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六十三节 稍安毋躁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六十三节 稍安毋躁

  工作总是有起有伏,江口开发区费尽心机拿下了广东客商这一笔投资之后,事情似乎一下子就变得柳暗花明起来。零点看书

  黄中杰派人盯着的凤凰精密铸件和千山汔配都已经正式动工开建,虽然赵国栋很想推荐杨天培的二建司,但是毕竟不属于自家分管工作范围之内,江口一建司和四建司最终揽下了两个企业厂房建设项目,并在盛大的开工仪式后轰轰烈烈的动工了。

  广东这三家企业前期运作也是紧锣密鼓的进行,力争要在三月中旬投入施工阶段,鉴于江口这边的情况,广东三家企业也委托开发区管委会来帮助他们选择合适的企业来承建。与此同时,在朱国平和花行云的引荐介绍下,又陆续有四五家企业来签订了意向性投资协议,羊群效应开始显现。

  在赵国栋的建议下,江口开发区管委会门口又重新悬挂起了一个安都汔配产业园区管委会的牌子,只不过这块牌子没有经过任何部门批准,而是采取了向县委县zf报备的手法耍了一个花招。

  在郑健介绍的市分行副行长郭动的牵线搭桥下,赵国栋迅速的和县建行搞了一次声势颇大的政、银、企直通车座谈会,与会的除了开发区管委会和县建行之外,县信用合作联社在最后也加了进来,另外一头自然是十多家已经入开发区或者说即将进入开发区的投资企业。

  应该说在赵国栋的刻意经营下,这场直通车见面会开得还是富有一定成果的,尤其是在针对一些企业在后期建设资金缺乏问题上,县建行和县信用合作联社都表现出了相当诚意,针对一些企业提出用设备和土地进行质押贷款以加快企业发展建设的具体问题,县建行和县信用合作联社也表示可以具体问题具体处理,将全力推进和保障企业的正常建设发展。

  县建行和县信用合作联社的这一表态也算是开了一个好头。

  在前期的相当长一段时间中,银行部门一直对这些正在兴建地企业采取拒而远之的态度。认为这些在建企业在尚未真正投产见不到其发展前景的情况下不属于金融部门地贷款扶持对象,尤其这些企业大多属于来自外地的乡镇和私营企业,在信用上更是空白。贷款带来的风险相当大,但是在开发区管委会的极力促成下,几家规模较大的企业还是和两家金融单位在合作问题上有了一些进展。

  当然其间县上主要领导的频频表态和施压也起到了一些作用,如果能够营建一个良好地融资环境,这无疑也可以为江口开发区的后续发展带来相当强大地动力。

  “李行长,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是担心突破了政策还是风险太大?”

  这已经是赵国栋第三度与这位县建行的行长打交道了。不能不说这个家伙比泥鳅还滑,当着县委县zf领导胸脯拍得山响。信誓旦旦一定要为江口开发区企业发展提供最畅通的融资渠道,但是一回到具体问题上,这个家伙就开始顾左右而言他了。

  “嘿嘿。老弟。我也不瞒你。要说风险。哪一笔贷款都有风险。要以我地专业目光来看。这几家企业规模够大。而且又是和安汽大宇配套地企业。我相信在还贷能力上不会有很大问题。”县建行行长李安民也算是在银行系统中沉浮了多年成精地角色了。见赵国栋这般执着而诚心。也就不再遮遮掩掩。

  “至于政策么?地确。我们国有专业银行在对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贷款上有红线。但是现在属于改革开放地年代。逾越红线也可以用探索这个冠冕堂皇地理由来解释。改革开放么?还不就得要求大家在创新和突破上做出一些有益地尝试来?”

  “那李行长你还在担心什么?要说这几家企业在江浙那边总厂都是规模很大。信用也相当良好地企业。而且安汽大宇合资已经进入实质性地建设阶段。规模看样子只会大不会小。这些配套企业地前景也相当美好。还贷能力不容置疑。如你所说贷给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也可以用尝试探索地借口来解释。那你们建行为啥就是不愿意和这些企业进行实质性接触呢?”

