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八十节 大鳄初现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八十节 大鳄初现

  一顿酒吃下来赵国栋固然是被灌了一肚子酒。但是也算物有所值。两个铁路上的大人物虽然未必能建立多深厚的交情。但是有些时候往往你跑断腿都办不好的事情在对方说来也就是一个电话就能解决。拓展更宽广的人脉关系对于处于打基础阶段的赵国栋来说无疑是最重要的。而刘兆国这么做无疑也是有意要帮自己一把。

  有些关系现在虽然用不上或者说还没有资格用上这种关系。但是走上某个层面之后。你就会发现原来铺排的关系会渐渐自然而然的融合进来。关系的作用是对等相互的。只有你到了某个层面。对方才会认可你。某些作用力才会浮现出来。而赵国栋很清楚自己现在还不具备那种实力。

  实力来源于多种构成。本身所拥有的权力。足够多的金钱。宽厚的人脉背景。三者密切相关。尤其是后者和前两者更是具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如果说前两者属于硬实力的话。那么后者就是若隐若现的软实力了。而有些时候软实力往往能够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威力。

  略略有些闷热的风吹的赵国栋胸中的酒意更加翻腾。赵国栋升起车窗。桑塔纳的空调还行。凉爽的冷气顿时让赵国栋有些烦躁的心情平静下来。

  他知道自己今天的表现有些过急了。

  像秦勋这种人物自己不应该在见第一面时就透露出什么。但是秦勋显然就要调离站前分局。好不容易为程蛟寻找到一个机会。可没想到秦勋又要调走。这重新结识新来的局长又的找机会。还不如厚着脸皮先说和一下。也不枉和程蛟的一番同学之谊。至于说能成不能成。那就只有看情况了。实在不行也只有再找机会借刘兆国之口说说。

  至于罗庆生那边。只有看邱元丰是不是真的要落脚在清江了。真要落脚清江分局当政委。自己也可以从中撮合撮合。也算帮同学一把。

  自己呢?赵国栋心思回到自己身上。貌似自己前程远大。但若是朱星文所言是真。这管委会主任只怕就不会拖到自己条件成熟的时候才产生了。赵国栋清楚自己这个年龄能够上到这个位置已经足以让很多人眼红不已了。但是自己能就此满足原的踏步么?

  显然不会。若是这样的过且过。流连于享受。还不如真的抛弃这一官半职去商场上搏杀一番。既然留下了。那就要竭尽全力好生奋斗一场。也不枉上苍送给自己的这份礼物。

  今天一天算是泡汤了。赵国栋看看表。已经快四点钟了。当领导就有这点好处。随便找个理由也能出来溜溜。没人打你的考勤。没人过问你的行踪。只要你把工作拿的起来。就没有人对你说三道四。

  包里的电话再度响了起来。赵国栋爱理不理的翻了出来。单手掀起翻盖。

  “国栋。你在哪儿?”电话里杨天培的声音显的急切而兴奋。

  “培哥?咋啦?”赵国栋心中一颤。莫不是……?

  “一切核定下来了。财务审计。资产评估。以及镇政府报上去的方案县里都批了下来。要求尽快进行改制。看来这一次县里是动了真格了!你赶快回来。咱们好生商量商量。老古我都通知了他。咱们在他家见面。”

  杨天培努力想要压抑住内心的兴奋和喜悦。接到通知的第一时间他就给赵国栋电话。毕竟这事情他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到底心中没谱。原来都是替政府干。现在真要改制了。那就的替自己干了。

  “好。我马上回来。”赵国栋心中一阵狂喜。江口县的企业产权改制终于还是拉开了序幕。不过和预想中的差不多。市里推进的产权改革还是避开了国营企业产权这一最容易引起风波的焦点。而选择了乡镇企业也就是集体企业进行改革。至少这不属于国有产权。而是属于集体所有。

  量化产权后采用政府、职工共同持股再进行股改转让的这种方式不但可以为财力枯竭的乡镇政府回收一部分资金弥补财政窟窿。也可以有效的激发企业的活力。同时也应付了上边要求将改革推向深入的呼声。

  这是赵国栋为蔡正阳设计的方式。也是目前最为成熟的方式。浙江集体企业改革和日后苏南企业改革都只能采用这种方式。只不过一时间泥沙俱下。上下其手。在量化产权上大家都是手段百出。能多捞一些就多捞一些。反正是集体资产。不捞白不捞。

