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三十一节 最后通牒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三十一节 最后通牒

  “哇,国栋哥,你在国外有朋友?他们是干什么的?出去一趟花销很大吧?”古小鸥惊喜的张大嘴巴。

  “是有几个朋友,干什么的都各不相同,国外同龄人可比我们自立得早,他们很多都已经工作几年了,我们只是在旅游上有共同爱好,大概就这两年他们也会来中国,到时候就该我请客了,到哪个国家就由哪国的朋友负责衣食住行玩,到中国就由我负责。”

  赵国栋轻描淡写的随口道来,越是表现得漫不经心就越能忽悠到这些心高气傲的女孩子们,尤其是看到几个女孩子眼中流动着的奇异神色,赵国栋心中更是觉得好笑。

  “嘻嘻,国栋哥,若是我们日后要出国留学,那不是可以请你的这些朋友们看顾我们?”古小鸥也是心直口快,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倒是其他几个女孩子脸上都几分艳羡之色。

  “小鸥,出国有什么好?我觉得真要想学东西恐怕还是在我们国内的大学里更合适,当然如果是想要赶潮流或者说要出去开开眼界,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赵国栋岔开话题,这个时候谈及更深层次的问题显然不合适,也显得有些炫耀卖弄的嫌疑,何况这本来就是赵国栋的信口胡诌,哪来什么外国朋友,不过是想要打击打击这些女孩子们的傲气罢了。走过曲廊来到咖啡厅,入座之后便有服务生来到近前,赵国栋微笑着问:“几位女士,来点什么?”

  “随便。”几乎是异口同声,四个女孩子都整齐的回答道。

  “五杯随便。”赵国栋装出一副随口而出的模样,见侍者浅笑不语,这才恍然大悟的想起什么似的:“噢,看来你们这里还需要改进啊,咖啡种类需要丰富,至少女士们最喜欢的牙买加随便咖啡就得随时准备好。”

  几个女孩子都禁不住笑了起来。这种换在二十一世纪只会被当作无比拙劣的哗众取宠行径这个时候却轻而易举的击破了女孩子们最后的戒备心防,气氛似乎一下子轻松了下来。

  “好了,给我们来四杯蓝山吧,别加糖,我来一杯苏打水。”赵国栋不喜欢苦咖啡,他更喜欢咖啡奶茶。但是那往往被视作小市民的表现,所以他只能故作优雅独特地要了一杯不知所云的苏打水。

  几个女孩子大概也听说过蓝山咖啡,当侍者将咖啡端上来时,也就饶有兴致的讨论起来,这个时候赵国栋终于找到了一展自己口才的好时候,对于女孩子们来说,名牌的吸引力实在太强大了,没有哪个年轻女孩子能够拒绝名牌的诱惑力,即便是那个故作冷漠孤傲地蓝黛也一样。

  当赵国栋从蓝山咖啡历史谈到哈瓦那雪茄地生产流程以及抽吸手法。从路易.威登地创始经历到古琦进入中国市场地步伐。从皮尔.卡丹到中国市场吃螃蟹到香奈尔对中国市场地润物细无声。从劳力士地没落到江诗丹顿地异彩。赵国栋如同一个时尚界人士一般如数家珍般地介绍着时尚潮流种种轶闻趣事。让几个女孩子听得如痴如醉。在没有互联网地时代。想要获取这些珍闻秘辛。这显然不太容易。至少一般人不容易做到。

  几个女孩子都被赵国栋以这种很随意姿态地介绍吸引住了。不知不觉间两个多小时过去了。直到腰间传呼想起来。赵国栋才意识到自己是不是真地有些变化。怎么一看到漂亮女孩子就有些挪不开脚步地味道?

  把几个女孩子分别送回安原大学和安都外语学院时。赵国栋敏锐地感觉到几个女孩子表情地丰富。不过这个时候他得保持必要地矜持。距离产生美。同样。距离产生尊严。只有在女孩子们心目中烙下一个深刻地印象。下一次她们才会尊重你。

  送完女孩子们后时间已经过了三点。赵国栋这才急急忙忙往回赶。回到会议中心自然少不得被瞿韵白一阵调笑。不过赵国栋早已经对于这种轻描淡写地调侃免疫。反倒是打趣了瞿韵白几句让瞿韵白表面愠怒。内心却暗喜。和这几个客商一接触。赵国栋就能感觉得到这几人和前面接触那些浙江客商有些不一样。对方言谈间流露出来地谈吐气质就明显要高出一筹。赵国栋意识到这两个客商应该才算得上真正地投资商。先前那几个浙江商人大概只有姓朱地那个老板才有和这两人相若地实力。

  随着酒宴地推进。赵国栋也才逐渐了解到这两位虽然是江苏人。但是已经在上海落足相当长时间了。作为上海大众地长期供货商。他们在上海厂子地规模远远超过了杜子华地企业。而这一次他们同样是嗅到了安原汽车厂和韩国大宇合资带来地商机。

