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二十节 沧浪之水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二十节 沧浪之水


  从上海回来之后赵国栋就让他们哥俩去宾州考察,考察在沧浪县开发矿泉水的可能性。

  赵国栋从上海归来就一直在考虑这笔钱的去处,将钱捏在手中存在银行里无疑是最笨做法,但是在股市上去颠簸太不明智,原本打算将这笔钱等到江口县企业改制支持杨天培买下江口二建司,这样一来自己可以只当一个战略投资者,其余的一切都让杨天培自行去操作发展,自己只管坐收红利便可。

  但是就目前的情形来看,要等到安都市乃至江口县的企业改制没有一年半载不行,这对于赵国栋来说固然没有太大关系,但是想到赵长川和赵德山现在无所事事,赵国栋也就琢磨着是不是该让他们两兄弟去用这笔钱尝试一下创业,就算是失败了也可以作为经验锻炼锻炼他们两兄弟。

  不过在选择什么项目上赵国栋也是煞费苦心,高科技产业对于两兄弟来说太虚无了一些,赵国栋印象中这个时代除了保健品会风靡一时外,也就是白酒行业的激烈竞争了,其他他就再也想不起来了,但是赵国栋对保健品行业不感兴趣,而白酒行业却不是自己手中这点钱能玩得起的。

  足足花了赵国栋两三天时间赵国栋才选定在水产业上做文章,他的灵感来源于柳道源去的宾州,沧浪泉的名声在记忆中名噪一时,但是随后如彗星一般坠落,无论是沧浪矿泉水还是沧浪县的几大景区都因为旅游市场毫无节制的过度开发而陷入了困境,最终沦为国内二流的旅游景区,与四川的九寨沟黄龙、湖南的张家界、云南丽江景区以及广西的桂林阳朔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而赵国栋一致认为沧浪景区和沧浪古城丝毫不亚于前面几者。

  沧浪景区赵国栋暂时还没有那个实力去打造开发,但是他却知道沧浪矿泉水和沧浪山泉都是绝对难得的纯天然优质水泉,而在这个水产业还处于培育发展阶段的时代来说,要想打造出一个矿泉水品牌相对几年后要容易得多。

  有沧浪泉这个尚未被发掘出来的品牌效应,稍加整理包装亮相,既可以赢得瞩目地亮点。无论屈原口中所说的沧浪指的是哪里都无关紧要了,重要的是如何利用和宣传。

  赵国栋不想让自己陷入这些商场上的事务中去,只是交待了几条大框架,除了开始到省地矿局聘请专家请蔡正阳帮忙搭了搭桥之外,其余从去宾州考察开始,都完全交给了赵家两兄弟。任由他们自行操作。

  事实证明两兄弟并没有辜负赵国栋的期望,虽然其间也有不少出乖露丑地时候,但是毕竟一切还是赵国栋设想的那样走下去了,从地矿局专家现场堪验到提出开发设想,从和当地领导接触洽谈到协调基层政权关系,这一切都由两个刚满二十岁的年轻人去完成,赵家两兄弟进入状态相当快,这甚至超出了赵国栋的预想。

  尤其是赵长川的表现更是可圈可点,几趟宾州跑下来。赵长川已经对赵国栋提出的在沧浪县建立矿泉水开发基地的想法了然于胸,而且拿出了一整套开发设想计划,让赵国栋也是喜出望外。

  赚钱固然重要。让赵国栋更欣喜的是赵长川已经走出了梦境中的那个窠臼,不再是原来历史轨道中那个庸庸碌碌一事无成地赵长川,这甚至比赚了几百万更令赵国栋感到高兴。

  钱折了可以再寻找机会赚回来。但是一个人。尤其是一个梦境中已经定型地人能够在自己地影响下重塑。那才证明了自己已经有了改变周围世界地能力。

  “当地地方政府有什么好地建议?”

