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二十四节 强势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二十四节 强势


  劳明一下子就被眼前这个年轻人放肆的话语给激怒了,装出一副威严的模样厉声道:“小伙子,你是哪个单位的?怎么这么没有组织纪律性?”

  “我怎么没有组织纪律性了?”赵国栋一脸挑衅神色,看到这个拿起鸡毛当令箭的家伙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还在自己面前显摆他市上领导的架子,我呸!还真成了癞蛤蟆上公路----冒充迷彩小吉普了!

  “你们江口县还属不属于安都市管?这次参展是代表整个安都形象,你们这样做是严重违反纪律的!”劳明态度也一下子强硬起来。

  “违反什么纪律?江口是属于安都管,但是市里怎么给我们江口安排的?大家可以看看,把我们江口县安排在背后,哪位客商来看得见?为什么华阳、望塘、花溪这些县区就可以摆在正面就可以享受客商代表的目光,我们江口就得像二娘生的一样缩在后边?”

  赵国栋轻蔑的瞥了一眼对方:“既然市里不管我们,那我们当然可以自力更生,何况这片区域也不属于安都展区,就算是有人来管那也是组委会的人,还轮不到市里来过问!”

  “是啊,如果市里觉得江口县可有可无,那直接发文给我们县委县府,勒令我们退出,不得参加贸洽会那也一了百了啊。”孙琴见赵国栋如此嚣张,言语也一下子犀利起来。

  “太不像话了,你是什么人?怎么这个态度?”

  “江口县还真是无法无天了,怎么会派这样的人来参会?”

  “安都形象都被毁了,外市看我们安都就是一盘散沙!”

  “劳局长,给卢卫红和茅道临打电话,看看他们江口干部的素质!他们江口还受不受市委市府领导了!”

  一帮唯恐天下不乱的招商局干部也在一旁叽叽歪歪,看得赵国栋火冒三丈,这些个只知道在办公室里享受的垃圾,丝毫感受不到基层人员的辛苦,除了会捧个茶杯那张报纸东看看西遛遛。大概也就只会琢磨着怎么到下边去混饭局了。

  劳明气得脸色煞白。江口县这帮人太放肆了。丝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但除了那个瞿韵白认识外。其他人他一个也不认识。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地话语来斥责对方。

  “小赵。这样好不好?”瞿韵白见围着地人越来越多。而那劳明也是嘀咕着躲在一边去打电话去了。心中也有些惴惴。

  “瞿主任。怕什么?我们也没干啥。何况是他们市招商局歧视我们江口在先。我们不过是奋力自保而已。”赵国栋斜睨了一眼四周其他县区那些冷嘲热讽地家伙。很显然江口这一招有些出乎他们地意料之外。夺去了他们地风头。落了他们地面子。赵国栋毫不介意地指挥着孙琴慢条斯理地把所有宣传招贴画全部拿出来悬挂好。孙琴制作地鲜红色箭头显得格外醒目。任谁地第一反应都会首先要去看看肩头所指方向。然后才会看看江口地宣传招贴。

  打完电话地劳明一回来看见对方不但不接受自己地要求。反而变本加厉地悬挂得更多。更是愤怒。“小瞿。我告诉你。一会儿蔡市长他们可是要来先行视察地。你们这样目无组织纪律性地行为。我肯定会向你们卢书记和茅县长反映!造成地恶劣后果和影响。你们江口县承担不起!”

  “是么?劳局长。那你想向谁反映就向谁反映去吧。我们只知道一点。如果不能真实地将我们江口情况展现在参会客商面前。那回去之后卢书记和茅县长才会唯我们示问。只与其他。我们可管不了那么多。”

  赵国栋漫不经心地撇撇嘴。随意地挥挥手。言外之意就是你哪凉快哪呆着去。别像个苍蝇似地在耳畔飞来飞去。

  见对方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劳明气得脸色煞白。但是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劳局长,怎么一回事?在这里扯这么大一个***干什么?显示我们安都市人多势众对招商引资热心么?”

  略显沉厚的声音在人群外响起,人群顿时分开一个口子,蔡正阳阴沉着脸站在人群外。

  “啊,蔡市长,你来了?江口县不服从市里统一安排,居然在这里设立了一个宣传画栏,严重影响市里形象!”劳明像找到救星一般哭诉。

  蔡正阳有些烦恶地看着这个招商局的马屁精,本事没有。对上级就是阿谀逢迎。对下级就是指手画脚,自己早就看不惯这个家伙。不过想一想以如此能耐也能爬到招商局副局长的位置,背后怕是有些来头,若无把握还是不要轻易动,但今日这种场合扫扫这个家伙风头正好。

  “劳局长,江口县确定展位在哪里?”

