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七十二节 尘埃落定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七十二节 尘埃落定

  江口县举行了隆重的江口开发区投资过亿元庆祝大会,江口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四大班子主要领导全数出席了庆祝会,县里每个局行单位一把手以及应邀来参加庆祝会的各乡镇党委书记或镇长以及部分入区企业代表也都参加了会议。

  会议由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冯东华主持,副县长兼开发区管委会党委书记梁建弘代表开发区管委会就半年多来的工作作了汇报,县委副书记、县长茅道临代表县委县政府宣布了对开发区管委会班子及在开发区工作中作出突出贡献的部分干部进行表彰和嘉奖的决定,最后县委书记卢卫红作了重要讲话。

  这个会名以上是为了庆贺开发区投资过亿元,但是实际上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庆祝江口开发区终于如愿以偿的保留下来,而江口县也终于成功的保住了日后江口工业经济的发动机。

  现在江口县委县政府可以自豪的对全县人民说,他们这一届领导没有辜负全县人民的期望了。

  赵国栋却对看似十分热闹的庆祝大会不怎么感兴趣,实际上经历了这么久来的疲于奔命以及风风雨雨,赵国栋越来越意识到你亲眼所见也未必就是真实的,江口开发区的保留不过是大人物的一个小小妥协产物,想起这一点来赵国栋就觉得无趣之至。但是转念一想如果没有自己一帮人前期的拼命努力,就算是这一个小妥协的桃子也落不到自己头上,说不定也就落到长津头上了。

  虽然这么想,但是赵国栋对于这一次庆祝大会的心情也就没有了那么多激动。

  相反倒是沧浪之水在安原取得的巨大成功让赵国栋颇为自豪。

  沧浪之水以一种漫卷之势横扫整个安原,甚至已经波及到了临近的湖北、湖南、四川、贵州。

  安原省电视台在邻近省一样可以收到,精美自然的广告带来的冲击效应很快也辐射到了邻近省市,外省一些渠道商也开始主动联络沧浪矿泉水厂,只是目前企业的生产能力有限,在保证了随着天气逐渐转热地省内市场之外。实在难以更多的顾及省外市场。.

  这一令人心急如焚的现状,只怕要等到第二条更大型的生产线安装完毕才能得到改善,好在第一期厂房建设时赵国栋就要求赵长川他们预留空余厂房,以备不测,现在也就只需要设备一购回便可投入安装调试生产。

  刘成在北京与厂家的谈判进行得还算顺利。虽然价格不菲,但是这一条生产线地设计生产规模将是第一条生产线的三倍,而且成色也远比第一条生产线新,好在以沧浪之水目前的火爆情况,虽然现在中央三令五申要求控制贷款规模,但是像这种地方优势企业无疑是银行投放贷款的最佳选择。尤其是在地方政府也在频频施加压力的情况下,那就更不在话下了。

  赵国栋也指示长川可以适当在周边省份地省会城市中建立一两家较为稳定地渠道商。适当提供部分货源。虽然在量上无法保证供给。但是至少可以在这些省会城市打出一定影响力。也许正是这种饥饿感可以为后期沧浪之水进入这些地方市场变得更便捷。

  吸金。赵长川地汇报给赵国栋地感觉就是如此。

  现在沧浪之水就像是一台巨大无比地吸金器。第二条生产线一旦安装完毕。这台吸金器地能量还将进一步提升。这一刻赵家几兄弟仿佛都看到了人民币滚滚而来。虽然贷款不少。但是现在看来都不是问题了。两三个月内带来地巨额收益就可以抵消所有贷款。当然该贷款还得贷款。有贷款不用。那无疑太不明智。

  赵长川已经告诉赵国栋扩大了企业财务部门地规模。而且要求财务部门严格按照现代企业地财务制度运作。避免企业在这个问题上出差错。这让赵国栋相当满意。赵长川已经越来越成熟。能够抓住企业地关键核心这就是一个企业负责人成熟地表现。

  “江口县开发区地成功是县委县政府坚持不懈走发展道路地具体体现。也是整个开发区干部群众努力拼搏奋斗地成果。我相信在县委县政府地领导下。江口开发区一定会迎来一个更辉煌地时代!”

