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八十五节 甚嚣尘上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八十五节 甚嚣尘上

  “老郭,你说瞿韵白这帮人如此兴师动众的邀请人大和政协代表视察开发区是想干什么?”王德和坐在沙发里狠狠的抽了一口烟,浓郁的烟雾将他笼罩在其中,就连一旁的云竹似乎都承受不起淡蓝色的烟雾侵袭而显得委顿不堪了。

  “还能干什么?自然是为茅道临和梁建弘歌功颂德,最大限度的造势而已。”郭占春掸了掸烟灰,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这也太明显了。”

  “为茅道临和梁建弘歌功颂德?开发区这大半年的确发展相当快,这一点一般人都知晓,但是你看看安都新闻中的报道重点,翻来覆去都是人大代表和瞿韵白以及赵国栋一起出现在工地现场或者企业车间里的镜头,要不就是座谈会的座上宾,我看醉翁之意不在酒啊。”王德和摇摇头,若有所思。

  “醉翁之意不在酒?”郭占春怔了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你是说茅道临和梁建弘想要让赵国栋担任管委会主任?”

  “除了这个理由,我想想不出来他们这个时候大张旗鼓的闹腾干什么。”王德和沉吟了一下,“现在开发区地位日显突出,已经远远超出了一般的乡镇,就连城关镇和江庙镇这种大镇的地位也远不能与开发区相比,我在市里听到一些风声,说开发区迟早会升格为副处级单位,高于一般乡镇,而且开发区的确也是最容易出成绩的地方,在现在地方财政日益拮据的情况下,谁能为财政带来巨大收入,那他就是能人,自然更容易得到领导赏识和提拔。*”

  “我也听到了这种说法。开发区升格是迟早的事情,至少它在领导心目中地地位已经远非一般乡镇可以比拟,只是你说赵国栋想当主任只怕还嫩了一点吧?他才多少岁?当这个副书记副主任已经是相当勉强了,怎么可能骤然提升到主任这个位置上?”郭占春摇摇头。

  “这小子不简单,卢卫红对他印象不错,茅道临看好他,你说有没有可能?”王德和一笑,“现在提倡干部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现代化,年轻这个词语蕴涵了相当丰富的含义。一方面可以说你是不成熟缺少历练和威信,一方面也可以说你干事有冲劲,要看领导两片嘴皮子怎么说了。*”

  “赵国栋这个家伙还是有点本事。至少比瞿韵白强,瞿韵白有啥本事?不就是有个文凭,人长得风骚妖冶一点,又和茅道临有些关系罢了,在城关镇当镇长时我就楞没看出她拿出了点啥像样的成绩来,哼,茅道临却是鼓捣着一包子劲儿替她摇旗呐喊,卢卫红也是没有原则。附和应从。”

  王德和显然对那一次瞿韵白转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很是不忿,当初若不是卢卫红的最后支持。茅道临就要大大的落一次脸。卢卫红这个家伙现在手段也是越发高明了,只要自己提出的人选不和他意,便绕过自己径直拉拢茅道临和郭占春。

  可眼前这个家伙也是一个谨小慎微的家伙,没有卢卫红参予的事情他还能和自己站在一条线上,但是一旦卢卫红明确表态,这个家伙就只会退缩,一个扶不起的阿斗!你如果连反对领导意见地气魄都没有一点,领导怎么会看得上你,怎么会把你打上眼?!

  “瞿韵白和老茅的关系真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不少人底下都在琢磨谈论呢。*”郭占春嘴角浮起一丝诡谲的笑容。

  “哼。瞿韵白和茅道临都是218厂出来地。茅道临虽然不是218厂子弟,但是初高中都是在218厂子弟校里的。这一点我清楚。瞿韵白的老爹是218厂的老红军,原来是结过婚的。她妈是218厂子弟校老师,原来也是一个风流人物,后嫁给她爹才生了她和瞿韵蓝两姐妹。”王德和是江口县组织部里一步一步爬起来的,对于县里干部的底细自然了如指掌,茅道临当花莲镇党委书记时,他是组织部副部长,对于茅道临的情况是再清楚不过了。

  “茅道临在218厂子弟校书时,瞿韵白她妈就是茅道临地班主任,茅道临自幼丧父,家庭条件很差,全靠瞿家接济才能完高中考上大学,有这样一层关系,瞿韵白大学分回来,进入仕途,茅道临还能不拼死力荐瞿韵白?”王德和摇摇头,“有这层关系,瞿韵白两姐妹自然都很受茅道临关照,倒也没有那些捕风捉影事

