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七十八节 同学情谊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七十八节 同学情谊

  几个在市区工作的同学来了三个,加上呼延强和赵国栋,五人就选择了莲湖这边很有名气的紫宴坊吃饭。

  席间几人也对赵国栋退出公安感到十分震惊,但是听说赵国栋已经担任江口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时也都露出了艳羡之色,开发区在任何地方都是受宠的,虽然江口县是郊县,但是毕竟也算得上是踏上了一个坎,在这些同学们都还在为副所长苦苦奋斗拼搏的时候,赵国栋的表现就实在太惹眼了。

  “大伙儿别都望着我,这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也不是什么好干的活儿,整天象孙子一般陪着那些投资客商东奔西走,提前就得把各种资料准备齐全,别人问啥你得马上回答,不清楚的地方就得马上弄明白,若是给投资者留下不好印象,那你就等着吃领导的排头吧。”

  “国栋,你小子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是不?整天陪着这些客商吃香的喝辣的,还不满足?咱们吃顿饭都得要算算腰包里的钱有多少,和你比咱们就给乞丐差不多了。”罗庆生恶狠狠的盯着赵国栋,“你看看我们,一无所有,就为了每月几百块钱的工资玩命的干活儿,干得再多那是你应该得,稍稍出点差错领导就骂得你狗血淋头,再看看你,还不知足?”

  “庆生,你在古桥所那边事情应该不是很多才对啊。^^^^”赵国栋有些惊奇,古桥所属于清江分局边缘地段了,事情应该不算很多才是。

  “和程蛟、呼延他们所比肯定不算多,但是我们所里人少啊,才二十来个人。好多都是些爷字辈等着退休的,要不就是来这里镀金的,妈的。活儿就只有轮到我们这些人干,干了还落不到好。”罗庆生有些愤愤不平的道。

  在学校里罗庆生就是学生会干部,颇有些得意,不过这小子是有些能耐,写得一笔好字,实习时问起材料来也是又快又好,又肯学肯钻。脑瓜子也灵活,只是运气不怎么好,清江分局回去三个,就他没啥关系,分到了最边远地古桥所。

  清江区在市区中算得上是经济条件比较差的一个区。比起花溪、天河以及莲湖来都要差一截,地处市区西北角上,而古桥所则已经深处郊区中了。在市区一帮同学里,罗庆生和程蛟以及呼延强和因为值班没来的陆茂先和赵国栋关系一直不错。尤其是罗庆生和程蛟。

  “庆生,你们局现在局长是谁?”赵国栋随口一问。

  “雷成方,也是咱们警专毕业地,不过他毕业那会儿应该还是警校才对,咱们都算是他的小师弟了。”罗庆生叹了一口气,“不过雷局长对于咱们警专生也没啥照顾的,每年从政法学院和警专都有十来个进来。加上市警校毕业的就更多。谁顾得过来?”

  “你们局里好像没有政委吧?”赵国栋若有所思的问道。

  “嗯,贾政委翻了年刚退了二线。还没有人能来呢,咱们局里几个副局长都卯足劲儿在争呢。听说市局有意要从市局机关派人下来。”罗庆生脑瓜子也很灵,似乎一下子就听出了一点什么,“国栋,你问这个干什么?是不是听到什么消息?”

  “没有,我只是在想去年咱们那里政委之争也是闹得满城风雨,看看你们这边是不是一样。”

  赵国栋摇摇头,邱元丰要动了,听他自己说可能要到市区而且要升一格,市区现在缺一个局长,一个政委,局长是天河分局的局长,政委就是清江分局的政委,邱元丰要想一步到局长恐怕有难度,天河分局局长这个位置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坐上去地。*

  刘兆国比较欣赏邱元丰,而且作为市局一把手他也绝对需要在市区布置一些他看重的人,就像上午自己和刘哥说的一样,用好了领导干部,那工作就搞定了一大半。

  “哪儿不一样?我们这边恐怕比你们更激烈呢。”罗庆生盯着赵国栋,想要看出一点端倪来,但是赵国栋不动声色的表情让他看不出什么来。

  “庆生,总会有机会的,咱们是警专毕业地,学的就是这个专业,要干就干出个样子来,现在趁着年轻累点苦点也受得起,不管领导咋想,他们也总得要用些干事儿的人吧?公安这一行,你不行就是不行,可不是光靠混就能混一辈子的。”

