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四十五节 年末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四十五节 年末


  春节前的政府机关无疑是最繁忙的时候,迎接上级的各种考核,应接不暇的座谈和会议,而身兼两职的赵国栋更是忙得团团转。

  县府办的考核刚刚结束,这边又迎来县局对派出所的考核,带队的副局长何凤祥看上去就像是老了好几岁,考评结束之后的席间也是二话不断,看得出来他这一年中的心情很是不顺。

  赵国栋也是有些感慨,除了给考评组的成员每个人送上一份土特产之外,赵国栋又另外替何凤祥准备了一个红包,钱不多,也就一千块,但是还是让已经有些醉意的何凤祥感叹不已。

  “国栋,你小子干得不错,春节有没有什么安排,去老栾那里坐一坐。”何凤祥唏嘘了一阵之后才道:“栾书记现在还是挺关心你的,上一次回江口也还专门提及过你。”

  “嘿嘿,不管有没有安排,何局一句话,我随时等候你的召唤,现在栾局都搬到安都市里了吧?我还从来没有去过他那里。”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和你联系。”何凤祥点点头跳上车。

  赵国栋心中也是一动,何凤祥和朱星文关系一直没有什么大的改善,现在刘胜安、邱元丰以及马鹏都很坚定的站在了朱星文一边,反倒是窦中凯因为自己的事情和朱星文有了一些隔阂,谣传王贵仁可能会提拔起来担任副局长,也不知是真是假,但是看样子很有可能,王德和东头落空西头也得找回来,就是卢卫红也不会不给这个面子才对。

  赵国栋和王贵仁并没有什么接触,也没有什么其他恩怨,但是两次竞争斗法都以赵国栋上位而获胜使得两人关系势同水火了,每一次开局务会两人相遇几乎都只能是目光交错而没有任何招呼,赵国栋不想这样,但是却也不愿意主动示好。有些时候你主动示好反而只能招来对方的轻视。

  官场上的风风雨雨的确很难说,何凤祥也曾经是朱星文的老部下,但是却是栾征远手上提拔起来,朱星文一上位就把栾系势力打入冷宫,何凤祥首当其冲,现在朱系势力刚刚站稳脚跟,窦中凯却又想要自立门户,看来这公安局里的是非还真不少。

  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赵国栋想起县里其他机关给公安局这个单位下的结论,看来还真有点道理。

  赵国栋一时间想得有些出神,汪涌泉和曲军却有些纳闷赵国栋怎么有些走神似的,“赵所,考评也结束了,何局怎么说?”

  “噢。咱们开发区所新建。这一次不列入全局考评范围。不过我估摸着就是要列入。咱们也得在前三吧?”赵国栋回过神来挥手示意回办公室。“走吧。回办公室商量一下这年该咋过。”

  回到赵国栋办公室里。窗式空调嗡嗡嗡嗡地想着。却是十分温暖。

  “赵所。这开发区管委会就是不一样。我看朱局办公室都还没有装空调呢。”曲军乐呵呵地道。

  “那咋能比?开发区多牛。也不看看是谁兼着管委会党委书记。”汪涌泉也有些艳羡赵国栋这副主任办公室地奢侈。

  “嗯。开发区今年还行。总算是打开了一些局面。昨天开发区这边也开了总结会。你们也都参加了。茅县长亲自来参加了。足以证明县上对这边地重视。”赵国栋拆开一包红塔山丢给二人一人一支。“我已经向梁县长和瞿主任汇报了我们今年派出所工作情况。梁县长和瞿主任都表示今年派出所地确相当辛苦。要给我们派出所地干警们好好考虑一下。”

  “噢?”汪涌泉和曲军两人眼睛都是一亮。谁都知道开发区地福利待遇好。眼见得还有几天就过年了。连总结会都开了。就没听见有什么风声。公安局那一份奖金也就一两千块钱。全局都一样。就指望这开发区管委会这边能给一点想头。

  “嘿嘿,赵所,梁县长和瞿主任有没有说给多少?”曲军不像汪涌泉还要假意掩饰一番内心的喜悦,径直问道。“嗯,梁县长没有明说,但是下来我问过瞿主任,她考虑准备比照开发区管委会干部给派出所干警发奖金,你们俩大概是按照开发区管委会中层干部来拿,估计能有三四千吧,弟兄伙们至少也能多拿两千。”赵国栋也是心情不错,虽然自己不在乎这两个钱,但是能够给所里兄弟伙们多争取一点额外奖金也值得高

  汪涌泉和曲军都是眉花眼笑,三四千相当于在局里大半年的收入了,难怪人人都削减脑袋往开发区里钻,也不枉今年这几个月的辛苦一回。

  “赵所,那我们所里团年安排在哪里?”

