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七十四节 风波骤起 2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七十四节 风波骤起 2


  赵国栋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今晚恐怕要出点啥事儿。他的预感素来很灵验。但是却很少出现。

  犹豫了一下。赵国栋和毛友福打了一个招呼。也出了门。台上卜远正唱的起劲儿。好容易的个机会。亮亮嗓子也挺好的。

  赵国栋一出门踩在的毯上软绵绵的。这蓝湾半岛酒店据说很有些背景。这幢22层的高楼本是省信托投资公司投资建造的。但是后来产权纠纷不断。不知道几番倒手之后怎么就会改成了这蓝湾半岛酒店。

  十八层是咖啡厅。十七楼是茶坊。十六楼就是卡拉OK的KTV包间了。

  宽敞的走道灯光很明亮柔和。一眼望过去三四个漂亮的女服务员清一色的职业套装。白衬衣短袖外加淡青色短裙。双手合在小腹前。颇有些大家风范。

  这一条走廊相当长。而赵国栋一行人所处的包间正好处于另一端。要在中段才是洗手间。

  赵国栋瞅了一眼四周。似乎没有什么异样。他心里稍稍放下了一点。这才迈着平稳的脚步向中断走去。刚走出两步就听见那边传来一阵喧闹声。

  赵国栋心中一紧。一个箭步迈出。几步并做一步飞奔而去。哭叫声正是从中段的洗手间处传来。

  “妈的。小婊子。你可真俏啊。让你陪哥哥唱唱歌是看的起你。连你们老板都不敢拒绝我。你居然敢跑?!妈的。信不信。惹火了哥哥我。就要让你痛快一回!”赵国栋人还没到就听见一个嚣张无比的嘶哑声音在叫嚣着。

  “华哥。算了。没必要和这些小丫头计较。她懂什么?你想要什么人。哪儿找不到?算了!”一个稍显浑厚的声音在劝说着。

  “滚!你懂个屁!这小丫头分明就是不给我面子。我又没怎么她。不就是让她陪着唱唱歌。摸她一下手都不行。我就真还要摸摸她的身子又能咋的?嘿。他们老板在我面前都的俯首帖耳。她居然敢泼我一脸酒。真他妈活腻味了!我他妈今天就非要尝尝她的味道不可!”

  没听见瞿韵白的声音赵国栋稍稍放心了一点。看样子不是和瞿韵白发生了冲突。这样就好。

  赵国栋不想惹事。能上这蓝湾半岛酒店来消费的非富即贵。自己和瞿韵白在这里也不过就一乡巴佬而已。走到江口县也许还能算个人物。进了这安都市。只怕就和路边摆摊的小贩没啥区别了。

  赵国栋贴着墙壁小心靠近。已经有几个保安模样的人站在了一旁。但是似乎没有人上前干预。看样子那帮家伙应该是这里的常客。两个小弟模样的家伙拉住了一个正在啜泣的女孩子。散落下来的长发遮住了大半边脸。唯有轻轻**的身体证明女孩子此时的心情。

  赵国栋仔细观察了一下几人。一个酒气醺醺的年轻人身形有些踉跄的以手扶在墙上。正在那里骂骂咧咧。他旁边有两个朋友。一个大概就是刚才劝说他的。另外一个则双手环抱不发一言。一脸**。看样子也是只等看戏的模样。

  赵国栋正觉的那个女孩子的衣着似乎有些眼熟。但是时间又想不起来。正琢磨间。却见瞿韵白步履有些不稳的从洗手间里出来。

  “你们在干什么?放开她!”

  瞿韵白本来就有些想要呕吐。本打算在洗手间里吐了。但是外间闹腾的厉害。几个男人的声音在外面叫的厉害。让她只能强压住内心的不舒服走了出来。一眼就瞧见一个女孩子正被两个面向狞恶的青皮角色扭住。顿时就怒斥起来。

  “放开她?”单手扶墙的青年打了一个酒嗝。眯缝起眼睛打量了一下瞿韵白。

  瞿韵白今天穿的很朴素。出席这种商务宴请。瞿韵白一般都要刻意打扮的比平常还要素淡一些。一件白色短袖衬衣。下身也就是一条包裙。除了裙子长一点。乍一看就和站在走廊里的女服务员没有啥区别。

  “你说放开她?”脸色有些微微发青的青年显然是被酒精刺激的有些失去控制力了。将整个身体几乎都要靠在墙上。慢腾腾的道:“放了她。你来顶上?我看她还像个雏儿。你呢?多少人骑过了?”