  赵国栋知道在现在全国都在四处招商引资地时候。沧浪县这个地处偏远一隅地县份要想招商引资地迫切心情可想而知。地方政府这种心态当然要好生利用。如何迫使地方政府作最大让步。为即将投产地企业谋取更多地利益。当然是投资者最关心地事情。

  “他们答应可以改扩建距离水源地那一段县道。但是通往水源地那几公里机耕道地改扩建工程希望由我们自己来承担。他们可以帮我们协调镇村两级土地调整。”赵长川犹豫了一下才道。“我看沧浪县算得上是很有诚意了。但是他们地县财政恐怕十分困难。指望他们完成这些建设难度相当大。就算是改建那段县道。他们都得在我们向县财政支付了资源开采权费用之后大概才能实施。”

  赵国栋当然清楚沧浪县在未开发之前地贫穷程度。县委县政府就在一个七十年代修建地破院子里。四层楼房怎么看都像是文革期间地产物。如果如果你小心寻找。准能找到什么“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或者“革命加拼命。跑步学大庆”一类地标语遗迹。

  “你自己好生斟酌吧。企业是不是一定要建设在水源地所在处。可不可以通过其他渠道将泉水引流出来?如果我们真地资金相当充足。那建设几公里道路也没有什么。也算为带动当地经济发展作贡献了。但是现在我们手中地资金也就这么多。长川。你要好生规划一番。缴纳资源费后。建厂。购买设备。招募工人。这些都需要相当资金。”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矿泉水现在还属于尚未被大众接受的东西,要想打开销路,各方面地广告投入相当重要,在某种程度上,它甚至超过了矿泉水本身,这一点我尤其要提醒你,以免到最后钱花完了,产品也出来了,但是却卖不出去。”

  电话里沉默了一阵之后,才传来赵长川的声音:“哥,光靠我们这点资金,要想一炮打响恐怕很难,你担心的我也想到了,但是我初步一下,这些钱在完成了基本建设之后就所剩无几了,而我们产品是新生事物,要想捧红,在广告投放上必须要相当力度,必须要做到一下子就能让千家万户都随时感受到接触到我们沧浪之水带来的冲击力!”

  赵长川包含漏*点的话语即便是隔着电话赵国栋也能感受到,这一刻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这个弟弟已经不是一年多前那个事事都要请示自己的弟弟了,他有自己的思维和想法,虽然未必完全正确,但是这却很宝贵。

  “那你打算怎么解决资金问题?”赵国栋沉声问道。

  “贷款!只有贷款才能解决问题,我和杨哥摆谈过,没有哪个企业经营不贷款,靠自有资金根本无法壮大,也是最不划算的方式,自有资金必需要有,但是只能用来作为杠杆上最后一块砝码,起关键作用,所以我们必须要贷款!”

  赵国栋微微苦笑,没想到杨天培极力反对自己贷款去股市上玩票,却告诉赵长川企业要发展壮大必须要贷款!

  “我赞同,你打算怎么干?”赵国栋追问。

  “我打算先和沧浪县以及宾州的银行那边沟通联系,一边积极准备基建建设,一边以固定资产作抵押贷款,同时和广告媒体联系,先行完成广告制作策划,一旦那边开始投入试生产,广告就要全面跟上,争取第一时间打红!”

  赵长川话语中压抑不住地骄傲和兴奋。

  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才道:“你贷款有没有把握?”

  “无论采取什么办法,我也要贷到款!”

  赵长川这一句话出口让赵国栋心中也是微微一沉,他沉默了一下才道:“那你原来看地那家厂呢?”

  “哥,我不打算买那家厂了,就算是再便宜我也不要,我只要他的经营人员以及技术人员,还有就是熟练工人。”赵长川电话中声音有些得意,“二哥和我私下都和厂里那些人接触过了,对于我们来说,如何尽快上手生产、销售才是最重要地,那一个破厂价值不大,我们需要的只是他的工作人员而已。我们和其中几个主要人员谈了谈,他们都愿意来帮我们。”

  赵国栋一时间没有搭腔,他不知道该如何说,赵长川有他自己的想法,这很好,但是并不代表他就能够掌握一切,缺乏经验也许就要付出代价,而代价就是金钱。

  “长川,你可以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进行,不过我希望你能够记住一点,把问题考虑得复杂一点,多和德山商量,另外有情况及时和我通气。”良久赵国栋才淡淡的道。

  “哥,你放心,设备我已经在联系了,拉伸吹塑成型制瓶机,注塑成型制盖机,联合灌装机,检验设备,灭菌设备,我都委托地矿局的专家朋友帮我考察,不过我得货比三家,嘿嘿,这年头,不敢随便相信人。”赵长川似乎并没有听出自己兄长话语中的担心。

  “嗯,那你好好干吧,多听听那些熟手们的意见,另外你自己也要尽快进入角色。”听得赵长川这么一说,赵国栋心中稍稍放心一点,“明天如果有时间,我会和你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