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六十六节 运筹帷幄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六十六节 运筹帷幄


  “赵主任,我们如果去反映这个问题,会不会被认为是嫉妒龙潭区的招商引资成果,故意来破坏他们的招商引资工作?”发话的是项目办副主任吴汉。

  “我们当然不能用这种方式来直接反应,不过可以采取其他方式来进行。”赵国栋笑了一笑,“这本来就应该是环保部门的职责,安都市不仅仅是安都市民的安都市也是整个安原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千年古城岂能为了一些眼前的蝇头小利就忘了

  “嗯,的确如此,为了广大民众利益和良心道德,我们都应该积极反应这个问题。”黄中杰和娄枋二人会意的交换了一下眼神,嘴角的诡笑却是暴露了他们内心的心思。

  这种举着道义牌子的反映情况是再简单不过的了,要想避嫌还不容易,就以龙潭民众或者安都民众一封信寄到省委省政府和国家环保局,那谁也不可能视而不见,再怎么也得下来查一查,过问过问。

  不管结果如何,拖过了五月底,也就算大功告成了,龙潭区落马,也就意味着江口至少可以入围了,赵国栋这小子表面上说得义正词严,其实看那滴溜溜转个不停的眼睛就知道,那一肚子坏水可是不比任何人少。

  “嗯,我相信有良知的民众应该能够发现龙潭区这种罔顾广大百姓利益的恶行,制止这种恶行的举动必将受到所有知情民众的支持。”赵国栋也是不动声色地笑了一笑,黄中杰和娄枋都是老奸巨猾的家伙了,不应该听不出弦外之音才对。

  一顿饭吃下来也算小有收获。赵国栋相信黄中杰和娄枋于公于私都会去作那些义不容辞的工作,这就足够了。

  赵德山、赵长川兄弟已经两度返回江口和赵国栋研究沧浪矿泉水项目一事,。

  项目厂房建设相当顺利,实际上建设工量并不大。几栋厂房要求都不是很高,反倒是从厂址通往省道的公路很花了一些精力。沧浪县政府也拿出了一些诚意,重新维修了沧浪县通往邻省地省道,这也使得从宾州过来的汽车可以较为顺畅地一直通到沧浪矿泉水厂内。

  赵德山近期主要工作就是联系宾州的几家运输物流公司,做好一旦企业开工可能面临的巨大的物流压力。而沧浪火车站也是赵德山主要公关对象,好在赵德山相当豪爽地性格加上大方的手笔很快就和沧浪火车站一帮人打得火热,平时没事儿喝喝酒打打牌,居然也弄得一副亲密无间的模样。

  赵长川的工作就更沉重许多,广告这边事宜由他负责,赵国栋建议的创意充分体现在了锦绣广告公司制作了广告中。近期沧浪矿泉水还拿不出那么多钱来请名人代言,也就只有在创意上和制作上下一些功夫,广告制作完毕后赵长川第一时间就送到了赵国栋面前请赵国栋审阅,赵国栋基本满意,提了几点修改之后也就算过关了。

  其他宣传活动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当中。力争要在沧浪矿泉水一出现在省电视台和安都市电视台地中时就要在安都市全面推开来。要营造一个无处不在铺天盖地地气势。在眼下民众对广告信赖度还相对较高地氛围下。这种方式无疑是成本最低而又效果最佳地手段。

  赵国栋也帮助赵长川联系了一些部门。比如民政、教育、卫生等部门。但赵国栋能够做到地也仅仅是牵线搭桥。具体操作都只能由赵长川亲自披挂上阵。好在这一年半载过来赵长川已非吴下阿蒙。一身皮尔卡丹西服一穿上。一只劳力士金表一带。年龄虽然年轻了一些。但是也还能扮出一副人模狗样。

  从宾州一家濒临关门地国企通过关系租来地皇冠也发挥了一些作用。至少在安都市区里迎来送往地显摆中还是让一些狗眼看人低地家伙感觉到这家企业地不同反响。司机上下相当尊重地称呼着赵总赵总。让不少人对这个年轻人也是刮目相看。这年头带专职驾驶员地皇冠车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坐上地。

  “哥。一切都准备就绪了。设备已经提前安装调试完毕。我们甚至已经进行了两天试生产。一切正常。各种化验设备和灭菌设备也都能够正常发挥作用。我们还请了宾州卫生检疫所和沧浪县卫生检疫所以及工商、质检部门提前介入进行验收。一切都十分令人满意。县里也相当期待。希望我们这家企业能够一炮打响。为他们沧浪县打出一些名声。引来更多地投资者。”

