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三十三节 分管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三十三节 分管

  瞿韵白接到梁建弘的电话通报时是又喜又忧,喜的是赵国栋如果分管招商引资这一块,自己一下子可以轻松许多,赵国栋虽然年轻了一点,但是其表现出来的交际联络能力令人刮目相看,但是开发区周边环境整治维护工作还是让她有些担心,赵国栋一旦甩开派出所那边工作,派出所还能不能像先前那样强力威势,还能不能震慑周围那些一直处于观望潜伏状态的不法分子,这一点瞿韵白尤为担心。

  但是相较于迫在眉睫的招商引资压力,这个问题又可以忽略不计了,如果连开发区都保不住而被裁撤了,那周边社会治安环境好不好就无关紧要了,至少与自己无关了,连开发区都不存在了,自己这个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自然也就寿终正寝了。

  梁建弘在电话中转到了县上党政主要领导的鲜明态度,江口开发区的面貌必须要在明年五一节之前改观,在这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必须要引进不少于五家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每家企业投资规模不得低于三百万元,而且引资数额总额不得少于两千万元,而九三年整整一年江口开发区招商引资的企业不过区区三家,投资规模不到五百万元!

  ****未眠的瞿韵白显得憔悴了不少,当赵国栋从江口赶回到安都市区的会议中心时,她才匆匆梳妆打扮完走出来,不过赵国栋还是轻而易举的觉察到昨晚大概这位瞿姐没有休息好。^^^^

  “瞿姐,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没睡好?”赵国栋故作不知的道。

  “哼,你少在我面前装,梁县长已经正式通知我了,彭晓方的工作由你来接替,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咱们俩都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跑不了你。也跑不了我,明年五一之前如果开发区工作没有大改观,你我都只有下课走人的份儿。”瞿韵白板起脸道。

  美女即便是板起脸也别有一股味道,凤目含威,柳眉斜挑,咋一眼看过去还真有点官威,不过在赵国栋眼中除了别有一股风味之外。实在难以起到其他效果。

  “瞿姐,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当主任都不怕,难道说我这个挂职副主任还怕了?大不了我就回我的公安局吧。”赵国栋笑嘻嘻道:“不过我倒是有信心让我们江口开发区来个大改观,昨天那几个客商都有些实力,我打算好好把这几个家伙给吊着,只要他们要在安都建厂*****我就绝不让他们跑出江口开发区!”

  “噢?”听得赵国栋这样肯定,瞿韵白星眸也是一亮,脸色也一下子好了许多,“你这么有把握?”

  “事在人为,瞿姐不是说咱们都拴在一条绳子上么?就算我本人无所谓,但我也得对瞿姐后半生负责,是不是?”

  赵国栋略带暧昧地语言一出口,瞿韵白脸色就微微一红,“没大没小。敢拿这种话来调侃你瞿姐。”

  实际上瞿韵白在乡镇和企业上工作时也没少听这种语意丰富复杂地语言挑逗,不过她都是装出一副不懂或者无所谓的态度敷衍过去,根本难以在她心版中留下一点印痕,唯独这个比自己小上好几岁的大男孩有意无意间的话语却让她很是在意,不时要拨动她内心深处那根心弦。

  “嘿嘿。我只是说作为副主任在工作上自然要对主任负责。瞿姐可千万别想歪了,我可是思想很纯洁的有志青年。****”赵国栋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道。

  “得了。你就在你瞿姐面前耍贫嘴吧,我看你前天在那几个女孩子面前可是一副缩头缩脑的模样。也太坠自己地形象了吧。”瞿韵白白了对方一眼。

  赵国栋没有想到自己和古小鸥她们之间的接触瞿韵白也会这么感兴趣,这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外,一般说来一个女人对你关注,要么就是有利害关系,要么就是有感情纠葛,那自己和瞿韵白之间属于哪一种?总不可能是第二种吧?

  狐疑的目光看的瞿韵白心头一阵发慌,对方似乎意识到了一点什么,但是瞿韵白仍然努力保持着矜持和镇定,“怎么了?犯什么病了,作出这副疑神疑鬼的样子?”

