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六十五节 饥不择食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六十五节 饥不择食

  “说得好!”卢卫红没等茅道临说话便插言了,他扫视了一下周围众人,沉声道:“梁县长分析得相当透彻明晰了,现在不是论功行赏的时候,只有四十五天时间了,诸位,想一想压在我们肩上的担子,想一想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任重道不远,奋战五十天!”

  “我不想就具体措施手段来多说什么,各单位主要负责人都在这里,应该明白这一次开发区生存对于我们江口县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我撂一句狠话在这里,如果由于我们某个具体单位工作不力而导致出现了什么差错,最终影响了开发区发展建设致使开发区被裁撤,主要领导要引咎辞职,如果不辞职,县委将研究给予免职!”

  这一番话可算得上上江口县有史以来开天辟地最强硬的一次表态,从卢卫红铿锵有力的话语声就可以听出来,这绝不是戏言!

  在座各单位的一把手们顿时都窃窃私语起来,显然对于卢卫红的这番表态震动不小,这也就意味着开发区如果真的被裁撤的话,保不准恼羞成怒的县委就要找一两个单位来开刀,但这种公然的**裸的挑明,却是在座众人从来没有经受过的。

  几乎是开发区工作汇报会一结束便紧接着开了县委常委会,会上以极高的效率通过了关于赵国栋任江口县开发区管委会党委副书记和王贵仁任县公安局副政委的决定,在常委会上,无论是茅道临、包太平还是王德和、郭占春都没有就某个问题进行多余的争论。

  谁都清楚现在县委县府地主要注意力集中在了五月下旬省上的开发区考核评查小组来江口评查这一重大事务上。拿散会后郭占春对王德和话来说,如果开发区一旦被裁撤,那赵国栋大概就要破江口县历史记录,他将成为担任时间最短的实职副科级干部。

  赵国栋在接到任命的通知时也没有多大兴奋。原因很简单,现在是争分夺妙地时候。多签下一家企业入区就会在五月下旬的评查组那里多一点分量,多建设一条道路多安一盏路灯也能为江口开发区多争取一点印象,整个开发区地干部也都像上足了发条的机器一般疯狂的工作着,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自觉不自觉的被那种凝重紧张地气氛所笼罩。谁都知道一旦被裁撤,等待这一干人的将会是什么结局。

  如果说江口开发区没有一点希望,那干部们也可以破罐子破摔,问题在于入围希望很大,但是又随时可能出局,那就不由得让大家玩命的拼一把了。

  这一段时间里赵国栋甚至连江庙都没有时间回去。带着招商引资办几个人四处奔波,只要有一点可能,都要千方百计的去和投资客商见见面,拉拉关系,项目办那边他已经彻底扔给了娄枋,只有一句话,所有已经签署了协议的项目必需要在规定时间那开工投建,否则他这个项目办主任就会被直接拿下。

  五月的天气已经渐渐开始热了起来。忙完了最后一件事情。赵国栋才发现已经是晚上八点过了,招商引资办和项目办地几间办公室都还亮着灯。赵国栋伸了一个懒腰。

  赵国栋站在窗外看了看,几个办公室里的人都还在准备着资料。黄中杰正在交待着孙琴什么事情,娄枋则在仔细的审阅着材料,看样子各人都在按照各人的工作进行,这让赵国栋很满意。

  黄中杰和娄枋前期还有些不太配合。但是很快就完全融入到了自己指定地工作计划和节奏中来了。而两大办公室地工作人员也自然而然地跟进。

  这两个月来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好地效果。应该说也与这帮人地努力有相当大关系。赵国栋不想谦虚。如果没有自己相出地一些路子和上边给地一些消息线索。江口开发区不可能有今天这副景象。

  而瞿韵白也相当放权。在这些工作方面无条件地支持配合自己。需要她出面地不管什么时间场合都绝不推辞。在领导面前也丝毫不吝赞誉之词。这让赵国栋也颇为感动。不管对方是抱着利用地态度也好。还是迫于目前形势也好。至少对方能够和自己一条心干事儿。那就足够了。

  “老黄。老娄。忙完没?忙完了就把大家一起叫上。填饱肚子再说。”赵国栋站在管委会院子里喊道。

  “咋。今天赵主任请客?”娄枋伸个脑袋出来笑道。

  “哪一次让你和老黄请过客?”赵国栋笑骂道:“验收过关。你两个就跑不掉!”

