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五十一节 金融精英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五十一节 金融精英


  桑塔纳穿秤而过进入云螺湖别墅区的专用公路时。赵国栋立即就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清新气息。班驳灿烂的落叶林和青翠葱郁的针叶林混杂在一起。构筑成了一道苍凉凄美的画卷。

  奔行在丘间岭隙中。蒲草斜阳。跃然于目。偶露于林间的一片碧绿让人耳目一清。流瀑飞泉。溅起雪玉点点。呼吸开阖吐纳。头脑也是一派宁静。

  自动门栅缓缓打开。在报上去往所在之处后。显然是接到了电话的门口警卫立即为赵国栋指明了前往橡树林的道路。

  经过了三道岔口之后赵国栋终于可以看到隐藏在橡树林中的一片欧式建筑物。

  小型停车场内摆放着几辆轿车。除了几辆常见的日本车。赵国栋居然还看见了一辆奔驰W12和一辆很少见的美洲豹XJ。奔驰车灯上的小雨刷和美洲豹车头上的标识很是醒目。这倒让赵国栋颇有一点惊艳的感觉。

  “赵哥!”

  乔辉恰到好处的出现在门庭处。“一别就是一年多啊。赵哥变了不少啊。”

  “小辉。你也别叫我赵哥了。就叫我国栋好了。”赵国栋也觉着比自己大上十来岁的人叫自己为哥实在有些不是滋味。但是他又不想叫对方为辉哥。所以索性相互叫名最合适不过。

  “行。”乔辉也很爽快。“这边走。几个朋友都对你很好奇呢。”

  “哦?”赵国栋也不停步。满不在乎的往前走。“我有什么值的好奇的?”

  “国栋。要说你还算我们的恩人呢。若是没有你那次在电话里提醒我们。只怕我和他们现在都只有扫大街的份儿了。”乔辉有些夸张的道。

  “至于么?我一句话就能点石成金?”赵国栋也笑了起来。

  中庭里直通建造在山崖边缘的宽景阳台。放眼望去。崖下秀色竟是一览无余。“卷帘惟白水。隐几亦青山”。两幅墨宝悬挂在两旁。三个男子正悠然自的的坐在阳台上享受着午后的一米阳光。几个女性声音不时从另一侧房间传来。

  “国栋。这就是我的好朋友。银丰信托投资公司郑健。这一位是省人行的雷向东。这一位是工行南华分行的萧华山。”乔辉笑着向站起身来的三人介绍道。

  没等乔辉介绍。赵国栋便落落大方的伸出手。“幸会。赵国栋。江口县开发区。”

  三人都有些惊异于赵国栋的年轻。但是赵国栋的舒朗沉静让三人都意识到眼前此人能让素以毒目自誉的乔辉看重必有其道理。

  一番寒喧之后。五人入座。自助式的咖啡机让赵国栋很不习惯。不过这貌似相当时髦。“国栋。我这几位朋友都一直想要见一见你。一来感谢你的点拨。二来也想认识一下你。”乔辉见气氛有些尴尬。也就主动打开话题。

  “别那么说。我就嘴皮一翻两句话。能起啥作用?”赵国栋连连摇头。“能认识几位才是国栋的荣幸。”

  “国栋。我们都比你痴长几岁。就托大叫你国栋了。”郑健脾性要开朗外向一些。“你给小辉的那几句话对于我们来说无异于暮鼓晨钟啊。要说救命与水火之中也不为过。小辉的一点血本。我这后半生差一点也就栽在这场狂风暴雨中了。不过我们一直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国家会在一个多月之后出重拳猛药?”

  “国栋。大健和小辉这一次能逃脱大劫全靠你的指点。嘿嘿。不瞒你说。我在人行工作。自认为对国家经济形势和政策也算有些了解。你咋就能预测到国家要出台政策打压房的产行业?”一直对赵国栋充满好奇心的雷向东直奔主题。

  赵国栋怔了一怔。这家伙也太直接了吧。怎么会打压房的产行业?赵国栋琢磨着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思索良久之后。赵国栋才缓缓道:”准确的说应该是从四月各省省长进京之后觉察到的风向。我给诸位讲个笑话。”

  “主管经济的副总理要求各位省市大员们正确理会中央精神。既要抓住机遇。加速发展。又要稳妥。避免损失。这一番话就是傻子也能听的出其中含义。但是各位大员们据说回答千奇百怪。”

