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二十三节 风波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二十三节 风波

  第二天上午的工作也很简单,去贸洽会组委会登记递交资料,同时也从组委会那里获取一些有关厂商和投资者的情况,并且在安都市组团展区设立一个自己的洽谈席位。

  一走入贸洽会的会场就可以感受到浓烈的竞争气息,作为东道主,安原省自然有天然优势,不但所处展区位置最好,而且面积也比其他省份更大,安都市作为安原省会自然在其中更为显眼,只是落到江口县上的席位就显得有些寥落了。

  偏居一隅的江口县席位处于安都组团的背后,也就是说客商代表们需要绕着整个安都展区一圈才能在背后看到江口县和江口开发区的介绍图文,和处于正面的花溪区、天河区、碧池区、华阳县相较,地位高下一看可知。

  “就这样,我们江口怎么招商引资?”孙琴愤愤不平的拍着桌子道:“瞿主任,市招商局这帮人也太欺负人了吧?不说市区,看看华阳、望塘几个县,他们凭什么就可以把展位放在拐角处?”

  瞿韵白也是气愤难平,但是却又无可奈何,先期联系招商局这一摊子事情是交给彭晓方在负责,现在他自己都不愿意来了,再去质问他也毫无意义,改变不了现实。

  “算了,小孙,事已如此,吵一阵也没啥意思,我们还是准备一下吧。”瞿韵白叹了一口气,“只是这个位置实在太偏僻了一些,不注意根本没有人会走到这边来。”

  “是啊,瞿主任,本来咱们江口开发区知名度就不高,这样一来,谁还记得到还有一个江口开发区?彭主任做事也太不负责了吧!”孙琴也是刀子嘴,说起话来不饶人:“前面一个月就在筹备这件事情,难道就办成这样?这种副主任谁当不下来?黄主任,你说呢?”

  黄中杰有些尴尬的笑了一笑。没有搭腔。

  赵国栋也觉得有些过分,市招商局这帮人分明是老太太买柿专拣软的捏,江口经济本来就不发达,底气自然不能与华阳、望塘这种县域经济相对发达的县份比,但是连长津、梅县这种和江口经济水平相若的县份也能弄到一个不错的位置,这就是彭晓方的责任了。

  赵国栋看看周围。虽然都还摆设有桌椅,但是基本上都没有广告介绍,看来本该在这个地段的其他县份都放弃了这里,另寻它途了,难怪过来的时候还看到麓山县的招贴广告都放在了花溪区一旁,分明是另外搭建了一截。

  “瞿主任,我看我们这一副广告贴画还做得不错,有没有多余地?”

  “有啊。这是我们专门在安都市里请广告公司设计制作地。把我们江口最美丽地一面都展现出来了。因为担心会议期间有损坏。所以又多花钱作了一幅备用。”孙琴有些得意地道。

  “瞿主任。你看。如果我们把这副广告贴画放在那条十字通道口子上。正好可以正对会议厅大门。一眼就可以看见。我们再用醒目彩纸剪一个箭头。这样一下子就可以把我们江口开发区明示出来了。正好这周边都没有人愿意来。我们完全可以把我们这一次带来地各种资料和广告贴画全部都悬挂起来。这样大一块展览面积我们独享。何乐而不为?”

  “这样是好。可以使恐怕市招商局那帮人不会同意。这样一来就抢了市里开发区和他们心目中几个重点县区地风头啊。”黄中杰摇摇头。“这恐怕行不通。”

  “没有试过怎么知道?要不我们就只有这样窝窝囊囊地龟缩在这里熬过几天了。”赵国栋瞥了一眼黄中杰。“瞿主任。你看?”

  瞿韵白犹豫了一下。还是一咬牙。现在这个位置。只怕贸洽会结束都不会有几个人注意得到。“小孙。你马上去外边作一个红色醒目箭头。悬挂在我们招贴画上边。然后今天下午就挂出去。我看今天就已经有些客商代表入场来看了。这次贸洽会外地来地厂商不少。”

  孙琴喜滋滋地答应了一声便跑了出去。

  “瞿主任,那我们得先和市招商局的沟通一下才行啊。”黄中杰皱起眉头。

  “沟通什么?只要我们一去说,他们肯定不会同意,什么影响安都市整体形象啦。不符合标准啦。这些理由在他们嘴里还不是一套接一套?”赵国栋不屑的道:“不管他们,真要闹起来。我去对付!瞿主任,你就只管躲在后面不开腔就行了。”

  赵国栋本来就一肚子火,市招商局这帮人太恶心了,居然把最偏的地段给江口不说,而且距离厕所也不远,这不是故意损人么?

