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八十一节 天孚公司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八十一节 天孚公司

  相较于在商场上的频频得手,赵国栋发现自己似乎在感情生活和仕途上的道路却是崎岖坎坷,孔月仍然拒绝和他和解,虽然他已经两度利用大星期飞往重庆,但是并没有起到多大效果,这让烦闷之极,有时候甚至想要放弃这段感情,但是仔细掂量琢磨良久,最终还是无法做出决定。

  他不知道孔月是怎么看自己,事实上自己并没有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为什么却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或许是早就积郁在孔月心中的疑惑和怨气终于利用这样一个看起来并不怎么合适的机会爆发出来了。

  女人是什么?是老虎?赵国栋想起记忆中的那首歌,唐谨似乎已经成了自己感情生活中的魔障,总是在不经意间冒出头来,而孔月现在似乎也有这种先兆。

  赵国栋想起熊正林给自己的提醒,不过太过于沉缅于感情之中,或者说不要急于谈婚论嫁,吃着碗里望着锅里这种心态会让人难以自拔。

  趁着年轻还可以大有作为的时候应该好好奋斗一番,女人天生就是依附强者而生,优秀的女人本来就是一种稀缺资源,要想赢得她们的芳心,唯有展示自己的实力。^^^^

  和自然界的动物们求偶时或展示力量强健或展示羽毛漂亮或展示声音洪亮一样,男人要想赢得女人尤其是优秀女人的青睐,一样需要展示自我。事业有成似乎已经成了这个时代优秀男人地基本要素,有权,有钱,有闲。还要朋友众多人脉宽泛,这样的男人才能叫做钻石男,赵国栋苦笑着回味,自己算什么呢?

  江口二建司已经正式改制,最终拿出的方案是96名职工各持股5000,20名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虽然强烈反对并上访至镇政府和县政府,但是镇政府还是作出了一视同仁的决定,一样只给予包括杨天培在内地所有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以每人5000股股权的标准。

  倒是政府持股的一百零三万股立即就被推了出来对外公开出让。但是二建司的老职工们都纷纷表示愿意转让自己持有的股份使得镇政府的吆喝声一下子低了许多,连自己职工和管理人员都不愿意持有的企业,对于外界的吸引力可想而知。

  相较于县上其他几个集体企业,诸如城关镇地利达机械厂、江口肉联厂、江口运输社、桥关镇的桥关纸厂和食品厂、花莲镇的花莲纸厂、永和镇的铸铁管件厂,江庙镇的二建司实在算不上是个惹眼的企业。

  最终镇党委政府一帮人轮番登门给杨天培一帮人做工作,要求他带头购买这笔数额不小的股份,并表示可以让镇上合金会给予贷款扶持,这才让做足戏的杨天培带领一帮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买下一批。但是仍然留下了多达七十万地股份无人接手,最后才由赵孚望和古志常委托杨天培出面买下这七十万股二建司的股份,最终圆满完成改制。

  这样一来江口二建司一百五十一万股份中按照每股一元计算,杨天培持有三十万。赵孚望持有五十万,古志常持有十五万,其他部分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持有包括他们本身拥有股份在内的十五万,普通职工持有三十万左右,彻底完成了集体企业向股份制企业的改造。

  随后大部分职工强烈要求退股,使得杨天培和赵孚望都以原价各自从这些急于套现地职工手中增购十万左右,古志常增够五万。其他一些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也在杨天培的鼓动下回购普通职工股份。普通职工持有股份只剩下不足五万。

  最终股权结构固定下来,杨天培以自己名字中的天字和第一大股东名字中的孚字取名将江口二建司更名为安都天孚建筑公司。就此形成日后天孚集团的前身。

  整个改制工作持续了整整一个月,好在安蓝公路江口二建司承揽路段建设已经进入尾声。主要的工作就是要从发包公司那里收回尾款,对天孚建筑公司正常运作并没有造成多大影响。

  江口县的集体企业改制进行得相当彻底,尤其是在茅道临和梁建弘前期地充分准备下,绝大部分列入产权改制地企业都改制成功,一个比较典型的就是利达机械厂改制被十来个原来厂里地技术人员和经营人员联手贷款买下,赶走了原本在位的党委书记和厂长,迅速就将企业从半死不活地状态中拯救出来,仅仅两个月时间就扭亏为盈,引来一边倒的赞誉声。

