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三十五节 导师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三十五节 导师


  晚饭就安排在安原大学南门外不远的华亭酒店。

  这是一家由台湾老板经营的高档酒店,主营潮汕菜,按理说安原这边来自福建台湾那边的外地人并不算多,但是也许是物以稀为贵或者说安都市区也没两家正宗一点的潮汕菜餐厅,总之在粤菜海鲜开始风行的安都市区里这一家潮汕菜馆还算颇有名气,而且也吸引了不少闽台客人之外的本地人来品尝。

  赵国栋还是第一次品尝潮汕菜,炒乳鸽子松、油泡肚尖以及焖芦笋鲍是这家餐厅的拿手菜,再加上随配的清汤虾把和红焖鱼翅,小吃来了春饼和凤眼饺,一餐饭几个人吃下来看样子也是价格不菲。

  蔡正阳的导师裴怀远是安原大学中颇有名气的学者,不过这位先生却不像赵国栋想象中的那样清高孤傲,言谈间甚至随和风趣,大有一副入世随俗的味道,这让赵国栋很是尊重对方。

  蔡正阳在安原大学国民经济学专业研究生班学习,平素去的时间并不多,但是蔡正阳还是每每将请假条递送上去,尊师重道的规矩蔡正阳还是相当遵守的,这也让裴怀远对蔡正阳原本就不错的看法更好。

  裴怀远对蔡正阳带来这样一个小伙子来作陪吃饭很是惊讶,起初还以为是蔡正阳的子侄辈,蔡正阳的秘书他是认识的,但后来才发现赵国栋和蔡正阳竟然是平辈论交,两人关系显得十分熟络,尤其是无意间谈及国内经济发展状况时,裴怀远才感觉到蔡正阳把这个小伙子带来居然有特殊目的。

  虽然赵国栋小心翼翼的注意着自己措辞,但是裴怀远还没有花费多大精力就从赵国栋口里掏出了一些新颖的看法,国退民进,竞争性行业国家的退出,小政府,大社会,命脉型企业国家垄断。这一系列在十多年后原本会是相当正常不过的口头禅在九三年底却显得这么突兀荒谬,当然这只是在普通人眼目中会这样认为,而对于堪称安原省内颇有名气的经济学者来说,这却如狂涛一样冲击着裴怀远的思维。

  赵国栋也意识到自己的观点给这位素以开拓创思维的学者带来一些困扰,原因就是自己提前点出了今后国家经济发展地方向,历史将证明自己的观点。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极易引发无限风波,好在自己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物,但是如果这些观点从裴怀远这样的知名学者嘴里出来,只怕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赵国栋去替蔡正阳开车时,裴怀远若有所思的看着赵国栋的背影,“正阳,这个小伙子是干什么地?”

  “安原大学的学生啊。”蔡正阳笑着道。

  “噢?哪个系的?”裴怀远眉毛一动。“裴老动了怜才之意?”蔡正阳嘴角含笑,“不过很可惜,他只是安原大学经济学专业的函授学生而已。”

  “函授?”裴怀远皱起眉头。

  “嗯。他本职工作是江口县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蔡正阳点点头。

  “嗬。县级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能有如此敏锐地观察力和新颖地观点。不简单啊。安都市人才鼎盛若斯?”裴怀远显然不大相信蔡正阳地说辞。

  “裴老觉得他地观点很独到?”

  “独到说不上。他地这些观点其实在国外很多国家地经济学者早就提出过。国外期刊杂志上都有不少。算不上什么十分新鲜地东西。但是他能够切入到我们国内实际情况来分析建议。这就不容易了。就目前我国经济处于高速发展期。通货膨胀抬头。国家对经济控制力有些失控地现象。他还能提出国退民进地设想。这就不是一般学者敢说地了。当然这也许和他地身份有关。无所顾忌嘛。但即便是这样也很不容易了。”

  裴怀远摇摇头。“竞争性行业国家放开。甚至可能逐步退出这已经有了趋势。政府要作自己该做地事情。就不得不把精力从企业管理中抽出来。过多地干预企业运行只会适得其反。用市场经济规律来优胜劣汰才是正道。政府需要做好地是如何调节掌控。如何实现平稳过渡。如何保证可能带来地下岗失业者地劳动权。”

  蔡正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裴怀远和赵国栋有不少观点一致,那就是国家放开对竞争型行业,任由甚至是鼓励私营企业进入,引入市场竞争机制。有市场规律来决定企业地生存权。政府不应当将精力放在如何管理这些行业上,而只是引导。同时更多精力应当放在确保这些行业国有企业在竞争中败下阵来之后带来的各种问题,如下岗职工安置再就业问题。

  黑色的公爵王无声的滑行过来,赵国栋在路边泊好车,见蔡正阳和裴怀远谈兴正浓,也就站在一旁等待。

  “咦?”赵国栋只听得背后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有些熟悉,转过头去,却见两个女孩子站在自己身后,不是那乔珊却又是谁?

