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三十节 慢性毒药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三十节 慢性毒药


  和瞿韵白告了一个假,赵国栋就把这辆崭新的桑塔纳开了出来,假日花园酒店西餐厅他来过几次,吃的是西餐,都是和蔡正阳一块儿来的。

  他也不知道蔡正阳这个当兵出身的县委书记居然喜欢吃西餐,后来才知道蔡正阳是在北京卫戍区当兵,是给领导当通信兵,而领导家中一个厨师就做得一手好牛排,连带着他这个整日在领导家中转悠的小兵也就学会了吃西餐。

  当赵国栋将桑塔纳开到会议中心外接上几个女孩子时,再度被几个女孩子的风姿震撼了一回,以至于油门差点当作刹车踩了。

  童郁和乔珊都是一身充满青春气息的运动绒装,风格略显夸张的运动背包,漂亮的卡通图案把两个女孩子的清纯气质崭露无遗,两个女孩子原本盘起的发髻现在放了下来,乔珊用一条彩色丝巾一束,而童郁则更简单,一条白色手绢扎在头上,再蹬上一双不知道什么牌子的运动鞋,随意间流露出来的自然朴素气息扑面而来。

  而古小鸥和蓝黛两人的风格却与另外两个女孩子秀美纯朴气息截然不同。

  玄黑色的马裤呢套装穿在古小鸥身上把她身上那种外族气息衬托得更加浓烈,双排金属扣镶嵌在胸腹前熠熠闪亮,一条深灰色的围巾搭在颈项上,奶黄色高领羊毛衫从围巾缝隙里钻出来,一下子就形象鲜活了起来。再加上高挺的鼻梁和丰满的淡色唇影,微高的颧骨,飘洒的乌黑秀发,怎么看都像是《时尚》杂志上那些来自国外的模特。

  那个叫蓝黛的外语学院女学生显然喜欢更张扬的风格,铁灰色的高领风衣竖起,加上火红的高领羊毛衫,风衣腰带随意地在腰间打了一个结,双手插在风衣衣包里,浅色的眼影和深色唇线把白皙圆润的脸颊勾勒得如光影变幻中游走的精灵。配合着那独有的冷漠表情,一句话,酷毙了!

  当赵国栋提议吃西餐时,几个女孩子目光中都透露出一种奇异的神色,显然不太相信像赵国栋这个层次地人居然敢提议吃西餐。

  其实赵国栋对吃西餐一样没底,只吃过几次西餐的他虽然基本能弄明白程序。但是要让他流畅自然的像贵族绅士般用完餐,显然太高难了。

  不过赵国栋实在无法容忍几个女孩子在自己面前那种睥睨傲世的味道,他也知道自己在他们眼中也就是一个稍稍有些得意的乡村干部,拥有大学生身份,又长得如此漂亮出众,有点傲气在所难免,但赵国栋看不惯。

  要打掉一下这几个女孩子骨子里那种布尔乔亚式的小资傲气,吃西餐这种方式最简便易行,毕竟这个时代能去假日花园吃西餐的。不是外资企业高管和技术人员就是使馆区的外国人了,就连政府高官们也还不太适应这种东西,至少在安原是如此。

  赵国栋地虚晃一枪果然收到了效果。几个女孩子望过来地目光一下子都改观了许多。原本赵国栋在他们心目中地乡下泥腿子干部形象也提升了不少。

  啥不说。光是敢在几个女孩子面前提出要去假日花园酒店吃西餐就得有点气魄。花费都是小事。在这种以外国游客为主要服务对象五星级涉外酒店西餐厅中吃西餐。一套礼仪程序上稍稍失当只会让人白白丢脸。

  几个女孩子争论了一阵最后还是决定吃中餐。毕竟她们不是什么豪门贵族地千金小姐。就算是家境颇好。但是十**岁地女孩子。真要能熟悉一整套讲求绅士风度地用餐准则实在太难为了她们。

  假日花园酒店号称有全省最好地粤菜和川菜大牌厨师。而且淮杨菜也有些名气。

  几个女孩子最终选择了淮杨菜。这让赵国栋很是惊讶。后来才得知原因。原来乔珊家是安徽宿州那边地。紧挨着淮扬菜发祥地。比较喜欢吃得清淡一些。而另外几个女孩子则无可无不可。

  一顿饭下来。赵国栋也不知道吃了多少。清炖狮子头、文楼涨蛋、虾米扒蒲菜、平桥豆腐、三套鸭。外加蟹黄汤包。寥寥几样菜几乎包揽了整个淮扬菜系地经典。席间赵国栋也是谈笑风生。将几个关于淮阳名菜地传说娓娓道来。让一顿饭大家吃得有滋有味。