  而江口运输社也被来自安都的一个私人老板出价一百二十万买下包括所有职工持股在内的所有股份,并立即注资全数更新车辆,向交通部门购买路线牌,迅速垄断了从江口到安都和江口到平川乃至蓝山的客运线路,一下子使得原本濒临倒闭的江口运输社起死回生。

  原本在江口运输社上班的职工除了部分提前退休之外,其他在职职工个个都是喜笑颜开,拿《安都日报》记者采访他们的话来说,累是累了点,但是值得,收入至少翻了一个滚儿,这对于长期只拿一点基本工资为生的职工们来说实在太具有吸引力了。

  当然也有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像桥关食品厂和江口肉联厂便无人问津,本单位职工都不愿意持股,而也没有外来企业或者个人愿意买下这两家企业,包括原任厂长副厂长在内的管理人员都是毫无兴趣,这两家企业本来经营就难以为继,既无市场又无技术,经营人员也是人心涣散,根本无法支撑起企业,所以改制流产也就在意料之中。*****

  江口县集体企业改制大部分获得成功带来的影响和冲击力是巨大的,整个六月和七月间江口县城里人们讨论得最多的都是改制,普通群众关心的自然是改制成为所谓股份制或者私人老板的企业后继续在里边工作的人们收入状况,但是让他们欣喜的是几乎所有改后的企业职工在收入上都没有下降,部分企业还有不同程度的增加,这让原本还持反对或者摇摆不定态度的舆论导向也一下子偏向了改制。

  而政府部门更关心的则是资金回笼状况和企业改制后的经营状况,大笔资金的回笼很大程度的缓解了已经相当拮据的几个乡镇政府,尤其是城关镇,原本已经入不敷出的财政状况一下子逆转,利达机械厂和江口运输社的出手为镇上一下子获得了超过三百五十万的纯现金收入。

  桥关镇和花莲镇的纸厂也成功改制,虽然政府股权转让的价格上比不上城关镇的两家企业,但是也为两个镇政府带来了超过百万的收入,这可是硬打硬的真金白银,落入镇财政所的腰包中,可以为被捉衿见肘的镇上领导们解决多少棘手事情了。

  效益最好的永和铸铁管件厂虽然将部分股份量化释放到企业职工中,但是镇政府却因为铸铁管件厂效益一直十分良好而不愿意出手所持股份。

  江口县委县政府也没有硬性规定必须要将转让政府所持集体股权,只是在文件中要求乡镇政府积极、主动、稳妥的完成集体资产产权的改革,完成角色转变,这也为永和镇政府保留铸铁管件厂股权留了尾巴。

  永和铸铁管件厂在当初看来没有转让集体股权相当明智,但是两三年后企业就陷入了困境,和普通职工一样只持有少量股份的管理层很快就甩开了管件厂自己另起炉灶,而且在很短时间内就完成了打倒一家辉煌另一家的转变,永和铸铁管件厂走向衰败也就成了必然。

  轰轰烈烈的改制风潮不仅仅在江口一个县,安都市同时选择了两县一区进行改制试点,江口县、梅县以及另一个郊区----香海区都在这一次改制试点中名声大噪,江口以质取胜,改制成功的集体企业基本上都走上了发展正轨,并迅速走上壮大之路。

  而梅县则改得彻底,所有改制企业中政府所控制的集体产权都全数转让,或者半买半送给管理层,或者引入战略投资者,改制后企业与政府再无任何关系,但效果却参差不齐。

  香海那边则显得较为特殊,政府为了确保企业发展顺利,积极引导企业管理层买下企业大部分股权,并主动为这些管理层提供融资支持,这使得香海区的集体企业基本上都控制在原来的企业管理层手中并未落入外人手中,企业的生产经营也因此得以延续并未受到太大影响,而改制后企业呈现出来的活力却是有目共睹。

  三个县区的改制试点成功也为宁法和蔡正阳准备在下一步继续推进集体企业全面改制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为了获得第一手的资料,蔡正阳甚至亲自带领市政府政策调研室的一帮人下到三个县区这些改制企业中,实地了解企业目前生产状况以及职工思想状况,了解出现的新问题,思考应对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