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五十三节 突发事件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五十三节 突发事件

  一下午的谈话讨论显得活泼而轻松,无论是雷向东几人还是赵国栋都觉得能结识对方值得,虽然双方在各自不同的行道上,但是银行部门和政府机关从来就是紧密交织的,难免哪一天不会遇上,尤其是郑健本身还抱着一份谢意在其中。

  桥牌大概是几人比较喜欢的休闲方式,一个女性加上他们三人也就成了相当默契的搭挡,乔辉也是不喜欢那种娱乐方式,和赵国栋自顾自的在阳台边缘上聊天。

  “小辉,福建那边怎么样?”没有了郑健几人,赵国栋和乔辉之间就随便得多,虽然你只是第二次见面,但是两人却感觉到有一种说不出熟悉和随意。

  “还行。海南那边我算是成功脱身了,你没看到那副惨相,我和大健是九月才离开海口的,碰到的每个人都是一脸阴郁的菜色,到处都是停工的工地,人人相见都是欲哭无泪。”乔辉叹了一口气,一脸心有余悸,“我还有几个朋友都栽了,单位上要求他们必须要收回钱才准回去,他们就只有眼巴巴的坐在那里,等着处理掉这些水泥柱和围墙。怎么处理?谁要?几百万一亩的土地一下子落到几十万,血本无归啊!惨不忍睹!”

  赵国栋也叹了一口气,“泡沫之下隐藏是狰狞的血盆大口,谁冒险就得要有失败的心理准备。小辉,福建那边你最好别去,我不管你在那边干什么,但是我要提醒你,不要寄希望于什么人关系通天人脉宽泛,**真的认真起来,都只有一个字,栽!”

  “嗯,这一点我也知道,我不参与他们的具体运作,我不过是有些门路。倒倒手过过而已,他们都有正式的手续发票过来,我只是赚点小钱。”乔辉很自信的道。

  “既然是只赚小钱,为什么不回安原来?你以为你是踩在法律边缘上可以不湿脚,没有那种事儿,真的翻了。管你大小轻重都得裹进去。”赵国栋摇摇头,“趁早回来吧。”

  “嗯,我过年后还得过去看看,真要不稳当,我就抽身算了。”

  乔辉对于赵国栋的预言已经有一种莫名的信任了,海南事件给予他的印象太深了,十多天时间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差距,半个月前还在意气风发指点江山,半个月后就已经沦落到负债累累求死不能了。现在包里已经挣了不少。再去冒无谓地风险的确没有太大必要。

  “那最好,安原现在机会一样很多,合理合法的挣钱。晚上睡觉也踏实,何苦去刀口舔血?”赵国栋很含蓄的道,“这个年代已经不是以往那个年代了。”

  乔辉赞同的点点头,年轻时候不懂事,热血而冲动,总以为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无数次的风风雨雨让他明白这个时代经济基础才是最重要地,其他一切不过是虚幻。所以他才会断然随同郑健去海南淘金。甚至不惜将全部身家押上。

  赵国栋包里地电话再度响了起来。用眼神给乔辉了一个抱歉地示意。乔辉微笑着挥挥手。

  “哪位?我是赵国栋。”

  “你姓赵是吧?你有一个朋友想找你。据说你能帮她忙。”带有浓烈江湖味道地声音充满了金属撞击般地铿锵。安都口音。

  “你是哪一位?”赵国栋有些讶异地皱起眉头。居然有人敢以这种口吻和自己说话。真是少见。活得不耐烦了?

  乔辉似乎也注意到了赵国栋表情地异样。像是遇上了什么麻烦事。不过赵国栋并没有表现出其他地异常。他也就只是坐在宽大地藤编布艺沙发中一动不动。只是双手合叉在一起。很有点大佬味道。

  “我是哪一位你用不着知道。我问你是不是姓赵。”对方地语气已经变得有些不耐烦。

  赵国栋压抑了自己内心的闷气,气哼哼的道:“我是姓赵,怎么样?”

  “怎么样?小子你还挺拽地啊,你朋友想找你帮忙,你帮不帮。帮得了帮不了?”暴烈的声音直刺赵国栋耳膜。让赵国栋下意识的将电话拿得离自己耳朵远一些。

  “哪位朋友要我帮忙?你总得告诉我一声吧,为什么他不自己给我打电话?”赵国栋有些担心是不是房子全。貌似自己的朋友当中能够沾染上这种事情的人并不多,房子全也是因为砖厂的事情在外边跑动,赵国栋这才怀疑是他。

  “嗯,你朋友叫蓝黛,是个大学生,有没有这回事?”粗重声音叫嚷道。

  蓝黛?!赵国栋有些惊讶,她怎么知道自己的电话号码?转念一想,那天晚上吃完饭似乎自己在古小鸥的刁难下报出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蓝黛怎么会和这些人沾染上边,她不是吉林那边地人么?这大春节期间不回家,难道她还在安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满腹怀疑的赵国栋只能下意识的应道:“嗯,是我朋友,她出什么事了?她人在哪儿?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什么人犯不着告诉你,她就在我们身边,我只问你能不能帮她忙!”

