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七十节 交锋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七十节 交锋


  《中国环境报》不过是一份行业内的专门性报刊,在社会上影响力并不大,社会舆论并没有被调动起来,但是作为党政机关如果仍然熟视无睹,一旦事情被催化起来,那可能就要背负起巨大社会道义和责任了。

  在康一鸣的严辞要求下,市环保局在拖延了一个星期之后也被迫派出了一个调查组进入龙潭开发区进行调查。

  所涉及到的四家化工企业都无一例外的拿出了相当完备而先进的一套治污防污方案,并信誓旦旦的表示从德国和日本购买的最先进污水处理以及空气净化设备的订单已经发出,并且会在企业投产之前安装完毕,完全没有必要对此有任何疑虑。

  调查组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完成了对四家企业的项目和资质复查,向市政府交出了一份调查报告。

  “这就是你们环保局得出的调查报告?”康一鸣挥舞着手中的调查报告,脸色通红,“我不知道你们得出的依据是什么?不错,企业还没有建起来,我们无法对他们作出客观详细的判断,但这就是理由?他们为什么从江苏内迁过来?他们在江苏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你们作过调查没有?”

  市环保局局长顾明生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对于康一鸣的质问只是有一笔没一笔的作着记录,市政府专门就这件事情进行专题会议在他看来纯粹就是小题大做,几个尚未真正建起来的企业凭什么就断定对方肯定会对周围环境造成污染?或许别人已经具备了相当先进的治污能力了呢?

  见顾明生的态度,康一鸣更是火大,“这四家企业其中有两家都是国家环保局多次点名的污染企业,另外两家也是江苏省环保局重点监控对象,他们是在江苏站不住脚才会想到内迁,没想到到了我们安都反而成了香饽饽了,难道说为了一点可怜的GDP就可以无视安都市民的生命健康安全?”

  “康市长。发展是先在各地的主旋律,我们不能在没有依据地情况下就断然认定对方肯定会造成污染,他们已经向欧美定购了相当先进的治污设备,难道说这也不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如果说我们因为这个莫须有的原因拒绝对方到我们安都市落户?我想其他地方只会拍手称快然后迫不及待的把他们请进去,难道我们愿意见到这种现象的发生?”

  顾明生也是****老油子了,在市级机关打滚十多年,好容易才混到一个环保局长,当然也不愿意得罪分管领导,但是这件事情他作为环保局长在这个专题研究会上自然也要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辩解话语也就是绵里藏针。

  “哼,顾局长,我看过那几家企业提出的要够买的几套治污设备,而且也通过各种渠道咨询过这些设备地价格,先不说这些设备能不能达到治污标准,仅仅是一套完备的治污设备就价值五六百万美元。而这几家企业有哪一家投资超过三千万?真是笑话,投资不超过三千万,但是治污设备就会超过三千万?你觉得这种蹊跷的事情会发生么?”康一鸣冷笑着道。

  “康市长。你说这一套设备就要五六百万美元是否有依据?”蔡正阳插话了,虽然他知道在这种场合下轻易表态是不成熟的表现,但是宁记也要求他对这件事情给予关注。而招商引资又属于他分管范畴,他过问一下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有!我有同学在国家经贸委工作。我通过他帮忙查阅了这一类设备地国外报价。都在五百万美元以上。无论是产自德国还是日本。价格都相差不大。”康一鸣扫了蔡正阳一眼。沉声道:“这一类设备必须成套才能发挥作用。而且即便是充分发挥作用也只能说最大限度减少污染。无法完全杜绝。这一类企业根本就不适合建设在郊区。尤其是像安都这样地大城市。而且龙潭区还处于安都市区上风区。这就危害更大!”

  “嗯。我也就这个问题和几家企业负责人探讨过。他们说进口全新设备地确价格昂贵。他们准备进口二手设备。但是他们保证这些二手设备都是能够正常发挥作用地。”顾明生没有想到康一鸣居然如此认真。在这些治污设备价格都能作文章。一时间措手不及。只能勉强用买二手设备来作解释。

  “二手设备?先不说国家对进口二手设备有严格限制。而且这一类治污设备都是国外在近几年才开发出来地。国际市场上哪里来什么二手设备?难道是国外企业正在使用地因为我们要够买就主动撤下来卖给我们?如果是那样。要么就是国外企业疯了。要么就是我们国内出地价格比新设备价格更高?顾局长。你觉得这两种可能性哪一种更大?”

