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七十五节 精彩一瞬间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七十五节 精彩一瞬间


  “警察来了!正好,这帮家伙打伤了我几个朋友,赶快把他们带到派出所去好好修理修理!”那个面色有些发青的青年并没有因为警察的出现而有所收拾,反而变得更加嚣张,张牙舞爪的跳起来,“快把他们几个狗男女铐起来带走!”

  “怎么一回事?”当先带队的警察情绪看样子也不怎么好,没有理睬那个在那里叫嚣的家伙,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四周,“酒店的人呢?楚健翔,你马上去把他们蓝湾保安部的人给我叫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胡广,秦吉友,你们俩来作记录,核实他们身份,看看有伤没伤!”

  赵国栋打量了一眼这个有些剽悍的带队警察,一看就知道是个老手了,安排部署有条不紊,也丝毫没有受外界干扰影响,自顾自的安排工作。

  “喂,这个小子打伤了我们的人,为什么你不把他们抓起来?”青年见自己的话没有受到人尊重,又变得有些狂躁起来,一下子就扑了上来,还好他旁边那个一直在上下打量赵国栋的家伙一把拉住了他。

  “抓不抓起来不需要你来安排,明白么?”带队警察瞥了那个家伙一眼,冷冷的道:“地上这些东西是谁的?”

  “不知道!谁知道是谁丢在这儿的,也许就是这个家伙带来的。”青年虽然喷着酒气,但是头脑并没有丧失理智。

  “是他们的,这些人都是他叫来的!”童郁实在按捺不住,站了出来道。

  “是么?简单,柳平,你把这几个钢管收拾起来,回去提取一下指纹就清楚了。”带队警察淡淡的道。

  那个青年脸色微微一变,但随即又变得满不在乎,狠狠的盯了一眼这边。又作了一个猥亵的手势。随即站在一边掏出电话。

  赵国栋和瞿韵白都没有理睬对方的挑衅,向了解情况的警察简单地介绍了一下事情经过,这个时候那个叫做勇子地年轻人也在向警察解释,好像是这件事情就此作罢,因为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看能不能就此和解,酒店的吊灯损坏由他们来赔偿。

  这个时候酒店的保安部长也赶到了,看到带队的警察之后连忙散烟,一边将带队警察拉到一边嘀嘀咕咕说着什么。

  赵国栋觉察到情况有些不妙。带队警察脸色不断在变化。似乎在犹豫又像在考虑该怎么处理。

  等一干人记录完毕。瞿韵白觉得越发尴尬。一只手要抚着腰。一只手要掩着胸。这副姿态实在有些不雅。但是警察态度也很强硬。不准离开。

  “都带到派出所去。”最终带队警察似乎接到了电话。态度十分勉强地下达了命令。“师兄。我领导是女性。她地衣物被对方损坏了。能不能让她先离开换一换衣物。我先跟你们走。等换了衣物她们马上就过来。”赵国栋没有动。只是向带队民警提出要求。

  “不行。要去都得去。都得一视同仁!”那个一直在那里拨打电话地家伙现在一下子跳了起来。有些得意地道:“难道说你们就有特权?”

  “一视同仁?难道说受害人和犯罪分子也能一视同仁?笑话!”赵国栋理都没有理睬对方。只是看着带队警察。“我在这里。一切事情我都参予了。难道说还怕她们跑了不成?”

  “可以。那我给你们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之后她们俩都必须要到两路口派出所报到。”

  带队警察终于点头认可。

  “不行!都必须带到派出所去。事情因她们而起。怎么能放了呢?万一她们跑了呢?”一个有些嘶哑的声音想起,矮胖个头。腆着凸出地肚子,面色潮红。一看就是才喝了酒,“邝明,你怎么搞的?我刚才不是给你打了电话么?”

  “姜所,我了解了情况,她们应该是受害人,我想不至于......”剽悍警察有些勉强的道。

  “你了解什么情况了?你分明就只是听了他们三个的一面之辞!姜哥,这几个人来历不明,分明就是来惹事儿的,现在把我几个朋友都打伤了,看样子得住院,医药费,损失费,都必须要给我付起,另外还得对他们进行治安处罚!”那个青年一窜出来,恶狠狠的盯着赵国栋,“想跑,没那么容易!”