  瞿韵白和赵国栋几人表现出来地善解人意让几个江苏客商都相当满意。饭局尚未结束。两个客商都当场应允愿意去江口开发区看一看。同时也表示可以将上海那边更多地同行介绍到安都这边来。

  江苏客商的爽快让瞿韵白相当兴奋,不管客商会不会在江口开发区投资,至少对方愿意去一看,这也就意味着可能性的存在,而瞿韵白自信目前江口开发区已经具备了相当吸引力,尤其是在韩国大宇和安原汽车厂即将签约之际,连她自己都有些奇怪为什么就会那么相信赵国栋地话语。

  第二天的考察让赵国栋相当振奋,两位江苏客商和三位浙江客商足足在江口开发区和江口县政府中呆了一整天,他们都无一例外的选择了杜子华的汔配厂作为重点考察对象,甚至谢绝了政府官员的陪同,除了一个赵国栋远远跟随他们。

  对于他们来说,政府官员们纵然是舌绽莲花也不及企业主本人一句实实在在的话语,再多的许诺承诺也要落到实处才能见分晓。

  在杜子华的永祥汔配厂中这帮人转悠了两个多小时,和杜子华也用鸟语一般的江浙方言谈话讨论,让赵国栋如一个外星人般站在一旁枯守,不过赵国栋看得出来杜子华和他们之间地谈话还是比较满意地,至少不时露出开玩笑般地语气和笑容就让赵国栋心安不少。

  直到在卢卫红、茅道临以及梁建弘陪同几人在江城大酒店用完晚饭送一帮人上车返回安都时。赵国栋才算空闲下来。

  “小赵,你觉得情况怎么样?”茅道临还是第一次和赵国栋正面接触,虽然邱元丰在他面没少褒扬赵国栋,但是那大多是从公安业务能力上来评价地,而招商引资与公安业务可是两码事。

  “茅县长,我观察了他们的表现。虽然他们都用地方方言交流,但是我还是能够感觉得出来他们对我们开发区的条件比较满意,尤其是杜子华介绍了周边社会环境的净化以及灌口电站的优惠电价,这是吸引他们地关健,反而是地价问题上他们不太在意,也就是说他们在乎长期性的持久性的利益,而不太在乎一次性的付出。”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才郑重其事的回答茅道临。

  “这么说他们在我们这边投资的可能性很大?”茅道临点点头。

  “关键不在于我们本身,而是在大宇和安原汽车厂能否合资成功。如果合资成功,我有很大把握能够说服他们到我们江口开发区落户建厂。但是合资不成功,那就一切都是虚幻了。”赵国栋直率的道:“这几个客商他们如果要投资建厂,可能任意一家都会比杜子华的企业大几倍。”

  “嗯。问题还是合资,但是我们已经抢占了先机,我们现在就要把这件事情当作已经合资成功来办,你要全程跟踪这件事情,一旦他们要投资建厂,那就务必落户到我们江口!这是政治任务,小赵,丝毫懈怠不得啊。”

  茅道临站在车前严肃的道:“你转告瞿韵白,眼下我们开发区状况很不好。已经有风声传出来,安都市十二个开发区,将会拆撤到只剩下不超过六个,除了市里开发区和碧池区地开发区铁定不会拆撤外,也就是说剩下的十个开发区,只有四个甚至三个开发区可以得到保留下来,而我们现在江口县开发区的排位现在仍然是倒数第一名!”

  “最迟明年五月,这个裁撤方案就要落实下来,到那时候就真地要比一比。看一看,除了开发区基础设施建设之外,衡量你这个开发区有没有存在必要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看你开发区内有多少能够拉动地方经济发展、能够创造就业和利税的骨干企业,而卢书记和我现在都承受了很大压力,裁撤了开发区,开发区的干部往哪里去?我们县委县府的面子又往哪里放?江口县经济增长点又在哪里?”

  赵国栋默然无声的听着茅道临类似于最后通牒般的言语,裁撤泛滥的开发区是国家大政策,谁也躲不过去,从本质上来说这是一件好事。但是落在自己头上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好不容易弄个副主任当当,一裁撤。那自己怎么混?这实职副科可就真的变成了虚职副科了。

  不过这招商引资地重任似乎不应该算在自己头上才对,这一次自己不过是临时客串了一番彭晓方的角色,怎么一下子担子就压在了自己身上?

  赵国栋有些疑惑的目光望向茅道临,茅道临自然清楚赵国栋目光的含义,淡淡的道:“彭晓方身体不好,看样子他可能还得在医院里呆上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你就要把招商引资的重任承担起来,配合瞿韵白把整个开发区工作抓上去,至于派出所那边工作你可以抓大放小,日常工作就交给所里其他领导,你现在的主要精力就是要放在招商引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