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四十二节 引子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四十二节 引子

  县委常委会议室气氛显得格外压抑,除了所有常委无一缺席之外,人大主任沈若廷、政协主席周骋怀、副县长梁建弘也列席了常委会,不过对于梁建弘来说这并不是什么殊荣,而是一种巨大的压力。

  “省上清理开发区的文件从市里已经正式转发下来了,要求在六月之前必须完成对开发区的清理裁撤工作,我们安都市除了市开发区和碧池汽车产业园区外,只会保留四个开发区,也就是说剩下的四个开发区将会在我们十个县区中竞争产生。”茅道临语音低沉,却听不出多少倾向性。

  “开发区管委会班子这半年来应该说还是取得了相当突出的成绩,尤其是周边环境整治和改善干群关系上效果相当明显,但是由于积弊甚久,短时间内要想取得突破性进展难度很大,这一次贸洽会我和卢书记以及老梁都一起到了会场,见识了各地开发区为了争夺投资项目使出的百般解数。”

  “实事求是的说,我们江口开发区管委会的干部相当敬业努力,但是我们和一些县区的距离还在拉大,这个问题也值得我们深思,那就是我们怎么才能转变思想改变作风,让投资商愿意来,来了能够留得住?这个问题值得我们在座的所有人乃至我们全县干部深思,否则我们将会在日后的发展中与其他县区的距离越拉越大!”

  王德和不动声色的点燃一支烟吞云吐雾,茅道临除了会说漂亮话其他什么也干不了,这一次贸洽会招商引资虽然管委会自我吹嘘取得了一定成效,其实又是一次滑铁卢战役,区区两三百万投资能够济得什么事?能够改变江口开发区与华阳、望塘以及麓山、长津这些县之间得差距?

  真是笑话,这个时候来空谈转变思想改变作风有个屁用。四五个月时间后省市联合清理组就要来考察,江口县开发区被裁撤几乎是板上定钉的事情,我看你茅道临如何交待!

  “为了确保我们江口开发区能够在这背水一战中打个翻身仗,我建议要进一步加强开发区管委会班子的建设,赵国栋同志在这一次招商引资会上用于挑大梁。敢于承担重任,虽然以前并没有接触过招商引资工作,但是这一次还是能够成功的协助瞿韵白同志完成了贸洽会的初步任务,所以我提议可以让赵国栋同志任管委会党委副书记,暂时分管因病休养地副主任彭晓方的工作。”

  王德和心中一凛,烟灰轻轻一抖落了下来。茅道临这是什么意思?开发区管委会工作不利。贸洽会光吹风不下雨,现在居然还提出来要让那个姓赵的小子当管委会的党委副书记?是茅道临突发奇想还是卢卫红的授意?

  他目光飞快地扫过对面郭占春脸上,郭占春毫无表情。手中的元珠笔却在面前的纸上涂画着什么。

  “老王。老郭,说说你们的意见?”卢卫红似乎也对茅道临的意见有些惊讶,皱了皱眉抬起目光道。

  “我来说说吧,开发区管委会工作是我县经济的重头戏,而这一届贸洽会在安都召开更是一次难得地机遇,论理说我们既然占有天时地利人和之便,理应取得很好的成绩。但是我没有看到开发区管委会交给我们县委县府的答卷上有什么值得耳目一新地亮点。两个小汔配厂。投资不足三百万,这样难道说就是我们辛辛苦苦准备两个月得来地结果?!”

  王德和对于茅道临已经容忍很久了。但是这一次他不打算再退让。如果说和包太平之间地关系只是意气之争地话。那茅道临就是夺位之恨了。

  如果不是茅道临从梅县杀一个回马枪。也许江口县县长这个位置就该是自己地了。但是现在自己却不得不忍痛吞下这枚苦果。他甚至可以断定当初市纪委针对自己地调查就是茅道临搞地鬼。恰恰选择了市委在酝酿县长候选人地时候出了这么一桩事。而等到事情查清楚时。茅道临已经在县长办公室里行使县长地职权了。

  “我现在甚至想要问一句。当初我们选择瞿韵白同志去开发区管委会担任主任一职是不是就有些草率?我并不是否认瞿韵白同志地能力。但是女同志有她先天地局限性。我个人一直认为瞿韵白同志更适合在条条上任职更适合。而不是去开发区管委会这种肩负着我们全县经济排头兵重任地单位。”

  “至于说赵国栋同志暂时接替彭晓方工作当然可以。但是担任管委会党委副书记一说。我个人觉得完全没有必要。一来管委会党委副书记地设置没有先例。二来我看不出他担不担任这个党委副书记对于他开展工作有多大地影响。先前彭晓方没有担任党委副书记一样不是承担起了招商引资地重任?”