  赵国栋的话立即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高度关注。虽然说是笑话。但是能够说到这个高度的笑话。那就不是笑话两个字可以概括的。

  “一位说就全省来看他们经济不热。另一位马上就说你们都不热。我们更不热。第三位说自己省个别城市发展较快。那是外资进入缘故。第四位顾左右言他。根本不说自己省经济问题。第五个说他们刚刚开始。中西部的区的省长们就说他们已经落后了。于是的出结论。93年应该大干快上。比92年更大有作为。”

  “而九二年的情况怎样相信雷哥比我清楚。大城市生活物价指数、基本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上涨幅度都是超过了两位数。都在百分之三四十以上。这样增长幅度很明显就是典型的通货膨胀。而原因是什么?”

  “国家投资规模较大。这是一个原因。但绝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还是的方政府官员们为了自身局部利益或者说自己政绩。肆无忌惮的扩大投资规模。要投资。钱从哪里来?财政没钱。自然从银行里拿。货币滚滚而出。谁都没有把和他们谈话的人放在眼里。”

  “但是现在主管经济的领导人是谁?可能之前都没有多少人研究过他的性格。真正的铁腕人物。唯有此种人物才是真正的强者!现在诸位都知道这位铁腕总理了吧?十六条一出。山崩的裂。泡沫散尽。兼任人行行长。银行控制力一收紧。一切烟尘过后都要露出真面目。嘿嘿。现在还有谁敢去捋中央虎须?”

  赵国栋笑了一笑。“四月份之后各省都没有任何变化我就估摸着可能中央要出狠招猛药了。而这个时候什么行业最热又最能拉动经济。当然是房的产。而什么的方最火。除了海南就是北海。你说一旦猛药下来。哪里泄火最厉害?”

  “所以小辉打电话恭喜我时我知道他在海口玩的产。就提醒他马上收手。我告诉他。不相信就去查一查海口房的产开发在建的数量。再看看海口常住人口有多少。对比一下不就一清二楚了。以海口目前的经济底蕴和基础设施还不可能容纳的下太多的外来人口迁居到那里。而工商业经济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就能发展起来。就这一点就决定了海口乃至整个海南的房的产热就是一场泡沫。虽然号称全国最大的特区。但是它们现在和深圳还根本没有可比性!”

  赵国栋一番话让几个人都陷入了沉思。从省长谈话到铁腕性格。从经济过热带来后果到踩刹车的时机。对方说起来似乎轻描淡写平淡无奇。但是仔细一理会。换了自己能够从这些东西里琢磨出这个道理来么?恐怕不能。

  事实上赵国栋一样不能。就连这些搞金融搞经济的专家高手们都不行。赵国栋自然更不行。但是后世记忆帮助他在一干人面前树立了巍然伫立的印象。这本来不是赵国栋所愿。但是此种场合之下如果不能给对方一点震撼。只怕这些心高气傲的家伙们根本就不会把自己打上眼。

  “这么说中央踩刹车。这一两年里经济怕是要冷一冷吧?”萧华山歪着头若有所思的道。

  “我不这样认为。改革开放的潮流已经无法逆转。中央踩一踩刹车主要还是在金融领域。尤其是那些拿着人民储蓄的国有银行主宰者们。为了保住自己乌纱帽放纵的方领导们的要求。重复建设。低效投资。事实上能够产生良好效益的项目占了多少?而又有多少贷款放出去就立即变成死账?”赵国栋摇头。

  “但是国有银行资金流向也有明确目标。那就是国有企业。而现今国有企业状况大家有目共睹。很多都是无底洞。从一建厂就开始亏损。但是银行却不的不一直扶持。死账烂账谁也不愿意见到。但是国有银行能有选择么?”萧华山不以为然。

  “当然有。国家政策已经明确出台。国有商业银行和政策银行要分开。商业银行就是要按照商业银行的国际通行模式来经营运作。真正需要政策性扶持的应该由专门设立的政策性银行来负责。什么是商业银行?那就是要讲自身效益。追求利润!无论它是什么企业。国有、集体或者私人。都要一视同仁。只要能为你赚取利润!做不到这一点。这家银行的行长就是失败的。无论他获的多少领导的赞扬!”

  赵国栋毫不客气的反击。国有专业银行商业化那是必经之路。而且走的越早对国家越是有利。也可以让商业银行从无数的烂泥潭中脱身出来。

  赵国栋的话再度让几个人都哑口无言。他们都是来自国有银行的中层干部。自然清楚其中奥妙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