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四十四节 前程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四十四节 前程


  “国栋,不赖啊,连宁书记都在问我这个一套金庸小说换来一千七百万投资的高招是谁干的,嘿嘿,这个收益回报比例是不是太高了一点?”

  蔡正阳心情显然相当好,常委之战在宁法明确表明态度之后便没有悬念,虽然市长黄元盛也提出副市长尹肇基工作经验丰富能力突出,但是在省委常委会上他的声音太弱了一些,尤其是在杨天明附和了宁法的提议之后,省委常委会便顺利通过了蔡正阳担任安都市委常委的议程。

  “蔡哥,你就别损我了,无心之举,谁知道会有这种效果?何况我也根本不相信朱国平的这种说法,如果不是江口开发区的优越条件,没有江口县政府的优惠政策以及灌口电站的丰裕电力供应,就算是我送上一百套书只怕也是无济于事的。”赵国栋搅动着咖啡杯里的方糖。

  “呵呵,商人在商言利这很正常,投资求回报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如果没有你们的表现这些投资商也许就会将项目落到碧池或者麓山,据我所知,碧池和麓山以及长津几个县区为了吸引投资已经将地价降到相当可怜的价位上了。”蔡正阳叹了一口气,“有时候我都在想,投资商如果拿下这些地稍稍作平整,或者拖延一下建设速度,然后转手出让,只怕光是地价溢价都会赚个钵满盆肥!”“蔡哥,这一样很正常,现在中西部地区基础落后,财政薄弱,你想要吸引投资商,总得有让他们动心之处,而我们现在能拿得出手的是什么?廉价的劳动力,匹配的财政税收优惠政策,这些各地都有,还能拼什么?那就只有地价了。”赵国栋摇摇头。“这实际上就成了投资商利用我们来竞价了,我一直以为光靠这些条件不够,要想吸引真正像样的投资商,干部的素质和后续的服务水平才是最重要的。”

  “说得好!”蔡正阳情不自禁的赞叹道:“沿海地区的投资商和我们内地政府官员打交道最头疼地就是办事效率,先前话说得比蜜都好听,一旦你在这里落户了,那就成了案板上的肉任我为所欲为了,你想要办一件事情。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要不就是领导不在,具体经办人员休假,这样那样的繁琐程序让这些投资者望而生畏,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样怎么吸引投资商来投资?”

  “是投资商始终要来投资。问题是可供选择的余地多了,咱就得与众不同才行,你得让投资商觉得你是专心诚意的替他着想,替他服务,只有他成功你才能有政绩。只有这样将你自己的荣辱与他捆绑在一起了,他才会踏踏实实的落下心来投资。”赵国栋轻笑起来。“我就抱着这种心态去做事,我相信能引来投资商。”

  蔡正阳目注赵国栋半晌,才使劲拍了拍赵国栋脑袋,喟然叹道:“你这脑瓜子里究竟装了一些什么?怎么全钻这些诡异的门道?”

  “嘿嘿,蔡哥,我得奋进向上啊,看你一年一个台阶。前年你还是县委书记。去年就变副市长,这不还没过年呢。又进常委了,怕是很多人都眼冒金星郁闷无比吧?”

  赵国栋狡谲地笑容在蔡正阳眼中看着就像是伺机偷吃的黄鼠狼一般。“你小子又有什么想法?茅道临在你们县委常委会上提了你担任管委会副书记,但是被搁置了,翻年努力一下,借助这一股东风,上一阶。我看梁建弘不会兼任你们开发区管委会书记多久,你们那个美女主任可能要接替梁建弘,看看你有没有机会顶替她。”

  “恐怕没那么容易吧?我可不比你,资历太浅,这一年上一个台阶还不得把我给跌死?上个副书记都会遭到这么大阻力,何况还想接任主任?”赵国栋无可无不可的摇摇头。

  “这倒也是,所以我建议你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调到市里开发区来,安都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已经正式在国家立项,虽然什么时候能够批下来还不清楚,但是我估计省市两级都在积极争取,估计不会拖太久,来这边你就可以有一个更大的舞台供你驰骋。”

  蔡正阳目光落在赵国栋漫不经心地脸上。这个家伙似乎任何时候都可以保持着一种恬淡地心态。也不知道他是天性如此。还是刻意为之?不过能够做到这个份上。哪怕是表演都很难得了。

  “蔡哥。要说去市里不动心肯定是假话。但是我在想。我去市里开发区干什么呢?那里有我发挥地舞台么?市里开发区那些牛人们哪一个没有一点后台背景。弄不好随便一个风浪就能把你给吞噬了。我不想到时候什么事情都来劳烦蔡哥。”

