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四十八节 心太软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四十八节 心太软


  94年的春节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来到,虽然赵国栋邀请孔月到自己家中来看春节联欢晚会,但是面薄的孔月还是拒绝了赵国栋的热情邀请。

  临近春节,家家户户都在自己家里,除非明确了关系,否则没有人会莽撞的跑到别人家里呆着,而孔月现在还不想让自己和赵国栋之间的关系彻底暴露在厂里人面前,虽然包括两家人在内的很多厂里人都认可了两人的恋人关系。

  大年初一,赵国栋在开发区派出所渡过了一个异常清静的春节,除了朱星文陪着县委书记卢卫红和县长茅道临来看望了开发区派出所的值班干警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事情,企业都已经关门闭户,大部分都要等到过了正月十五才会正式开工。

  赵国栋百无聊赖的坐在管委会办公室里,初一是派出所带班,初二就该轮到自己这个副主任在管委会里带班了,一个班三个人,一个领导或者中干加上两个工作人员,主要工作就是守守电话,要不就是接待一下来访群众,不过这大过年的,就算是有反应事情的老百姓,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来自寻晦气。

  一道人影在门外徘徊良久,直到值班工作人员觉得有些奇怪,走出门去才发现是一个漂亮女孩子。

  “你找谁?”

  “请问赵国栋在不在?”“你找赵主任?他在,赵主任,有人找!”

  赵国栋正闲得全身发痒,听得有人找,三步并作两步便跑了出来,“谁?晓瑾?”

  脚步一慢,赵国栋脸色也是一连几变,最后还是化为一脸平静。“是晓瑾,来,快进来。*****”

  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毕竟还是相爱一场,酸涩之情充斥着赵国栋心间,虽然唐谨竭力想要保持着自然大方,但是相互间太熟悉的双方都同时觉察到了对方的心情激荡。

  唐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在赵国栋办公室里走了一圈。

  华丽精美的办公桌上一盆云竹,背后一排书柜中摆着一排大部头著作,一套沙发落落大方的摆在办公桌前面。明亮的大窗,雅致的窗帘,窗外宽敞地视野,无一不在向唐谨昭示着昔日的那个乡下小民警只用了一年时间就脱胎换骨了。

  唐谨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鬼使神差的搭上车来到江口,赵国栋的工作变迁并没有瞒过她多久,事实上在赵国栋安原大学那一晚之后,她很快就通过了警专的同学获知了赵国栋现在状况,酸甜苦麻辣。搅合在一起。

  “你现在看样子活得很滋润吧?”唐谨在房间里走了一圈之后才缓缓道。

  “小瑾,你今天来不是来说这些的吧?”赵国栋摊了摊手苦笑着道。

  “为什么不说?我就是想要知道你怎么在这一年里就可以脱胎换骨,为什么又会在我们家人面前表现得平淡无奇?”唐谨脸颊泛起一丝潮红,目光如炬,死死盯住赵国栋,骄傲的下颌微微抬起,就像一职待战地斗鸡。

  “你要我怎么说?工作和生活也就是这么过来,五月局里任命我为江庙派出所长,十月开发区派出所新建。我参与了竞争,然后上了,结果县里鉴于开发区治安状况复杂,为了加强开发区社会治安环境的整治和管理,就要求派出所长进管委会班子。*****我也就糊里糊涂的当上了副主任。就这么简单。”

  赵国栋地笑容中也充满了无奈和苦涩,仕途在外人甚至是唐谨眼中都是一帆风顺。但是内里危机只有自己知。

  五月大限即将来临,如果不在五月间拿出一点像样的成绩来。可以说江口开发区极有可能成为第一批被裁撤对象,就算是朱国平和花行云的建厂计划在年后就铺开,还是远远不够。

  一个只有寥寥几家企业,投资不过两三千万的开发区,不说与华阳、望塘这些产值早就过亿的开发区相比,就是麓山、广河、云台甚至长津、梅县这些县的开发区相比也是相差甚远,如何摆脱被裁撤的命运才是赵国栋眼下最关心的事情。“就这么简单?你敢说你没有别人帮忙?”唐谨咄咄逼人,语气更加凌厉。

  赵国栋已经习惯于在唐谨面前唯唯喏喏了,这一点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只要是唐谨一发怒,赵国栋自觉不自觉地就要退缩忍让。