  “呵呵,乔珊妹妹啊,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怎么,出门买点东西?”赵国栋一看对方两个女孩子都是一身休闲打扮,那模样大概是要出门去购物。

  乔珊脸微微一红,这个男孩子给自己的印象很深刻,虽然言语似乎有些轻佻,但是并不令人讨厌。看见女伴狐疑的目光和对方若有若无的笑意,乔珊发现自家平素自诩为傲的矜持一下子就消失无踪了。

  “你在这儿干什么,等小鸥?“小鸥?噢,不,陪你们裴教授吃顿饭。”赵国栋怔了一怔,耸耸肩,笑了起来“顺便也倾听裴教授地教诲,咱们平时可难得听到裴教授的教诲。”

  顺着赵国栋的目光望过去,乔珊才发现大学内颇有名气的经济学者裴怀远正与一个男子在那边言谈正欢,顿时大感惊讶。

  裴怀远虽然平易近人,但是并不喜欢接受宴请,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邀请到裴怀远的,这一点在安原大学里也不时什么秘密。

  屡屡有什么所谓的知名企业家辗转托人来请裴怀远在什么君悦酒店或者协和饭店一类的五星级酒店莅临,但是都遭到了婉拒,没想到居然会和眼前这个家伙一起吃饭,这华亭酒店虽然也很有特色,但是比起协和饭店或者君悦酒店这些五星级饭店来自然没有可比性,唯一的原因大概就是邀请人了。

  见乔珊望来的目光有些怪异,赵国栋挠挠脑袋解释道:“别误会,我还没有那面子邀请到裴教授吃饭,不过是当了一陪客而已,那个人才是邀请人,裴教授是他地导师。”

  赵国栋地话语让乔珊更觉奇怪了,她学的是西方经济学,裴教授也给她授过课,除了毕业会餐之外,她还从没听说过裴怀远接受过学生地宴请,即便是那些功成名就来混研究生的也一样。“陪客也很荣幸啊,裴教授一般是不在外边吃饭的。”乔珊扬起眉毛道。

  “那我是不是该去和裴教授合合影,以证明我是有资格陪裴教授吃饭的?”赵国栋也笑了起来。

  一句话逗得乔珊也展颜微笑,俏丽的圆脸上酒窝隐现,清甜可人。

  “国栋!”听得蔡正阳招呼自己,赵国栋这才挥挥手,“好了,我该走了,后天见。”

  “后天见!”乔珊也大大方方的挥了挥手。

  钻进公爵王的赵国栋发动汽车,平稳的滑行到蔡正阳和裴怀远面前,然后下车,紧走两步到裴怀远面前,“裴教授,今天能得裴老的教诲,学生倍感荣幸,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能得垂聆?”

  “呵呵,小伙子,别这么酸,我没想到你也会这么注意国外学者们对我国经济发展的看法,嗯,还能结合自己的一些观察,不错,不过我给你提一个建议,多在经济基础学科方面的知识上下些工夫,对你会大有裨益的。”

  裴怀远也笑着道,他对赵国栋的看法也相当好,言谈间,知礼而不卑,大方但不骄狂,这样的年轻人现在也不多见。只是这个年轻人看法虽然有些深度,但是却对有些专业知识一知半解,这让裴怀远也是困惑不已,这种现象他还很少遇到,能够对国家一些政策和发展方向提出这样深度的看法和意见按理说只能是这方面的行家,但是对方显然不是。

  “谢谢裴老指点,我会努力的。”赵国栋当然清楚自己这半吊子水的本事,如果不是凭藉后世记忆,自己这点水平要想和对方探讨,只怕纯粹就是痴人说梦,而现在居然也能入法眼,还能博得些许好评了。

  “裴老,我们送你回去?”蔡正阳拉开车门道。

  “不用了,就在门前几步路,我还想散散步活动活动呢。”裴怀远摇手拒绝了蔡正阳的好意,“你们走吧,正阳,你和小赵可以多来我这里坐坐,我有搞一个研究课题的想法,也想听听你们这些实际接触者的介绍和想法。”

  “呵呵,裴老,你的召唤对于我们可是如聆纶音啊,求之不得,岂能不来?”蔡正阳笑道,“您随时打电话,我和国栋立时听候您的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