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四十一节 布局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四十一节 布局


  生活就像是一道溪流在不同的地理环境下奔行,时而穿行于涧谷中激起波澜浪花无限,时而流淌在平原上,平淡无波,如果说贸洽会还能给赵国栋带来些许新鲜快感,那么接下来正式接任开发区招商引资这一块工作之后他就发现其实生活有时候一样十分平淡。

  星期一上午就在交接过程中渡过,开发区管委会的那些干部赵国栋也大多认识,在瞿韵白主持的全管委会工作人员会议上宣布了县里关于赵国栋暂时接替因病休养的彭晓方副主任的工作后,赵国栋就处于一种茫然的状态中,彭晓方原来分管的办公室就只有招商引资办一个,手下出了黄中杰这个招商引资办主任之外还有一个副主任和三个工作人员。

  招商引资这一块工作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招商引资前期工作当然是费尽千辛万苦,但是一旦对方确定投资建厂意向,那接下来的工作就相对轻松简单了。

  两家在贸洽会中达成意向性协议的小型汔配厂主要是生产车用织物和塑料件,品种相对单一,但是却很讲究专业化生产,投资规模也不大,占地不足百亩,投资不足两百万,这样相比于签订意向性投资协议轻而易举超过千万的华阳、望塘和碧池几个区县来说,实在是太可怜了。

  赵国栋第一次意识到即便是自己拥有后世记忆对于这种事情也一样无能为力,相较于江口开发区的基础条件,华阳和望塘肯定要优越许多,无论是距离机场还是火车站的还是道路交通设施,江口都无法与华阳和望塘两县相比,而碧池区却又占着安汽集团总部所在这一无法比拟的优势。勇夺贸洽会安都市投资成果三强也在意料之中。

  好在这两个小型汔配项目的签约也算实现了自开发区管委会班子调整以来的零突破,两个来自福建地老板倒是相当积极,前期的参观和考察工作都十分令他们满意,在贸洽会上一签约之后,两个福建人就回了福建。准备在年前就要正式入场开始建厂。

  让赵国栋感到意外的是,赵长川居然也大模大样的在贸洽会上与宾州方面签订了投资建厂开发沧浪矿泉水的协议。

  原本赵长川也一直遵从赵国栋地意愿不想声张,但是沧浪县方面在贸洽会上没有取得任何成绩使得沧浪县方面的领导相当紧张,再三要求赵长川提前和沧浪县方面签订投资协议,那怕是意向性协议,以便能够向宾州地委和公署交差。

  最终赵长川也就只有硬着头皮的和沧浪县方面签署了一个投资五百万元开发沧浪矿泉水的意向性协议。赵长川也借此机会要求沧浪县方面要帮助他从县工商银行取得一百万的贷款,为了达到目的,沧浪县方面也最终同意了这一要求。

  五百万元地投资项目对于沧浪县来说已经足以让他们成为这次贸洽会上宾州地区的明星了。柳道源甚至亲自参加了签字仪式。虽然对于前来签字的年轻人相当怀疑,但是柳道源永远没有想到这个气宇轩昂地年轻人竟然是赵国栋地弟弟,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个投资者是安都人,是从上海股市上获利之后返回安原办实业的弄潮者。

  沿着国道跑了六个小时才算赶到了宾州市区,而从宾州市区赶到沧浪县上又花了一个多小时,最终抵达即将开工建设的矿泉水厂厂址所在地时,已经是下午四点过了。从安原到宾州以及宾州到沧浪县的道路状况都还差强人意。但是从沧浪县城到沧浪泉群所在的丹洲镇的道路状况就有些颠簸了,碎石路面让桑塔纳开起来都有些困难。

  看着莽莽苍苍地沧浪山区。赵国栋叹了一口气。绵延三百里地沧浪山区现在还像一个尚未揭去面纱地新娘隐藏在云雾之中。而当她真地展露在世人面前之后必将让中国乃至世界地游人为之沉醉。

  厂址选择地地点距离水源地不足一公里。周围全是茂密地森林。一条进行拓宽之后地机耕道可以直抵正在规划地厂址上。

  清冽刺骨地矿泉水让赵国栋头脑为之一清。点点头。深深呼吸了一下这来自大自然天然氧吧地新鲜空气。在这个地方生活只怕能比大都市里多活十年。但是却没有谁愿意在这里呆一辈子。再优美迷人地景色对于常年生活在这里地人们来说也就等同寻常了。

  喜新厌旧总是人们地天性。所以为什么男人寻花问柳之余总是用一个拙劣地理由来解释。家花不如野花香。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这句来自中国封建社会地经典格言似乎最深刻地把男人地劣根性给挖掘出来了。