  “帮忙?!”赵国栋心中一紧,虽然不知道蓝黛究竟怎么会和这些人搅在一起,但是一个女孩子春节期间还和这些人在一起,看样子也不像是自愿的,状况也可想而知,“我告诉你们,有什么事情找我就行了,有什么问题都由我来负责解决,但是我警告你们如果她有半点差错,那我会让你们明白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

  “呵呵,居然还有人来威胁我?妙哥,你听到没有,还有人敢来威胁我?!”电话里传来嚣张的声音,或许是那个妙哥发话了,赵国栋只听得对方嗯了一声之后气哼哼的道:“小子,这大过年的,我不和你计较,你朋友借了我们二十万,一句话。还钱走人!”

  妙哥?二十万?高利贷还是别的?蓝黛怎么会去借人二十万?无数疑团在赵国栋脑海中翻涌,他不怕这些社会上的混子并不代表别人也不怕,牵缠进这些事情还真有些令人头疼。

  这个妙哥多半就是上一次那个案子中牵扯地妙哥,但是曲军已经通过市局刑警支队查过了这个祁妙,的确这一年多时间里谭东并没有和祁妙有什么联系,据说谭东离开祁妙时还闹得很不愉快。双方是不欢而散的,这条线所也就断了。祁妙身上也不干净,但是大多都是一些不轻不重的东西,要不就只是怀疑没有证据。

  “没问题,二十万我给得起,但是你得让我朋友和我通话。”赵国栋冷静地回答道。

  “咦?”对方显然没有想到赵国栋这么爽快,“你等一下,等我电话!”

  先前也是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才从这个女大学生身上收出了一本电话簿,也只有寥寥几个电话。大多都是吉林那边的电话号码,没啥用处,唯一就这个手机号码。是安原本地的,手机在这年头还算是和稀罕物,能够用上的多少都有点脸面,要么就得有点真金白银。

  于是这才尝试着打了一个冒诈看看能不能蒙出一点什么来。

  “嘿嘿,你个小婊子,还真是能钓大鱼啊,二十万,啧啧,你地这个野男人还真在乎你呢。居然一口就应承下来了。二十万啊,操!哼哼,为什么刚才我们让你借钱你说借不到?!?!”

  在安都市区地一栋大厦房间内,满脸横肉的壮汉恶狠狠地盯着坐在一旁椅子里的女孩子。

  已经被连番的折腾弄得有些麻木的蓝黛只能沉默以对。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那一晚听到赵国栋提及妙哥这个人名时自己怎么就会鬼使神差的把赵国栋的电话号码给牢牢记了下来,而且还写在了电话簿上,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潜意识中就觉得赵国栋可以信赖还是赵国栋能够摆平自己的问题,她也不知道。

  但是现在却是如此,她不知道赵国栋是怎么回答这帮人地,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赵国栋似乎应允了对方的要求。这让蓝黛觉得不可思议。

  或许赵国栋是故意在敷衍这帮人还是准备以公安地身份出面解决这件事情,如果是后者,蓝黛宁肯赵国栋不要介入,那只会让自己在老家的母亲和妹弟更危险。

  “妙哥,那个家伙答应给钱,但是要和这小婊子先通话!”横肉壮汉有些讨好的向坐在房间另一头忙着玩牌的中年男子道。

  “嗯,要先通话?”妙哥抬起目光问对面男子,“猛哥,你们觉得怎么样?这女人有凯子愿意为她出钱了。但是对方提出要先与对方通电话。”

  “嗯。无所谓,这丫头的爹借的钱是真金白银。现在她爹坐牢了,她自愿揽下来由她承担,借条也是她自己打的,走到哪儿去也不怕。”坐在妙哥对面的皮茄克男子一口东北口音,“走到妙哥你地盘上就由你作主就行了,咋说咋办。”

  “崔三,就让这丫头和对方通电话吧。”妙哥瞥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蓝黛,重重哼了一声,“喂,小丫头,这么一两个月了,我们也没有为难你,每次都是规规矩矩地请你出来商量,你现在连老家都不回去,是打算赖在安都安家了不成?猛哥他们过来也两三次了,你一文钱不还,这也说不过去,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既然现在有人愿意帮你还钱,我不管你们啥关系,有人还钱就行,你和对方通电话可以,但是别耍花样,知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