  “国栋说得是,我天天还不是累得像狗一样,回家就想要躺着,连女朋友打传呼都不想回,但是事情来了还不得接着干?”程蛟话不太多,但说出来地话都有些分量,“所里有事情,咱们也坐不住,三年下来,不是自己吹,没啥案子没见过,放在咱手上,领导都放心,就凭领导信任咱也只有咬着牙干好啊。^^^^”

  “你有女朋友了?呵呵,怎么不带出来见见?是不是很丑但是很温柔那种?哪个单位工作?”赵国栋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

  “滚!很温柔是肯定的,而且很漂亮,不比唐谨差!“程蛟有些狐疑的问道:“对了上一次听说你是接一个女的,是不是你现在女朋友?唐谨现在一个人了,她家里撮和她和那个蒋伟才她好像一直不愿意,现在像是没有来往了。”

  赵国栋心中一动,程蛟和唐谨在学校里就是一个班的,关系一直不错,回来之后也就经常联系,也是自己和唐谨感情的风风雨雨地见证人,即便是自己和唐谨分了手之后,他和唐谨也还是有来往,自己很多消息也是从他这边来地。

  “今天咱们不提唐谨行不?”赵国栋苦笑着道,“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再提起来也没意思。”

  “嗯,程蛟,事情都过去了,国栋现在都有女朋友了,覆水难收,唐谨现在也不可能重新跟国栋不是?”罗庆生也道。

  “唐谨和那个蒋伟才没啥关系,就是她家里在那里剃头担子一头热,唐谨根本就不愿意,就拖拖拉拉地这么接触了几个月而已,春节前后就没有来往了。”程蛟显然希望赵国栋和唐谨能够破镜重圆,“呼延,你今天怎么没有给唐谨打电话让她也来?”

  呼延强挠挠脑袋,“国栋不让我打啊。”

  “国栋,你是下定决心和唐谨一刀两断了?”程蛟皱起眉头,“我还是觉得唐谨最适合你。”

  “最适合我的还在我丈母娘那儿呢。”赵国栋摇摇头,“这年头谁说得清楚,感情这东西说变就变,女人心,海底针啊。”

  “哼,你小子也别说别人,才和唐谨分手多久就又泡上一个,寂寞难耐还是一见钟情?”罗庆生插话道。

  “唉,上个星期我还碰见了唐谨,她瘦了不少,精神也不怎么好,我看都是被你给折腾地。”程蛟摇摇头,如果赵国栋真的另外有女朋友了,他就不好在劝说了,唐谨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看得出来唐谨心里还是有赵国栋,但是赵国栋心思他现在也拿不准,这个家伙这两年变化太大了,甚至连公安都不干了。

  赵国栋见程蛟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这小子还是那性子,朋友托的事情总是想要帮忙办成,这让赵国栋也有些感动。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国栋,在哪儿?”

  赵国栋抬起手表看了看,刚十二点十五分,刘兆国这个时候打电话莫不是喊自己吃饭?

  “刘哥啊,在市里和几个同学一起吃饭呢。”

  “哦,在市里啊,干脆过来吧,帮我挡几杯,我下午还有一个会,可不喝可能又不行,老地方,嘉禾酒店潇湘间。”刘兆国声音很高兴,“和你那几个同学说一说。”

  “呃,好吧。”赵国栋勉为其难的应承下来,按理说这种场合自己不该离开,但是刘兆国的召唤他又不能不去,早知道就说已经回江口了。

  在同学们的笑骂声中赵国栋只能点头哈腰的挨个陪不是,一边每个同学发上一包红塔山,然后赶紧把帐结了。

  踏进潇湘间赵国栋就听见一个豪迈的声音,“老领导,今天你要是不喝酒,那就是不给我这个当兵的面子,你上任我还没有专门恭贺你呢,秦局长,今天能不能劝进酒,就看你的了。”

  “铁局长,这副重担你可千万别压在我身上,刘局长是你老领导,现在又是我的直接领导,你都劝不下,我咋敢劝他呢?”另外一个声音接上话,“刘局,你看铁局长也是你老部下了,一杯不喝也说不过去吧?下午四点开会,现在才十二点过,没啥影响。”

  “秦勋,枪口该一致对外才对,你小子还把我架在火上烧?”刘兆国看来心情不错。

  赵国栋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去,刘兆国一见赵国栋松了一口气,赶紧招手,“来来来,国栋,这边来挨着我坐,这帮家伙今天是想把我给坑了,连秦勋这小子都长了反骨了。”

  赵国栋进门之后就打了一圈烟,房间挺宽敞,只有四个人,除了那个铁局长之外,还有一个看样子大概是和那个铁局长一起的,这个秦勋名字听起来有些熟,好像是站前分局的局长,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