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七十三节 风波骤起 1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七十三节 风波骤起 1

  “光我知道的就有永和镇镇长向东来、文化局副局长肖斌还有花莲区工委副书记游连举)都有意来竞争这个位置,正在积极活动呢。”朱星文随口道。

  “这么多人都看上了这个位置?”赵国栋心中一凛。

  “嘿嘿,国栋,你别小看这开发区地盘不大,人口也少,但是这是县里的经济窗口,也是县里的工业支柱啊。这半年来一下子就引资七八千万,眼见得这些企业都要陆续投产,比起任何一个乡镇来都不可同日而已,说不愿意来?说难听一点,这就是拣落地桃子的好时候了,谁都知道明年这些企业投产之后产值、利税,这一系列数字随便在哪个领导面前报出来,都能让领导喜笑颜开,再说远一点,这日后也许就是县领导的摇篮也不一定。”

  朱星文在县里沉浮多年,虽然只是在公安系统内,但是各界朋友也不少,对于其间奥秘自然清楚。

  “管他谁来,能合拍,咱们就多替他卖点力,不合拍,咱也要干好本职工作。”赵国栋轻轻一笑,

  “嗯,摆正心态很重要,国栋,你还年轻,工作上不要挑三拣四,多干一些只有好处没坏处,别以为领导看不见,领导心里都清楚。”朱星文多喝了两杯,说话也就有些婆婆妈妈,但是却语出挚诚。赵国栋点点头,不再多言。

  一席饭也吃得有滋有味。直到把朱星文送上车,邱元丰才欣欣然上车,“国栋,听说刘局要当局长了。”

  “啊?我怎么没听说?”赵国栋一惊。

  “不过没有按惯例兼任政法委书记,听说市委政法委书记是由望塘县委书记过来担任。”邱元丰点点头,“刘局能走到这一步也算不错了,多少人看着这个位置呢,听说市政法委裘炳正副书记也一直在瞅着这个位置。”

  赵国栋有些感慨,春节期间其实大家就都有预感,宁法对刘兆国并不怎么感兴趣。这也就意味着刘兆国要想上一步希望很渺茫了。能够上到市局局长这一位置上不知道刘兆国都花了多少精力。

  公安局在整个政府行政体系中历来占据举足轻重地作用,虽说检法系统号称一府两院中的两院,但是要从行政权力来看,却远不及隶属于政府的公安局。这样一个重要部门素来都是党政一把手十分关注的对象。

  刘兆国和黄元盛关系不错。又有杨天明地关系。这大概也是一种妥协地结果。你上局长。政法委书记却不能由你来兼任。

  日子照样得过。

  瞿韵白升任管委会党委书记之后看样子也并没有改变什么。只是把赵国栋和卜远二人督地更紧了。江口开发区地保留使得更多地企业将目光投向了这里。招商引资工作更见繁忙。一个个项目立项审批到开工建设。迁入开发区地企业如雨后春笋一般。

  黄中杰和娄枋都表现得异常努力。尤其是在有传言称开发区管委会可能要增设一名副主任之后。两人之间原本和睦相处地关系迅速变成了竞争关系。

  娄枋在瞿韵白那边走得很勤。赵国栋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点。这小子看来是真想要上进了。赵国栋不仅哑然失笑。要想上进虽然瞿韵白没有决定作用。但是她地推荐很重要。

  “瞿姐。看来咱们开发区管委会要增添一名副科级领导不是空穴来风啊。”赵国栋望着娄枋消失地背影。似笑非笑地道:“这段时间黄中杰、娄枋还是基建办地老梅工作都很努力。甚至比六月之前都还要努力。让我都感到惊讶。看来这名利二字还真是没人能看透。我还以为老梅真地是与世无争那类人呢。”

  “与世无争并不代表不求上进。”瞿韵白收拾了一下办公桌上的文件。一边道:“增不增添我不清楚,但是我希望能够增添一位。开发区规模现在越来越大,尤其是近期入区的企业也越来越多,我看了一下统计报表和分类,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汔配类企业了,虽然这一类仍然占据主要,但是也有一些诸如电子、物流这一类企业开始进入我们开发区,这是一个很好的征兆,但是也意味着我们的工作将会更加繁重。”

  瞿韵白和赵国栋两人地关系在经历了这辆三个月的默契配合之后也更密切了,但是这仅仅是一种工作上相互默契的密切,不涉及其他,至少瞿韵白是这样看待的,比一个小自己五六岁的男同事,瞿韵白似乎从没有考虑过其他方面。

  “今晚锦鸿电子公司邀请我们管委会三位领导,喏,请贴都送来了,还专门给我打了电话,我推托不了,盛情难却,加上这家企业也是我们开发区引进地第一家电子企业,老板又是台湾人,我觉得我们还是参加更好一些。”瞿韵白随手将一张请贴递给赵国栋,“把小卜叫上。”

