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八十三节 权力经营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八十三节 权力经营


  并不出赵国栋预料,两天后省人大常委会就以相当高的效率通过了关于任命蔡正阳为安原省交通厅厅长的决定,而安都市人大也接受了关于蔡正阳辞去安都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职务的辞呈,与此同时,**安原省委组织部也作出了任命蔡正阳为安原省交通厅党组书记以及免去蔡正阳安都市市委常委的决定。

  从安都市委常委、副市长一职换位为安原省交通厅党组书记、厅长,一时间看起来还很难说究竟算是个什么性质的调动,准确的评价应该是平调。

  但是蔡正阳受命于危难之际,难免也就给许多人以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很多人都意识到至少说这个从华阳县委书记起来的强人表现出来的能力已经得到了省上主要领导的认可。

  在蔡正阳任省交通厅厅长一职之后,空缺出来的常委和副市长立即引发了无数人的关切。

  赵国栋自然没有那么多心思去关切那些,蔡正阳已经离开安都市了,准确的说他在安都市的影响力一下子就消减了许多,自己原本一直可以倚为奥援的他突然离去,赵国栋立即就发现了自己在开发区管委会的位置也变得岌岌可危了。

  赵国栋敏锐的意识到自己在江口县的根基显得那样脆弱,升任管委会副主任那是因为柳道源出面通过其他渠道做通了卢卫红的工作,而卢卫红对于自己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欣赏,茅道临看似十分关照自己,但那是建立在蔡正阳稳坐安都市委常委副市长的位置上,一旦这个先决条件不存在了,自己对于这些领导来说,大概也就是有点能力的年轻人罢了。*

  而这个时代,最不缺的大概也就是所谓有点能力的人了,赵国栋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犯下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无论是和茅道临还是梁建弘这些能够决定自己在管委会面命运的人物,自己都没有和他们建立起真正有实际意义地某种关系。这种关系可以意会不可言传,但是在关键时候往往却能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这一点自己恰恰忽视了。

  对于还奢望能够晋位主任赵国栋已经不抱太大希望。至少瞿韵白已经若隐若现的暗示自己,她兼这个管委会主任时间不会太久,如果自己真的想要上位主任一职,那就应该立即拿出行动来,这不是指工作方面地,在工作上赵国栋已经做得足够好了,而是指其他方面。

  瞿韵白相信赵国栋有这个能力,尤其是在经过了那一夜之后。*她内心深处对于赵国栋也是越来越好奇,大智若愚这个形容词似乎不应该用在赵国栋身上,赵国栋更像是一个隐藏在黑暗中的杀手,当忍无可忍之时,那就无须再忍,该干啥就干啥。

  赵国栋才是有苦自己知。

  蔡正阳现在刚接手交通厅一大摊子破事儿,厅领导班子都尚未配齐,原来交通厅下几个处和直属机构中也因为不少中层干部卷入了那场窝案中而被拿下。不少都是副职暂时主持工作,等待厅里新领导班子上任后重新进行调整,一大堆事儿让蔡正阳焦头烂额。

  赵国栋也不好意思去打扰蔡正阳,很多事情还是得靠自己。只是现在自己还有必要去经营发展这一切么?

  经营这个词儿从赵国栋脑子里蹦出来时都显得那么陌生而猥琐。但是他得承认这个词语的内涵外延之丰富实在难以言喻,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表述清楚的,官场上的人脉关系配合着你自己的权力基础,如何寻求发展,如何腾挪跌宕,那就是一个词儿,经营!

  赵国栋仰靠在背后厚实的老板椅上默默思索着。*他需要梳理一下自身的关系。

  首先和自己关系相对紧密又处于权力上层地。省上有蔡正阳,市里有刘兆国。柳道源和熊正林虽然和自己关系也不错,但是他们已经远离安都。暂时无法发挥作用了。

  蔡正阳调到省交通厅,在安都市影响力大减,但是相信以他在安都市经营这么久,应该还有相当人脉关系,何况省交通厅也属于炙手可热的实力部门,对于地方上也有一定影响力,而宁法和蔡正阳私交不错,这也会潜意识的提升蔡正阳在安都的影响力。

  只是现在蔡正阳刚接受交通厅一档子事儿,恐怕没有太多精力来帮自己,但是打打电话,帮忙协调一下应该还是没有啥问题,这就要看对方结束度有多高了。

  刘兆国在公安行道上的影响力无庸置疑,但是公安行道相对独立而特殊,自己如果留在公安行道中,自然前程似锦,但公安这一行道之外刘兆国影响力就相当单薄了,尤其是在郊县这一级政权中,你想要对公安事务以外的事情指手划脚显然不可能。