  “小瑾,你想知道什么?”赵国栋索性坐进沙发里。

  “我想要知道你既然和刘局长都那么熟悉,为什么不让他把你调回市区?就算是你不想回市区,为什么不告诉我和我家人你有这样一位关系密切的朋友?”唐谨樱唇如火,句句话不离要害。

  赵国栋沉默半晌之后才默然道:“小瑾,刘局我也是机缘巧合认识的,并不是你们想象的奥援,或许他的存在有意无意帮了我一些忙,但是在工作上我并没有求他办任何事情。^^^^至于没有告诉你和你的家人,你觉得我们俩没有交往能够交往下去,就是因为我没有告诉你和你的家人我和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关系密

  这一句诛心之言立即让唐谨如中雷殛,漂亮的晶眸中顿时泪光闪动。

  “赵国栋,你有没有良心?难道说你告诉了我和家人这一层关系就会玷污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但是你体会过为人父母亲友对自己子女地牵挂关爱?你在江庙,我在市区,相隔八十公里,坐车要两个多小时,在我父母亲友不了解你的情况下,你说他们能不反对?你就那么高贵,甚至吝于表现一下你的优势让我父母放心把我交给你?”

  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气,昔日幕幕泛起,初恋谁又能忘记?就像那存放在心灵角落中的影像,只要一触及便会重新在眼前掠过,或许自己真的有错,但是现在还能重新再来么?

  “小瑾。我记得我们曾经约定,坚持,坚持就是胜利,但是言犹在耳,却无可奈何花落去,我想我们都努力了,但是或许还不够诚心。或许坚持不够,事已至此,夫复何言?”

  赵国栋言语间也是无限伤感。刻骨铭心地一段就这么结束?为什么自己却总是梦回萦绕,为什么总还幻想着唐谨能够重新投入自己怀抱?旧情难忘还是男人自私占有心理在作怪?

  “你地意思是我们就此别过,形同路人?”唐谨收拾起翻涌的情怀,沉声道。

  “那我们还能怎样?罗敷有夫,奈何?”赵国栋长吐一口气摇头。*

  唐谨原本滚烫地心灵渐渐平静下来,她能够看得出来赵国栋眉宇间地抑郁,只是心中所想她能如何能说出口?

  小姑遮遮掩掩地询问自己和蒋伟才进展时她就觉得有些奇怪,而后在自己的追问下。小姑才吞吞吐吐的把洗翠苑见到的一幕说出来,整个一家人都是默然无语,就连一直坚决反对的父亲和母亲的目光都变得犹豫不定,尤其是在得知自己和蒋伟才之间关系根本没有任何进展地情况下,就更是如此。

  “国栋,国栋!”

  孔月一推开办公室大门就觉察到了不对,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孩子似乎红肿着眼睛在期待着什么,而赵国栋却是一脸怅然。

  “小月?”

  小瑾,小月?唐谨只觉得胸前被重重击打了一拳。痛得她几乎要晕厥过去,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绝不能退缩决不能软弱,更不能失态,莫名的怒意让她强忍住心酸和痛楚盯住对方,“国栋。看来不是罗敷有夫。而是使君有妇啊,赵国栋。我真没有看错你!”

  赵国栋也没有料到两个女孩子竟然会以这样地方式见面,如此尴尬而压抑。

  “小瑾。这是小月。”赵国栋努力稳住自己心神,让自己神情变得自然一些,就像没有听见唐谨言语中的讥讽挖苦之意,“小月,这是我同学,唐谨。”

  孔月原本柔和的目光一下子变得锋利起来,任何女孩子在这种情况下都不会退缩,尤其是在发现对方如开屏的孔雀一般炫耀着敌意时。*

  “国栋,你警专同学?”

  “国栋,这是你高中同学还是初中同学?纺织厂的唐谨言语中的轻慢一下子刺激到了孔月,“国栋,她是怎么一回事?你以前的女朋友?”