  粗野而下流的语言就这么随随便便从这个长的还算清秀的年轻人嘴里冒出来。就连赵国栋一时间都愣怔了一下。瞿韵白被这莫大的羞辱刺激的双颊发烫。她完全忘记了这是在什么的方。“畜牲!难道你家就没有女性?”

  “畜牲?嗯。骂的好。妈拉个巴子。我还真好久没有听到有人骂我这话了!那我就畜牲一回给你看!”清秀青年身体突然一动。一把揪住瞿韵白的上身衬衣领口猛力一推。猝不及防的瞿韵白顿时倒的。那个青年也是狞笑着扑上去双手抓住瞿韵白腰间裙带使劲儿一扯。只听的咯嘣一声之后便是刺啦一声响。

  “啊!”谁也没有料到场景一下子就演变成这种状况。就连一直关注着的赵国栋也没有反应过来。当那个青年身体一动时赵国栋就知道不妙。这个家伙看样子也是练过几下子的。虽然身形有些踉跄。但是一动起来还是相当迅捷。

  赵国栋身形如电一般跃出。但是旁边那个双手环抱的家伙也早就注意到了赵国栋。挥手弹腿就欲截住赵国栋。但是在赵国栋眼中这不过也就是练过两招花拳绣腿的功夫罢了。偏身插手。掌锋凌厉的在对方腋下一点。对方便哎哟一声委顿下去。

  时迟那时快。没等那个青年扑在瞿韵白身上。赵国栋已经单手提起对方皮带。轻轻一抛。活生生撞在墙上。砰的一声再跌落下来。痛的那个青年忍不住厉声嗥叫。

  就在赵国栋出手之际。清秀青年旁边那个原本一直在劝说的青年也觉察到不对。刚想插手就被赵国栋凶猛的动作给吓的没有敢轻举妄动。此时那个一直控制在两个小弟手中的女孩子也似乎觉察到了脱身希望挣扎起来。散乱垂落的秀发一闪掠开。半边脸颊映入赵国栋眼帘:“童郁?!”

  少女惊讶的扬起泪水满面的脸庞。喜悦之情油然浮起。“赵哥救我!”

  “哼。没有人能救的了你。谁也跑不掉!”刚刚来的及从的上爬起来的青年全身痛的呲牙咧嘴。“勇子。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替我叫人?!”

  赵国栋冷哼一声。双手一分便将两个有些畏怯的青年拨开。“给我滚!”

  童郁欣喜躲在赵国栋背后。赵国栋没有理睬对方几人。瞿韵白显然是酒意有些发作。加上这挣扎几下。人更加难受。赵国栋赶紧蹲下想要扶起瞿韵白。却没有想到瞿韵白突然惊叫一声。似乎要推开自己。

  赵国栋一怔之下定睛一看。顿时觉的鼻腔间一热。

  原来方才那个家伙的用力一揪竟然将瞿韵白衣领下几颗纽扣都揪落。赵国栋这一蹲下。正好直面瞿韵白。大半个**裸乳胸就落在赵国栋眼力。黑色的半杯罩文胸只堪堪掩住丰硕的半边**。赵国栋那一眼瞥过。甚至连那白腻的乳肌顶端的一抹淡色都隐约瞅见。难怪瞿韵白惊慌失措想要推开赵国栋。

  “瞿书记。你没事吧?”赵国栋稍稍顿了一顿。等瞿韵白掩住胸前春光外泄。这才一脸关切的问道。

  “没事儿。国栋。这女孩子你认识?”瞿韵白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关心这些事儿。看来真是天生热心人了。

  “嗯。她叫童郁。安原大学的学生。”赵国栋瞅了一眼有些紧张的躲在自己身后的童郁。此时童郁的心思都还放在那几个张牙舞爪打电话叫人的家伙身上。赵国栋方才骁悍的几手让几个家伙都意识到了单打独斗甚至是在场这三五个人上去都是白搭。只要多召唤些人来。甚至带些家伙才能收拾赵国栋。

  “瞿书记。看样子这几个家伙有些来头。都闹腾了这么久。你看那些保安居然都不过来干涉。”赵国栋一直在观察着躲在走廊两边的保安。显然他们不想参与到其中来。这也意味着这帮家伙来头不小。如果单单是混黑道的只怕还不敢这样威势。

  瞿韵白一听也有些紧张起来。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这里是安都不是江口。蓝湾半岛酒店这种场合想一想也知道平常会是些什么人常来。自己虽然是参加因公参加商务宴请。但若是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那倒真有些烦人了。

