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四十三节 瞩目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四十三节 瞩目


  把赵国栋送到了省委组织部的小楼门厅前,奥迪缓缓消失在小径转弯处。

  赵国栋轻轻叹了一口气,不能不说吴元济是个人物,自己只需要稍稍点拨一下,他就能闻弦歌而知雅意,就能琢磨出一些弥补的想法来,虽然还有些粗糙,但是这么快就能反应过来拿出想法来,一般人做不到。

  每个人的成功都非偶然,吴元济如此,王烈亦是如此。

  王烈才去玉河几个月时间,不但在玉河站稳了脚跟,而且提出的一系列城市经济发展大探讨就在玉河引发了轰轰烈烈的大讨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王烈巧妙的利用了玉河长久依赖烟草行业作为支柱的焦虑心态激发起了玉河干部群众的求变思潮,而他恰到好处的抛出了打造滇南生物产业和光电产业两翼,构筑玉河新的增长点,让生物产业、光电产业和烟草产业成为玉河经济蓬勃发展的稳定三极这一构想,在玉河市委市府内也引发了激烈的争议。

  王烈并没有单纯的否定烟草产业给玉河带来的荣光,他甚至也承认玉河在今后很多年里烟草产业依然会占据主导地位,但是他也指出,完全把希望寄托在烟草产业的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性,而利用目前玉河良好的财政状况和优良的区位优势来全力打造新兴战略产业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丧失了这个机遇,玉河这一届班子将成为罪人。

  他的讲话极富煽动力,也成功的赢得了玉河市委市府一般人的支持,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玉河经济技术开发区正式拉开了生物产业园和光电产业园两大产业园的建设和招商引资动作,而且迅速取得了成效。

  王烈前期在昆州所积极洽谈的项目却在玉河结出了硕果,仅仅是一个月内先后就有九家生物制药、生物工程、生物技术企业到玉河经济技术开发区落户,投资额度达到一点二亿元,仅此就超过了玉河经济技术开发区去年一年的招商引资金额,尤其是嘉可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这一在国内小有名气的企业落户玉河带来了相当大的影响力,连带着引入了另外两家生物制药公司,这促成了生物产业园进入了一个良性发展阶段。

  玉河市政府也前所未有的拿出了大手笔动作,单独为生物产业设立了总金额为一亿元的政府风险基金,用以鼓励和扶持到玉河经济技术开发区落户的各类生物产业企业,尤其是重点扶持生物制药、生物工程、生物环保、生物技术产业,玉河市政府甚至公开在媒体上表示将会把这个风险基金的余额一直保持在一亿元,以确保有足够的资本来支持生物企业发展。

  与此同时,玉河市政府还表示将斥资八千万元与滇南大学、滇南医科大学、滇南农大、滇南林学院四所院校共同建设中国西南生物技术研究院及其附属的实验平台和测试机构,用以打造生物技术研究基地,以确保玉河在生物产业发展上有足够的科研技术力量和人力储备,而这一构想和招聘计划也正式刊载在了《人民日报》及其海外版上,引发阵阵热议。

  这一系列动作在全国都引发了巨大轰动,一些来自美国、德国、日本、印度和国内沪江、深圳等地的企业都纷纷来函了解玉河市在促进生物产业发展的政策和基本情况,一些企业也都意向性的表示了对玉河经济技术开发区生物产业园的极大兴趣。

  印度安得拉邦首府海德拉巴所在“基因谷”地区企业,成为玉河经济技术开发区招商引资的重点对象,其中嘉可生物科技两位创始人就是曾经在海德拉巴“基因谷”的维姆塔实验室工作,然后回国在深圳创业,现在也正是王烈主动发出邀请,并给予了前所未有的优厚待遇条件,这才将嘉可生物科技从深圳吸引到玉河经济技术开发区。

  为了这个企业能够到这里落户,王烈也是顶着巨大压力,让嘉可生物科技以其获得的三项国家专利作为抵押从刚刚设立的政府风险基金中向其提供贷款两千万元,帮助其启动嘉可生物科技在玉河经济技术开发区研发中心建设,同时又协调玉河市商业银行为其提供了商业贷款一千五百万元,帮助嘉可生物科技厂区从深圳迁移到玉河之后的厂房建设。

