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五十六节 改制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五十六节 改制

  “呃,我说蓝黛你可千万别想歪了,实际上我没帮你还那么多,只给了十五万,还钱的事情以后再说,你是安原外语学院的高材生,条件这么好,相信毕业之后肯定能够找到一个好工作,到时候你再慢慢还也不迟。说不定你一下子就找个百万富翁的老公,十五万也就是毛毛雨了。”赵国栋赶紧劝解道,深怕对方嘴里冒出什么生猛话来。

  蓝黛定定的看着赵国栋,她自信自己的条件不亚于任何人,即便是在安原外语学院也是出类拔萃的人物。富裕的家庭条件也给她带来了许多优越感,芭蕾、钢琴、绘画她都从小学习,若是论容貌气质,她更为自傲。

  但是眼前这个男人却表现如此奇特,似乎深怕沾染上自己,难道自己就这么不堪?蓝黛心中一种莫名的怨忿浮起。

  蓝黛怪异的眼神看得赵国栋心中发毛,良久方才淡漠的道:“我不会赖上你什么,但是我会记得我欠你的。”

  “那就好,那就好。”赵国栋心中松了一口气,嘴里也说些不着边的话,“你春节没去处?也不会老家?“

  “回去干什么?去承受那些怪异鄙夷的眼神,还是倾听流言飞语?”蓝黛眉宇间淡淡的忧郁就像是叙述一件关系不大的事情。

  想一想也是,一个女孩子家曾经有无比灿烂的家世和前程,但一瞬间就化为了泡影,父亲入狱,自己沦为贪污犯的子女遭受人白眼,邻里亲戚都冷言冷语,真还不如就呆在学校里。只是这大春节里。除了守校的的寥寥几人,像一个年轻女孩子呆在学校里的真还罕见。

  赵国栋有些踌躇,明天中午是刘兆国待客,晚上是熊正林,后天中午则是柳道源。晚上则是蔡正阳,别人都是拖儿带口。自己本是寡人一个,但如果带上蓝黛,这就有些不伦不类了,肯定也会引起其他几人的误会,实在不宜带着她。

  但是要让赵国栋硬起心肠拒绝蓝黛,赵国栋又觉得于心不忍,一个女孩子家本来家里就出了这么大地事情,心情就糟糕,这又远天远地地没个亲友,整天呆在这学校里心情只怕更抑郁。

  “你不用担心什么。你在城里找个方便的地方把我扔下去就行了。”蓝黛似乎觉察到了赵国栋的犹豫。

  “你身上有钱么?”赵国栋叹了一口气。

  “还有五十块。”蓝黛也不隐瞒什么。

  “唉。这样吧。这是一千块。你先拿着用。算我借你地。”赵国栋顿了一顿才道:“我今天要回家。实在不方便。明天若是你觉得难熬。你就给我打电话。我就带你去朋友家蹭饭吃吧。”

  蓝黛眼眸中闪过一丝不为人觉察喜悦。但只是默默地咬着嘴唇点点头。接过了赵国栋递过来地一千块钱。

  赵国栋将蓝黛送到了外语学院地大门外。空空荡荡地学校大门处蓝黛孤独地身影显得那样寥落。独在异乡。又处佳节。这份滋味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还真是够受地。但赵国栋万万不敢把蓝黛带回江庙去。那可真要惹起轩然大波了。

  “改制?怎么个改法?”杨天培小酌了一杯。放下书中筷子。剥开两颗花生米。丢进嘴里。

  古志常家地烟熏肉味道好极了。赵国栋真有些不忍释手。一连拈了几筷子塞在嘴里。这种用柏树松树枝熏出来地腊肉别有一股风味。和商店里那里所谓地老腊肉截然不同。那股独有地香味浸润进了深处。只有咀嚼在嘴里你才能真正品尝到那份独有地浓腻。

  “现在市里的政策还没有出台,我听说市委政策研究室已经有了一些初步性的指导意见,并且在年前获得了常委会地批准,现在市政府政策研究室正在按照这份指导意见细化,估计节后不久就应该有一个具体操作细则出来,市委宁书记对这一点催得很急,要求安都在企业改制试点上必须要走到全省前列,充当改革开放的排头兵,而且明确表态不要怕出问题,要勇于实践和创新。”

  赵国栋吞下这几块肉之后才慢吞吞的道,他也是在年前蔡正阳来江口开发区出席凤凰精密铸件公司投资签字仪式时才听得蔡正阳说的,蔡正阳主导着这份改革计划的推行,当然宁法是背后的主要推动者。