  “东宁宾馆吧,我和陆老板都说了,都给我们安排好了六桌,让兄弟伙们把老婆孩子都带来,我到时候把梁县长、朱局、窦政委和刘局以及瞿主任请到一起来,也算是咱们这开发区派出所第一年过个热闹年。”赵国栋想了一想之后才又道:“联防地奖金也要考虑,汪指导,曲军,你们看多少合适?”

  “嗯,永和那边原来年底都是给的五百,北郊那边,曲军,你们原来给的多少?”汪涌泉把目光转向曲军。

  “这个我不太清楚,原来都是齐正一个人发红包,他想给谁发多少就发多少,也不准打听,听说有的干警还不如联防拿得多呢。”曲军摇摇头。赵国栋也知道有些所长有这种作风,把联防队的亲信看得比干警还重,甚至连财务都交给联防来管,这很危险,但是却有人乐此不疲,看来齐正原来就是这么干的。

  “赵所,现在所里资金并不宽裕,买车的钱都还借着,恐怕还是得稍微省着点,这年边上虽然能收一些,但是我们也得尽早把这笔钱还了才行。”汪涌泉沉吟着道。

  汪涌泉是个实诚人。接触几个月下来赵国栋对对方也比较了解了,虽然在魄力上可能弱了一点,但是做群众工作相当有一套,应该说局里还是考虑了开发区派出所的实情替自己选了一个相当合适地搭档。

  曲军给赵国栋的印象相当好,案侦上有自己独到的一套本事,而且颇有一股锲而不舍的劲头,而且心思也相当细密,是个好帮手。自己能够把派出所的主力业务脱手,主要也就是靠他撑起。

  “汪指导,这是咱们派出所第一年,还是要好好犒劳一下弟兄们,联防们也很辛苦,今年夜间巡逻力度很大,开发区企业和建筑工地老板们也都很满意,我看就一人定在八百块吧。也好让兄弟们给家里老婆孩子有个交代。”

  赵国栋一锤定音,“至于购车钱,翻年几个大型企业就要入场建设,到时候我们派出所勤快一点,我想几万块钱不在话下。”

  赵国栋既然这样说了。汪涌泉和曲军自然也无异议,开发区派出所也迎来了一个红红火火地年末。尤其是在奖金发放那一两天里,几乎人人都是脸上充满笑容,就连晚上间夜巡时干警和联防地精神都比平常好不少。

  派出所地总结会是热闹无比,朱星文带着刘胜安和邱元丰两人参加了开发区派出所的团年会,而梁建弘和瞿韵白也应邀参加,这让汪涌泉和曲军都意识到了赵国栋的能耐,还没有那个派出所能够让三名局领导来参加团年会。甚至还有副县长参加。对赵国栋的看法自然也就又重了几分。

  孔月也终于回来了,不过她并没有按照赵国栋的意思坐飞机回来。而是挤了一天的火车才到安都,这让赵国栋很是恼怒。

  安都火车站仍然是十年前的景象。据说安铁分局已经有意改扩建安都火车南站,但是却一直没见动静,估计是要报上一级安铁局甚至铁道部。

  赵国栋将桑塔纳停到了停车场内,等待着从重庆过来地218次列车,列车在安渝线上要运行十三个小时才会到达安都,一个女孩子孤身一人在列车上颠簸,实在让人有些不放心,这也是赵国栋不愿意让孔月乘坐火车地缘故。

  天色已经黑尽了,但是火车站上仍然是人头涌动,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和公安早已经在站台广场上巡逻,虽然是北风呼啸,但是仍然有很多人滞留在广场内外,等待着能够进入候车室踏上归途。

  这里属于站前分局地辖区,每到春节期间,西广场派出所和东广场派出所加上广场以北的呼兰河派出所就是最为紧张地时段,站前分局乃至市局都要从机关中抽调大量警力来充实三个派出所,以保证春运期间有足够警力来应对滚滚而来的春运人潮。

  赵国栋来之前就给西广场派出所的警专同学程蛟打了一个电话,程蛟是安都市区人,在警专书时和赵国栋关系相当密切,一毕业就分到了站前分局西广场派出所,表现也相当不错,据说已经混到了一个片长。

  摩托车地突突声沿着一条小巷传了过来,赵国栋一眼就瞅到了一身警服的程蛟。

  “国栋!”程蛟没有下车,直接向赵国栋挥手示意上车。

  赵国栋上车,程蛟一轰油门径直向广场驰去。

  从广场一旁的工作人员专用通道程蛟把赵国栋带了进去,“国栋,我不送你了,我还在当班,这几天人都快要累死,天天人山人海,等过了这几天咱们再联系,我都和车站里的伙计们打了招呼,你接了人就直接从这边出来,免得去挤。”看着程蛟气喘吁吁的又忙着去当班,赵国栋也有些感慨,这个家伙办事还是那样认真踏实,但是对朋友却没说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