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二十七节 临场发挥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二十七节 临场发挥


  “卢书记,你是否能确定韩国大宇与安原汽车厂合资成功?”一个有些性急的浙江客商迫不及待的问道,“我们都是实在人,如果合资能成功,投资建厂没说的,不成功,我们只能等待,安原汽车厂目前的生产规模和效益状况,无法激起我们的兴趣。

  “我相信能够成功,否则国家和安原省不会选择贸洽会这个期间来谈判,对不对?安原汽车厂虽然规模和效益不尽人意,但是它有完整的厂房和设备,以及完备的配套体系,一旦合资成功,只要韩方设备和技术管理人员到位,合资厂会在最短时间内就运行起来。”

  “但是诸位要在这里选址建厂直到生产出合格产品,恐怕就没有那么快了,所以我想提醒诸位应该未雨绸缪,先行考虑怎样最快时间内建好自己的厂子,而不是在获知消息后再来手忙脚乱的准备。”

  “呵呵,卢书记,你是我见过最擅长推荐的领导了,不过你说的的确有道理,只是我们想问一问,你们江口县开发区和其他周围县份的开发区相比起来有什么特殊优势么?”一名年龄稍长的浙江客商发话了。

  “当然有,而且还十分明显。”卢卫红目光转了过来,落到瞿韵白脸上。

  “卢书记,诸位领导,这位是凤凰精密铸件公司的老板朱国平先生,凤凰公司在我们那边都相当有名气,有三家厂子,在江苏还有一家,主要生产车用精密铸件。”杜子华连忙介绍道。

  “朱先生,你方才提的问题提得很好,我们江口开发区有什么特殊优势?也就是说你们凭什么选择我们江口开发区?我想由我来替诸位解释这个问题。”瞿韵白站起身来彬彬有礼得微笑道。

  “诸位都知道安原汽车厂总部在碧池区,而合资厂也会落户碧池,而碧池距离我们江口开发区不足十公里,有安蓝公路的标准二级公路相通,交通方便。但是我们江口开发区地价比起碧池区地价至少便宜三成,诸位要投资建厂的话,不可能不考虑土地成本。”

  “第二,我们江口境内有灌口电站,在丰水期和枯水期都能够保证较为充足的工业用电,尤其是在丰水期电价上甚至可以获得一些意想不到的优惠。这是我们第二大优势。”

  “第三,我们县委县zf十分重视,出台了一系列税收和服务方面的政策,相信诸位只要到我们开发区落户就可以了解得到,杜先生就是最好的证明人。”

  “就这些?如果只是这些,我相信其他开发区也一样可以拿得出来。”朱姓老板显然是一个有些挑剔的家伙,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连卢卫红和茅道临脸色都变得有些不豫。

  “当然不止。”赵国栋接上话。“我们江口开发区还会为投资建厂地客商提供最良好最安全地发展环境。从拆迁到平整土地。从基建到生产。相信诸位客商在投资建厂中都有不少感触。我们都可以向投资建厂地客商承诺。绝对保证你们地合法利益不受侵害。尤其是不受本地那些企图借机敲榨或者想占便宜者地骚扰侵害!这一点我相信杜子华先生已经深有体会。我们江口县政法部门已经用我们地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一点!”

  赵国栋言词铿锵地一番话立时震动了一些本来并没有多少兴趣地客商。在外地投资建厂地相当大一个麻烦就是本地那些地痞混子地骚扰。尤其是和地方上一些基层官员勾结起来更是让这些投资商人头疼无比。他们都是有过这方面地痛苦经历地。但是这个年轻人居然敢如此高调地发出这样地言语。不由得他们刮目相看。

  众人目光都落到杜子华脸上。显然是要他来证明这一点。

  “诸位不必在这里要杜子华先生作回答。当着我们地面也许杜子华先生不好意思说呢?我想下来你们还有单独沟通地时候。江口开发区地投资环境好不好。相信他最有发言权。如果诸位不相信还可以悄悄微服私访一下嘛。别人说都不算。对比一下已经在各个开发区落足地企业反映。就可以得出结论。在这一点上我们江口县委县zf绝对可以说得起硬话!”

  赵国栋说完这番话立即感受到来自县上几位领导满意地目光。发展环境这一条摆出来无疑是一个相当引人注目地亮点。那这一点来作文章一下子就可以让江口开发区脱颖而出。

  在扫除了大柳村和大圣村盘根错节地毒瘤之后。开发区呈现出一种前所未有地安宁环境。就连开发区管委会地工作人员们一时间都有些不太适应。往日每个星期都会有那么一两拨人不是上门来缠访。要不就是去企业上骚扰。而现在居然一两个月之内都没有人登门。当然这也和县委县府花大力气要求干部们沉下去解决村民们实际问题有很大关系。

  一餐饭就在相对和谐的氛围下结束,浙江人并不擅长喝酒。赵国栋的酒量也就没有派上用场。

  三位县领导只乘坐了一辆车。消失在黑夜中,赵国栋并不清楚自己在席间的一席话也许又要对自己的命运前途产生不同寻常的影响。

  桑塔纳在路上飞驰。雪白地灯光将道路照得通亮。

  “老茅,老梁,看来这一次我们在开发区班子上的动作是正确的,卜远在开发区基建方面很内行,而且也踏实肯干,而这个赵国栋更不简单,我觉得让他继续在公安局干下去有些可惜了,彭晓方不是生病了么?可真是巧啊,听说还不轻,我都安排县委办和组织部的人去看望,看样子一时半刻好不了。”卢卫红借着酒意冷笑了一声道:“路遥知马力,板荡识忠臣,我看赵国栋完全可以承担起彭晓方的工作。”

  “卢书记,你的意思是让赵国栋脱离公安身份顶替彭晓方的工作?”梁建弘虽然对赵国栋的表现也很满意,但是他却担心赵国栋正是在公安这个角色上才发挥出巨大威力,一旦脱离公安身份,只怕刚刚稳定下来的开发区治安环境会不会出现反复,而且彭晓方还是郭占春专门打招呼安排地人,郭占春几次吃饭都把彭晓方喊在一起,看样子关系也不浅。

  “我赞同卢书记的看法,脱离公安局那倒不一定,他可以还是保留公安身份,但是可以承担起招商引资方面的工作,兼顾派出所那边嘛。我觉得这个小伙子很有工作漏*点,而且能力也很全面,应变能力也很强,今天席间不是他适时插上话,那个姓朱的还真把我们给憋住了,这样的年轻干部完全可以压一压担子让他多锻炼锻炼嘛,老梁你也可以轻松一些啊。”茅道临也点头认同卢卫红的意见。

  “嗯,这样最好,派出所那边暂时还离不了赵国栋的杀气镇着,那边有老汪他们在,日常事务也没问题。”

  梁建弘见两个主要领导都表态了,也只有附和,内心却在为彭晓方惋惜,就这么一次,印象就在主要领导心目中一落千丈,只要卢卫红和茅道临还在江口,只怕彭晓方就难得有翻身的机会了。

  这件事郭占春也怨不得自己,卢卫红和茅道临都对彭晓方临阵退缩感到愤怒,那就注定他没有好下场了,就算是有组织部长替他撑场子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