  “嘿嘿,只要能过关,在哪里吃随便赵主任说。”黄中杰也伸个脑袋出来。

  “老黄,这可是你说的?”赵国栋转着眼珠子。

  “没问题。”黄中杰一拍胸脯,“大不了我和老娄两个合伙办一次招待。”

  “嗯,也行,那就君悦酒店,怎么样?”赵国栋一脸诡笑,“大伙儿都听着的啊,黄主任和娄主任两人让我们随便挑,我就挑君悦酒店,大家有没有意见?”

  “没意见!”

  “好啊,君悦酒店,早就听说过了,就是没有机会去开洋荤呢。”

  “黄主任和娄主任咋一下子变得这么大方了?君悦酒店,那是五星级啊,一顿吃下来不得上千?”

  “上千?咱们这么多人,没有两三千,想都别想!”

  黄中杰脸色顿时僵硬,娄枋也是面带苦笑,“呃,赵主任,我说的是在江口县范围,我可没说去安都。”

  “那不行,你刚才可以加括符江口县境内,何况安都也不远,说话就得算数,大家说是不是?”

  “是!”

  “黄主任和娄主任不准耍赖!”

  几个小年轻开始起哄,院子里也是一片笑骂声。

  坐的坐车,骑的骑自行车,一干人就在开发区管委会的老窝子袁家家常饭馆会合,这里东西实惠,而且味道也不错,开发区干部们加了班都爱在这里来吃饭。

  一干烧炖炒菜很快就端了上来,忙了大半天的一帮人也就不客气,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赵国栋也要了一件啤酒,几个男同志也就小酌起来。

  “赵主任,还有十来天考评组就要来了,你估计咱们开发区过得了关不?”

  现在开发区不少干部都知道赵国栋不简单,能力上没啥说得外,尤其是赵国栋在外边关系的广泛让梁建弘和瞿韵白都觉得惊讶,至于黄中杰早就知晓赵国栋背后关系不一般。

  建行市分行新任行长专门到江口开发区调研,吃饭时候专门和赵国栋喝了一杯酒,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两个人交情不浅,而后开发区内企业在建行的贷款事项顿时就要顺当许多,黄中杰和娄枋都只能在心里自叹弗如。

  “我们的对手其实只有两家,麓山和龙潭,也就是说咱们三家只能有两家上,我觉得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咱们和麓山上,但是咱们在努力,那两家也不会闲着,虽然看起来咱们现在占着一些先机,但这种事情不到最后一刻,见不了分晓。”赵国栋琢磨着道。

  “龙潭据说这半个月也引了几家像样的企业进去,已经签了协议,听说是乔市长帮的忙,龙潭区委书记元腾是乔市长的大学同学。”娄枋字斟句酌的道。

  “嗯,我也听说了,好像是几家化工企业,他们也是饥不择食了,龙潭区是郊区,又在市区上风向,按理说都不应该引进这种污染重的企业,日后对市区空气环境是一极大的危害,也不知道市环保局那边是怎么考虑的。”黄中杰也点点头。

  “这年头,当官的哪管你这些,只要眼前能够出成绩,只要能哄得领导高兴,谁还管你这些?”小蒲连连摇头,“何况这引进企业这块牌子也是冠冕堂皇,谁还能说不是?等到以后危害出来了,当官的还不知道调到哪里去了呢。”

  “化工企业污染问题一直是痼疾,即便是有良好的环保设施也不应当设置在城市上风处,这应该是一个禁忌才对,龙潭区条件相当优越,按理说应该可以招到一些符合他们区位定位的企业才对,不一定非要用化工企业这种高污染企业来充数才是。”赵国栋皱起眉头,“于情于理市里都应该制止这种短视行为。”

  “问题是现在各自都在为各自的开发区卖力的招商引资,环保部门本来就不怎么受重视,如果这个破坏招商引资这个大帽子扣上来,谁背得起?只要有领导打招呼,自然落得个轻松。”黄中杰也笑了起来,“我们这也是在替古人担忧,自己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好,还要替被人操

  “不,这是一个责任感问题,出于对我们整个安都市负责,我们都应该要对这个问题给予反应,否则这些企业一旦投产,如果再要来迁建,那就会多付出几倍的金钱和精力。”赵国栋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摇摇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