  蔡正阳一句话问得劳明张口结舌,众目睽睽之下,蔡正阳背后还有几个市政府办公厅的文秘人员,往那背后一指,傻瓜都知道江口县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劳明心中暗恨,原本江口一旁也还有几个县的展位,但是这些家伙见位置太偏,索性就在正面拐角处挤了几个位置,只剩下江口县一家孤零零的呆在那里。

  蔡正阳犀利的目光一掠而过,“劳局长,市里是说了酌情考虑不同地区的发展来确定位置,但绝不是这样,手心手背都是肉,市里对哪里都是一视同仁,江口县怎么会一家丢在那角落里?这让江口县领导来了看了怎么想?反映到市委市府那里,我们如何解释?”

  劳明额际冒汗,呐呐说不出话来。

  “蔡市长,其实我们也不是想要出什么风头,我想招商局大概是觉得我们江口县条件太好,怕放在正面影响其他县区地招商引资,所以把我们安排在了背后。领导对我们信任我们很感激,但是我们心里没底啊,虽然条件好,但是外来客商不清楚啊,我们总得给外来客商一个了解的平台吧?”

  “这不。我们才斗胆把宣传招贴摆放在这里了,刚挂上时几个组委会的工作人员也说我们的广告画很漂亮,甚至推荐我们放在门外去,方才劳局长也称赞我们广告宣传画做得很精美,不过他就是不愿意我们摆放在这里,我也不知道一幅能够展示我们江口风土人情的绝美画卷怎么就碍人眼了。要说这里也没有挨着靠着其他县区啊?难道说这也把其他县区逊下去了,他们就这么没自信?还是劳局长在替人杞人忧天?”

  蔡正阳早就来了,只不过一直没吱声,看着赵国栋在那里和劳明斗嘴戏耍,赵国栋谈锋甚健他早有体会,不过言词如此犀利刻毒,挖苦起人来一套接一套,倒还是第一次见识。

  瞿韵白也在纳闷什么时候有组委会的人来夸奖江口宣传画做得精美漂亮了?没见着啊,却见赵国栋给自己使了一个眼色。立时明白过来这家伙是在耍诈。

  赵国栋最后一句话一下子把周围本来是打算替劳明帮腔的其他几个县区的人一下子给绕了进去,蔡正阳目光扫过,华阳县的几个干部赶紧把身体一缩。

  “好了。老劳,这件事情不要在争论了,江口县地广告画既然连组委会的人都说精美漂亮,放在这里也不存在损坏我们安都市形象一说,就让他们摆在这里吧,你日后做工作也细致一些。”蔡正阳黑着脸一挥手示意周围各县区的人各自归位,一边沉声批评劳明:“你看看你作的事情,我看你怎么向宁书记解释!”

  劳明心中一惊,顺着蔡正阳目光过去。却见一个中等身材男子正远远看着这边,身后除了一个秘书模样的人,竟是一个工作人员也没带,不是省委副书记兼安都市委书记宁法却又是谁?

  蔡正阳带着一拨忐忑不安的人迎接上去,宁法面无表情,尤其是望向市招商局一帮人地神色更是不善。

  “李基伟呢?”略带江浙口音的普通话说出来却丝毫没有感**彩。

  劳明被宁法目光刺得矮小了不少,略带讨好口气的呐呐道:“李局长马上过来,让我先过来看看。”

  “这么重要地事情,李基伟他为什么不亲自盯着?他这个招商局长在忙什么?看看你们招商局又干了些什么?”宁法目光如电。一掠而过都刺得劳明心中发紧,“再去看看人家宾州、蓝山地参展情况,劳明,你转告李基伟,如果这一次招商引资成果了安都市的脸,他自己看着办。”

  紧张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地劳明还欲再解释,宁法已经挥断了他的话头,“好了,劳局长。该干什么工作就去干。我只看结果。正阳,我们去走一走。”

  眼睁睁的看着宁法带着蔡正阳离开。劳明心中是万分委屈,如果不是江口那帮人,自己怎么会被蔡市长批,更不妙地是给宁书记落了一个不佳的印象,想到这儿他心里就有些泛凉。

  来安都还不到一年,宁法的强势霸道已经在安都渐渐露出了峥嵘头角,黄元盛前期还能有些发言权,但是现在除了在政府日常事务上还能勉力控制外,在人事权上地话语权已经完全丧失了。

  想起宁法望向自己那目光,劳明就不寒而,传言市委有意在年后要对副处级以上干部进行一次大动,可这个骨节眼上自己却落了这样一个不佳的印象,劳明怎么能不沮丧。唯一让他感到安慰的就是李基伟今天竟然没有来贸洽会现场,听宁书记的语气对李基伟更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