  王德和凶猛地反击让常委们都有些担心会引来茅道临地愤怒。但是出人意外地是茅道临地表情却很平静。似乎丝毫没有意识到王德和语气中地挑衅味道。不但直接反对赵国栋担任党委副书记一职。而且还公然质疑瞿韵白地工作能力。而半年前恰恰是茅道临力挺瞿韵白从城关镇调往开发区管委会才在常委会上获得通过。

  卢卫红也有些琢磨不透茅道临这个时候突然提出要让赵国栋担任开发区管委会党委副书记一职是何打算。他应该清楚没有自己点头。王德和和郭占春肯定会让他所有关于人事方面地意图都要落空才对。那他为什么会突兀地提出这个不切实际地建议呢?

  “其他几位,你们也说说看法。”

  “呃,赵国栋的表现有目共睹,茅县长的建议我觉得可以考虑。”包太平虽然并不认为茅道临的建议可以的到通过,但是一来对赵国栋的印象真地不错,二来能够和王德和这个老狗唱唱对台戏也是他乐于见到的。

  “老陈?”

  “我没什么意见。只要能够促进开发区管委会工作,我觉得任何建议都可以提出来讨论。”陈肃的意见更加圆滑。

  郭占春的发言也是隐诲的表示了对开发区管委会增设副书记一职地反对,茅道临的建议就像是一封人民来信一样只是激起了一阵波澜,却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以至于卢卫红在作总结性发言时甚至连这个问题都没有提及。

  常委会终于散了。王德和和郭占春很快就在王德和办公室里汇合了。

  “老郭,彭晓方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掉链子?”王德和脸色似乎并没有因为取得了一场胜利而高兴。

  “唉,这小子大概是感觉到前景不妙,所以就用这种方法来躲避吧。”郭占春也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无奈,只是两个家族关系莫逆,他又不能丢下不管。

  “哼。愚不可及,这种方法只会授人以柄!明知道主要领导都要亲自过问,还装病不去。这不是自毁形象么?去不去是态度问题。收获如何那是能力问题!连去都不敢去,主要领导会怎么想?”王德和轻蔑的道:“我看你就别在他身上花心思了,扶不起的阿斗!”

  “唉,谁说不是呢?他入院之后三天才给我打电话,我想阻止他都晚了。”郭占春也是一脸愠怒,“不提他了,好在这一次瞿韵白他们也没有取得什么成果。否则我看卢书记只怕就真地要让他和张泰一样了。”

  “哼。我看那也是迟早的事情,不管开发区命运如何。他这种工作作风到哪里都难。”王德和摇摇头。

  “不说了,王书记。今天茅道临是啥意思,突然提出要提赵国栋当党委副书记,我看卢书记事前也不知晓,他葫芦里卖的啥药?”郭占春摸着自己微凸地脑袋有些疑惑地道。

  “谁知道?他是自寻苦果。”王德和也有些搞不懂茅道临这一手,按理说茅道临行事不应该如此草率才对。

  茅道临夹着包裹脸色平静的回到办公室,自己在常委会上提议赵国栋担任开发区管委会党委副书记的消息要不了多久大概就要传到赵国栋耳中,相信蔡正阳得知自己的这个动作也要不多长时间,这是一种姿态,成不成那是两回事何况谁也明白自己这一提议只要没有被当场否决,也就意味着留下了引子,引子么,也就是引而待发,意味着在合适的时候就会破土而出。赵国栋有冲劲,有能力,更有背景,这样的人,不上都难,自己不过是推波助澜而已。

  蔡正阳要进市委常委了,省里边的朋友得到可靠消息,宁法在省委书记季成功面前推荐了蔡正阳担任市委常委,而非原来最大热门人选副市长尹肇基,而且据说蔡正阳深得宁法地信任,两人关系相当密切。

  茅道临和蔡正阳曾经一起在省委党校地书记县长进修班中进修,两人关系还不错,只不过蔡正阳的官运比起自己来要好得多,两年不见就已经是副市长,而且即将进入市委常委,这让茅道临也是感慨不已。

  不过茅道临并不是一个多愁善感地人,坐在这个位置上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供你来长吁短叹哀怨人生,唯有不断的进取拼搏。

  蔡正阳如果真如朋友所说地深得宁法信任,那前程就不可限量,宁法是什么人,都说他极有可能在下一届担任省长甚至直接担任省委书记,三十八岁成为省委副书记,在安原省历史上可谓绝无仅有。

  蔡正阳能得这样的人物看重,进市委常委那只是第一步,或许日后就有可能是市长的人选也未可知,就凭这一点蔡正阳的面子自己也要给足。

  继续埋头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