  这个时候除了这些大型的涉外酒店饭店和一些特大型的商场之外,几乎没有其他商业单位接受信用卡,倒是赵国栋随手拿出信用卡在POS机上熟练的刷卡结帐,让几个女孩子又一次感受到这个比她们大不了几岁地男孩子在同龄人中的确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这个时代信用卡对于普通市民来说无疑还是一个新生事物,虽然八十年代末各大国有银行就开始与国际接轨发行信用卡。但是中国人传统的消费习惯仍然极大的限制了这种新生事物的发展。

  赵国栋并非什么赶潮流的人物。但是梦境记忆中信用卡似乎是再寻常不过的东西了,就像人民币一样。在砂石场的收入日益猛增的前提下,他就自己去办了几张信用卡,中行地长城卡,工行的牡丹卡,建行的龙卡,农行的金穗卡,在这个上银联尚未出世的时代,多一张卡也就意味着多一分方便。

  赵国栋裤兜里那具皮尔.卡丹钱夹以及无意间露出来的几张银行卡都让几个女孩子对于赵国栋好奇心一下子倍增,一个江口县的小干部,居然能用上颇为时髦的皮尔.卡丹钱夹,而且还用信用卡消费,这在九三年怎么都显得有些独立特行的味道。

  赵国栋注意到了几个女孩子眼中地好奇神色,他突然想起一句话,好奇心是最好地诱饵,也是慢性毒药,对于男女之间来说,第一面印象好坏并不重要,关键在于你能否成功的激起她内心探索你地兴趣,如果这一点成功了,你几乎就成功了一半,剩下的不过是如何创造机会增加碰撞出火花的机率罢了。

  女孩子们虽然都竭力保持着自己的矜持,但是古小鸥的好奇心无疑被点燃了,她没有那么多顾忌。

  “国栋哥,你怎么办了这么多信用卡?”

  “为什么不能办?能方便自己生活的东西,再多也不嫌弃。”赵国栋抬手看看表,随口道:“快一点半了,小鸥,是去咖啡厅喝一杯还是送你们回去?”

  “嗯,如果国栋哥有心邀请我们的话,我们也不会拒绝。”古小鸥像只狐狸般的笑起来,“是不是,同学们?”

  “那就走吧,从这里过曲廊转过去就是,不用下电梯了。”赵国栋熟悉的引领着几位女孩子穿过曲廊步入咖啡厅。

  “国栋哥,你还没有告诉我们你办这么多信用卡干什么呢?”古小鸥并没有放过赵国栋。

  “在欧美,信用卡是最普通不过的东西,甚至比现金更普通,绝大部分消费支付都可以通过信用卡来解决,国内也在开始起步,不过现在普及率还不高,我带头也是为了我国金融部门走出国门接轨世界作一个示范,以加速我国融入国际社会大家庭的步伐。”

  赵国栋一副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模样,再加上一本正经的话语,逗得几个女孩子又是一阵捂嘴浅笑。这个时代的还缺少足够的幽默品味,学校里那些自诩成熟帅气的男生和眼前这个大不了几岁的男孩子比起来简直就幼稚得可笑,而赵国栋形象也通过先前的表现中一点一点的在几个女孩子心目中建立起来。

  “看不住赵哥还能紧跟欧美流行时尚呢。”一脸调皮笑容的乔珊又开始挑衅。

  “嗯,那倒说不上,我前年到美国和西欧以及日本去旅游,发现那边基本上都是用信用卡结帐支付,无论是大商场还是普通小店,既方便又快捷,也不用在身上带太多现金,安全性也高得多。”赵国栋见这个叫做乔珊的女孩子似乎故意针对自己,心中也是暗笑,这可是你自己找上门来,要说忽悠这本事,自己还怕过谁来?

  “咦?国栋哥,你啥时候去的国外旅游啊?”古小鸥果然要来戳破赵国栋的谎言,不过赵国栋早有思想准备,“从学校一毕业我就去了日本,几个美国朋友在那边等我,在日本呆了三天,然后我和几个朋友又一起去到了美国呆了一周,然后才到英国、法国以及意大利,最后又去了埃及看了看,最后他们直接回美国了,我从香港飞回来的。”

  说起谎话来赵国栋是面不改色心不跳,他是去过这几国,不过那是在梦境中的记忆了,也是赵云海发达了之后两家人一起出去旅游的,而九一二年,这些国家根本就还没有开放对国内的旅游,除了商务邀请和公务,国人几乎没有机会出国。

  当然这些东西几个女孩子自然不知晓,但是半信半疑间,几个女孩子对于赵国栋的目光已经变得有些诡异了。

  要知道这个时代的大学生正是最疯魔出国的时代,而随着《北京人在纽约》以及随手一系列的某某人在某处系列剧的播放,这股出国风会刮得越发凶猛,而除了公派之外,要想自费出国,最大壁障就是要一个国外的经济保证人,而就这一条不知道扼杀了多少大学生的出国梦。

  爱慕虚荣的人啊,你可知道虚荣是一切罪恶的根源,那回让你们堕入地狱的,赵国栋心中暗叹,脸上却是灿烂无比的回忆之色,彷佛还沉浸在那段旅游回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