  不过赵国栋不想这样。在他看来既然自己已经占据了历史的先机。又何须采取这种带着原罪味道的方式来赚第一桶?何况这已经算不上是自己的第一桶金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觉的二建司有一帮有点素质的工人和技术人员。赵国栋甚至觉的自己出钱杨天培出人新建一家公司更好。但是想到能够起到一个示范作用。同时培养一帮熟练工人和技术人员也不容易。赵国栋觉的还是采取这种费时费力的手法。

  现在是4年中。在印象中的产行业应该是从8年之后开始井喷的。8年出台深化城镇住房体制改革一下子将成千上万的国家干部也就是公务员和事业编制人员推向了彻底市场化的房的产市场。福利分房制度取消。这一切使的这样一个庞大的群体日后都只能将目光投向房的产市场。只能通过货币来换取商品住房。持续十年不衰的房的产市场就此开始昂扬向上。

  也就是说还有四年时间。四年!一个积蓄力量的四年!

  赵国栋希望改制后的二建司能够在杨天培的带领下迅速扩张。有自己的战略指点。杨天培需要做的不过是战术上的实施。不断的充实壮大脱胎换骨后的二建司。四年之内打造成为一个建筑大鳄。然后再大步向已经开始黄金十年的房的产市场挺进。

  赵国栋不奢望能创造出如同万科一般的金牌房的产企业。但是在风云跌宕的房的产市场上弄潮浪峰波谷中他还是很感兴趣的。尤其是想一想能够隐身幕后用指挥棒指点着弄潮儿搏浪巅峰。这份感觉会更加美妙。

  “没有必要。培哥。管理层这一块看起来的确有些低。和普通职工一样的股份。镇政府也想的出来。但是这个时候再起纷争只会延缓改制时间。我觉的培哥不如去做一做这些管理层和技术人员的工作。让他们放弃在这些蝇头小利上的争执。镇政府不是还有二百多万股急欲出手么?他们可以去从这里回购啊。”

  杨天培苦笑着摇摇头。“国栋。你以为他们和你一样啊。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这么多年来其实并没有比普通工人多拿多少。所有职工一视同仁都是五千。如果你还想要更多。那就要掏真金白银去从镇政府手中去买或者其他职工手中去买。这个企业日后前途究竟如何谁也没底。已经有不少普通职工还没有拿到手就开始叫卖了。根本就没有人要。”

  “这不正合我们的意思?镇政府要转让。没问题。我们凑钱买下来。其他职工不愿意要。我们也可以买下来。不过培哥。你们的劝他们相好。别以后企业真的壮大起来了。后悔莫及。”赵国栋想了一想之后才又道:“这一点尤其要注意。真要购买职工手中的股份。那可一定要进行公证。避免日后麻烦。”

  “职工手中股份全部加起来也不过只占到三分之一不到。清产核资和财务审计下来。公司净资产不过一百多万。这还包括了公司在安蓝公路的几十万应收款以及在县城里的一块的在内。挑明了说。公司资产主要也就是几台机械设备和那块的。”杨天培叹了一口气。

  “错了。培哥。你说错了。公司的真正资产不在于这点东西。而在于这帮人。这个时代什么最重要。当然是人才!机械可以买。土的也可以买。但是惟独这一帮熟练技术人员和工人你的花几年也未必能培养出来。这就是二建司的精华所在。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力主要买下这二建司。我不知道去重新办一个?”

  赵国栋一番话听起来还真有些振聋发聩的感觉。要知道二建司一帮人配合多年。都是老手。一般寻常建筑工程。只管放手去干便是。而这正是前期创业急需的角色。

  “培哥。你无须太担心。公司员工占有股份不过三分之一不到。剩下掌握在镇政府手中也不过一百来万。我出五十万。培哥你出五十万。让古叔出二三十万足矣。然后再好生琢磨一番。如何打开局面。争取今年就要打一个翻身仗!”

  赵国栋倒是颇有把握。四建司在开发区的工程出现了一些问题。也要引起了瞿韵白的不满。早就有意要调换。正好可以让二建司去。开发区今年下半年在建工程量相当大。多家企业都会陆续开工建设。仅是这批建设项目都足够二建司下半年干的了。

  “嗯。这我倒不担心。国栋。老古。那就这么说定了。镇政府那边已经公开向外界宣布转让这一百多万二建司股权。但是应者寥寥。就连我们公司自己内部的人都没有热情。何论其他人?几个镇上领导都担心卖不出去完成不了县上的任务。竭力撺掇我去找人或者贷款来买下公司。我还装模作样的推托了一番。我看等我们把钱凑齐。估计也火候也就差不多了。也可以借此机会向镇上要些扶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