  “先带回去再说!”矮冬瓜模样的男子一挥手,“邝明,你把他们几个带回去,我马上跟着回来处理,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

  “对不起,姜所长,我们几个要被带回去,那他们几个人呢?”赵国栋瞥了一眼几个一脸洋洋得意的家伙。

  “他们都受伤了,需要治疗,呆一会儿都要过来。”矮冬瓜发红的眼珠子瞅了一眼赵国栋,不耐烦地道:“这是我的事儿,用得着你来操心?”

  “他们是违法人员屁事儿没有还可以呆一会儿才到派出所去,我们是受害人却连换一件衣服都不行,这是什么道理?难道说这派出所是他们家开的?”赵国栋冷冷的讥讽道。

  “小子,你说话挺冲啊?”矮冬瓜有些恼怒的注视着赵国栋:“你说他们是违法人员就是违法人员,你说自己是受害人就是受害人?再没有证据证明之前,你们这是打架斗殴,寻衅滋事,都属于被调查对象,我有权灵活处置!少给我废话,带走!”

  赵国栋还是第一次坐这长安面包警车的后面座,铁制地栏杆看起来这么陌生,瞿韵白和童郁大概也是第一次,尤其是童郁,惶惶然不可终日的模样,倒是看着赵国栋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心才慢慢放下来。

  挤在后面座位狭小的空间里显得很不得劲儿,尤其是赵国栋一米八的个头蜷缩在里边更是难受,而童郁和瞿韵白的个头也不小,伴随着车厢起伏。肢体纠缠挤在一起。

  瞿韵白虽然羞怒交集。但是酒劲儿尚未完全褪去,加上也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情,心中也是忐忑不安,一会儿想要给县上领导或者朱星文打个电话,一会儿又觉得这样做只会有损自己形象,一时间百念陈杂,却想不出该怎么应对才是。

  借助着周围明亮的霓虹灯,赵国栋苦中寻乐的看着外面地街景,直到瞿韵白脚脖子不小心扭了一下碰到了伤处叫了一声。才将赵国栋目光召唤回来。

  就这一瞬间赵国栋看到一副终生难忘地妙景。

  瞿韵白因为双腿后缩使得本来就已经破损地包裙下摆更向外延展,黑色的蕾丝亵裤包裹下地丰满**就这样几乎是零距离的暴露在他地眼前,淡黑色的毛发贴着蕾丝若隐若现,一缕毛发有些调皮的从缝隙间探出头来,看起来竟是如此惑人!

  仅仅是如此绝不足以形容这一副绝不容错过的天生美景。童郁修长地双腿同样因为狭窄的环境而收拢蜷缩起来,用于表演的古典式旗袍开衩相当高,白腻腻的大腿露在外边很是招人心动,不过在光影变换的车厢内倒也无人注意,但是童郁丝毫没有意识到因为这种坐法使得旗袍下摆也往后缩。结实小巧的屁股竟然也露出了半边,乳白色的卡通内裤因为太过单薄,双腿交合处一抹暗影禁不住让人浮想联翩。

  赵国栋竭尽全力才将自己的目光扭向他处,颈项上喉结处艰辛的吞咽动作足以证明他内心地煎熬,但是只是短短几秒钟之后他发现自己就不得不屈服于自己的生理和心理需要,目光再度回掠瞟过那扣人心弦的妙处。一黑一白,就像是那沧浪之水的太极阴阳鱼图一般,牢牢的烙在了赵国栋心灵深处。

  这一段不足三公里的历程让赵国栋恨不能在延续更久,此时地赵国栋只觉得今晚进这两河口派出所也算是不虚此行。

  一进派出所,三个人就被带到一间办公室,赵国栋已经意识到了这件事情难以善了,瞿韵白显然不愿意这种事情惊动县委县政府,这不但会有损于她的形象,也会让县上领导产生一些不良看法。

  只是这花溪分局历来号称全省第一局。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协四大班子都在这个辖区。而且又是重要的金融和商业繁华地区,而两路口派出所更是地处要冲。那个矮冬瓜能够在这里当所长,绝对不是等闲之辈。而且看样子又对那个嚣张无比的家伙如此恭敬亲热,这也足以证明那个家伙很有来头。

  “姜哥,这件事情你得替我出出气,我几个朋友都被那个家伙给打伤了,看样子那几个家伙也都是些乡下来的土包子,好好替我收拾一下,哼哼,还有那个蓝湾半岛酒店的经理也是装模作样,不过是让他叫那个小妹来陪陪喝酒也在那里推三阻四,如果我不是搬出我舅舅来吓唬吓唬对方,他还真不买帐!就这样也还派人专门来盯着,深怕我把那小妞给怎么了。我真要怎么了,又能咋的?妈的,给脸不要脸,等两天老子就要带人好好收拾收拾这件蓝湾半岛!”