  赵国栋对此大惑不解。李安民也算是说得很直白透彻了。既然没啥顾忌。还在这里忸怩作态干啥?难道非要按照所谓地一些******来返点吃回扣?自己可是郑健介绍给他地。就算是要吃点回扣他也不会当着自己明摆出来而应该和那些企业主交涉才对。

  “老弟。我们和你考虑地不一样。你只看到了具体地东西。我们还得看其他一些外界因素。”

  李安民也在琢磨是不是该把这些底细透一透给对方。市分行主要领导易人地风声早在去年年底就传得沸沸扬扬。现任行长年龄已经到点。即将退二线。有说现在地副行长中一个接任地。但郭行长新上任。资历太浅不在其中。也有说从其他市分行来人接替了。当然也有传言说由省分行来人接任。而省分行中来人接任中最有力人选无疑就是那和郭行长关系密切地郑健郑主任了。

  “嗯,李行长,你也了解我这个人不是一个咋咋呼呼的人,接触这么多次,我姓赵的人品咋样你也清楚,若是真无法逾越的障碍我也不会为难你,只是兄弟我接着这工作,省里五月大限只有两个月时间了,如果不能拿出像样的成绩,咱们这江口开发区裁撤就摆在眼前,兄弟心里是急啊。”赵国栋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又替对方斟满。

  ”唉,我也知道你难过,这才多久,你都成了咱们行里的熟人了,连门卫都知道你是开发区的赵主任了。”李安民也苦笑。

  “兄弟,既然是郭行长介绍你来的,想必你也和郭行长很熟,有些事情我也不瞒你,咱们市分行主要领导马上要换人,当哥的也不得不小心些啊。这贷款一事,原本也是我们的权力,像县里领导这么重视,你我也算是投缘,贷了也就贷了,但是现在时候不一样啊,如果领导一换人,难免就会有新领导一帮嫡系要跟来,这个时候若是谁有点小差错,说不准就成了领导换人的最好借口啊。”

  原来如此!

  赵国栋就说怎么这家伙看起来不像是一个装疯卖傻的角色,几次接触下来感觉人虽然精滑了一些,但是还算投缘,可就不接触实际问题,原来是这个问题在作怪。

  这也难怪,原本国有银行在贷款给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上就有许多限制,主要领导易人,必然会涉及下面人事调整,尤其是银行这种垂直管理系统,更是不受地方zf的影响,如果不受领导看重,这个时候任何一点小差错都有可能成为领导动你的最好理由。

  “唔,原来是这样,那李行长,你们市分行主要领导什么时候能够确定下来?”赵国栋叹了一口气,如果是这样可真就有些麻烦了,如果一月两月他们领导都确定不下来,那过了五月再找建行也没有多大意义了。

  “兄弟,你也别急,说实话我比你还急呢。”李安民微微一笑,“别看我们走在这位置上风光无限,真要领导不中意你,一纸调令,让你会市分行那个旮旯角落里去呆着你也只有灰溜溜的裹着铺盖卷儿滚蛋,咱们做事也不得不小心一点啊。”

  “那你们分行行长有没有确定人选了呢?”赵国栋琢磨着道。

  “候选人倒是有几个,但是谁能上就不清楚了,看起来个个都是有些背景能力的,谁上谁下都正常。”李安民摇摇头。

  “那李行长你估摸着大概啥时候能明朗?”赵国栋需要一个明确的时间底线。

  “嗯,不好说,不过我判断不会超过三四月份吧?毕竟主要领导不确定,对于我们下边的工作也有影响。”李安民含糊其词。

  一顿饭下来赵国栋也总算明白为啥建行在这方面如此畏畏缩缩,也算物有所值。

  “郑哥,你们市分行行长人选确定下来没有?”赵国栋虽然从乔辉那里隐约得知郑健极有可能出任安都市建行的行长,但是毕竟那只是一种可能,至少郑健从没有这方面的表现,他得探探底,如果没戏,趁早另打主意。

  “噫?你问这个干吗?”电话中的郑健语气显得很惊讶。

  “妈的,兄弟遇到麻烦了。”赵国栋把事情原委详细讲了一遍,叹了一口气,“关键时刻遇到这种事情,你说兄弟我衰不衰啊,看我这么积极,别人都还以为是我私人要贷款呢。”

  “呵呵,这也难怪,李安民坐在那位置上把细谨慎一点也正常。”郑健在电话中声音显得很轻松。

  “那我不就空欢喜一场了,如果等到你们市分行的领导四五月在上任,我这边黄花菜都凉了。”赵国栋逼了一句。

  “嘿嘿,国栋,你别小看这些沿海过来的企业,沿海那边融资渠道比我们这边宽松许多,民间借贷十分盛行,所以你也别太担心他们的资金问题,这一点我比你清楚,至于分行领导易人的事儿,我想很快就会明朗化了,稍安毋躁吧。”

  郑健一句稍安毋躁让赵国栋立即体会到其中一闪即逝的含义,收到,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