  赵长川虽然人被晒黑了许多。也瘦了一些。但是精神却是出奇地健旺。一双眼睛说起话来时也是顾盼生威。颇有一副企业老总地模样。赵德山心甘情愿地充当起了赵长川地副手。坐在一旁听着赵长川地介绍。只是在涉及到他自己负责地这一块工作时才补充一下。两兄弟配合相当和谐让赵国栋大感欣慰。

  “刘成呢?”安都第一纺织总厂已经日薄西山。刘成终于还是接受了赵国栋地建议。在春节后不久就辞职去了宾州。帮助赵长川建厂。

  赵长川没有想到大哥没有问其他事情,反而第一个问的就是刘成的情况,怔了一怔之后才道:“刘成现在留守厂里,主要负责基建和调试,还行。”

  “什么叫还行?”赵国栋扫了两兄弟一眼,“他是你们的姐夫,你们得尊重他!我并不是要你们把所有权力交给他,但是至少他是值得信赖的人,这一点你们要记住!尤其是你们在跑外的时候,他留守厂里就显得更加重要,长川,你要大胆的把一些次要的事务都交给他干,谁也不是天生就会的,你和德山不是在砂石场磨砺了半年,你敢说你现在就能轻车熟路游刃有余?”

  赵国栋凌厉的目光让赵德山有些心虚的躲开目光,倒是赵长川显得很自然,“哥,我并没有排斥刘成,但是他现在才去,要想负责也得适应一段时间,也得让厂里的人熟悉一下,要不这样莽莽撞撞的把一切事务交给他,也不稳妥。”

  “嗯,你自己看着办,我信得过你。”赵国栋瞥了一眼有些不自然的赵德山,“德山,在咋他是你姐夫,我不管你心里咋想,我告诉你,要想做成一件事情,如果内部都不能同心协力,那失败是必然的,尤其是企业草创阶段更是如此,你明白么?!”

  “明白。”赵德山如蚊蚋般的声音显得那样有气无力。

  “长川,既然已经可以试生产,我建议你可以现在宾州试水,生产出来的矿泉水可以先向宾州地区党政部门、银行、学校、工厂赠送一部分,一来造造影响,二来也可以借此机会密切与当地党政部门的关系。这种广告效应在前期应该相当不错,但是数量不要太多,一定要体现其价值,你们的包装相当精美,我看了样品,这一点做得相当成功,尤其是这种快消品,包装精致尤其重要,对于打动消费者心理觉有难以估量的作用。”

  一听赵国栋发话,赵长川就下意识的拿出笔记本开始记录。

  “银行那般千万不要轻忽,该维持的关系一定要维持,该打通的一定要打通,这方面我建议你可以交给德山来做,他作其他事或许粗糙了一些,但是联络勾兑关系我看还行。狡兔三窟,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一家身上,沧浪县农行的关系必须要落实,避免在最后关头釜底抽薪,另外就是想信用联社和合金会这些管理相对较为松动的金融部门就交给德山去联络,我相信只要我们广告一起来,这些单位都会由我们开始去求他们贷款,变成他们来求我们要给我们贷款!”

  赵长川连连点头,相对国有银行的死板,信用社和合金会的确在机制上要灵活不少,在风险评估上也要简单或者说草率许多,这对于草创的沧浪矿泉水来说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在这一点上赵长川也注意到了,但是一直没有太多精神和心思去专门进行。

  “铺货渠道这边,长川,这才是你工作另一个重心,在广告布局完成之后,你的重心就要转移到这上边!渠道一定要顺畅,但更重要的资金回笼一定要有明确的计划!重点还是放在安都,然后再逐渐向省内其他重要二级城市推进,一定要选择信用相对良好的渠道商,宁可在价格上或者时间上优惠一点,但是要求他们无比遵守合同,这一点要谨记!”

  赵长川清楚很多快消品就是因为资金回笼渠道断裂导致崩溃,或许是因为其他原因引发,但是最终还是要体现在资金回笼问题上来。

  “另外,如果一切顺利,十月过后,我建议长川你可以选择时机去临近省的大城市开拓市场,如武汉、南宁、柳州、重庆、成都、贵阳和昆明,我有一个想法,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在明年夏季到来之际,将沧浪之水打造成为一个地方知名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