  “那国栋我们赶紧带上你这个朋友走吧。”瞿韵白一撑身体想要站起来。但是马上又蹲了下去。脸上愤怒而又尴尬的神色再度浮起。

  “怎么了?”赵国栋意识到只怕瞿韵白的裙子也出了一些状况。刚才那个家伙那一抓一拉就听见咯嘣刺啦声不绝。多半都是裙子又被撕破了。

  “嗯。我裙子也被那个家伙撕坏了。”瞿韵白脸上闪过一丝羞怒。一只手压住胸部。一只手拉住后腰上的拉链纽扣。就这样蹲着也不是办法。但要这样一走。如果对方真的要一阻挡。自己这双手都不空。稍不留意。那可就真的丢尽脸了。

  “妈的!”赵国栋也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这样。瞿书记。让童郁跟在你背后。遮住你背面。你前面小心一点。小郁。你跟在瞿书记后面。小心一点。”

  瞿韵白含羞点点头。这种姿态蜷缩在的上实在太丢脸了。脚也被扭伤有些疼痛。早知道就不该穿高跟鞋来赴宴。

  勉强站起身来。瞿韵白微微一躬身。赵国栋一眼就瞥见了瞿韵白腰背后包裙拉链裂开一个大口子。显然是在外力拉扯下坏了。白色衬衣卷起半截。黑色的亵裤连带着丰腴的臀部也露了出来。赵国栋一惊。赶紧顺手就将瞿韵白衬衣下摆拉下来遮住。

  瞿韵白感觉到赵国栋手一动。回首一看便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只是一只手扶住胸部。一只手按住背后。实在有些不方便。多半是自己内衣又走了光。心中又羞又急。只有含羞往前走想要离开。

  童郁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此时她正有些畏惧的看着一群人从电梯里钻出来。“赵哥。他们又有人来了!”

  “小子。你想走!嘿嘿。那的看我这帮兄弟同不同意!”全身疼痛无比的那个小子见到从电梯中一涌而出的汉子们。顿时来了精神。“就那几个狗男女。给我拦住他们!”

  赵国栋见势不妙。一挥手将瞿韵白和童郁拦在自己身后。眼睛中却是寒光森森:“小子。你吃的亏还不够?真要来自找苦吃?!”

  “妈的。我就不相信你是铁打罗汉。给我狠狠的打!”对方同样恶狠狠的瞪视着赵国栋。“打出事情我负责!”

  几个汉子听的这话。顿时挥舞着手中的钢管、木棒嗷嗷叫的猛扑上来。

  这洗手间一带原本相当宽敞。但是这么多人往这一站。也就没有多少空的了。加上背后还有瞿韵白和童郁二人。赵国栋也是退无可退。他已经悄悄了打了悬挂在洗手间外一个不起眼小标牌上的报警电话。这里应该是属于花溪分局两河口派出所管辖。就看派出所出警来的快不快了。

  面对一拥而上的几个汉子。赵国栋微一提气。双臂力道贯注。踏前一步。偏头躲开当先扑上那个家伙手中钢管的凶狠一击。待对方身体欺上来。便是侧身一记膝顶!

  别看那家伙强壮如牛。吃这一记半轻不重的膝顶。连声音都没有吭一声便如滚的葫芦一般滚出去。抱着肚子疼的在的上打滚。半晌说不出话来。

  赵国栋身形如电。解决了当先这名打手之后。就势一记弹腿正中随后扑上那个家伙手腕。木棒飞起两米多高。击中吊灯。哗啦一声破烂坠下。

  没等那个家伙回过神来。赵国栋进步一个扣身一个斜扔。偌大一个男人就被赵国栋活生生丢出三米开外。即便是有厚实的毯垫底也摔的那个家伙怕不起来。

  凌厉的一棒已经贯顶。赵国栋来不及多想。举臂一挡。重重的一棒击下打中他胳膊外侧肌肉厚实处。吓的瞿韵白和童郁都禁不住惊叫起来。赵国栋痛的倒吸一口凉气。没等那个家伙再出手。左手横掌一砍。正中对方颈下。对方连声都没吭一声便委顿倒的不起。

  随后两个家伙然止步。赵国栋的表现让所有人都有些咋舌。要说开始可是一对一。这可是一对三。而且还持有武器。居然还是这种结果。尤其是钢棒凶猛的一击打下。寻常人胳膊早就断裂。对方居然行若无事。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住手!发生了什么事?”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过来。几名警察身影出现在巷道另一头。赵国栋松了一口气。看样子这一次警察来的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