  现在包括汉登国际在内的多家风投资金都纷纷前往玉河淘金,寻找合适的项目和企业,这也使得玉河经济技术开发区声名大噪。

  玉河生物产业的突飞猛进在全国都引发了轰动,这也给昆州方面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吴元济为此也承受了不少来自各方面的质疑,在很多人看来这些亮点原本是该属于昆州的,而现在玉河顶替了昆州站在了这个耀眼的光环下,昆州却至今没有拿出一个像样的规划来,这对于吴元济来说也是相当严峻的挑战。

  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吴元济才会有今天的邀请,他希望通过自己来帮助协调一下丁华的态度,以加强昆州市委在观点意见上的一致性。

  但是仅仅是自己帮忙协调丁华有意义么?赵国栋并不认同吴元济的想法,虽然他也很理解吴元济现在的急迫心态,也基本认同吴元济的一些观点和想法,但是现在吴元济需要做的是怎样来以理服人,怎样说服池仲文和丁华他们来心甘情愿的认同他的想法观点并帮助他去推动实施。

  这就要看吴元济这方面的人格魅力和游说能力了。

  “权军啊,你看看这篇文章,很有意思啊,《民营企业‘走出去’之思考》,我看了看,觉得这篇文章的观点很有些新意,这篇文章把对比了日韩企业,尤其是日本企业在走出去的一些好的做法以及日本政府支持这些企业走出过门到全球布局的一些做法进行了相当细致的分析,也把我国民营企业今年来的一些发展和走出去的情况进行了分析对比,还对比了我们民企和国企在走出去的一些优势,提出了一些看法和意见,我感觉这个作者很有头脑。”

  钱越安详的坐在沙发上,拍了拍手中这本《财经》杂志,杂志翻在中间,甚至用红笔勾勒了几段,还有几行字,看来是副总理对这篇文章很感兴趣,还专门做了点评。

  曾权军瞟了一眼杂志,实际上钱副总理一说这篇文章的名字时他就知道了。

  这篇文章前一段时间他就看过,是一位学界朋友推荐他看的,认为很有启迪意义。

  前两天他在和人行行长周晓川探讨民营企业走出去进行并购时怎样突破政策障碍,获得金融部门资本支持,也提到了这篇文章,两人都认同这篇文章作者的观点,那就是应该对现行的贷款通则一些条款进行修改,尤其是对并购中使用贷款资本的限制进行修改,鼓励民营企业对外进行并购,国家还应当在政策法规和风险评估以及再保险上给予大力支持。

  “副总理,这篇文章我看过,而且还和晓川行长进行过探讨,他的一些观点的确有现实意义,尤其是对民营企业走出去进行并购的战略意义和优势所在,对比国企近年来在国外发展的态势,民营企业在很多方面都更能发挥作用,对于我们国家产业战略安全风险也能起到一定的分摊平衡。”曾权军还不太清楚钱越的意图,只能谨慎的回答道。

  钱越笑了笑,“不仅仅是民营企业对比国有企业走出去的优势,更重要的是他注意到了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因为所有权的问题在海外发展的政治抵触因素可能带来的变数,观察得很细腻啊。”

  “嗯,我也注意到了,作者视野很开阔,考虑问题也很深刻,不像一般学者干部思考问题只停留于表面层次。”曾权军点点头。

  “你注意到这位作者身份没有?”钱越点头表示赞同曾权军的看法,“滇南省委组织部长,这让我很感兴趣,一个省委组织部长能有如此深邃的看法,不简单,后来我了解了一下这位组织部长的履历,这才知道赵国栋原来就是宁陵市委书记啊,03、04年两夺全国经济增速冠军的宁陵市的市委书记,难怪当了组织部长都还对经济工作念念不忘啊。”

  曾权军也笑了起来,“赵国栋我也认识五月我陪总理参加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会议时考察滇南,总理对他印象也很深,不知道副总理有没有印象,这个赵国栋98洪水时还是在宁陵担任市委常委、西江区委书记,抗洪救灾成绩显著,而且在洪水中奋不顾身独力救下一对母女,被央视记者拍摄下,传为美谈,名噪一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