  青年翘起二郎腿放在办公室的老板桌上,矮冬瓜脸上也闪过一丝不悦,这个家伙太嚣张了,虽说有陈局替他扛着,但是这样屡屡惹事儿,迟早也得把自己给坑了,只是对方似乎认定自己不敢怎么做,态度越来越嚣张,倒是得想个办法敲打敲打他才行,要不日后这种事情还不知道有多少。

  “少华老弟,蓝湾半岛也还是有些背景地,你想象能在这花溪地盘上建这么大一个酒店,若是没有一点背景,能玩得转么?”矮冬瓜嘿嘿一笑。“哦?”青年一怔,“姜哥,你说这蓝湾半岛有啥背景?”

  “背景我倒不清楚,蓝湾半岛酒店好像是原来中行省分行地资产,现在是一个姓高的在经营,但是我看蔡市长好像和那个姓高地很熟。”矮冬瓜转了一下眼珠子道。

  “蔡正阳?”青年犹豫了一下,又硬声道:“蔡正阳又咋的,他又不管这一行,顶多也就是给公安这边打打电话说说而已,老子要不出这口恶气真还睡不着!”

  “老弟,没有这个必要,想想你姑父和蔡市长也算是熟人,你这样去搞事让我们难作啊。若是真要闹腾出来,这也不是抽你姑父地脸么?”矮冬瓜自然知道对方仗恃什么,若然不是冷铁锋是他姑父,光是陈民凭什么和蔡正阳叫板?妈的,这种烂事情一旦出了最终还得让自己来擦屁股。

  青年想了一想,恐怕也觉得事情闹大了不太好,犹豫了一阵之后才恨声道:“好,姜哥,这次我就听你的,不去蓝湾半岛找事了,但是今晚这件事情你得好好替我出出气,几个狗男女一看就不是好鸟,那小丫头居然敢泼我一脸酒,仗着那个家伙,还有那个女人,我看他们之间关系不正常,弄不好就是出来鬼混的!你好好审审他们,绝对没错!”

  “好,好!”听得对方松了口,矮冬瓜也松了一口气,这个家伙真是一个祸篓子,老是在自己辖区内惹事儿,每次处理这种事情都是煞费苦心,头发都要落一撮,领导电话打过来你不处理好还不行,能把这个瘟神打发走就行。

  赵国栋先给朱星文打了一个电话,但是朱星文手机关机,而且家中也没有人接电话。

  瞿韵白越发懊恼,虽然童郁已经找来两颗别针替瞿韵白背后拉链处别了起来,但是胸前破损的纽扣却不好遮掩,只能一手捂住。

  “你们打伤了对方几人这是事实,而你们这边却没有任何人受伤,我给你的建议你们考虑一下,付点汤药钱,也少一事,退一步海阔天空,何苦呢?”矮冬瓜这个时候酒气已经消去,说话也客气了许多。

  “我是正当防卫,他们用凶器袭击我,难道我还不能自卫?”赵国栋知道对手也是老油子了,这般要求自己来赔医药费,肯定是对方有些来头。

  “自卫可以,但是你们这边有人受伤么?没有,不就是衣服破损了么?对方也解释了,是因为喝酒过多扑倒时下意识反应抓扯中撕破的,至于这个女孩子,你最初是在和他们一起喝酒是吧?对方也没有强迫你干什么,你自愿陪他们喝酒,就算是有些言语冲突也算不上什么才对,你们怎么就能出手伤人呢?”

  赵国栋还真没料到这个矮冬瓜的口才如此好,这么一会儿就能编出一套合情合理且不太离谱的话语来引诱自己上套。

  “姜所长,是不是对方很有关系,让你很难作?”赵国栋这个时候还真有些觉得这个矮冬瓜不简单了,也没有太多的要求,也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黑要屈打成招或者反咬一口,只是劝自己花钱买个平安。

  “你要那么理解那是你的事情,我只是就事论事,你打伤了对方,这是事实,你说自己是自卫,但是对方否认,蓝湾半岛酒店的工作人员都说没看见,你让我怎么处理?”矮冬瓜一摊手,“事情不大,就这样我还得去作对放的工作才行,小兄弟熄点火气,这安都市可不比你们江口,听我的,我是为你好,息事宁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