  “以前是,现在也是!”唐谨毫不示弱,不知道什么原因让她一下子充满了昂扬斗志,至少她绝不能在这样一个工厂女工面前落了下风。

  “现在也是?我怎么不知道?”孔月脸上浮起一丝轻蔑的微笑,她见过眼前这个女子,当然是在照片上,而且她也从赵德山那个嘴巴没口子地嘴里隐隐约约听说过这个女孩子,不知道什么原因在自己和赵国栋好之前的大半年前就分手了。

  “你是什么人,需要你知道?”见对方脸上的轻蔑之色唐谨斗志更加高昂,即便是自己和赵国栋真的分手也轮不到一个工厂妹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我是什么人不需要外人知道,国栋和我自己清楚就足够了。”孔月也从来没有发现自己言语变得这样犀利。

  “哼,这句话应该我来说才对,我和国栋好的时候你在哪里?”唐谨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想要利用我和国栋之间的感情危机来作文章?做梦!”

  孔月心中一惊,但是随即定神道:“感情危机?真正的感情还会存在危机?经不起考验的感情还是早一点放弃的好。”

  被孔月这句话刺中了伤口,唐谨深吸一口气狠狠地道:“如果连起伏波折都没有过的感情那就不是爱情!”

  “是么?这是你发明的格言?”孔月目光明亮,“是不是每一对恋人都要相互伤害得遍体鳞伤才叫作体味爱情?真是笑话!”

  赵国栋只有无助的望着眼前两个舌剑唇枪斗口的女孩子,一个是前女友却又藕断丝还连,一个是现任女友,他第一次感觉到漂亮女人之间似乎天生就是敌人。

  “国栋,你告诉她,我是你什么人?难道你能否认你心中没有我?”唐谨目光熊熊掀开了一切面纱。

  “很好,我也想听听国栋对这件事情地解释。”孔月丝毫不甘示弱,表面上柔顺,但是在这个大是大非地问题上不能有丝毫的退缩容忍。

  张口结舌地赵国栋目光呆滞的望着眼前两个针锋相对地女孩子,他知道这个时候只能伤害一个女孩子去赢得另外一个女孩子,试图两头讨好两头抹平的做法只会让两个女孩子都离开自己,但是这一刻选择谁他却有些茫然。

  唐谨在自己心中无疑永远保留了一个其他女孩子无法替代的位置,初恋的青涩酸甜就像一枚梅子珍藏在自己心灵深处,偶尔舔食总是回味无穷;而孔月呢?朦朦胧胧的单相思变成了真正的恋人,看似平淡的感情存放得越久就越能感受到那渐渐散发出来的醇厚浓郁。如果自己是要选择一份平淡是真的感情,孔月无疑是最好的伴侣,但是自己能真的割断对唐谨的那一份情丝?赵国栋扪心自问,却又寻找不到答案。

  孔月汹涌澎湃的怒意和唐谨充满挑衅的目光终于撞击在一起,“赵国栋,请给我一个回答!”

  “呃,这个,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如果面对其中一个,他自信可以轻而易举的化解,但是这是三方对面,不偏不倚的回答只能是伤害所有人!

  就在孔月泪流满面夺门而去的同时,唐谨也只是冷冷抛下了一声冷哼便扭头而去。

  到现在自己也许真的需要考虑一下有没有必要再和赵国栋和好了,唐谨曾经受创的心灵伤痕再度浸出丝丝血迹。

  先前对赵国栋的种种思念仿佛一下子就酝酿成了对对方的鄙薄,短短半年他居然就敢招惹上另外的女孩子,而且看这副样子关系还不浅!

  虽然唐谨自信没有人能代替自己在赵国栋心目中的地位,只要自己稍加露出重归于好的意愿,赵国栋就会重新回到自己身畔,但是现在这样的和好还有意义么?

  赵国栋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略一犹豫竟然会得到这样一个结局,孔月夺门而去,唐谨居然也一言不发离开,这让他也是顾此失彼,当他一愣神间赶出去时,两辆适时停下的公共汽车彷佛正好是要和赵国栋作对,一辆往南下平川,一辆往北上安都市区,赵国栋敢出来时只看到唐谨登上了北上的汽车,而孔月无疑已经让了南下的客车。

  几乎没有给赵国栋思考的机会,两辆公共汽车便启动离去,只留下丧然若失的赵国栋孤独的身影站在寒风中。

  太失败了!仰躺在沙发中的赵国栋给自己下了一个结论,貌似花花肠子一肚子的自己感情上无疑是一个雏儿,怎么应对这种场合到现在他也想不出合适办法来,他不想伤害任何人,但是这恰恰伤害了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