  “嗯,锦鸿电子,嗬,还安排在安都市里啊,是想让我们几个土老坎去开开洋荤,蓝湾半岛酒店。”赵国栋啧啧出声。

  “你去过?”瞿韵白讶异的问了一声。

  “去喝过两次茶,还行。”赵国栋点点头。

  “那好,今天就你开车带路,我和小卜坐车。”瞿韵白浅浅一笑道。

  当赵国栋三人赶到蓝湾半岛酒店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半了,锦鸿电子的老板毛友福是一个五十来岁的台湾人,头发微秃,眼皮略有些肿,一眼看上去就像是有些酒色过度的模样,早在酒店大厅处等着。见赵国栋一行人,赶紧迎来前来招呼三人上楼。

  锦鸿电子那边地陪客也并不多,除了一个明显和台湾人关系不一般的妖娆女人之外,也就是公司一个技术总监和一个财务总监和一个司机,加上管委会三人,也不过八人,刚好一桌。

  随着三月初全国人大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同胞投资保护法》,台胞在大陆境内的投资建厂意愿一下子得到了巨大释放,一些精明的台商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在沿海地区投资,开始深入到内陆地区寻找市场。内陆地区廉价地劳动力和巨大地市场成为吸引台资的重要砝码。

  毛友福最初在福建一带投资建厂。后来开始逐渐在内陆地区寻找机会,最后终于落户江口开发区,锦鸿电子地主要产品也就是彩电的一些电子元器件,随着内陆彩电市场规模日渐扩大,安都电视机厂地效益也相当不错,出产地盛世牌彩电也算是中南地区地名牌,锦鸿电子也就是瞅着规模不小的安都电视机厂而来。

  一席饭吃得相当轻松,鉴于台湾商人的热情,瞿韵白在喝了几杯白酒之后又破例喝了两杯葡萄酒。

  晚饭后台湾商人又安排了一行人在蓝湾半岛的卡拉O厅里的KTV包间里唱歌。盛情难却之下,瞿韵白一行人也只有附从。

  豪华硕大的KTV包间在这个时代的安顿市区里也算得上是一流,从日本流行过来的卡拉OK现在正是风靡全国的时候,即便是太晚也不例外,毛友福地几曲闽南歌曲还唱得真不错。咿咿呀呀虽然听不懂,但是看着投影电视上的字幕也勉强能够明白意思。

  也许是白酒和葡萄酒的混合起到了催化作用,瞿韵白也上台落落大方的唱了一首《北国之春》,在众人的热烈掌声鼓励之下,瞿韵白又意兴飞扬地唱了一曲陈淑桦的《梦醒时分》,再度赢得了满堂喝彩。

  “赵主任,真看不出瞿书记的嗓音这么好,《北国之春》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唱出这种味道的。”卜远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和赵国栋关系一直不错。工作也相当敬业。

  “嘿嘿。嗓子痒了?要不我帮你和瞿书记点一首合唱,试一试。怎么样?”赵国栋对唱歌没有一点天份,在学校里就被誉作黄牛叫或者大提琴声音。所以他也从不登台现丑。

  “别,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唱歌了。”卜远有些心动,但是又有些胆怯。

  “怕什么?我给你点一首《萍聚片片枫叶情》?”

  准确的说瞿韵白和卜远的合唱很不成功,借助着酒意瞿韵白的声音悠扬动听,极富动感,而卜远本来就有些心虚胆怯,声音更是发干枯涩,一曲《萍聚》唱下来更是高下立判,惹得他都不敢再唱《片片枫叶情》了。

  赵国栋叹了一口气,这卜远也太逊了,怎们和瞿韵白在一起就显得那么不自信不自然呢?是惧于对方是直接领导还是被对方容颜姿色所压倒?抑或二者兼有?

  “瞿书记,喝杯冰水润润嗓子吧,真看不出来,瞿书记的嗓音这么好,杨钰莹也赶不上你啊。”赵国栋半带戏弄味道地调笑着。

  “没大没小,又来调侃你瞿姐了。”瞪了赵国栋一眼,瞿韵白黑白分明地眼眸在幻彩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朦胧迷离,娇艳地粉靥也显得格外妩媚。

  “呵呵,哪敢呢?”赵国栋瞥了一眼独唱的卜远,没有了瞿韵白在一旁,卜远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一首《小芳》也唱得像模像样。

  瞿韵白觉得有些头发晕,没想到白酒混合了红酒之后劲道这么大,让她平素喝上三五两白酒都没事儿地身体居然出了状况。

  “瞿姐,你没事儿吧?”赵国栋也注意到瞿韵白神色有些不大对劲。

  “没事儿,我去一趟洗手间。”瞿韵白站起身来,身体略略一晃。

  “瞿姐,我陪你去吧。”赵国栋赶紧站起身来。

  “不用,一下子有些头晕,等一下就好了。”瞿韵白摆摆手,固执的独自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