  卢卫红踌躇满志地讲话在县政府小礼堂里激荡起一阵热烈地掌声。这也将赵国栋从神游中惊醒过来。连忙附和着拍起了巴巴掌。

  曲终人散。随着人流的散去,一切都要归于平静,赵国栋并不认为这就会改变什么,唯一可能有些变化的就是管委会领导班子格局的变化。

  庆祝大会召开一个星期之后,县委免去了梁建弘的开发区管委会党委书记地职务,任命瞿韵白兼任开发区管委会党委书记,与此同时,县公安局也发文正式免去了赵国栋开发区派出所所长职务,由开发区派出所指导员曲军主持开发区派出所工作。

  “朱局,今天我得好好敬你一杯,没有你地栽培,我无论如何也走不到这一步,现在我被公安局净身出户,朱局难道就不给点补偿安慰?”赵国栋端起酒杯微笑着站在朱星文身边。

  “你小子,你敬我一杯我没啥说的,咱们局里能出人才也是我这个当局长地光荣不是?还想要啥补偿,不是要咱们局里给你一个陪嫁丫头作为你出嫁的陪奁吧?”

  朱星文笑了起来,赵国栋这小子地确有些本事,在公安局里也就三年时间,就能搅起这么大的风风雨雨,就连王德和想要阻止他都未能如愿,这中间固然有自己的扶持,但是他自己没有点本事手段,光靠自己他也绝不可能走到这一步。

  “嗯,朱局说得是,我看国栋这小子是不是瞅上了咱们局里哪个小姑娘大丫头,想要打什么鬼主意,是童曼还是萧芷?”

  萧芷是开发区派出所内勤民警,市警校才毕业一年不到的小丫头,长得清清秀秀的,不过赵国栋在开发区派出所呆的时间并不算多,小丫头挺勤快,给赵国栋的印象也很好。

  “邱局,你可别血口喷人啊,人家两个女孩子都是清清白白的,日后都要嫁人的。”赵国栋也是笑了起来,“我看邱局是嫉妒我敬了朱局,没敬你这个老领导啊,没问题啊,邱局,你说我敬你几杯,三杯,还是五杯?”

  “嗯,国栋,这才有点气概,老邱,别弱了咱们局里的气势,接招!”朱星文也乐呵呵的接上话。

  “朱局,你可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啊,三杯,五杯,他都和我喝了不止三杯了,我这年龄了,还能和他比?”邱元丰怒视赵国栋,“赵国栋,你小子刚一踏出公安局大门就要打翻天印了么?”

  “嘿嘿,朱局,你看邱局说这话多伤感情?我再咋也是公安局一员,无论我日后到哪个单位,我都从未望过我在刑警队在江庙所在开发区派出所的这段时间。”赵国栋也有些动感情了,“公安局给我这三年也许是我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三年,正是这三年才能使我成熟起来,我才能有机会走出去走得更远。”

  “嗯,国栋说得对,公安局面对是整个社会形形色色的阴暗面和莫大的黑色诱惑,只有你在这些诱惑面前站稳了脚跟,你才能走得更远。”朱星文有些感慨,“国栋,你还年轻,日后路还很远,好生把握,不要辜负了局里一帮朋友兄长同事们对你的期望,到目前为止,你算是我们局里走出公安之后走得最好最快的,但是一定要脚踏实地走好。”

  朱星文颇怀感触的言语也让赵国栋有些感动,这位局长虽然在最初对自己有些看法,但是很快就冰释前嫌,而且这个人性子很直爽,只要他认为你值得一交,便无二话,不像有些人,许多心思都藏在肚子里,让你难以捉摸。

  “国栋,你虽然离开了,但是开发区派出所这边你一样帮着操点心,曲军刚刚主持工作,很多东西还不熟悉,他业务上没有啥值得担心的,我指的是他在对外协调以及和管委会关系处理上,你得看顾着,有啥不对的,不要忌讳什么,该指出要指出,该批评要批评。”朱星文想了一想又道“朱局放心,只要我还在开发区管委会,派出所这边肯定会比照开发区管委会这边一样,无论是经费装备还是民警福利待遇,该争取的我一定争取到,绝不会让兄弟伙们吃亏。”赵国栋一拍胸脯。

  “有你在,我也比较放心,对了,瞿韵白上了管委会党委书记,你们那管委会主任会由谁来当?”朱星文随口问道,他没有想过赵国栋,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也是一个相当令人眼热的位置,当瞿韵白一坐上管委会党委书记的位置上,立即就引来无数人对她这个主任位置的窥觑。

  “不太清楚,看样子瞿书记可能会兼一段时间主任,最终还是要看县里的意思。”赵国栋不动声色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