  “没啥,没啥,只是觉得今天瞿姐好像有点古怪。”赵国栋似笑非笑的瞟了对方一眼。

  “有什么古怪,难道隔了一天瞿姐就能变了不成?”瞿韵白有些心虚地将头扭到一边,“走吧,今天应该进入贸洽会的**期了,我看华阳、望塘几个县的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都十分活跃啊,看来我们不努力可真的会被淘汰的。===”

  “瞿姐,这样漫无目的的寻找投资者没有多大意义,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按照我们定位,然后去寻找合适的接洽对象,既然我们已经确定我们江口开发区是以接收汽车配件产业和机械加工企业为主要发展方向,那我们就应该有针对性的去做工作,这里留上孙琴在这里坐镇已经足够了,我想我还是去盯住那几个重点目标更妥当一些。”赵国栋摇摇头。

  瞿韵白略加思索便果断地道:“国栋你说得很对,但是这边毕竟是主会场,我们还是得留下人来坐镇,这样,我和小孙在这里,你带上黄主任去联络。”

  当黄中杰得知县里已经决定由赵国栋来接替彭晓方来分管招商引资这一块工作时,他心里也是百味陈杂。

  彭晓方的水平摆在那里,就算是在开发区里也是一个摆设的份儿,如果不是他背后有关系,在开发区根本就站不住脚,就是这样他也不得不依靠自己来开展工作,而且彭晓方也明确向自己许过诺,只要自己替他卖力,他一离开就会向县上推荐自己接替他的工作,虽然这也许是一种手段,但是对于黄中杰来说却是一个不小的诱惑。

  黄中杰清楚自己地优势和劣势,优势是自己是正牌大学生毕业,虽说不是名牌大学,但在开发区里也算是屈指可数地角色,工作能力自认还行,和上下级关系处得都还不错,唯一的缺憾大概就是没有过硬地关系了。

  虽然像前一届管委会班子和这一届的瞿韵白对自己地评价都不错,但是他们也只有让自己当上管委会一个中层干部权力,超越这一级就不是他们所能控制的了,何况黄中杰也自认为自己还没有达到能够让瞿韵白不遗余力推荐自己的地步。

  瞿韵白这个女人初一接触感觉除了外表气质很漂亮很舒服之外,似乎看不出什么特别突出之处,但是只要你接触一段时间你就会意识到能坐上这个管委会主任位置自然有其不凡之处。外和内刚,或许在作出决定之前有些犹豫软弱的感觉,但是一旦作出决定,那就是决不退缩,颇有点到了黄河心都不死的味道。

  黄中杰一直希翼能够得到瞿韵白的认可,但是始终未能如愿,虽然黄中杰已婚,但是如果能够在瞿韵白这种风姿独特的女人面前赢得好感,相信是每个男人都不吝自我表现的。瞿韵白和每个人似乎都相处很好,给人感觉如沐春风,但是骨子里森严的防备心理只有在你想要进一步和她发展关系时才会觉察得到,这是黄中杰屡屡尝试之后得出的结论,这是一个男人难以走入其心扉的女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就了她这种特异的心态。

  每当黄中杰和瞿韵白谈笑风生时他都会感觉到奇怪,为什么赵国栋这个家伙就能和瞿韵白用这样亲密的氛围谈话?

  这让他很是不解,莫非瞿韵白真有老牛吃嫩草的特殊癖好?虽然这形容有些夸张,但是瞿韵白可不是只比赵国栋两三岁,至少也在五六岁间,他不相信二人之间会有什么姐弟恋的电视情节发生,以赵国栋的人材模样的确也毋须如此下作求上进吧。

  彭晓方能从宣传部一个普通干部就调到管委会任副主任谁都清楚他背后的郭占春,据说是彭晓方的父亲和郭占春家族有些渊源,这也使得这个彭晓方能够在对管委会副主任位置争夺战中一骑绝尘。

  赵国栋的换位让黄中杰有些沮丧而又不忿,想一想这个比自己小将近十岁的家伙居然要凌驾于自己之上指挥自己工作,他心气就不顺,先前还能和睦相处,那是因为他不过是派出所长挂着副主任这个职位罢了,而现在,他却要光明正大的来领导自己了。

  赵国栋也敏感的意识到了黄中杰情绪的低落和抵触,虽然对方竭力想要掩饰。

  不过赵国栋并不在意,任何人有这种情绪都正常,换了自己也是一样,问题在于情绪平复之后如何对待,如果黄中杰一直持这种态度,即便是自己主动沟通也不奏效,那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建议撤换掉这个招商引资办的主任,一个无法和自己配合默契的下属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接下来两天的工作赵国栋和黄中杰二人就是尽可能的收集这一次与会的客商中涉及汔配和机械加工产业中的代表,并且选择出合适的人选进行主动接触,这个时候江口县作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郊县劣势便显现出来,许多稍稍知名一点的企业并没有和江口方面接触的意图,赵国栋不得不借助蔡正阳的名头来打开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