  用完午饭,瞿韵白几人就在会议中心附近找了一个茶楼上休息,而赵国栋则把赵德山和赵长川二人招来,详细听了二人关于沧浪矿泉水项目的设想和进展,尤其是听了赵长川和宾州那边银行联系沟通的情况,赵长川的表现很令人欣慰,就连赵德山也成熟稳重了不少,不过比起弟弟来,还是多了一股子浮噪气息。

  赵国栋印象中矿泉水产业从九五年就要开始进入一个爆发时期,印象最深地就是乐百氏、娃哈哈与农夫山泉的纯净水和山泉水之战,不过距离那个时候还有一年多两年时间,而且偏居安原一隅,这个刚刚起步的苗芽似乎根本还不具备和那些大矿泉水企业较劲地实力和底气。

  “德山,长川,我只提醒你们一点,万事都要考虑到最糟糕的一步,要想到一旦某个环节如果踏空,我们该怎么应对?要由万全准备。其他我不多说,具体操作刚才德山有一句话说得很好,那就是你们对于这个行业并不熟悉,那就交给值得信赖的内行去操作管理,你们前期只需要抓住一点,销售和财务,到后期,只需要控制一个,财务。这是作为投资者的基本准则。”

  赵国栋顿了一下又道:“我本来还想和你们谈一谈。但是现在还是空中楼阁,也没有多大必要,不要急于求成,但是也要抓紧时间,现在矿泉水项目还处于一个待开发状态,我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要进入大众普及的井喷期了。”

  三人正谈论间,赵国栋腰上的传呼机又响了起来,赵德山早已经将大哥大递过,赵国栋回了过去,却听得孙琴气喘吁吁的声音:“赵主任,不好了,我们摆设在通道口的招贴画市招商局的人要撤掉,不准我们摆在那里,瞿主任和他们争执起来了!”

  “我马上过来!”赵国栋按断电话起身。“好了,你们去办你们地事情,多商量。多考虑。”

  “哥,那边啥事?需不需要我们过去?”赵德山关心的问道。

  “你去?你去干什么?滚你地吧,这是公事,那轮到你操心?!”赵国栋有好气又好笑的拍了对方脑袋一掌。

  赵德山已经好久没有享受到有人敢拍自己脑袋瓜的滋味了,摸摸头半晌才会过味来,赵国栋早已走到不见人影了。

  赵国栋疾步赶回会议中心,刚踏入大门就听见瞿韵白清脆的普通话:“我们把我们的宣传招贴画放在这里既没有遮挡谁的视线,也没有影响美观,为什么不行?如果你们招商局能够给我们提供一个和其他区县一样地位置。我们可以撤下来!”

  “小瞿,当初是你们彭主任来接洽地,他也没有其他意见。各县区确定什么位置也是按照市里领导意思来划分,现在你这么一来,就破坏了我们安都市参展团的整体和谐性,突出了你们江口一家,那还要不要我们安都市的形象了?”一个听起来有些威严的声音不紧不慢的道:“这绝对不行。”

  “劳局长,你方才也说我们江口开发区宣传画十分漂亮,现在怎么又影响了安都市形象了?这里是公用地段。我们突出我们江口并没有影响到别家利益,连贸洽会组委会的人都没有来干涉,为什么我们安都市自己人却来横加干预,能告诉我们真实原因么?”

  赵国栋也是第一次见识瞿韵白的舌尖牙利,夹枪带棒的一番话说得那个高瘦地中年男子也有些恼羞成怒,“小瞿,你这话什么意思?这里边有什么原因?,这是因为你们这样摆放,破坏了我们安都市整体布局!”

  “这么简单?我们就一幅广告宣传画就破坏了安都市整体布局?劳局长。这个大帽子我可承受不起。如果这一次安都市招商引资效果不好,你还不得把责任推到我身上?我就不明白。这些客商代表就因为我们江口县在这里摆放了一幅宣传画,就不在安都市其他县区去投资了?”瞿韵白言语清脆悦耳,在一帮安原本地话中显得鹤立鸡群。

  “瞿主任!”赵国栋早已经走进人***。

  “赵主任!你来得正好,这市招商局要求我们拆除这副宣传屏风画,说我们影响了安都形象。”瞿韵白虽然在众人面前不怯场,但是心中却是惴惴不安,毕竟那便是市上部门地,自己一方地行为也有些出格,一下子把临近地华阳、望塘以及安都市开发区地风头都抢了。

  “瞿主任,别理他们,他们也不过是参展单位,也就和我们身份一样,有什么资格要求我们拆除?就是组委会来人,我们也得和他们论个一二三呢。”赵国栋瞥了一眼对方,爱理不理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