  赵国栋端起紫砂壶杯目光悠远地望着远处窗外。“我会去市里。但是不是现在。江口舞台虽然看上去小了一点。但是对于现在地我正好合适。有蔡哥这根大拄作靠山。在江口我也不用担心什么。在开发区里踏踏实实做点事情也能为我日后进市里奠奠基础。我可真还没在正儿八经地政府机关里呆过呢。”

  蔡正阳吐了一口气。人各有志。不能强求。何况赵国栋说得也没错。在市里开发区。稍微有个一官半职地谁没有点背景?赵国栋如此年轻。来也只有跑腿地份儿。要想上位。还不得招来多少风雨?还不如在江口开发区好生奋斗一番。若是能真地作出一点像样地成绩来。自己要调他入市里也是顺理成章地事情。“蔡哥不用一副惋惜地模样。不是有句俗语说地好么。是金子哪里都会闪光。就让我现在江口这边闪着吧。时机成熟再来安都市里闪一闪也不为迟啊。”赵国栋乐呵呵地道:“倒是蔡哥你现在入常了。不知道有什么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入常我还是分管原来那一摊子事儿。工业、交通、招商引资。如果开发区真地批了下来。我怕是又得套上一个辔头。”蔡正阳叹了一口气。“天生就是劳禄命啊。”

  “但是我看蔡哥好像乐此不疲啊。”赵国栋诡笑道。

  “废话,走到这个份上。难道说我自己说太累了需要休息?总得作出一点事业来才不枉坐在这个位置上。”蔡正阳傲然道:“日后安都市老百姓在谈及这一段时光时能记得有蔡某人一份心血也就足够了。”

  “嗯,工业和交通外加一个开发区,可谓安都市经济重头戏都在蔡哥身上肩负着啊,宁法书记这么信任蔡哥,蔡哥总得拿出一点像样的东西来堵一堵那些内心不服的家伙们地嘴才行,除了你说过地县属产权量化进行股份制改造之外,蔡哥还有什么想法?”赵国栋点点头。

  “交通,交通一直是制约安都乃至整个安原省经济发展的瓶颈。如果不解决交通问题,安都地经济就始终难以得到最大限度地松绑!”蔡正阳沉吟着道:“但是要解决交通问题却不是一件容易地事情,财政上的拮据制约着政府在交通设施上的投入,这似乎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成渝高速、柳桂高速、长永高速都已经进入紧锣密鼓的建设阶段,而西临高速带动陕西经济发展、武黄高速带动湖北经济发展的作用有目共睹,周邻几省的高速公路建设都已经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快速发展阶段,而我们安原省地高速公路却还在图纸上,堂堂偌大一个安都市竟然连一寸高速公路都没有。想起来都令人羞愧。”

  赵国栋叹了一口气,“如果说铁路是一个地区经济发展动脉,那高速公路就是主神经,唯有高速公路的发展拓展才能真正让一个地区的商贸经济发展起来,才能真正带动沿线经济的腾飞。蔡哥。如果你想要在交通上作出一点成绩,那就必须要在高速公路建设上做文章。”

  “高速公路?”蔡正阳怔了一怔。但是随即摇摇头,“高速公路的建设主导权都是省交通厅在掌握着,我们安都市并没有什么发言权。”

  “唉,我不这样认为。安原省高速公路规划也不少,安桂高速、安渝高速以及安黔高速都已经提上议事日程,其中最有价值的还是安桂高速和安渝高速,安桂高速不但可以打通出海通道。而且可以将宾州和唐江两个地区一下子串通带动整个安西南地区的经济振兴。安渝高速则可以把建阳和绵州两个目前安原经济仅次于安都的两个工业强市联系起来,打造安都----建阳----绵州----重庆经济走廊。”

  赵国栋目光悠远。“不过这都不是我们考虑地事情,要现实一点。安都市完全可以以一己之力建设机场高速公路。从平康大道末端到太平堰,也就是二十五六公里的距离,按照现在高速公路造价在一千二百万到一千八百万之间的造价,以这段公路的地质状况和拆迁费用来看,也就在四个亿之内,现在安都太平机场不是号称要打造中国内陆第一流国际机场么?想必安都市拿出这样一个设想来足以打动安原省委和民航局的领导们吧?”

