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六十二节 微妙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六十二节 微妙

  “不,副政委,马鹏改任副局长。”朱星文摇摇头,“王德和大概还是担心茅道临作梗,副政委只需要常委会一过,组织部任命就行了,副局长县长办公会还得过一次。”

  “难道说茅县长还能不执行常委会的决定?”赵国栋意似不信。

  “嘿嘿,国栋你还年轻,不懂,茅县长当然不会不执行,但是拖上一两个月两三个月总可以吧?何况冯东华一心想要推张德才,这被王贵仁给抢了,心中能舒服么?保不准就要和茅县长联手放一放,这也是县政府这边的权力,卢书记也不会去因为这个和茅县长闹不愉快,毕竟他对王德和也有了交待,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但是王德和怕啊,他怕夜长梦多啊。”

  朱星文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他也耍了一点小心思。

  王贵仁能力有限,真要当个副局长自己也担心既不能服众,也拿不下来,当个副政委,管管纪检也就凑合了。他在王德和面前稍加点拨,王德和也觉得只有如此最保险,万一那茅道临真要硬着脖子半天不讨论,那他总不能为了这件事情求卢卫红去和茅道临打招呼吧?

  “嘿嘿,下一次,我见到王贵仁还不得行礼致敬?”赵国栋轻笑起来。

  “你小子,还嫌损人不够?我看就算是王贵仁上了,也未必愿意来你这边找气受。”朱星文也笑了起来。

  “朱局别那样说,我对所有局领导都很尊重。”赵国栋掏出中华递了一支过去,然后殷勤的递上打火机点燃,“江庙老廖昨天来我这边坐了一坐,他儿子在县罐头厂,工资都发不起了,我想找梁县长和瞿主任说一说。看能不能把他家老大调到我们开发区来开小车,反正也是工勤编制。”

  朱星文一怔之后,满意的点点头,拍了拍赵国栋的肩头,“嗯。国栋这事儿做得不错,老廖也是咱们局里老人了,任劳任怨,能帮一把就帮一把。我看他这一两年老得挺快,多半就是为他家老大的事情,一会儿我在和老梁说一说。”

  “朱局,恐怕还得和人事局说说才行,人事局田局长听说人有些傲,一般人的帐都不买,但听说和朱局你是原来一个连的战友,你给帮忙说一说。估计也就能成了。”赵国栋笑着道。

  “嗯,老田这个家伙就是牛脾气,当兵时都叫他田牛娃。不过他要是不给我这个面子,他就是一头牛我也得按着他在田里喝水。”朱星文也咧着嘴巴笑起来,“放心,我给他打个电话,敢不买账?!”

  “廖指导解决了这件事情。也算除去了他一大心事。”赵国栋听得朱星文说这种话也知道朱星文肯定有绝对把握。心中也是放下大半。

  “嗯。老廖年龄地确大了。精力也有限。我想让治安科地叶乘龙去江庙。”朱星文随口道。

  “嗯。叶科长在刑警队干过。也在派出所和治安科呆了这么久。肯定没问题。”赵国栋点点头。他知道朱星文肯定还有下文。

  “老汪让他去桥关怎么样?”朱星文顺口问道。

  “现在安蓝公路已经进入后期施工了。桥关那边也算平顺。老汪应该没问题才对。”赵国栋心中一松。汪涌泉一走。开发区派出所指导员就空出来了。曲军可以接任。袁振勇也有机会。

  似乎觉察到赵国栋心中所想。朱星文笑了起来。“你小子倒挺会护犊子啊。曲军和袁振勇才跟你多久。就这么卖力地为他们邀功请赏?”

  “嘿嘿,朱局,我不也想图个轻松么?管委会这边事情这么多,派出所我是真顾不过来了,曲军和袁振勇要能帮我撑起,我也可以脱手,朱局你也可以放心啊。”

  “哼,脱手,只要你一天还兼着开发区派出所长你就别想给我脱手!”朱星文哼了一声,“曲军搞案子我信得过,

  就在赵国栋和朱星文相谈甚欢的时候,卢卫红和茅道临两人也很难得有这样好的心情和这样地环境聊天。

  “老茅,管委会这一次成绩不小,瞿韵白和赵国栋还有卜远配合相当默契,不但招商引资成果颇大,而且我看开发区基础设施建设进度也很快,原来我还一直担心这三家广东企业一进入,我们开发区内成片的地块就没有像样的了,真还再有企业看,我们就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了,结果昨天我去看了看,北郊大圣村那边地道路框架已经拉出来了,就等路灯和下水管道的铺设了,还行,卜远这小伙子我们没选错。”