  赵长川注意到自己兄长站在山坡上似乎若有所思。他不敢打扰自己兄长地思绪。兄长已经正式将数百万远资金交给了自己处置。而德山只是协助自己。这让他倍感责任重大。从安都回来他就正式在沧浪县工商局注册了宾州沧浪之水矿泉水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三百万元。按照赵国栋地意见。许秀芹持有股份地百分之五十。赵德山、赵长川各占股份地百分之二十。赵灵珊、赵云海各占股份地百分之五。

  这是一个标准地家族式企业。拿赵国栋地设计。为了避免日后不必要地麻烦。他地名字不会出现在任何一家赵家地实业中。

  “长川,你打算什么时候动工?”良久,赵国栋才从沉思中清醒过来。

  “开年过了正月十五就动工,三个月内完成厂房建设和设备安装调试,争取六月一号之前就要正式生产。”赵长川信心十足的道。

  “各种设备都已经定购好了?”虽然说不过问具体事务,但是赵国栋还是忍不住想要问一问。

  “嗯,部分是二手设备,但是都有七八成新,稍加调试就可以投入生产,哥你放心好了,我就是守在这里也要让这个厂子转起来。”赵长川以为兄长有些不放心,连忙道。

  “不,守在这里不应该是你,而应该是你招聘来的人!你要把更多心思放在外面,广告、销售和财务,这才是最重要的。快速消费品的关键在于销售,这一点你一定要瑾记,一旦销售出了问题,那就会坠入万劫不复境地。”赵国栋摇摇头,“其实一旦投入正常生产,这个厂子的运转很简单,交给你信任的工作人员就行了,记住,我是指可靠值得信任的人。你得把重心转移到销售和财务上。”

  看得出来自己兄长还有话说,赵长川也知趣的没搭腔。

  “你上次和我说的没错,新产品要想打开市场必须要依靠广告,而且高强度大规模的广告,除了广告创意之外,更主要的是你选择的媒体,电视、报纸以及各种活动,你都可以考虑,要搞就搞得声势大一点,只有这样才能在第一时间创响牌子,给消费者留下深刻印象。”

  印象中九四五年正是广告最为疯狂的时代,三株和飞龙的疯狂广告让保健品市场一下子炙手可热,其带来的巨额利润难以想象,而央视利用其强大的传播力量把孔府宴酒和秦池酒厂送上了天堂,然后很快又坠入地狱,疯狂的时代也造就了疯狂的企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疯狂者肯定会付出血淋淋的代价,无论它是谁。

  赵国栋还没有痴心妄想到希望尚未投产的沧浪之水就能去搏央视的广告标王,没有几千万你连门槛都迈不进去,但是借助央视的一些影响力猎取非黄金时段广告来扩大沧浪之水的知名度还是可以一试的。

  在央视要把他们传媒力量这一块显示出来之前,他们会不遗余力的展示他们的力量,而这个时候去沾沾光无疑是合适的,至于当所谓标王噱头日渐疯狂时,就没有那个必要去掺和了。

  不过在前期,赵国栋认为沧浪之水的首要任务还是在安原省打开局面,这就有赖于在安原省内媒体展开的宣传攻势了,而这一点赵长川似乎已经在着手,他甚至还从自己这里把韩冬的电话要了过去,让自己先向韩冬打一个电话。

  在某些方面赵长川的确比自己强,至少在利用种种人脉关系上就比自己更放得开。渠道方面的工作更需要提前展开,在这一点上赵长川比赵国栋想象得更要敏锐,在宾州这边厂址刚刚来得及选好址的时候他就已经在琢磨着如何在安都以及安原省内的二级城市中发展渠道商,尽可能的说服渠道商先行进货,而一旦各种媒体的广告效应爆炸开来,那就要在第一时间将自己厂里的大货全数铺到渠道商手中,使得让自己的产品迅速冲击市场,占领高度。

  “物流运输这边你联系得怎么样?”赵国栋吐出一口气,要让一家企业成功,不是光凭知道一点天机就可以的,那需要大量扎扎实实的工作。

  “德山在具体负责,我们已经联系了几家宾州的运输公司,另外在铁路那边也已经有进展,沧浪县正好处于安桂线上,平时货运量很小,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个优势,他们的货运部对此也很热心。”赵长川接上话。

  赵国栋点点头不再多言,很多事情只能做了之后才能明白其中艰辛,相信赵长川也会在这种磨砺中锻炼出来,自己也没有必要样样过问。

  啥也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