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五十四节 道上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五十四节 道上

  当赵国栋再度放下电话时,眉头锁得更紧,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卷进这样一件事情中来。

  欠债还钱,天公地道,问题是蓝黛的父亲因为贪污、受贿被判十三年有期徒刑,这民事上的债务却赖不掉,而且很显然这中间有高利贷的瓜葛,而且债主是请了道上人物来追帐来了。

  在安都自己自然可以摆平这件事情,但是吉林那边自己就鞭长莫及了,蓝黛之所以把债务揽到自己身上大概也是因为担心家里人受到骚扰,这一点倒是让赵国栋稍稍对蓝黛有了些许好感。

  不过她大概也没有想到对方会一直追到安都来,以为躲在安都不回吉林就能躲得过去?她也未免太小瞧这些道上人物了。

  二十万赵国栋也拿得出来,但是一来自己身上也没有这么多现金,就是信用卡里加起来也不过十来万,二来这样不明不白出二十万血,实在有些心有不甘,他还不知道这中间究竟有没有什么猫腻呢。

  乔辉一直没有吱声,虽然不清楚具体情况,但是他知道赵国栋恐怕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只是赵国栋也没有开腔,他也不好冒昧插言。

  见赵国栋浓眉深锁,乔辉干咳了一声之后一边端起咖啡抿了一口,不动声色的问道:“国栋,是不是遇上了什么麻烦事?”嗯,是遇上了些小麻烦。”赵国栋咧嘴苦笑了一下,这算个什么事儿啊?蓝黛和自己也不过就是吃了两顿饭,而且还是集体聚餐,对方居然就认定蓝黛是自己的女人,真还以为这是三四十年代上海滩?沾包也不是这样啊。

  “哪方面的?”乔辉沉吟着问道,“我能帮得上忙么?”

  叹了一口气,赵国栋本不想让乔辉因为这些事情牵扯进来,但是现在却还真有些棘手,“嗯。祁妙你认识么?”

  “祁妙?”乔辉隼目一闪,“安都的祁妙?”

  “应该是吧,我想这安都市里也没有两个祁妙吧。”赵国栋点点头。

  “怎么了?他招惹到你头上来了?”乔辉咂了咂嘴。

  “那倒不是。好像是我一个熟人。也算是朋友吧。她家是吉林那边地。家里欠了别人一笔钱。结果家里人又蹲大狱去了。债务也就落到她身上。现在东北那边来人追债。可能是通过祁妙找到了我那个朋友。”

  “多少钱?”乔辉若有所思地颌首。

  “应该只借了十二万。现在算下来据说都是二十好几万。大概对方也知道我这个朋友拿不出这么多钱。只要求还二十万。”赵国栋郁闷地吐出一口气。“他们也没说什么。只是要钱。”

  “这么远跑来当然是要图财。应该不会对你朋友有什么伤害才对。国栋你也不必太担心。这些人不是真正地亡命徒或者绑匪。”乔辉对道上事情也很清楚。“放心。没事儿。我打个电话。”

  赵国栋点点头。“那就谢谢了。”

  “说这些就见外了。”乔辉拿出电话拨打出去:“大丰,你在哪儿?嗯,你给祁妙打个电话,算了,干脆你去一趟,把祁妙和东北那边的人以及那个女孩子都给我带过来。这件事情我来处理。我在橡树林。”

  祁妙接到大丰的电话时也感觉奇怪,大丰要过来?什么事儿,难道是为了这个女大学生?大丰哥好像不好这一口啊,祁妙纳闷地瞥了那个女孩子一眼。

  “怎么了,妙哥?”那个叫猛哥的东北汉子也觉察到了事情可能有变化。

  “妈的,真有些蹊跷,这件事儿好像不那么简单,大丰哥要过来,恐怕就是为了这个丫头。”祁妙也没有隐瞒什么。

  “大丰哥要过来?为了她?”满脸横肉的男子也是一脸惊奇。“不会吧,妙哥,大丰哥怎么会管这种闲事?”

  “我怎么知道?!”妙哥眼睛一瞪,“一会儿他来了你问他好了!”

  满脸横肉的汉子一缩脖子,不再言语。

  “这个大丰哥是什么人?”皮茄克男子皱起眉头。

  “原来也是我们这个圈里混的老大,不过这两年不怎么沾染圈里事情了,和我私人关系不错。”祁妙深深吸了一口烟,“等他来就知道了。”

  大丰哥地到来让祁妙更感郁闷和惊讶,居然是已经很久没有在安都露面的辉哥安排。祁妙自然不敢多说什么。东北人也觉察到大丰哥来的气势很足,不是一般人。也只有硬着头皮跟着走一遭。

  “辉哥!”“辉哥!”