  “原来如此!我就在琢磨茅道临敢于公然力荐瞿韵白,如果他真和瞿韵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至少也得避避嫌吧?”郭占春恍然大悟地道:“有这层关系也难怪,看来老茅也是一个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的性情中人啊。*”

  “那可不是滴水之恩,那是再造之恩!没有瞿韵白她妈,茅道临怕高中都不下去,还别说后来考上师范学校了,他不帮瞿韵白,218厂那些老工人天天戳他脊梁骨都得让他早死。”王德和撇撇嘴,“他还不是假正经,平素一副任人为贤的模样,关键时候还不是要罔顾原则了,瞿韵白那能力就能胜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哼!”

  “看样子赵国栋也是通过瞿韵白和老茅搭上线了。”郭占春想了一想,“打算倒是不错,不过卢书记一走,老茅就能顺理成章的上位?”

  “很难说,卢卫红肯定要走,茅道临接卢卫红班也正常,但是你不是说下边传茅道临和瞿韵白关系不正常么?若是这些传言传到市委,只怕市委也要考虑这方面的影响。*”王德和绝不愿意看到茅道临担任江口县委书记,那自己日后只怕能不能顺理成章过渡到县人大主任这个位置上都很难说了。

  郭占春一愣之后,回望王德和瞥过来的富有深意的目光,若有所思的沉吟道:“流言飞语怕不足以影响到市委对一个县委书记的任命,若是这等言语都可以影响到一个县委书记的政治前途那可才真是笑话了。”

  “呵呵,老郭,我并没有说这等传言会影响到茅道临地政治生命,这种捕风捉影地东西市委也不会相信,但是如果市委组织部门来考察,必定会听取县委组织部门意见,出于避嫌,市委会不会考虑另行安排呢?”王德和阴阴一笑。

  “你是说异地交流任职?”郭占春心中微动,茅道临对于自己一直不怎么感冒,若是他担任县委书记,自己这个组织部长个中滋味也不好受,弄不好被交流出去也很难说,去个好地方当然好,若是比江口都还不如或者调任他职就难受了。

  “根据目前中央组织部门的动向,异地交流任职应该会逐渐成为一种趋势,市委宁法书记素来是喜欢作排头兵地性格,组织部门或许也会按照这一思路推进这种进程。”王德和悠悠的道。

  郭占春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谁也未曾料到这场妖风来得如此诡异而离奇,几乎是一夜之间江口县城便是传得沸沸扬扬,这边安都新闻种开发区蓬勃发展的新气象带来的冲击力尚未消退,那边关于管委会党工委书记瞿韵白的风流逸闻和花边轶事就已经传得甚嚣尘上了。

  赵国栋觉察到这股妖风骤起时立时就意识到这是一些势力有针对性的进攻,上级和下属有染这种绯闻在这个时代无疑是最具杀伤力的利器,即便是毫无依据来由,但是喜好家常里短的国人最不吝于将精力放在这方面。

  但是面对这种进攻,说实话没有人能有多少反击之力,尤其是身处漩涡中的人。越是辩解解释只会让更多的人将注意力放在这上边,也会让背后发招者更兴奋,要想查清这股妖风源泉也更不现实,谣言止于智者,但是这个世界智者似乎一直稀少。

  赵国栋注意到这一个多星期来瞿韵白都坚持准时到办公室,打扮也更见朴素,只是淡妆也掩盖不住眉宇间的一抹疲惫和无奈,很显然这股突如其来的绯闻让她受创非轻,原定茅道临到开发区调研一天的计划也被缩短到了半天,赵国栋同样注意到茅道临在信心十足语气坚定的同时一样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抑郁和疲倦。

  卢卫红已经确定即将离开江即将出任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兼市人事局局长一职,以一个经济发展在全市十六个区县种排位后列的郊县县委书记上到这个位置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很不错的安排了。

  对于江口县的这些干部们来说,卢卫红前往何处已经不重要,谁来接他的班才是关键。按常理茅道临接任是理所当然,但是出了这一场传言风波,这个理所当然还能不能变得顺理成章呢?

  各种传言甚嚣尘上,有的说茅道临已经被市纪委纳入调查视线,有的则说茅道临会被交流平调到广宁县去当县长,还有更离谱的传言称茅道临可能会交流到海南省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县去当县委书记,帮助民族地方发展经济。