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六十八节 风向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六十八节 风向


  赵国栋有些心不在焉的坐在审评组对面的后排。

  桌上摆放着商标精美的沧浪之水矿泉水瓶,浅蓝色的贴纸设计相当独特,水韵缭绕间,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竹正缓缓从上方滴落,而下方这是浩淼无限的水面,背后则是一滴同样的水滴型标记,中间一枚黑白相间的阴阳鱼,象征沧浪之水的自然本色。

  沧浪之水在十多天里就彻底征服了整个安都市区,呼啸而来的省市两级电视广告和报纸宣传,再加上层出不穷的各种活动,营养专家现身说法,医学教授公开赞誉,普通工人交口称赞,各种不同手法的宣传一下子就在安都市掀起了一股“喝沧浪之水,享健康生活”的清风。

  零售价高达一元八每瓶的沧浪之水也丝毫没有阻挡人们渴望健康生活的追求,zf机关、金融部门、邮电、电力以及公用事业单位成为这种相对奢侈的商品的最大客户单位,大型国营企业也成了重要消费者,并渐渐向普通消费者渗透。

  赵国栋想象不出矿泉水厂目前的经营状况,他只知道目前的生产线可以每天灌装二十万瓶600ml的矿泉水,而现在二十万瓶甚至不能满足安都市区和临近几个地区的需要,以日出水量达二千吨以上的沧浪之水来说,区区二十万瓶自然不足挂齿,但是对于灌装机械来说则已经是满负荷运转了。

  那赵德山的话来说,这十多二十天的时间里几乎就是水滚滚而出,钱滚滚而回,当然这只是一种夸大其词的说法,没有那个渠道商和批发商会在区区十天时间中就会把资金打回到生产厂家账上,按照安原惯例,一两个月时间。你是休想结帐的。

  沧浪之水的大获成功让赵德山和赵长川精神都是极度的亢奋,怎样扩大生产地同时继续培育和开拓市场成为赵长川现在最关心的问题,以每天二十万瓶出货量计算,几乎每天能够为厂里带来的利润就高达十万元,这让一个事先最乐观的人都无法想象。

  赵国栋提醒赵长川要保持清醒冷静头脑时反而对迅速提高产量持谨慎态度,在他看来如果过分急于求成的扩大产量铺货,反而会有损于刚刚建立起来的沧浪之水形象,只有让市场保持适度的饥饿感。才会最大程度彰显沧浪之水的不同凡响。

  二十万瓶产量中几乎有八成以上都投放到了安都市场上,省内其他地市投入量并不算大,对于还处于培育期地矿泉水市场来说这几乎一下子就让沧浪之水占据了整个安原瓶装矿泉水市场上的六成以上,而原来产自绵州和雅州的两家本土矿泉水市场一下子就被挤压得只剩下不足三成,剩下的市场则被一些外省来的矿泉水所占据。

  赵国栋摇摇头想要把与眼下无关的杂事儿从脑海中驱走,沧浪之水已经成功的走出了第一步,如果不出意外,牢牢占据安原矿泉水市场头把交椅不是什么难事。现在需要的只是继续培育发掘省内二级市场地同时向临近的柳州、贵阳、重庆、武汉、长沙几个大城市市场渗透。

  这才是一场关键战役,打赢这一仗,可以奠定沧浪之水在中南和西南地区的地位,出师不利,则有可能还会影响到整个沧浪之水在安原本省的地位,一些外省品牌的矿泉水甚至可能反攻倒算杀入安原市场。

  接待省上评审组地规格相当高。卢卫红挂帅。县长茅道临、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曹自求、副县长梁建弘、县府办主任吉萍。开发区三个主任。一干人都参加了接待。

  事实上赵国栋从评审组将江口列在了龙潭区和麓山县之前进行评审时就觉察到了一丝异样了。

  这几乎是一种心照不宣地规律了。和跳水出场顺序一样。越是列在后列地。入围希望就是越大地。

  评审组将梅县和广宁县列在第一二位评审。事实上就宣布了这两个县开发区地死刑。而随后地其他几个区县都是在工业经济上并不占优势地。华阳和望塘以及碧池都列在了最后。真正有争夺入围地麓山、龙潭以及江口则一直到前面几个县评审完了。才最后确定下来评审顺序。

  卢卫红和茅道临似乎丝毫没有觉察到评审组地态度。上午一上午时间两个主要领导亲自陪同由省计委一位处长挂帅地评审组对开发区地企业和基础设施建设进行实地考察。

  评审组地成员们来自省上多个单位。也是以一种相当认真负责地态度对开发区周边环境、基层政权、基础设施、在建企业等多个硬性指标进行实地考察。看似秉公而行。但是给赵国栋地感觉却是相当地不好。他有一种预感这一次考评组显然就是带着一种针对性而来。