  康一鸣冷冷地挖苦道。他一直对这个环保局长没有一点好感。纯粹就是一官油子。本职工作半点不会。但是奉迎巴结领导脑袋瓜子比谁都还要好用。典型为官而做官者。

  顾明生面不改色。“或许国外科技发展更快。国外对于环保也更加重视。他们设备更新也更快也不一定。毕竟我们也没有去过国外。如果我们有机会去考察一下。我想应该得出一个比较明确地结论。”

  康一鸣只能无语以对。对付这种官油子。要想在嘴巴上折服对方纯属痴心妄想。这种人唯一看重地就是权势。谁能掌握他地乌纱帽。他就对谁俯首帖耳。像康一鸣这样地民主党派副市长。虽然名义上分管环保局。但是对于他这个环保局长地乌纱帽却没有多少发言权。何况顾明生自认为自己也算是市政府地老人了。能够走到这一步自然有其理由。

  蔡正阳虽然并不认同康一鸣的工作方式,但是对康一鸣还是相当敬重,毕竟这个时代这个位置能够一心一意为工作不惜得罪人,仅这份精神就值得钦佩。

  “老顾,别扯那么远,我觉得康市长说的有一定道理,这些化工企业大多都是从乡镇企业发展壮大起来的,沿海尤其是江浙那边产权改革走在了前列,这也就是说这些企业已经改制成为纯粹地私营企业,这也使得这些企业主们在很大程度上更看重经济利益而缺乏社会责任,也就是说他们是否会斥巨资投入到环保治污上来值得怀疑,这也就需要我们地职能监管部门要加强对这些企业跟踪监管。”

  “蔡市长说得是。我们环保局和具有规模的高污染行业都建立了定期联系机制,除了听取他们关于环保治污方面地报告外,我们也定时不定时的采取抽查监测地方式来了解这些企业的排污情况,但是这几家企业都刚刚进入立项建设阶段,对方提出了他们环保治污方案,从理论上来说都符合国家环保政策,我们环保局总不能无事生非的去干预企业的正常投资建设吧?”

  顾明生对于蔡正阳的态度明显不一样,不但语气恭敬,就是脸色也要郑重得多。

  蔡正阳能够击败黄市长的得力干将尹肇基副市长成为市委常委,也就是说进入了安都市的决策机构,虽然不是常务副市长,但是他和省委副记兼市委记宁法关系密切,某种意义上他就是宁法在市政府中的代言人,他的话分量自然大不一样。

  蔡正阳没有理睬对方的推诿之词,径直道:“黄市长,我个人看法要高度重视这件事情,龙潭区位于我们安都市上风区,这几家企业落户龙潭还属于立项阶段,并没进入实质性的建设阶段,一旦真的投入建设,如果再有变化,那不但会影响政府形象,而且后期也会带来许多负效应,比如经济赔偿问题。”

  “我的意见是能不能暂停这几家企业的项目进度审批,由政府组织一个调研组,从环保以及一些学术单位邀请一些有关专家对这几个项目来一个环保会诊,看看这项项目是否会对我们安都市的环境造成影响,如果有,那就要果断的停下来,如果没有,那专家组就要对此拿出一个意见,专家们都要签字,负责任!”

  “蔡市长,这样做是否稳妥恐怕需要研究一下,现在各地都在全心全意发展经济,这四个企业对于龙潭区今年的经济发展可是一个莫大的助力,这样不明不白的停下来,会不会影响投资者的积极性?如果投资者因此离开去其他地区投资,这会不会挫伤下边招商引资的积极性呢?”乔波不动声色的插言道。

  “但是如果放任这几个项目开建,最后调研下来又会对安都市区环境造成危害不得不停止,可能带来的损失和影响只会更大。”蔡正阳淡淡的道。

  专题会最后仍然是无果而终,黄元盛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明确表态,只是要求环保局重新对几家企业进行环保评审,但是项目是否终止却没有一个说法。

  就在黄元盛、蔡正阳以及康一鸣离开会议室之后,乔波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轻轻哼了一声道:“杞人忧天!顾局长,该干啥就干啥去,黄市长不是说了么?重新进行环评,抓紧时间,提高工作效率,这年头时间不等人,人家投资者很讲求时间观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