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五十五节 生活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五十五节 生活


  当蓝黛从沉睡中醒过来时,才发现窗帘缝隙外已经黑透了。

  觉察到自己外衣羽绒服已经被脱掉了,心中一紧,再仔细一摸索,才发现身上并没有什么异状,羊毛衫、牛仔裤都还在身上,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柔和的壁灯光线下周围环境。

  昏昏入睡前的一幕幕景象终于浮起在脑海中,蓝黛躺在松软的羊毛被中一动不动,她真想就这样一直躺下去,这种感觉实在太舒服了。

  床头柜上摆放着一瓶崂山矿泉水,蓝黛吸了一口气,慢慢撑起身来斜靠在床头上,扭开瓶盖喝了一口,清冽的矿泉水入肚有些泛凉,但是嘴里的苦涩和干涸感觉立时消失了,就连有些昏昏沉沉的脑瓜子也一下子清明起来。

  一天一夜没有合眼让蓝黛这一觉睡得格外香,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肚子咕咕叫起来才让蓝黛感觉到饥饿,她站起来,松软的绒毛拖谢穿在脚下再踩在厚实的羊毛地毯上,真有点悠悠忽忽的感觉。

  卫生间的精致豪华让蓝黛真有些不敢踏足,硕大的冲浪式浴缸,适宜的温度,加上一应俱全的洗浴用品和设施,让蓝黛有好好洗一个澡的冲动,唯一遗憾的大概就是没有换洗衣物了。

  赵国栋敲了敲门,里边仍然没有声音,他推开门,房间里灯光明亮,浴室里传来水声,赵国栋摇摇头,重新关上门,女孩子就是不一样,一起床首先就是洗漱打扮自己。

  当蓝黛神清气爽的从浴室里出来时,小茶几上已经摆放好了一份西餐,七分熟的牛排外加一份蔬菜沙拉,一杯热果汁。

  蓝黛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一边享受着牛排一边思考着,这就是生活。

  昨天自己还蹲在冰冷的房间里脚冻得发麻失去知觉。全身上下冰凉,肚子里除了一包方便面外就啥也没有,上个厕所就像是遭罪,恶臭难闻冷风直贯的公厕里脏物遍地,让你难以下脚。而现在,柔软的地毯。宽大的睡袍,松软舒适的沙发,喷香的牛排,新鲜地蔬菜沙拉,热腾腾的果汁,温暖如春的环境,这一切让人如置身梦里。

  两者都是生活,奈何差距如此之大?!

  当蓝黛从房间里出来时。赵国栋与雷向东和萧华山正为中国是否应该逐步放开对人民币地自由兑换展开激烈争论。

  赵国栋主张现阶段虽然不能放开。但是随着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地地位日渐增减。人民币扮演地角色也一样应该发生变化。人民币不应该自我封闭。而应当适时演变为地方性主导货币。然后逐渐向世界货币转换。

  雷向东和萧华山虽然也赞同赵国栋地部分看法。但是对于是否能够全面放开人民币地自由兑换持怀疑态度。认为一旦放开人民币自由兑换。必将会对中国经济体系产生极大风险。尤其是在面对国外游资热钱地投机性冲击下。这种风险就更大。

  “我并没有说现阶段就应该放开人民币自由兑换。相反我认为人民币自由兑换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实现。但是我们应当清醒地认识到中国经济从固步自封中走出来。毕将成为世界经济体系中地一级。封闭地人民币体系不符合国家利益。而随着外汇储备地大量增加。单一地美元储备风险将会越来越大。而且外汇储备过多同样不符合国家利益。一旦国际市场上风吹草动。我们外汇仅仅是汇率上地损失都会是一个天文数字。”赵国栋侃侃而谈。

  “外汇储备过多固然有其弊端。但是这是稳定一个国家金融地必要条件。一旦出现进出口失衡。外汇储备将发挥定海神针作用。”雷向东想了一想道。

  “我觉得投资美国国债应该可以减轻一定风险。”郑健插言。

  “美国国债一样存在风险,如果我们把我们外汇收益和储备都定格于美国人身上。那我们无疑就是被美国人绑架了,一旦美国经济出现衰退,那我们中国就不得不为美国人买单。”赵国栋言词异常犀利。

  “但是现在我们似乎找不到更合适的外汇投资渠道,就目前来说,美国国债是唯一可以信赖的,难道我们还能去买日本国债?”萧华山摇头。

  “并不是没有渠道,只不过现在国家还没有意识到罢了。”赵国栋摇摇头,“国外一些成长效益良好地企业,一些稀缺的或者不可再生的资源以及战略物资。都应该是我们国家走出去投资的目标。”