  “就算省交通厅可以将高速公路建设经营权下放给我们市里,四个亿,呵呵,国栋你小子真是口气不小,安都市财政收入一年才多少,这四个亿砸进去,我们安都还搞不搞其他建设,干部教师还要不要吃饭?”蔡正阳苦笑着摇头。

  “市政府不愿意出钱,那就可以采取项目融资方式或者BOT,现在国际通行地BOT方式应该是最适合安都省情的了,机场高速连通安原经济最发达地县份华阳,又是机场必经要道,现在到机场的南延线道路破旧阻塞严重,我听说民航局已经就这个问题向安原省政府提出了交涉,正好可以借助这个机会来打破这个瓶颈。”赵国栋淡然道。

  “BOT方式?”蔡正阳沉吟了一下,作为分管交通的副市长自然也清楚BOT方式是什么,简单一句话就是一定年限的经营收费权来换取建设资金,并给于投资者一定收益。“目前我们国内好像还没有先例。”

  “怎么没有先例,广西来宾电厂不就是BOT方式搞的?那还都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只不过高速公路用BOT方式来建设经营还没有先例罢了,难道说我们安都市就不能创新开这个先例?”赵国栋满不在乎的道:“宁法书记从沿海发达地区来,他地思想比我们想象地更超前,我想这种方式来加快安都交通的发展,他肯定会感兴趣。”

  如果说前面赵国栋地话只是让蔡正阳有些动心。那么最后两句话就真地让蔡正阳打定主意要试一试了。

  “嗯,这倒是,安都为什么就不可以在全国首开先例?要想树立起安都走在改革开放前列地旗帜,那就得拿出一点破冰的勇气来。”蔡正阳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将身体靠在沙发中,显然是想要好好琢磨一下这件事情。

  “另外如果这件事情一时半刻弄不下来,蔡哥也可以搞一搞TOT方式,像安蓝公路的收费权也可以转让出去。如果成功,也可以为市政府收回一笔投资吧?”赵国栋目光落到一个走进来的女孩子身上,这不是小鸥的同学童郁么?她怎么会到这里来?

  自打赵国栋批了假日花园咖啡厅的蓝山多半是假地之后,蔡正阳就再也不去那里了,改在了这家新建的蓝湾半岛酒店,22层的高楼虽然不算显眼,但是所处位置却相当不错,正好处于梅江与花溪交汇处。坐在十八楼的咖啡厅里透过落地玻璃正好可以将窗外秀丽的两江景色一览无余。

  二胡响起来时赵国栋才意识到原来童郁是在这里来弹琴打工的,赵国栋万万没有想到蓝湾半岛这个听起来名字挺洋的酒店,居然还能在茶坊里玩弄一些国人古韵的味道,实在有些令人意外。

  “怎么样?味道不一样吧,坐惯了咖啡厅。在这里来品品茶,也是一种意境。”见赵国栋似乎有些在意耳畔传来地二胡声。蔡正阳得意的一笑,“这也是一个朋友介绍让我来试试的,我来了两次,感觉还真不错,二胡、扬琴、琵琶,有时候还有马头琴,弹奏得都很不错。”

  “附庸风雅。”赵国栋似笑非笑得瞅了蔡正阳一眼。“除了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蔡哥你还能听懂几首?”

  被赵国栋一句话噎得差点喘不过气来,蔡正阳狠狠的盯了对方一眼才道:“我是听不懂。那又怎么样?并不妨碍我欣赏我们民族音乐地精髓吧?”

  “嗯,蔡哥这话说得也是。赶明儿等我发了财,也要投资修一家民族大剧院,专门来供我们中华民族文化艺术精髓演出。”赵国栋笑了起来。

  童郁家境应该不是很好,不过赵国栋很欣赏这种自力更生的努力。每个家庭都有其特殊性,赵国栋倒是无意去多过问什么。

  “你就贫嘴吧,剧院这一类文化设施都是赔本赚吆喝地生意,连政府都不愿意在这方面耗费太多,民间投资修建那岂不是成了血本无归?”蔡正阳轻笑道。

  “生意人也好,企业家也好,不应该都只为了赚钱而赚钱,人总要有一点回报社会的心态,能够提升本地区文化艺术氛围的举措,我想并不是每个商人都会无视的。”赵国栋一字一句道:“我坚信随着社会的发展,私营经济的壮大,总还是有那么一部分拥有这种襟怀的人。”

  被赵国栋有些突兀地感慨弄得半晌没有回过神来,蔡正阳也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脑瓜子里究竟装地是什么,思维跳跃如此之大,举手投足间表露出来的气势还真有点指点江山挥斥方遒地味道,这种话恐怕就连现在能够出席全国两会的私营企业代表们都不敢轻易出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