  “国栋,你少在那里卖关子,你还没有说到点子上呢。”杨天培瞥了赵国栋一眼,“怎么,还要吊你杨哥的胃

  “嘿嘿,我哪儿敢啊?”赵国栋笑了起来,“市里地大概思路就是要进行产权明晰化,明晰到个人,国营或者集体资产地处置通过评估机构进行评估后,在根据政府在资产中出资多少以及企业经营状况进行综合评估,拿出一部分给企业的管理层和职工,其余属于政府地一部分则既可以转让给本企业管理层和职工,也可以引入外来投资者购买股份,如果经营的确困难地,甚至可以采取半买半送的方式处置国有和集体产权。”

  “哦?”杨天培满脸深思之色,“也就是说,政府要从这些企业中退出,不在过问这些企业的经营发展?”

  “对,就是这个意思,而且看国家的大政策走势,竞争性行业国家都会逐步退出,这样一来可以激活经营者和投资者的活力,而来政府也可以获得一笔收益用来解决日益严峻的破产下岗企业职工的就业和生活问题。”赵国栋也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这种纯粹朋友间的喝酒显得十分轻松,没有谁刻意劝酒,愿意喝就喝,不愿意就撂下,也没人说你啥。

  古志常有些遗憾的看着眼前这个青年,相比之下,自己那个儿子和对方相比就像是草蛇和蛟龙之间的差别,唯一让他有些可惜的就是听说他和设备科老孔的女儿在搞对象,在古志常眼中,老孔家的女儿虽然号称纺织厂第一美女,但是自家小鸥却丝毫不逊于,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感情这东西,却得看各人,王八看绿豆----对眼才行。

  “我们江口二建司也会列入第一批改制的企业么?”杨天培若有所思的问道。

  “这要看县上,但是江口县的确被市里确定为试点县,梁建弘副县长和茅道临县长都对市里的这个实施意见很感兴趣,至于江口二建司会不会被列入第一批,还得看你们建筑行业中江口二建司够不够典型了。”

  赵国栋笑了一笑,“一般说来,效益最好的都不会被县里选中,效益最差的肯定会被列入,但是未必一次就能改彻底,职工持股可以,但是你想让外来投资者入股,如果没有一点吸引人的东西,别人也不是傻子,早就摸清楚底细了,凭什么入彀?所以那种效益凑合一般的典型也会是试点的目标。”

  “唔,这么说来我们二建司还真有些可能,一建司规模大,问题多,恐怕就是要改也没有人接手,三建司,也就是原来的桥关建司,效益还行,四建司,也就是永和建司,规模太小,效益也差,,算来算去就是我们二建司还能拿得出手。”杨天培分析道。

  “嗯,我也这么看,如果建筑行业要选目标,估计二建司可能性最大,培哥,你有啥打算?”赵国栋歪着头问道。

  “啥打算?那得看政策怎么定,二建司也就凑和能过,每年饿不死,但是也发达不了,毕竟规模在那里,加上技术人员和设备也有限,想上二级都难比登天。”杨天培沉吟了一阵才又道:“不过若是真的改制,我还是有些兴趣。如果我能掌握这个企业的决定权,我想尝试一下也算了个愿。”

  “嗯,培哥说的没错,很多事情总得要试一试才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自己不行?”赵国栋赞许道:“没说的,培哥,我支持你。”

  “你支持我?你怎么支持我?就一句话?”杨天培笑了起来。

  “嘿嘿,原来我不就说过么,二建司真要改制,杨哥你出一部分,我出一部分,古叔再出一部分,咱们就拿下二建司的控股权,培哥你来经营,我和古叔坐享其成就行。”赵国栋淡淡的道。

  “怎么把我也拉进来了?”古志常皱起眉头,“我可没钱。”

  “多少也是个心意,我就不信古叔这么多年每一点积蓄?”古志常分管后勤基建这么多年,就算他不是贪官,也该有点积蓄才对。

  “有点积蓄也被小峰那个兔崽子给折腾光了。”古志常叹了一口气,“真要我出钱,那我就只有把老家的老宅处理了。”

  赵国栋也知道古志常老家是西安的,这年头西安城里一幢老宅也能值些钱才是,如果是临街铺面就更值钱,西安也算是西北大城市,比不上安都市区,二三十万应该还是能值的。

  “古叔,你若是信得过培哥自然没说的,拿不稳,那还是不要卖祖上基业的好。”似笑非笑的赵国栋也不知道是在劝还是激。

  “你小子!”古志常也只是笑了一笑,他和杨天培这么多年的关系,信不过还能相交这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