  “噢?”赵国栋的这个观点一下子让雷向东陷入了沉思。

  “当然这个设想现在还不现实。”赵国栋补充了一句。

  “WTO?”雷向东的反应也相当灵敏。

  “嗯。在没有加入世贸组织之前,一切都是虚妄。”赵国栋淡淡一笑。随手端起高脚酒杯抿了一口。

  “中国入关是必然趋势,但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这个问题上给中国也设置了许多障碍,连许多同为发展中国家的第三世界国家也都纷纷效仿,这使得我国入关脚步越来越缓慢。”雷向东也啜了一口酒杯中的香槟,点点头。

  “总会有僵持和妥协,中国需要入世才让融入世界,同样,没有中国地世贸组织也就不成其为真正的世贸组织。”赵国栋一边含笑道,一边招呼:“蓝黛,过来坐。蓝黛在众目睽睽之下动作显得有些生涩,就算是在T型台上只穿了比基尼装表演的她也没有这样局促过,几个男人无疑是赵国栋的朋友,他们的目光彷佛有穿透力一般投射到蓝黛身上,让蓝黛胸中心房不由自主的砰砰猛跳起来。

  “自己去端杯酒吧。”赵国栋用目光示意,这个时候他也实在不好向几位新认识的朋友解释他和蓝黛之间的关系。

  蓝黛乖觉的去端来一杯香槟坐在赵国栋身旁,那模样还真有点像一对恋人。

  雷向东几人地注意力只是在蓝黛身上略一停留就重新回到和赵国栋谈论的话题上,对于他们这些银行系统地官员来说,本单位内部气质优雅漂亮可人的女孩子实在太多了,蓝黛虽然姿色过人,但是也难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反倒是赵国栋不断抛出的新观点让他们三人兴趣盎然。

  一场小型酒会暨探讨会一直持续到十一点过几人才意犹未尽的散去各自休息,橡树林这栋别墅卧室多达十二间,十来个人住在里边也是绰绰有余,赵国栋也就和蓝黛住了两对面。

  当黎明的阳光照射到蓝黛居室地窗帘上时,赵国栋已经从别墅外地林荫小道里锻炼回来了,清晨清冷地空气让人头脑格外灵敏。也可以让人想通许多原来未曾想通透的事情,一套拳术耍下来,赵国栋身上竟然隐隐有了一丝汗意,这也让赵国栋暗自警惕,这功夫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看来自己还真要坚持不懈才行,尤其是内家养气之术,更是丢不得。

  约好下一次见面时间。赵国栋在记下雷向东几人电话同时也把自己电话留给了对方,很显然双方都给对方留下了相当好地印象,对于赵国栋来说。能够认识这样一些金融界的朋友自然是求之不得,保不准哪天就能遇上三急两难还得靠朋友帮忙度难关呢。

  赵国栋注意到郑健驾驶的正是那辆美洲豹XJ,而那辆奔驰W124居然是乔辉的座驾,反倒是雷向东相当低调,一辆不起眼的半新旧花冠轿车。

  赵国栋已经从乔辉那里了解到几人地真实身份,雷向东是省人行法律事务处的副处长,而萧华山则是工行南华分行的副行长,而郑健原来本是建行省分行地信贷部副主任,据说因为这一次海南房地产投资获利颇丰。已经隐隐被确定为要到建行安都市分行任行长一职。

  难怪郑健这个家伙对于自己的提议银政联手合作这一设想这么有信心,原来这个家伙即将要就任安都市建行的行长一职。

  桑塔纳平稳的奔行在山间公路中,淡淡的雾霭如一抹玉带若隐若现的缠绕在绿丘青坡间,坐在车上一直没有开腔的蓝黛情绪似乎一下子低落下来,只是静静的注视着窗外,彷佛在思考着什么。

  “蓝黛,你上哪儿?”

  “你上哪儿?”蓝黛沉默了一下才反问。

  “我上哪儿?我回家,回江庙。”赵国栋注意到蓝黛情绪似乎有些不对。

  “那你就随便把我丢在哪个方便的路边上吧。”蓝黛淡漠地道。

  “你怎么啦?”赵国栋一掀眉毛问道。

  “没怎么,我没地方可去。要不就只有回学校,可是学校里空空荡荡冷冷清清的,我一个人呆在那儿难受。”蓝黛目光幽邃落寞。

  赵国栋挠挠脑袋,“那怎么办?我今天有事儿,必须要回家去。”

  “你明天后天呢?”蓝黛追问道。

  赵国栋没有多想随口道:“明后天我都在安都,参加几个朋友的聚会。”

  完赵国栋才琢磨出味道来,盯着蓝黛道:“你什么意思?不是赖上我了吧?”

  “二十万,你让我怎么还给你?”蓝黛幽幽的道:“你说,我那什么还给你?”

  赵国栋一听。汗毛都竖立起来。这女孩子不是要以身相许吧?现在这是什么年代了,都还有这种封建残余思想?虽然她很漂亮。对自己也的确有些吸引力,但是想一想现在焦头烂额的自己,赵国栋就觉得头大无比,那还有心思去拈花惹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