  如果刘兆国能进市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那自然就大不一样,只是这没有如果。*

  要说人脉关系柳道源无疑是最为宽泛的,在省委组织部进出多次,又当了三年省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无论是市还是县这一级中柳道源都应该具有相当影响力,但是一来柳道源已经调任宾州,二来柳道源对于自己没有接受他地邀请始终难以释怀,上一次请柳道源帮忙已经是迫于无奈之下了,现在再去请柳道源的路子就不太合适了。

  熊正林是个相当值得一交的朋友,也肯帮忙,但是他在纪检部门呆的时间过长限制了他地发展方向以及他影响力辐射范围,从安都市纪委副书记走出去到通城地委副书记任上看上去甚至有点发配的味道,但是熊正林和赵国栋都认为这一步必须要走,否则熊正林大概就只有老死在纪检这个行道中了。

  熊正林在安都市纪检部门中倒是有些影响力,但是对于自己现在的困境有什么帮助呢?赵国栋叹了一口气。

  再梳理一下县里关系,朱星文和邱元丰和自己关系都相当密切,但是他们俩和刘兆国相似,影响力都只局限于公安系统,邱元丰虽然和茅道临关系密切,但是顶多也就是敲敲边鼓的作用。*人事任用这种重大事务上很难说茅道临现在还会像自己上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副书记那样卖力。

  瞿韵白?这个女人能够上到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这个位置上显然光靠能力不行,一样有过硬的人脉,卢卫红和茅道临对瞿韵白的印象都不错,据说瞿韵白从城关镇镇长调任开发区管委会任主任就是茅道临力荐。为此也和王德和发生过正面争执,最终还是卢卫红拍板支持了茅道临才得以通过。

  赵国栋看得出来瞿韵白也想让自己接替她兼任的主任位置。

  凭良心说,这大半年来自己拼力工作对得起她,她也对得起自己,全力支持,一心扶持,但是能不能上这个管委会主任不是她说了算,就算是她和卢卫红和茅道临关系不错。但那只是针对她自己而言,而领导需要考虑地东西更多,并不只有你瞿韵白一个人和领导关系密切,他还需要权衡。

  不过这样坐等有些不太符合赵国栋地性格,无论成与不成,自己都要去尝试一番才是,运用能够用上地资源和力量来搏一搏,就算是败了。那也可以心安理得。

  “瞿书记,这都七月中了,半年过去了,咱们是不是也该总结总结。也好向县里领导汇报一下工作了?”赵国栋走进瞿韵白办公室,很随意地站在办公桌前嗅了一下办公桌上插花沁润出来的馥郁,“瞿姐,你坐在这里,在摆上一瓶插花,是不是要人一进来就有一种人比花娇地感觉?”

  瞿韵白今天打扮得相当靓丽,柔软乌丝笼在脑后挽成一个髻。然后黑色发网一拢。白里透红地脸庞淡妆一抹,淡青色的职业套装穿在身上格外合体。如果不是办公桌上的铭牌,乍一看。还真像某个跨国公司的高级白领丽人。

  “你就只会在瞿姐面前耍贫嘴!咋就没看到你在别的女人面前卖弄你的口才呢?”

  经历了几场风波和赵国栋相处这么久之后,瞿韵白已经逐渐适应了赵国栋的工作风格,虽然话语上经常冒出一些荒诞不经的言论,有时候也爱开一些稍稍有些出格地玩笑,但是的确能够活跃气氛,而且对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图,这让瞿韵白对于赵国栋好感日增,甚至有一种倚为臂助感觉。

  相较于另一个副主任卜远,赵国栋无论在口才还是能力上都更全面更出色,卜远的长处则在于他的专业知识优势和勤恳的作风。

  “嘿嘿,瞿姐是鼓励我在咱们管委会那些小姑娘面前卖弄口舌?”赵国栋笑着反问,“在她们面前我是不是该保持一下我这个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的形象呢?”

  “那你在我面前就不注意形象了?”瞿韵白怪的瞪了赵国栋一眼。

  “我地形象在瞿姐心目中都已经定型了,没有必要在作出衣服道貌岸然的样子,我喜欢真实。”赵国栋摇摇头。

  “嗯,你有什么好的想法?”瞿韵白感觉到赵国栋好像有些想法。

  “整理一下工作思路,请茅县长吃顿饭,顺便向茅县长汇报一下我们管委会下一步的想法和打算。”赵国栋吸了一口气,“既然咱们开发区已经保留下来了,就该在如何争创一流开发区上下下功夫了,不说要赶超华阳望塘,至少咱们也得在县级开发区中进三甲吧?而这需要一个团结齐心地班子和县里领导的全力支持才行。”

  不向梁建弘也不向卢卫红汇报,却向茅道临汇报工作?

  瞿韵白晶眸一亮,嘴角露出微笑,她还以为这个家伙真还能够稳多久呢,自己暗示过他几次,对方都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也不知道是胸有成竹还是心中无数,还好,总算是开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