  卢卫红心情相当好,说起话来也就没啥遮掩。

  “嗯,的确如此,赵国栋和卜远这两个年轻干部看来县委是选对了,总有些人在背后说年轻了,没有经验,要出问题,要出什么问题?能出什么问题?只要不是这里出问题,我们就要允许别人犯错误!”茅道临指了指脑袋,“我看是这些人这里有问题,狭隘偏见,甚至带着私心和有色眼睛看问题。”

  “开发区管委会作出的成绩已经足以让这些人闭嘴了,我想赵国栋这个挂职副主任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组织部去考察了,完全合格。”

  卢卫红也点头赞同茅道临的话。他这段时间对王德和也有些看法,春节刚过就带着郭占春来汇报人事调整问题,他分管党群这也正常,不过公安局班子才调整完不到一年,又要调整,摆明是要让他那个侄儿上位,这让卢卫红相当反感,但是考虑到王德和只有一年时间就要退二线了,他又不好推托,只好含糊其辞的应承下来。

  “卢书记,我还是年前那个意见,赵国栋这个同志虽然年轻,但是政治上和工作上都相当成熟,从贸洽会和这几次的招商引资工作表现上就可以看得出来,应该给他压压担子。”茅道临神容严肃。

  “年后我们县里还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市委宁书记相当关注的企业产权量化和改制地工作,这项工作相当复杂,而且牵扯面很广,涉及方方面面得利益,我们江口既然被确定为试点县,恐怕在这上边也得作出一点成绩来才行,否则难以向市委市政府交差,我想老梁的工作重心得放在这上边来,开发区那边顶多也就只有挂着了。”

  “你是说让赵国栋任开发区管委会党委副书记?”

  卢卫红立即就听出了茅道临的言外之意,但是茅道临说地的确有些道理,国有企业改制和集体企业的产权量化暨改制,这涉及很多人利益在其中,稍有不慎就会引发无线风波,但是市委宁书记对这项工作极为重视,年前几个会议上都专门谈及这个问题,要求试点县必须要拿出魄力和智慧来,作好试点,梁建弘现在分管工作本来就很多,真要陷入这项工作中去,基本上就不可能再有精力来管开发区这边了。

  “嗯,我就是这个意思,瞿韵白主管全面,赵国栋和卜远协助他工作,但是赵国栋毕竟年轻了一些,给他压一压担子一来可以加快他成熟起来,而来也可以方便他更好的开展工作。”茅道临点点头。

  卢卫红对于赵国栋印象也相当不错,就算是没有那一次雷钊的电话,他也觉得赵国栋是个值得一用的人才,只是上一次茅道临提出来这个意见时,王德和和郭占春态度很坚决,如果再提出来,两人又反对,那就有些棘手了,即便是自己支持茅道临强行通过,只怕也会引起很多副作用。

  见卢卫红沉吟不语,茅道临也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他也不多说什么,只是淡淡补充了一句,“节后本来就要研究人事问题,我想连同这一批放在一起来研究讨论,以赵国栋的表现,应该没有人说三道四才对。”

  这一批放在一起来研究讨论?卢卫红眼睛一亮之后笑了起来,老茅这个家伙看来也是盘算得精啊,看来王德和的上蹿下跳也没有瞒过他,嗯,一起上常委会研究,要么一起过,要么都别过,这老茅是把王德和算准了地,难怪这两个老冤家是针尖对麦芒。

  卢卫红也清楚茅道临这样强推赵国栋,绝不仅仅是因为赵国栋能力出众成绩突出,既然有人能托雷钊帮忙向自己打招呼,当然也可以另外寻人托到茅道临身上,这他都能理解,毕竟处在这个位置上在所难免,也不是什么大不了地超出原则的事情,何况赵国栋表现地确也很优秀。

  “嗯,我觉得可以考虑,瞿韵白一个女同志,是需要一个强硬一点的副手来配合支持他开展工作,开发区正处于关键时刻,一切都要从实际工作需要出发,只要有利于工作地,我们县委县府都要坚决支持。”

  卢卫红终于松了口,这让茅道临终于松了一口气,自己如此卖力的为赵国栋鼓劲儿,也算对得起蔡正阳的瞩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