  茅道临地汇报材料应该说相当详实细致了,而且各种数据也是准确可靠。在评审组下来之前,省上就专门发了文件要求迎检单位必须实事求是的按照要求呈报数据,一旦发现数据有水分,将直接取消评审资格。

  “卢书记,茅县长,其他几位领导,刚才我们已经就一些数据和问题进行了沟通和核实,我们今天上午走了一上午,下午也对各种资料进行了核实比对,我也和评审组地几位同志进行了商议,现在我们也就我们目前掌握的一些东西提出我们地看法。”

  江口县方面的领导都拿出钢笔认真的在笔记本上作着记录,只有赵国栋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江口县在短短几个月内取得成绩实在令人震惊,我们走到开发区内到处都是正在兴建的厂区,如同一个巨大的工地,我们对江口开发区能够准确抓住大宇和安汽合资这一契机发展汔配工业感到十分欣慰,尤其是江口方面全力营造优良的投资发展软环境,使得多家沿海企业来江口落户,这些成绩我们都有目共睹。”

  “但是我们在调查中也发现了一些问题和不足。比较典型的是,第一,已建成投产的企业数量少,规模小,产值低,科技含量低,附加值低,第二。开发区扩展空间不大,虽然瞿主任也给我们列出了规划,但是这只是画在图纸上的规划,并没有真正落实,没有国土部门地征地手续,当地农民拆迁协议均未签署。这两点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江口开发区的定位。”

  这位省计委的杨处长语言相当犀利,显然也是一个厉害人物,短短几句话就把江口开发区的两大致命弱点给揪了出来。都是在建企业,没有已经成熟的规模企业,这对于一个已经建立了将近三年的开发区来说显然有些说不过去,而后备土地不足则意味着开发区潜力后劲将会受到很大影响。

  见卢卫红还欲解释,杨处长含笑挥手制止了卢卫红:“卢书记,这只是我们评审组的一些建议和看法,并不代表整个清理裁撤小组的最终意见,事实上在目前我们看过地安都市辖下几个开发区中。你们江口开发区最为令人满意,成长潜力最大。但是后面还有几个开发区,我们无法发表任何倾向性意见,还请卢书记、茅县长和各位领导见谅。”

  望着评审组的丰田海狮面包车消失在道路尽头,卢卫红和茅道临的脸色几乎是同时阴冷下来,实际上在确定江口县的评审顺序之后两个人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论理说无论是麓山还是龙潭在这几个月中的发展明显不如江口,但是一来江口原来底子太差,而来麓山和龙潭也肯定在暗自使劲儿,而从评审组的态度就可以看出一斑。

  “老梁。你看怎么办?”卢卫红背负双手冷声道。

  “不好办。龙潭区那边不用说肯定是元腾使了手脚,乔市长和秦省长是老乡。而开发区清理裁撤小组就是秦省长任组长,哼哼。这不是明显让我们江口来当替死鬼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梁建弘也就没有了平时的含蓄,颇有点要气急败坏赤膊上阵地味道,开发区被裁撤,就算他不负主要责任,但是对他仕途上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

  卢卫红摇摇头,没有说什么,只是沉吟不语。茅道临也是面沉似水,目光只是落在地上,似乎在想什么。

  赵国栋不动声色的站在远处,看着三位领导伫立在那里默然不语,看样子领导们也早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不对。

  “瞿主任,风向开来不大对头啊。”赵国栋转了转眼珠,轻声道,“看样子省上是要打算牺牲我们了。”

  瞿韵白何尝不知,但是所有人都已经尽力了,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相当难得了,问心无愧四个字一直在她胸中萦绕,但是真要轮到放弃的时候,心中确如撕裂般的剧痛。

  “但求心安而已。”瞿韵白声音变得有些嘶哑。

  “我不这样看,光我们心安,难道说那些人也心安?我听说我们开发区曾经拒绝了几家高污染化工企业准备落户龙潭开发区,而且获得了通过立项,不知道是不是有这回事?好像龙潭区应该是上风区,不太适合这种重污染企业才对。”赵国栋漫不经心的道。

  瞿韵白心念急转,目光一亮,“你怎么知道?”

  “我有个朋友在省zf办公厅,据说收到了一些市民对重污染企业建在市区上风区担心地反应信,好像那些反应信应该还寄了不止省zf一家,国家环保局也应该寄得有去才对。”赵国栋目光投向远方,“看来我们安都市民的环保理念和社会主义道德观还是相当强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