  “小妙,有两三年不见了吧,看你这小样咋肚子也起来了呢?”乔辉在这些人面前便再无在赵国栋和郑健他们面前的谦和文雅,大马金刀的坐在长沙发中间,漫不经心的问道。

  “嘿嘿,辉哥,托您的福,这两年身子骨也还结实,就是少了点锻炼,小肚子就起来了。”在乔辉面前,祁妙也只有斜着屁股坐半边椅子的份儿,别看眼前这位辉哥文质斌斌的模样,但是道上老人都清楚七八年年前这位辉哥可是安都道上嗜血地主儿。

  “怎么一回事?这个女孩子是我朋友的人。”乔辉一句话就把事情定了调。

  “呃,辉哥,是这样一回事。”祁妙也只有硬着头皮介绍了情况,乔辉的目光也落到了东北大汉地脸上,“你说。”东北大汉从汽车一进入云螺湖畔就颇有点大开眼界的味道,虽然自衬也是走南闯北见过一些世面的人了,但是他也知道这种场合不是他们这个层次可以踏足的,而一进来这位辉哥表现出来的气势足以让自己也觉得矮了三分。

  东北大汉在乔辉的气势压制下也只有呐呐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和赵国栋所了解到的大同小异,十二万变成了二十八万欠债,鉴于欠债者的经济情况,只要能一次性收回二十万这件事情就了结。

  乔辉瞅了一眼一直坐在他一旁地赵国栋,这让所有人都意识到原来乔辉旁边的人才是正主

  “二十万,多了一点,她爹欠地债她能来背都够意思了。怎么样?”乔辉目光如炬落在东北汉子身上。

  “辉哥,这事儿我作不了主,您知道我也是奉命而来。”东北汉子语气虽然很客气但是态度很坚决。

  “嗯,我不为难你,长春,嗯。罗三儿那边吧?”乔辉思索了一下才道。

  “呃,辉哥,你认识三哥?”东北大汉讶异的扬起目光意似不信。

  “报他的电话,有几年没联络了。”乔辉也不多言。

  东北汉子结结巴巴的报出了电话,乔辉两句笑骂之后便将电话交给了东北汉子,然后一分钟不到,东北汉子就只剩下点头应是的份儿。

  “好了,大丰你带他们去把事情办了,喏。这是信用卡,知道怎么用吧?不知道?不知道让银行小姐替你弄,这是密码!”乔辉走出门。三下五除二将赵国栋早已准备好的信用卡和密码号码交给大丰,“记住把欠条收回来。”

  “辉哥?干嘛替姓赵地欠东北那边一个人情?”大丰有些不爽地道。

  “为啥?他一句话,你辉哥我今天才能衣锦还乡,要不你就只能到海口来看你辉哥扫大街了。”乔辉信口道。

  大丰一惊,“辉哥,你说啥?你开玩笑吧?”

  “哼,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么?”乔辉不耐烦的道。

  “这家伙这么本事还用得着咱们帮他?”大丰不解的问道。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谁也不是万能的。”乔辉挥挥手。“好了,说了你也不明白,去抓紧时间办完。”

  客厅里只剩下赵国栋和蓝黛二人,赵国栋挠挠头,指指沙发,“坐啊,站在那儿干什么?他们没怎么你吧?”

  “没有。”环境和局面的急剧变化让蓝黛一直紧绷的情绪顿时松弛下来,她只觉得自己全身发软,脑袋也有些发晕。站在那儿也是摇摇欲倒。

  赵国栋见势不对,赶紧两步上前抱住蓝黛。

  原本柔媚肉感的嘴唇因为缺水变得有些干涸,一两天的情绪高度紧张让蓝黛那张清丽妩媚地美靥也变得有些憔悴,虽然对方并没有怎么她,也没有限制她地人身自由,但是作为一个女孩子承担这样大地压力,在几个如狼似虎大男人注视下,就连上卫生间都倍感紧张,这个时候一旦松弛下来。顿时就有些撑不住了。

  乔辉走进来一眼就瞧见了赵国栋正好抱着蓝黛不知道如何是好。一边摇头一边笑着用手指点赵国栋:“国栋,你可真是成了名副其实地护花使者了。”

  “唉。没那事儿,她可能是先前太过紧张,这会儿一下子松弛下来有些不适应。”赵国栋尴尬地抱着蓝黛不知道该把这个女孩子往哪里搁好。

  “那边就有休息的卧室,要不今晚你们俩就在这里住下?”乔辉打趣道:“这橡树林之夜可是云螺湖休闲区最值得体味的一景。”

  见赵国栋将蓝黛放在床上,然后又替对方脱下羽绒服和皮靴,然后替对方盖上被子才走出来,乔辉忍不住打趣道:“国栋,如果我是女孩子我都得被你打动,你这副姿态似乎只有丈夫对妻子或者对男人对情人才有这样吧。”

  赵国栋拉上门回到沙发上,“小辉,你就可劲儿的洗刷我吧,谁让我这次欠你情呢。”

  “得,得,别在我面前装。”乔辉也连连摆手,“今晚就在这儿住一宿,明早咱们一起下山。”

  “算了,呆会儿我就得回去,明天还有安排。”赵国栋摇头。

  “如果你要嫌在这里和你的小美女两个双宿双飞不方便的话,我也就不拦你。”乔辉似笑非笑的瞅着赵国栋,“大健他们都还等着吃了晚饭之后再喝一杯,好好聊聊呢。”

  “好好好,我留下,行了吧?我要真走了,这黑锅就背定了。”赵国栋无奈的点头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